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三十一节 变局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三十一节 变局

  把晚起的衬衣衣袖放了下来,再把纽扣扣上,陆为民呼吸着来自江畔的新鲜空气,这一线车辆不多,晚上就更少,天气转凉,出来散步的人也少了许多。

  昌州这几年的城市变化不算大,莫计成主要精力也是放在搞经济,但是昌州经济体量大,转型困难,发展新兴产业也没有见到多少成效,以经开区为例,除了汽配产业形成了一定规模外,其他产业都没有太大起色,据说这也是莫计成想要接汪正熹的班而未能如愿的主要原因。

  “为民?”身后传来有些迟疑惊讶的声音,陆为民一回头,张静宜淡妆俏脸有些惊喜,“真是你?”

  “是我,张姐也出来散步?”陆为民笑了笑,他也很久没有见张静宜了,但是国庆节前才和沈子烈通过电话,沈子烈还邀请陆为民国庆到庐州去坐一坐,沈娟是在中国科大读书,所以正好挨着自己父亲,现在沈子烈和沈娟父女就很少回昌州来了。

  “有个应酬,吃了觉得有些不消化,所以出来走一走。”张静宜看见陆为民双手插在裤包里,一副意态潇洒的模样,“怎么,多喝了几杯?”

  “嗯,几个老伙计在一块儿聚了聚,马上就上班了,没时间了。”陆为民点点头,“沈娟国庆节没有回来?”

  张静宜脸僵了一僵,脸色变得有些黯淡,摇了摇头,“她暑假回来住了几天,国庆节时间也不长,她爸也在那边,有人照顾她。”

  到现在陆为民也不清楚沈子烈和张静宜之间究竟离婚没离婚,但是毫无疑问这两人是没有了关系,至于说那一纸离婚证反而不重要了,当然如果沈子烈如果要重新结婚,那么肯定是要正式离婚的,不过好像现在似乎还没有这方面的迹象,但陆为民知道这两人要复合恐怕可能性也很小了。

  沈子烈现在还是庐州市委常委、组织部长,不过节前沈子烈在电话里似乎也透露出他可能要离开庐州的可能,但是却没有告诉陆为民他离开之后回到哪里,很大可能会到其他某个市担任更高一级职务,比如市委副书记甚至市长。

  陆为民默默点点头,对于两个人的事情,他也只能回避。

  “对了,为民,我可能很快就要离开昌州了。”张静宜岔开话题,微微笑了笑,似乎是要力图振作精神。

  “哦?要去哪儿?”陆为民微感吃惊,节后会有几轮人事调整,这大家都知道,但是怎么动,谁去什么地方,却无人知道,就像杨达金和关恒一样,他们都知道在*前自己的命运会发生变化,走向新的岗位,但是去什么地方却一无所知,就连贺锦舟也只知道可能会有比较大的异地交流任职,却不知具体情况。

  “我也许会去昆湖。”张静宜犹豫了一下,还是轻轻道。

  昆湖?陆为民脑子立即转了起来,难道是接姚放的副书记职务?不可能,虽然张静宜现在已经是正处级干部了,但是要从一个正处直接攀升到像昆湖市委副书记这样的位置显然还欠缺一些火候,很有可能会是昆湖的副市长或者一个常委位置,但是这很有可能也和姚放要走有很大关系,姚放一走,整个昆湖的盘子就都要动,顺位接班这种情况很有可能。

  “那就恭喜张姐了,昆湖是个好地方,你去了应该会喜欢上这座城市。”陆为民送上恭喜,“而且昆湖这两年的经济发展也很健康,离昌州也近,回家也很方便。”

  张静宜似乎被陆为民最后一句回家也很方便触及到了一些隐痛,脸色变得更加暗淡,摇摇头:“但愿吧,新环境又要一个适应过程,其实我不是很喜欢去新环境,不过好像省里有规定,只有服从了,算了,说说你吧,在丰州感觉怎么样?”

  “差不多吧,和宋州有差别,也有距离,不过工作氛围还算不错,落后是落后了一点,但是大家心气还是很高,能拧成一股绳做事情,就是条件太差了一点,这两年还得要勒紧裤腰带过紧巴日子,可能明年会好一些。”陆为民摊摊手,“我的想法就是把宋州和昆湖定为追赶目标,不管能不追上,但是还得要把目标定高一些,也才有追赶的动力。”

  “嗯,我看丰州这一年的增速也还是不错,只要持续保持这种速度,赶上昆湖也不是不可能的。”张静宜很随意的道。

  陆为民却从张静宜的话语里听出了一些其他意思,看样子张静宜到昆湖是定了下来,否则她不会无意间流露出这样的话语来,只是贺锦舟都说左云鹏对于这一轮的人事调整一直未置可否,直到自己离开时,也没见有一个较为具体的方案出来,怎么张静宜却这么肯定?她如果真要到昆湖去,肯定是要经过省委组织部的,现在方案未定,她怎么这么有信心?

  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她已经得到了关键人物的承诺,只是恽廷国虽然现在位高权重,却也还管不到昆湖的事情,这就有些蹊跷了。

  不过陆为民对猜测张静宜的事情没有太大兴趣,张静宜现在和他更像是一种很普通的朋友关系,已经无复有往日的那种亲切感了。

  “呵呵,张姐,我们会努力赶上的。”陆为民也很随意的回应道。

  张静宜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迅速收回了话题,“好了,为民,你也难得回来一趟,有时间我们找机会聚一聚,对了,霜婷还和你有联系么?我都很久没见着她了。”

  陆为民神色不变,“还有联系,不过我也很久没有看到她了,电话有时候要联系一下。”

  “是么?这丫头好像也一直没有结婚,没准儿就是你把她给害了呢。”张静宜有意无意的看了陆为民一眼,饶是陆为民身经百战,早已经练得神经粗大,也还是有些心虚,待会儿他就要去岳霜婷那里,岳霜婷也是下午才从海南飞回来。

  “不至于吧?那我找时间得好好问问她。”陆为民从容不迫的道:“如果真是我的原因,我一定要向她道歉,请她尽早自寻出路。”

  ********************************************************************************************************************************************

  “我找不到出路,你能不能替我安排一条?”匍匐在陆为民雄健的胸膛上,岳霜婷媚眼如丝,“我的事情也轮不到她张静宜来过问,她在昌州的名声已经迎风臭出三十里了,还来说我?她这一次离开昌州还不就是为了避嫌?也有人说是恽廷国把她玩腻了,又另有新欢了,所以才把她推出去,让她别在眼前刺眼。”

  陆为民皱皱眉,岳霜婷对张静宜印象很糟,所以话语里也是没有多少友善,但是他没想到张静宜离开昌州居然是因为这个原因。

  “恽廷国就这么厉害,居然还能把张静宜运作出昌州到昆湖?”

  “据说新任组织部长左云鹏和恽廷国关系很密切,我有一次在锦绣山庄就看到恽廷国和左云鹏在一起打网球,当时左云鹏还不是组织部长,我不认识,后来有人说那是省委政法委书记左云鹏,还有一次我也遇上他们在一起吃饭,态度亲密。”岳霜婷在昌州市政府工作,也经常有一些应酬,虽然她不喜欢,但是干了这工作,有时候也免不了。

  “哦?你说恽廷国和左云鹏关系很密切?”陆为民微微吃了一惊,这让他有些意外。

  “应该是比较密切,恽廷国这个人很擅长人际关系,做事情也很有魄力,比起莫计成强多了。”岳霜婷把脸贴在陆为民胸前,扭动了一下身体,躲开陆为民魔掌的侵袭。

  “这是你们市里的普遍共识?”陆为民沉吟了一下。

  “差不多吧,莫计成这几年里也就是把恽廷国抓得紧,铁市长年龄有些大了,恐怕升不上去了,现在都说莫计成要走,走的条件就是要推恽廷国当昌州市长。”岳霜婷不喜欢八卦,但是她知道身畔这个男人对昌州的情况很感兴趣,所以也就拣一些重要的话题来说。

  “哼,昌州市长能是莫计成说谁就是谁?”陆为民哑然失笑,这个说法有些滑稽了,显然是这些昌州市里的干部们自我脑补的,昌州市长是副省级干部,不比一个副省长弱,岂是莫计成能置喙的?就算是荣道声和高晋也不敢说一言而决。

  “大家都那么说而已,不过莫计成真要走,他要向省委推荐市长人选,我想也还是有一些建议权吧?”岳霜婷也不是雏儿,当然明白这其中道理。

  “嗯,那不过是他个人建议,昌州市长人选省里都只有推荐权,还需要中央来定呢。”陆为民摇摇头,“当然,省里的推荐中央会很重视,但一个市委书记的推荐就不值一提了,哪怕他是省委副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