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五十三节 群星璀璨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五十三节 群星璀璨

  彭元国一直到接到市委组织部谈话的通知时,都还有些懵懵懂懂。

  他一直以为自己被列为市里后备干部不过是一个形式,列为后备干部并不意味着你就会被提拔,这是大家都懂的道理。

  按照全县副处级干部一比一的配备标准,二三十号后备干部,基本囊括了年龄差不多的干部,有些人从今日后备干部库到最终因为年龄原因消失在名单中,茫茫几年,也一样悄无声息,在有些县份里,后备干部名单甚至成为领导心目中对一些不好打发交待的干部的一个鸡肋奖励。

  瞧,你都是后备了,没准儿下一次市委的考察就轮到你了,你就时来运转了,那么这个时候无论什么委屈和困难,你是不是都该坦然承受了呢?

  市委组织部的考察来得有些突然,直到从周围同事有些艳羡的目光中看出一些端倪来,彭元国才真正明白过来,这一次是真的了。

  作为科级干部,彭元国作为推荐后备干部的时间也不算短了,四年了,几个位置上辗转流离,不过彭元国却从未丧失过奋发向上的努力。

  他总是觉得,比起同龄许多人来,他已经够幸运了。

  作为昔日双峰县最穷的洼崮区的一个普通干部,师范毕业,家庭出身贫农,没有任何所谓关系人脉后台背景,就是靠扎扎实实的做些本分活儿,可谓革命一匹砖,哪里需要哪里搬,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把交到自己手中的每项工作做到最好,真的解决不了的问题,他也会想方设法寻找到一个最适合的建议方案,为领导提供决策选择项。

  正是凭着这一点。他在双峰县里即便是最挑剔的领导,也对他的工作无话可说,当然同样也对他那种安贫乐道的风格同样无话可说。

  彭元国并不后悔。他也不会改变自己的风格,在他看来。自己如果真的能走上副处级岗位,对于农家子弟出身的自己来说已经算是祖坟冒青烟了,相当初能担任副科级领导,自己两口子不也一样兴奋得彻夜难眠?现在就这么一步一步走了过来,他只想好好在新的岗位上干一番事情,扎扎实实做一些事情,至于其他,他真的不想去想太多。

  ********************************************************************************************************************************************

  巫嗣润的任命是和彭元国的调动是同时的。不过巫嗣润要比彭元国消息灵通得多,所以对自己职务上的调整并不太意外。

  当然喜悦是在所难免的,副县长晋位常委,而且是担任组织部长,这个跨度也比较大了。

  不过他也感受到了整个阜头人事的巨大调整,何青入阜,丁贵江离开,也标志着昔日陆为民时代的阜头人事格局彻底消失。

  宋大成、关恒、蒲燕、丁贵江、田卫东、章明泉、糜建良、冯西辉,现在再加上自己,整个当初阜头黄金时代的那一拨群体终于“分崩离析”。不过这种“分崩离析”带来的却是一片耀眼的群星璀璨。

  宋大成和关恒虽然已经离开了丰州,但是却是以跃然横空的姿态离开,宋大成成为黎阳市委常委、经开区党工委书记。关恒成为西梁市委常委、纪委书记,成为昔日阜头干部走出去的典范;同样,剩下的人一样龙行虎步,昂首挺胸的走向更广阔的舞台,章明泉和田卫东联手主政南潭,蒲燕和丁贵江分别主政双峰和丰城,糜建良和冯西辉则挺进市区,现在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留守阜头了。

  陆为民的到来改变了整个阜头,同样也改变了阜头这一批领导。阜头高速发展的社会经济事业,以远远超出周邻县市区的昂扬姿态闯入了全省十强县。使得阜头出来的干部有更坚强的底气来面对新到地区的干部挑剔的眼光,八年前阜头比他们更穷更落后。但是八年后,他们却难以望阜头的项背。

  不知不觉间,这一批干部已经成长成为在各县区独当一面撑起大局的角色,巫嗣润刚刚担任组织部长,心里也对这方面也更是感慨。

  丰州现在六县三区外加一个一个经开区,原来阜头走出来的干部竟然就有五个在担任区县长或者主任,外加担任县委书记的章明泉和已经走出了丰州晋位副厅级干部的宋大成和关恒,这无疑是一股相当大的力量了。

  也难怪张天豪要不遗余力的把温有方和何青安排到阜头来,谁都知道只要阜头继续延续目前的发展势头,温有方和何青的前程就是光明一片,走上副厅级岗位是迟早的事情,即便是一两年后张天豪离开丰州,也不会影响到温有方和何青的前程。

  让巫嗣润感到有意思的是作为市长的陆为民在丰州影响力不断扩大的同时,市委书记张天豪的影响力也一样在增长着,与各区县表现出来格局相似,张天豪认可的干部基本上都在各区县担任一把手,像现在的淮山、大垣、丰城、双庙、阜头都是如此,这种泾渭分明的格局似乎也象征着目前丰州市党政主要领导之间的区别,书记掌舵,市长划桨,和舟共济。

  当然,这样的格局也是很多人喜闻乐见的,但是也一样对很多人带来了不小的影响,一个比较隐晦的变化就是作为副手,尤其是市委常委中,很多常委的作用淡化了,或者说边缘化了。

  因为当书记市长观点趋于一致,或者说在书记办公会之前两人就达成了一致或妥协,那么副书记们,常委们,还能在讨论的议题上有多少置喙的余地呢?

  这种格局的利弊很难一言以蔽之,只怕也让很多人煞费苦心。

  ********************************************************************************************************************************************

  “老板对陆市长好像也太宽纵了。”

  何青和温有方坐在一起第一句话就让温有方有些反感。

  他知道何青很受老板的青睐,这家伙文采出众,口才也很好,能说会道,揣摩领导心意也很有一套,加之相貌堂堂,一米八的个头,气宇轩昂,而且又是正经八百的昌江大学经济系的毕业生,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是个人物,否则老板也不会不顾忌讳把这家伙从昌西州调到丰州来。

  温有方知道何青话语里的意思。

  在这一轮人事调整上,老板和陆市长的意见不太统一,最初陆为民希望让田卫东到丰城担任区长,但是老板认为田卫东刚上正处级,而且一直在党委这条线工作,一下子就到丰城这个位置上,不太合适,所以没有同意,因为这个问题,弄得整个这一轮人事都搁了下来,大概让何青也阜头县长梦晚了一两个月。

  毕竟这种事儿就算是心里再托底,也难免夜长梦多,张天豪固然是市委书记,但是阜头这种口岸,万一省里那位大佬觉得阜头是个锻炼干部的好地方,突发奇想要安排他的哪个人来当县长,那不就得要何青梦断了?所以何青大概也因此对陆为民有些看法。

  “是么?”温有方淡淡的道:“老板有分寸吧。”

  “呵呵,老板心里是有分寸,他是太顾及大局了。”何青知道温有方心里有些不以为然,但他也不在意,自顾自的道:“书记就是书记,市长就是市长,各司其责,人要把自己位置摆端正,总觉得离了他这丰州就玩不转了,我觉得这有点儿过了。”

  “老何,我不觉得陆市长有这样嚣张吧?”温有方笑了笑道。

  “你是在下边了解不多。”何青摇摇头,“老板总说有容乃大,但是我觉得有容也要讲个策略,讲个方式,讲度。各司其责这句话早就说明了,市委主导方向、方针,制定方略,市府负责执行,但陆市长好像太过于关注其他了,老板对他温谦有加,但人却不能得寸进尺。”

  温有方心里更烦闷,这家伙是怎么回事儿,刚来阜头,就说这些,这是要干啥?

  见温有方眉头微皱,何青也大略知晓温有方心里所想,笑了笑,“有方书记,你别觉得我这是在故意寻衅,我没有要捅篓子的想法,照理说我才来,该是夹着尾巴做人的,但我想老板既然把你我搁在了一起,从陆为民到宋大成再到关恒,荣光似乎都被他们带走,我们是不是该做一些属于我们的成绩来呢?”

  继续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