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四十七节 僵局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四十七节 僵局

  十二月一晃而过,各方的数据也很快就新鲜出炉。

  阜头不负众望的冲入了全省经济十强县,力压昆湖市的湖东区,位列全省第九。

  这不但是整个丰州的光荣,也是整个昌东地区的光荣,在十强县基本被昌州、宋州和昆湖包揽的情况下,丰州市里能够以一个经济发展位居全省中下游地区却能有一个一枝独秀的县份闯入十强县,殊为不易。

  全省十强县位置争夺十分激烈,十强县份额中仍然是昌州以四个名额位居榜首,虽然第一第二的名头被宋州的苏谯和麓溪夺走,但是在数量上宋州要比昌州略微逊色,宋州的苏谯、麓溪以及遂安分列第一、第二、第五,而昌州的昌化、香河、宝德、龙湖分列第三、第四、第六、第八,昆湖的翠屏、湖东分列第七、第十,宋州的麓城以两亿之差被挡在了十强县之外,让宋州方面扼腕不已。

  年初各方的预计是昌州、宋州和昆湖会以4:4:2的方式包揽全省经济十强,没想到阜头会硬生生来插一脚,把麓城挤出了十强,这样更加凸显了阜头这一席之地的来之不易。

  这一段时间张天豪的心情都非常好,但这并不代表张天豪就愿意在丰城、南潭和阜头三个区县的区县长人选上会随意让步。

  三个区县长人选的僵局已经有一两个月了,按照惯例,区县长人选是要在一月份的各区县人代会开幕前出炉的,这样有利于人代会能够顺利选出区县长,避免一旦人代会过后人选才出来就只有能代区县长的身份干完这一年,虽然代区县长也一样主持政府工作,但是这多了一个代字总是让人不那么舒服,谁也不愿意一扛这个代字就是一年。

  好在今年的春节比较晚。所以三个区县的人代会时间也放在了一月下旬,还有一些时间。

  和张天豪高度重视阜头不同,陆为民反而更重视南潭和丰城。尤其是丰城。

  在陆为民看来,阜头的发展走向已经基本定型。哪怕是去一个萧规曹随的角色,只要不瞎折腾,阜头的发展都不会大问题,何况还有一个柔中带刚的温有方在那里掌舵,应该是出不了什么问题的。

  南潭和丰城则不一样。

  南潭章明泉在资历上还是浅了一些,而且南潭的经济结构和产业培育规划都还处于一个刚刚起步的阶段,食品产业有一定基础,但是还需要进一步拓展。而以竹木资源为依托的木地板产业正处于关键的扶持发展阶段,所以南潭急需一个能够和章明泉搭得上手的角色去携手合作,这一点上章明泉已经和陆为民专门汇报过了。

  章明泉原本是属意县委副书记赵廷高,但是赵廷高年龄偏大,明显不符合目前干部选拔范围,而另外一名副书记胡成又是刚从组织部长升迁,所以显然资历不够,所以章明泉也是徒呼奈何,只能寄希望于市委能够给他安排一个合得来的搭档来了。

  丰城的情况又不一样。

  陆为民对田大宝很不放心,虽然田大宝很能讨张天豪的欢心。而且在财政局的表现也算中规中矩,没出过什么差错。

  但是能讨领导欢心和中规中矩也许在财政局没问题,就像当初陆为民力推高初担任财政局长一样。财政局长更多的是作一些服从性的工作,而地方块块上的情况不一样,尤其是丰城区目前所处的特殊情况,在对田大宝的能力持怀疑态度的情况下,陆为民希望能够在区长人选上配搭一个更为有力一些的人选。

  ********************************************************************************************************************************************

  “卫东,你自己是怎么考虑的?”陆为民知道这事儿估计是拖不下去了,还有十来天各区县的人代会都要陆续召开,而市里的人代会也要随后召开,张天豪一直不置可否。只是要求黄文旭那边要认真做好人选的甄选,供常委会参考。这显然一种逼迫的姿态。

  “市长,若是我说听从组织安排。有些虚伪了,从我内心来说,我还是有些担心,但如果要下去,我愿意到南潭。”

  田卫东对于这个情况已经知晓有几天了。

  作为陆为民在市政府这边最信得过的角色,他担任市府办主任时间不长,现在陆为民有意要让他下去扛担子,从内心来说他当然是兴奋喜悦的,但是他也同样清楚,陆为民力推自己出去,这也意味着一份责任。

  要知道自己晋位正处级干部时间并不长,而正处级和正处级之间是有很大差别的,市府办主任到哪个区县担任区县长不是不可以,但是一般说来都是在担任了几年有一定资历的情况下才下去的,而自己担任市府办主任时间这么短,就要让自己出任一个区县的区县长,陆为民无疑是要承担一些责任的,干不好,也会为陆为民带来不小的压力和负面影响。

  “哦?这么没底气信心?丰城就不敢去?”陆为民笑了起来,田卫东在原来阜头那一班干部中算是比较沉稳踏实的,和糜建良一样与宋大成、关恒属于一个类型的,而冯西辉、章明泉这几人则与自己的风格更相近似,个人风格更突出。

  “市长,不是不敢去,我是综合平衡了一下情况,觉得自己更合适去南潭。”田卫东在陆为民面前没什么好隐瞒的,“丰城的情况我也了解一些,现在形势不是很好,不过这不是我不愿意去丰城的原因,丰城就在市里眼皮子下边,人多眼杂,很多时候开展工作也会受到许多外部因素影响,而以丰城目前的状况,你不大动干戈显然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我的资历浅了一些,要做这些工作肯定会有不少羁绊和攻讦,而田大宝的脾性我略有知晓,人精中的人精,号称滑不留手,从他和国寿秘书长搭档就能看出一些端倪来,谁要去当这个区长,就得要身先士卒冲锋陷阵,本来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但是你在前面冲锋,后边得有人给你扎起才行,而田大宝能不能有这份担当,我心里没底。”

  田卫东的话增添了陆为民的担心,那就是田大宝能不能担起丰城的担子,这也映证了邢国寿给他的提醒,田大宝更像是一个政治投机者,而非真正想做实事的人。

  见陆为民沉吟不语,田卫东又道:“去南潭,明泉和我也算是素识了,毕竟在一起工作过,虽然交织不算太多,但是起码知根知底吧,这也算是一个有利条件吧?我想明泉也愿意见到一个熟悉的人来共事吧?”

  陆为民浅笑,“卫东,在阜头,你和明泉可不算熟络啊。”

  田卫东和章明泉虽然在阜头共事两年,但是两个人关系并不密切,田卫东与糜建良、冯西辉、巫嗣润等人更密切,而章明泉则和关恒、蒲燕、丁贵江更亲近一些。

  “再不熟悉,也比生人强吧?何况我和明泉当时不熟悉也是有原因的,他那时候太多精力放在帮助您协调全面去了。”

  田卫东算是最早投向陆为民的几个人,所以章明泉作为陆为民的大内管家和联络协调人,要在较短时间内帮陆为民把整体情况熟悉起来,把各方力量统和起来,更多精力是放在联络密切蒲燕、丁贵江、糜建良这一党人上去了,所以反而和田卫东关系没有那么亲密。

  陆为民摇摇头,不再多言。

  田卫东说的是实话,他和章明泉关系再不济也比陌生人强,只是他一直认为田卫东是一个善于隐忍负重的人,让他到丰城和田大宝搭配,起码不至于让丰城的局面在恶化下去,但是现在田卫东也把话题挑开了,丰城目前的局面不是一个人的问题,仅仅是靠一个人冲锋陷阵难以解决问题,这让陆为民也颇感棘手。

  自己不是市委书记,在很多问题上只能是建议,很多人事问题上还只能做一些比较委婉和含蓄的建议,甚至在很多时候黄文旭都比他更能大胆发言,作为组织部长黄文旭有这个职责和权利,像田卫东问题上,已经算是比较明显的了。

  说实话陆为民不想在这个骨节眼儿上和张天豪闹得不愉快,有时候退一步甚至比进一步取得的效果更好,陆为民也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但是丰城区的地位委实让人难以放心。

  有时候陆为民自己也在想,难道自己的分析判断就一定是准确的,张天豪作为市委书记,他身边还有祁战歌和吴光宇这些人,他们就考虑不到,尤其是祁战歌,也是一个颇有原则的人,吴光宇不是自诩对经济局面分析很透彻么,他会看不到丰城当下局面的尴尬和困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