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风雷动 第三十节 厘清

第十六卷 风雷动 第三十节 厘清

  “嗯,应该说这有利有弊,这种异地交流任职估计以后会成为一种定制,不是说提拔的干部一定要马上离开本地,但是按照部里边设计的一些规则,即便是正处升副厅没有离开本地,那么在轮岗的时候,也会要特别优先考虑异地交流任职,尤其是副厅升任正厅,或者正厅换岗的时候,更是会着重考虑异地任职,组织部和纪委对这一点都持赞同意见。”

  贺锦舟知道这是陆为民帮关恒和杨达金在问问题,其实这也涉及到包括陆为民、黄文旭和宋大成,不仅仅是正处上副厅如此,就是已经是厅级干部了,也一样要异地交流任职,才可能晋职。

  “这个制度是个好的制度,但是在如何执行上还需要因地制宜实事求是。”陆为民皱起眉头提了一句,随即又把语气加重,“当然,如果都要以各种特例来开这个口子,那也就不成其为原则了,所以如果让我来说,我宁肯选择坚持原则,哪怕可能会有一时的影响,但是相比于保持制度不可违反这一点,绝对值得。”

  贺锦舟眼睛中闪过一抹异色,他没想到陆为民会对这一点有如此见解,坚持制度不可破这个原则,这说明对方在这一点上有很清醒冷静的认识。

  “为民,我估计有你这个观点的人怕不多啊。”贺锦舟唏嘘感慨不已,“很多人都强调要因地制宜,要考虑实际情况,要结合现实需要,但是制度制定出来是干什么用的,就是强制性约束用的,如果都因为这样那样的理由就可以破例,那制度就不叫制度了,这一点我们国人尤其缺乏尊重制度的精神,这从某种意义来说,也是我们国人缺乏契约精神的一种体现。”

  陆为民点头认同,“不错,没有经过资本主义社会阶段,我们国人在契约精神的理解和遵守上的确缺乏,所以也有人说这是我们国人素质原因,也包括我们的政府,都存在这方面的问题,这也的确需要一定时间一个过程来逐渐规范实现。”

  这番话陆为民也是有感而发,丰州市几个区县的民告官诉讼,被各级法院给压了下来,除了最初已经被区一级法院受理的外,其他案件都被压了下来,要求区县的党委政府要想办法予以解决,不能让老百姓走诉讼渠道,否则政府就有可能败诉,声誉扫地。

  连貌似素来思想开放的张天豪在这个问题也退让了,陆为民能理解这些人的担心,但是陆为民觉得这恰恰是丰州市委市政府的一个契机,正好可以借助这个机会来树立一级政府的威信和信誉。

  贺锦舟微微颌首,丰州市委里边关于债务案件之争他也有所耳闻,当时他还没有离开组织部,陆为民的观点不为大多人所接受,用政府上被告席承担失败威信受损的风险来换取所谓法治的进步,这一点很难被官员们所接受,左云鹏当时也是对这个观点极为反感,认为陆为民这是在哗众取宠,沽名钓誉,牺牲政府威信为他自己脑袋上增添光环,左云鹏的这种态度在组织部里边表露出来,几乎就是在陆为民日后的进步打上了一个叉,非常麻烦。

  ********************************************************************************************************************************************

  这一顿饭吃得很尽兴,陆为民也是很久没有喝过这么多酒了。

  贺锦舟是个值得尊敬而又亲善的人,在陆为民看来,他是在原则性和灵活性上做到了很好统一的一位官员,既不呆板固执,也不会跨越原则,当然和自己私交的密切也是其中原因之一,对自己帮助很大,在他离开组织部之际,陆为民也真的要为他送上一声祝福。

  “为民,你在丰州的表现很不错,崇山书记和国纲书记对你印象都很好,不过,你也需要注意一下,你现在已经是市长,是主要领导了,在很多问题上的态度要考虑更全面一些,也需要更谨慎,一些过于激进或者说不符合主流的观点,你需要多斟酌,尤其是当你决定要表明自己的态度之前,更要三思,当然我不是指你就没有了做出决定的权力,只是在作出决定表明态度之前,要考虑好后续可能带来的印象,尤其是我们当前的环境下会不会引发一些其他影响。”

  “左部长对你的一些观点不太认可,……”

  “他初来乍到,对你过往的表现了解不深,可能对你也有些误解,……”

  贺锦舟的话一直在陆为民脑海中盘旋,毫无疑问左云鹏这个家伙是个小人,他陆为民不是一个没有头脑的人,在此之前,他从谢长生那里了解到过,省高院院长许云波也曾经和当时还是政法委书记的左云鹏谈到过这方面的问题,左云鹏的态度很明朗,是支持依法处理,支持听过诉讼树立法院审判权威,规范民告官这一定制的,怎么到了组织部这边却变了态度?

  是屁股决定脑袋,还是其他原因?陆为民不得而知,但是左云鹏这个家伙在这种可以说是原则性问题上随意变幻态度,只能说明这个家伙品性上让人担心了。

  黄文旭和杨达金一道回了宋州,而宋大成和关恒则一道回了丰州,陆为民和贺锦舟都没有开车,就这样站在路边上,一直到送了贺锦舟上了出租车,陆为民这才慢慢的沿着昌江江畔慢慢的散步走着。

  十月的昌州已经有了一些凉意,一场雨下来,气温就要降几度,尤其是晚间,但是陆为民很喜欢这种略略有些凉意的天气,江边上已经没有了七八月间那时候络绎不绝的人流,独自走在江边上,思维也变得更清醒。

  贺锦舟的提醒很重要,现在省委组织部里边人事大变,随着方国纲和贺锦舟的离开,估计部里边一些中层干部的调整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自己在部里边的人脉关系恐怕就会凋零大半,虽说真正决定自己前途的不是组织部,但是在前期的酝酿工作上,组织部却能发挥不小的作用,无论是谁都不能小看这一点,而左云鹏的意见更是弥足轻重。

  陆为民很清楚这几年来自己仕途走得这么顺,得益于多个原因,自己在经济工作上的表现优秀固然是一大主因,但是天时地利人和几个因素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所谓天时就是国内迎来了发展黄金时期,而从中央到地方上由于对改善老百姓物质生活需求的考虑而对经济工作的日益重视,使得谁能在经济工作上有所建树,那么就会受到更多关注;地利则是自己所处的环境,从双峰到阜头再到宋州,无一不是经济处于落后或者低迷状态下的地区,这也恰恰为自己的工作做出成绩提供了机遇;而人和,自然就是各方面人脉关系为自己提供的鼎力扶持了,从夏力行到孙震再到安德健,以及贺锦舟,甚至也包括董昭阳和方国纲以及田海华。

  正是这诸多因素的合力,这才使得自己能以三十三之龄走上全省最年轻的专员市长岗位。

  但是要想继续保持这种势头却不容易,尤其是在目前组织部这一环已经断裂的情况下,直接使自己在人和方面出现一个巨大空白。

  没错,决定自己命运的归根结底是常委会,但是你要指望每个常委会因为平素的一些粗浅了解就都对自己刮目相看,那也太天真了,每个常委都有他自己的观点想法,同样,他们心目中也有他们自己的中意人选,每一次人事调整其实也就是一个利益平衡和再平衡的博弈过程,这种利益平衡并不是外人想象的那种狭隘的个人利益平衡,而是代表着常委们各自对自己工作思路的一种认可,同时也是他们各自理念观点的一种体现,当然也不排除有个人私欲在其中作祟。

  买官卖官跑官要官这些现象并不少见,但是却也难以成为主流,更多的选拔任用还是会以在工作中形成的政治理念和思路观点结合着各自的政绩来体现,这是陆为民的理解,当然主要领导的私人观感或者说感情,也的确会帮助你在这种人事选拔机制下让一些人加不少分。

  对于陆为民来说,无论是荣道声还是高晋,他自认为自己在他们的印象中都应该算是不错的,但是也仅仅是不错而已,自己和穆檀之间的关系中断实质上也宣布了高晋和自己顶多也就是一种比较亲近的工作关系,谈不上其他了,而荣道声,陆为民到现在也无法确定,这位精英派的中坚人物在很多观点上并不像田海华那样更开放大气,但是却也有他的一些新的理念,陆为民到现在也还没有完全厘清对方的思路。

  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