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四十五节 三块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四十五节 三块

  自己没有自信?这好像还是第一个领导这么评价自己才对,以前领导都是觉得自己口气太大,今儿个杜崇山却说自己不够自信?

  陆为民有些不太明白杜崇山话语里的含义。

  对杜崇山他不是很熟悉,但是他也知道杜崇山对自己印象不错,而且今年丰州的变化有目共睹,尤其是丰州撤地建市后新建两个行政区的发展。

  杜崇山也提到了,但是双庙和伏龙之前是什么状况杜崇山不是不清楚,他是常务副省长出身,之前对经济工作也颇多了解,老丰州市的架子什么样,他不说了如指掌,也是知个大概的,自己说双庙和伏龙现在只是打了一个底子并非不自信,而是大实话。

  如果单从这两个区的经济增速来看,其数据无疑是非常耀眼的,但是如果你仔细看一看其经济总量,就可以看得出其底子是多么薄,两个区几乎可以说是白手起家,从无到有,还处于一点一滴的积累阶段。

  “杜书记,您面前,我既不敢盲目自信,但更不敢大言炎炎啊。”陆为民笑了笑。

  “丰州的情况您知道,本质上就是一个历史短、底子薄的农业地区,但是随着国内经济发展,我们都知道仅仅依靠农业是是难以解决一个地区老百姓发展需要的,无工不富这句话是对丰州最大的考验,丰州的发展事实上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91年成立地区前后,那时候丰州县(市)利用新成立地区契机,丰州市和南潭淮山两县建立一些工业企业,尤其是农产品加工业和建材业;94年——97年,那个时候阜头、古庆、大垣发展起来了。电子行业、采矿业、家具制造业是主要行业;第三阶段也就是去年开始,利用撤地建市契机,双庙的建材、化工产业。伏龙的家电和汽配制造业通过一些招商引资有了一些成绩。”

  杜崇山不置可否的颌首。

  “双庙和伏龙几乎是从无到有,但是这个有。只是相对于无的,可以说和兄弟县市相比,还差得远,而像这些产业的发展不是简单的招来几个企业建起来就行,它们要发展需要一个较为完备的系统性的产业链和关联体系,现在这些企业只能说刚刚投入生产,要真正看到实效,起码要明年下半年去了。也就是说它们要真正运转正常还有待于时间和市场的检验,只有这个产业体系真正完全运转良好,才能说这个区域的这个产业算是初步过关了,在此之前,任何盲目自信乐观,都是草率的和不负责任的。”

  对于陆为民的这番解释,杜崇山细细品味。

  滕光耀对黄文旭很看好,认为黄文旭不仅仅是在搞经济颇有一套,而且对时政风向的把握很有敏锐性,思路也相当开阔。而黄文旭和陆为民原来都曾经在宋州共事,而眼下宋州成为全省第二经济强市杜崇山也了解到时任常务副市长的陆为民和麓溪区委书记的黄文旭功不可没。

  今年一到十一月,宋州市麓溪区的经济总量已经和苏谯县的经济总量并驾齐驱。双双超越了昌州市的昌化区和香河县,一跃成为第一和第二,虽然几个区县距离都不大,但是毕竟也是超越了,也就是说,如无意外,宋州市的苏谯县和麓溪区将首次力压昌州市的昌化区和香河县,成为昌江省经济十强县的冠亚军。

  正因为如此,杜崇山才对陆为民颇感兴趣。而他也清楚陆为民和黄文旭关系莫逆,可谓人以群分。

  所以当滕光耀邀请他一起打网球时说把黄文旭叫上时。他才会让滕光耀也把陆为民也喊上。

  滕光耀的想法杜崇山大致了解,省委宣传部还缺一个副部长。而常务副部长老袁最迟还有一年多一点时间就要退下去,所以滕光耀有意要让黄文旭进宣传部,日后好作为老袁的接班人。

  “为民,你的意思是丰州现在的发展仍然还有很大的潜力可挖?”

  杜崇山的话差点没让陆为民喘不过气来,这位杜书记是不是也太能联想了,自己只是强调丰州现在还处于打基础阶段,不要过分拔高丰州的发展速度,也不要把丰州看得太高,没曾想杜崇山居然会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考虑问题。

  “杜书记,您要这么理解也可以,但是我觉得这不是有什么潜力可挖,而是一个产业的发展需要一定时间,你不能指望昨天刚把厂房修好,几天就要试生产,明天就要出成绩,循序渐进才是王道。”陆为民挠了挠头,“杜书记,和您说一会儿话,我觉得我脑细胞都消耗了不少。”

  杜崇山朗声大笑起来,“连这点小事儿你都觉得吃不消,日后怎么扛起更重的担子?”

  陆为民心中一跳,这是什么意思?是杜崇山是信口之辞,还是言有所指?

  虽然心里一跳,但是陆为民却面不改色,仍然微笑着应道:“杜书记,您的思维跨度太大,我真的觉得有点儿跟不上。”

  “哦?跨度大?”杜崇山目光重新回到球场上,这个时候滕光耀仍然精神抖擞的和黄文旭进行着鏖战,很明显刚上场的黄文旭在体力上要强于滕光耀,但是滕光耀的技术却要高出一筹,失误很少,所以黄文旭并未能占得上风,发球和破发并未显现出各自的优势,处于混战阶段,“为民,我看黄文旭关于*精神的体会很有亮点,你呢?”

  刚说杜崇山的思维跨度大,杜崇山的话题就跳到了*精神来了,陆为民心中苦笑,这些领导的思绪想法还真是如天马行空,他努力整理了一下思路,“杜书记是指文旭的体会,还是问我对*精神的理解?”

  杜崇山若有深意看了陆为民一眼,拿起一听健力宝扯掉拉环,喝了一口,把身体仰躺在藤椅中,“都说说吧。”

  “我个人感觉文旭对*精神的体会是做到了作为一个市领导一个组织部长的角度来领悟其中精奥的,*承前启后,对处于转型期的中国社会提出了一个更高的要求,同样也给我们点出了指路明灯,那就是我们作为一级执政党怎么来满足越来越多不同层面阶层的不同需求,怎么来消弭越来越大的贫富差距,如何来让处于底层民众真正感受到改革开放给他们带来的福祉,这是民心所向,作为执政党,我们的执政宗旨就是为人民服务,而再说得直白一些,就是要赢得民心,我们一切所作所为就是要最大限度的获取民意,赢得民心。”

  对于黄文旭的体会,陆为民一笔带过,在杜崇山面前,他没有必要炒冷饭,同样,作为丰州市长,他应该有自己的想法和理解,角度不同,高度不同,也应该有属于自己的一些领悟。

  “嗯,那具体到下边,也就是我们地方上,为民,你觉得在工作中应该有那些新的变化,或者应该有那些做法呢?”杜崇山若有所思。

  眼前此人看问题的高度的确不同,一下子就抓住了核心本质。

  *会议精神有一个潜移默化的转变化,就是很明确的提出了要代表最广大群众利益,建设小康社会,其中关注民生之意已经流露出来了。

  杜崇山是*代表,而且当选为*中央候补委员,自然也对这一点十分清楚。

  新的一任核心群体的执政理念已经有所调整,从重视经济发展也开始向关注民生需求进行调整,虽然这种调整还是非常细微的,但是已经露出了端倪,聪明人都能看出其中一二来,当然关注民生需求并非就不讲发展了,只有发展了,你才能更有余力来解决民生需求,发展是解决民生需求的基础,解决民生需求则是发展的目的。

  “我的理解在我们地方上,工作重心有三块,这三块工作并行不悖,但是需要根据不同时间不同地点不同条件下进行细微调整和倾斜。”陆为民这番话显然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千锤百炼了,“一块依然是发展经济,尤其是在我们昌江,本身属于经济发展落后地区,发展经济是我们一级党委政府最核心最紧迫的任务,只有经济发展了,才能谈解决其他问题;一块是解决民生问题,随着经济的发展,我们党委政府更多心思放在了进一步发展经济上,发展经济当然需要重视,但是民生问题不容忽视,*会议精神已经透露出了这个风向,民生问题能否得到有效解决关乎民心向背,关乎我们执政党地位是否得到巩固,这是生死存亡的问题;还有一块,就是公平正义的维护,建立公开透明的法律体系来维护公平正义,这一条做不到前两者都会出大问题。”

  如果说只是前两条,杜崇山只会欣赏,但是不会惊异,但是后一条的提出,甚至被刻意强调,不能不让杜崇山感到惊讶了。

  第一更,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