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三十二节 在其位谋其政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三十二节 在其位谋其政

  “但是恽廷国的工作能力还是得到大家的认可的,这一点连我也要承认,他担任常务副市长之后,很多工作虽然和铁市长配合不太默契,但是总的来说市委市府决定的事情只要到了他的手上,在执行力度上都很大,当然这可能也和莫计成的大力支持有关。”岳霜婷也不是那种感情用事的人,虽然对恽廷国没有什么好感,但是也承认恽廷国能力不差。

  这一点陆为民也一样要承认,恽廷国各方面能力都很均匀,在搞经济上也不弱,协调能力更突出,所以才会那么得莫计成的信任,加上恽廷国也是一步一个脚印从基层干起来的,对区县一级的工作非常熟悉,所以在担任常务副市长期间抓了几项工作都取得了比较突出的成效,所以也颇得省里一些领导的看重,甚至包括和莫计成有些龃龉的汪正熹也赞许过恽廷国的工作能力。

  “铁林的年龄要到了,如果恽廷国得到省里主要领导的欣赏和认可,那么出任市长也不是不可能。”陆为民又改口道。

  “听说宋州市委书记童云松也正在争这个位置呢。”岳霜婷突然冒出来一句。

  “你从哪里听来的这个消息?”如果说先前岳霜婷的一些消息都是比较沾边靠谱的,那么这个消息就让陆为民有些吃惊了,他还真没有听说过有这方面的传言。

  “前段时间宋州是党政代表团来昌州学习,就是童云松带的队,当时市里边就有人再说童云松有可能要来担任市长,不过只是传了一下,后来就没影儿了,这段时间不是说省里有比较大的人事调整么?这个说法又开始出来了。”岳霜婷说得很认真,“反正这段时间各种传言都有。”

  陆为民摇摇头,童云松出任昌州市长的可能性不太大,而说实话童云松的性格也未必适合担任昌州这样的副省级城市的市长。在宋州都已经有些勉为其难,如果到昌州,就在省委省政府的眼皮子下边,他这种性格只怕会更无所适从。昌州的发展会更没有一个定性。

  现在昌州市长铁林的性格就和童云松有些相似,莫计成保守,铁林优柔寡断,昌州发展速度上不去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事实上昌州能保持目前的增速在陆为民看来已经做得相当不错了,这里边未尝没有恽廷国的功劳。

  “怎么,你觉得不太可能?”岳霜婷支起身体,一只手掖着被角遮住自己胸腹,一只手拿着卫生纸掩住胯下,然后下了床。直奔卫生间,坐在马桶上还在和陆为民说着:“童云松的资历有了,而且宋州这几年的发展速度这么快,都快要赶上昌州了,大家都觉得他是个能人。是个很合适的人选呢。”

  陆为民没有评价童云松,事实上陆为民一直认为童云松最适合的工作去向是条条上,哪怕是财政厅当个厅长,或者是省政府当个秘书长,甚至再上一级,当个副省长都能行,但是要独当一面。差了一些,在宋州都有点儿勉为其难,当市长时还有尚权智撑着,当市委书记时呢,他和魏行侠关系处理得很好,但那是因为魏行侠和他有特殊渊源。都是源出邵泾川一脉,换了一个人,就未必那么简单了。

  更为关键的是邵泾川已经走了,而且邵泾川在昌江的影响力消失得很快,完全不像当初田海华在昌江时那种情形。即便是走了一年半载之后,田海华仍然在昌江有相当影响力,当然也和田海华与邵泾川各自所处的位置有很大关系。

  昌州市长这样重要的位置,无论是荣道声还是高晋只怕都看不上童云松吧。

  ********************************************************************************************************************************************

  国庆假期一过,昌江省的人事调整就拉开了大幕,不过这一次昌江人事调整和以往略有不同,不像以前那样采取一批次或者几批次的大幅度调整,而是采取了一种小步快走的方式,即三五个为一组的调整方式,而在国庆之后的一周之内就进行了两组调整。

  10月10日,杨达金被任命为洛门市委常委,10月15日,杨达金被洛门市委任命为市委宣传部长;10月11日,关恒被任命为西梁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在这一轮人事调整中宋大成被交流到黎阳,被任命为黎阳市委常委,三天后被黎阳市委任命为黎阳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书记;10月25日,徐晓春在省委最后一轮调整中被任命为昌西州委委员,10月28日,昌西州人大常委会任命徐晓春为昌西州副州长。

  “深雪,老宋走了,天豪书记和我商量过了,我的意见是你来接替老宋这一摊子,天豪书记也基本同意我的意见,你有什么想法?”看见婀娜娉婷走进自己办公室的上官深雪,陆为民也有些感慨。

  有些女人天生就是衣服架子,比如眼前这一位,虽然说梅琳的身段也不差,但是若是要把脸盘子加在一起,这梅琳就要逊色不少,也难怪梅琳不太愿意和上官深雪走到一块儿。

  现在可好,上官深雪从市长助理变成了副市长,本身原来就是朝夕相处,现在更是平起平坐,只怕梅琳心里就更不爽了。

  虽然之前上官深雪已经知晓了这个消息,但是听到陆为民郑重其事的和自己提出来,上官深雪还是感到一阵压力。

  管工业这一块和分管教育这种比较单一的工作不可同日而语,而且谁都知道丰州目前正处于爬坡上坎的阶段,而爬坡上坎的动力源于何处,就是源于工业,同样,丰州的经济增速如果起不来,那么责任也会在工业这一块,这一点上官深雪很清楚。

  “陆市长,我现在脑子里还有些懵,说内心话,我心里还真没底,以前我也没有怎么接触工业这一块,现在我们丰州工业正处于一个培育产业的关键阶段,我真有点儿担心自己扛不起,成为罪人啊。”

  换了是个男人,这么说话,很容易被人所轻视,但是换了一个女人,而且是一个姿色气度都不俗的女人,这么一说,很容易激起男人的保护欲,虽然陆为民在这方面接近于免疫,但是并不代表一点不受影响,起码你不可能因为对方示弱就轻看对方。

  “深雪,没有谁天生就会,教育你以前不也没怎么接触过,不一样搞得很好?”陆为民摆摆手,“现在也不是来听你诉苦叫屈的,分工基本上就这么敲定下来,今天我和你也就是要谈一谈关于工业这一块我们今年到明年,市里边的一些想法。”

  上官深雪见陆为民根本不给她客套的机会,直接步入主题,也知道陆为民没有那么多心思来和自己废话,点了点头,“我对工业这一块没太多了解,陆市长你对这个最擅长,我按照你的要求办就好了。”

  “深雪,如果都这么说,我这个市长就是大卸八块都不够,在其位谋其政,你既然是副市长了,分管这一块工作,那么就得要承担起责任,我们俩可以交换各自的想法意见,但是你要说你什么都不懂,不了解,今天我可以接受,但是下一次如果再有这种话,就不好了。”陆为民半真半假的斜睨了一眼上官深雪道。

  上官深雪心中一凛,她没想到陆为民说话这么不客气,以前还觉得陆为民这个市长当得挺逍遥自在,说话行事也见不出什么来,但是今天她却感觉对方言谈间一下子就给自己带给了莫大的压力。

  “市长,我是实话实说,你刚才说的没人天生就会,我承认,我也会努力的去学习和熟悉,但是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工业这一块我的确不太熟,……”

  陆为民没有给上官深雪多解释的时间,摆摆手,“深雪,我不是在为难你,事实上我和天豪书记都觉得你性格冷静理性,思维清晰,分析判断和学习适应能力都很强,你能行,丰州今年的底子已经打得不错了,这一点我可以自夸,无论是阜头还是大垣,抑或是市区,还有南潭,今年都有不错的表现,但是这份表现要化为实绩,还需要进一步巩固,我们在发展,人家也没闲着,你不是问我你现在该怎么办,需要做什么吗?那好,我告诉你,你首先要做的是两点,第一,熟悉情况,这个简单,发计委和经委、统计局,各种数据都有,你在实地看一看,我不多说;第二,找出问题,这个工作听起来有点儿虚,但是我告诉你,这项工作不好做,我所说的找出问题是要找出我们目前最具代表性同时又具备一定解决可能的问题,像什么缺乏项目、研发能力薄弱这些问题不是我们一下子能解决的,那就搁在一边,我们要捞干货,找到我们有能力解决的又是最迫切的,或者说我们创造条件能解决的问题,我的意思你明白么?”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