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三十三节 有上有下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三十三节 有上有下

  陆为民一连串的问题让上官深雪眉头紧锁,她听明白了陆为民的意思,陆为民认为当下丰州工业经济虽然总体向好,但是却存在很多问题,他要自己在较短时间内找出问题,并要有针对性的提出解决办法来。

  看见上官深雪脸色不太好看,陆为民估摸着对方是误解了自己的意思,沉吟了一下才道:“工作中存在的问题会很多,我们丰州的工业发展比较滞后,这两年才有些起色,在产业培育和配置上,在环保问题上,在如何选择优势产业的扶持上,都存在一些问题,我的想法是作为政府对工业这一块的发展是以政策引导为主,但是对阻碍和约束发展的问题要想办法予以解决,这种促成扶持和解决阻碍发展问题的方式会成为我们日后对工业发展的主要方式,我们不求一劳永逸,也不指望能一下子把高难度的问题都解决,但是我们要解决最迫切且我们想办法能解决的问题,要让企业和投资者看得到我们的行动。”

  这个时候上官深雪的脸色才稍稍好看了一些,刚才陆为民的话很不客气,而且提出的要求也很高,这让她真有点儿觉得这是在为难自己这个新手的感觉,现在这么一说倒还差不多。

  她也能理解陆为民的心情,宋大成是陆为民最信得过的副手,现在走了,这份担子要交给人来挑,原本吕腾也应该是一个合适人选,但是吕腾现在手里的工作也不轻,梅琳农业那一块刚上手,而何学锋是常务副市长,不太可能分管工业,至于潘晓方,连上官深雪自己都觉得潘晓方恐怕是入不了陆为民的法眼的。

  “市长,你的要求有点儿高,但我会尽力而为。有什么不懂或者拿不准的,我会随时向你请教,到时候你可别嫌我烦。”上官深雪轻咬嘴唇,美目流盼。“担子再重,现在我也只有扛起了,反正工作拿不起来,要打板子也得先打你这个市长的。”

  ********************************************************************************************************************************************

  一直到上官深雪离开之后,陆为民才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宋大成这一走的确给自己出了一个难题。

  他最初也不想让上官深雪来分管工业,但是算一算手中却无人可用。

  吕腾固然是个比较称心的人,但是城建交通这一块的工作也不轻,尤其是明年基础设施建设仍然还会不断的推进,吕腾分管这一块工作刚入佳境,要让他调整过来管工业。陆为民觉得得不偿失,所以最终还是把工业搁在了上官深雪的肩膀上。

  宋大成到黎阳,进了常委,算是进了一步,哪怕只是兼任了经开区党工委书记。但是进了常委之后,这是一个台阶,干得好,捞个组织部长或者常务副市长都很有可能,所以宋大成也是兴冲冲的去了。

  徐晓春的最后一步走得很艰难,都是最后一批相当于增补填坑了,才算是把他给补上了。但是对于徐晓春来说,也已经很不容易了,错过了这个机遇,也许他就只能一直在县委书记位置上到头了,日后要到市里边人大政协里找个好位置,都还得要使大劲儿。

  这也算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温有方接任阜头县委书记,章明泉任南潭县委书记,这也是各得其所。

  不过唏嘘感慨之余,也有一些不太好的消息。

  姚放最终还是出任了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应该说在全国。以他这个年龄和资历担任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都是很少见的,但是他还是走上了这个岗位,而张静宜也不出所料的担任了昆湖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重新回到了她的老本行上。

  姚放进入组织部担任常务副部长,让陆为民有一些不太好的预感,左云鹏对自己印象不佳,现在又来一个和自己隔阂甚深的姚放,现在也许左云鹏还不知道姚放和自己之间的恩怨,一旦知晓,只怕自己就真的很难过了。

  要扭转这个不利局面陆为民一时间又没有太好的办法,还得要看时机。

  当然并不是说这两人就能决定自己命运了,重生一回,蝴蝶翅膀已经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更不用说自己,陆为民更加相信我命由我不由天,左云鹏也好,姚放也好,或许能给自己制造一些障碍,但是绝不可能改变自己的命运,而自己最大的底气,还是要来自于工作,只要工作拿出成绩,就足以抵消一切不利因素。

  心思回到工作上来,陆为民心境渐渐平复下来。

  今年一年已经过去得差不多了,进入十一月,也就意味着一年工作进入收官阶段了。

  今年成绩还是相当耀眼的,否则这一轮人事调整中也不可能有两个正处级干部晋升副厅,哪怕徐晓春这个副厅是在最后时刻才被增补上去的,但是这毕竟也是一个荣耀,全省十三个市州中,昌州不算,只有丰州和昆湖有此殊荣,连宋州这一次也只有一个人选。

  温有方兼任阜头县委书记和章明泉兼任南潭县委书记,但是这两个县的县长人选还没有定下来,陆为民也还搞不清楚张天豪的态度,不过好像祁战歌有一些想法。

  在这一轮人选问题上,陆为民准备退一步,不打算多掺言,祁战歌这一年来表现得甚为低调,对自己也比较支持,投之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只要祁战歌心目中人选不是太离谱,陆为民都准备予以支持。

  他现在的心思还是放在市里四个区上。

  经开区总算是走出了困境,糜建良原来并不是陆为民最中意的人选,但是宋大成坚持认为糜建良心思灵动,善于学习,可以胜任经开区主任一职,所以陆为民最后选择了相信宋大成的判断,推荐了糜建良。

  应该说宋大成判断力还是非常准确的,糜建良担任经开区主任之后,面临的是异军突起的双庙和伏龙,这两个区都迅速找准了自己的定位,启动了各自的产业发展战略,而且迅速取得了显著成效,而经开区的各方面条件更好,如何来寻找适合自己定位发展的路径,也成为糜建良的难题。

  但是糜建良还是在很短时间内就确定了方向,尤其是迅速密切了与两大厂的关系,通过经开区和两大厂的合作,加上两大厂正处于历史发展的最好阶段,使得两大厂旗下的一些辅助企业在经开区落户,同时积极扶持和鼓励本土机械加工企业的发展,使它们得以和两大厂合作,形成上游产业集群,仅仅是今年一年就陆续有七家本土机械加工企业建立起来,其中绝大部分都与两大厂有业务合作关系,加上两大厂自身设立的辅助企业和子公司,经开区迎来了自己建立起来发展最快的一个时期。

  一季度经开区工业总产值增速还不过百分之十八点五,二季度产值达到百分之二十二点七,三季度就实现了百分之三十六点四,预计到第四季度,经开区工业增速会提升到四十五以上。

  这一成绩虽然还无法和双庙、伏龙相比,但是也足够耀眼了,尤其是这么些年,经开区的业绩的确乏善可陈,支柱产业没有,规模经济没有,招商引资不力,能够在这种情况下取得如此成绩,真的难能可贵了。

  宋大成走了,上官深雪不是一个行内人,在实际工作经验上并不多,所以陆为民希望上官深雪在兼任经开区党工委书记之后,更多的是组织领导,而在经开区的具体工作推进上,还是要多依靠糜建良一般人,尤其是经开区现在势头正好的时候,好在上官深雪也算是一个知进退的人,虽然兼任了经开区党工委书记,但是这么久来,也只是去过一两次,很大方的把经开区的发展重任交给了糜建良。

  双庙和伏龙是陆为民最期待的,今年这个瓶颈期一过,明年起伏龙的发展势头会先起来,而双庙在明年下半年的时候他们的几个大项目也都要陆续投产,届时双庙的经济也会迎来一个一鸣惊人,陆为民真的很期待。

  现在最困难的反而是丰城区,想到丰城区,陆为民就有些黯然。

  他都不好评价邢国寿究竟是时运不济,还是邢国寿自身水土不服的原因了,诚然,张天豪把邢国寿调整到老丰州市这边最终却又未能让他邢国寿进地委有些冷落了他,但是这不是他可以自暴自弃的理由,丰州撤地建市这近一年来,邢国寿却像是消失了一般,丰城区的工作基本上就流于形式,也是张天豪的心思不在丰城区这边,否则早就要那他开刀了,现在形势不一样,如果邢国寿再是如此,只怕就真的危险了。

  陆为民准备找邢国寿好好谈一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