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五十五节 塌陷地带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五十五节 塌陷地带

  杜笑眉走进县委大院时一样能感受到这份阴霾。

  她是去巩昌华办公室。

  巩昌华担任县委常委、经开区党工委书记之后就很少回县委了,一个星期都未必能在县委大院里呆上一天,更多的时候都是在经开区那边,不过今天他会在县委这边。

  十点钟要召开县委中心组学习,也是本年度最后一次中心组学习,作为水利局党组书记、局长,杜笑眉也要参加,距离中心组学习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杜笑眉提前来,也就是打算在姐夫那里去坐一坐。

  巩昌华的办公室布置得很简单,甚至可以说有些简陋了,县委办一度准备把他的办公室简单装修布置一下,但是被巩昌华婉拒了,倒不是矫情,而是巩昌华觉得真没有多少必要。

  略略有些破旧的布沙发怎么看都觉得有些寒碜,连同样不太在意的杜笑眉都忍不住皱了皱眉。

  “别一脸苦相,我没几时在这边,换一套新沙发又怎样?一年我在这办公室里坐上十天都不到,都是开会才来坐一会儿,何必浪费?”巩昌华办公室里甚至连座机电话都没有安,理由还是一样,反正有了手机,这座机本来也没有多少意义了。

  “可你好歹也是县委常委……”杜笑眉也知道姐夫的话更有道理,但还是觉得有些不合适。

  “县委常委是用来干事儿的,不是坐在办公室里的摆设。”巩昌华不以为意的摇摇头,“人家来经开区投资办事,不是看你这办公室怎么样,而是看你工业园区里的基础设施怎么样,园区管委会办事效率怎么样。他们在着这里投资办厂能不能赚到钱,看这个,不发挥作用。何况县里有专门接待用的小会议室,真要有贵客。直接往接待会议室里带就是了,而且也还有邓书记蒲县长他们来接待。”

  巩昌华呱嗒呱嗒的话让杜笑眉也有些无语,好像他当了县委常委之后,话似乎变得更多起来,也许是经年累月的和那些来投资的人打交道,练就了三寸不烂之舌吧。

  “邓书记好像情绪不好,今儿个中心组学习,不又难熬了?”杜笑眉看了一眼窗外。随意道。

  “别瞎说,邓书记怎么了?我看挺好,对我们县里发展不太满意,说话重一些也正常。”巩昌华有些言不由衷,但这种场合下官面话他也得讲。

  “巩哥,行了,别在我面前说这些,说邓书记昨天又和蒲县长闹不愉快了?”杜笑眉不以为然。

  巩昌华皱起眉头,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一些小龃龉立马就能在县里传遍开来。传到市里领导那里,只怕又落不了好。

  哪怕他不常回县委,一样清楚县委里边这些小龌龊。

  邓少海和蒲燕之间的关系也是起起伏伏。从最初的互不干涉到中期的和睦共处,再到前一段时间的所谓蜜月期,然后蜜月期时间太短暂了,很快又进入了冰河期,两个人的关系随着双峰经济发展的状况起伏而起伏,随着周边兄弟县区表现带来的压力起伏而起伏,这已经成了惯例。

  也难怪邓少海和蒲燕窝火,2002年度,双峰经济增速再度滑到了全市倒数第二。仅高于垫底的丰城,比同样表现不佳的淮山都还要低零点八个百分点。全市经济增速后三位被市委市政府予以黄牌警告,主要领导由市委主要领导进行谈话。

  虽然谈话气氛也还算是融洽。但是这名声却很难听啊,开会时候兄弟县区的领导看到你总得要似笑非笑的聊上两句,这滋味不好受。

  据说淮山县委书记冯可行被市委书记张天豪批得不轻,甚至在年底几次会议上都是点名批评,冯可行甚至是立下了军令状,2003年一定要让淮山面貌有一个大变化,否则……,否则什么,没人深问,但是毫无疑问,这是把自己推到了悬崖上,冯可行都立下了军令状,双峰呢?

  丰城可以以邢国寿的被调整为代价为契机,双峰呢?

  想想这些都足以让人不寒而栗,也难怪邓少海上火气大。

  更让邓少海担心的是邢国寿这个先例,以邢国寿的资历和业绩,不谈丰城,邢国寿在大垣担任县委书记的表现是可圈可点的,这可不是谁去萧规曹随混来的,而是邢国寿当初实打实的干出来的,但现在居然落得个这样不冷不热的下场,邓少海自认为他没有邢国寿那么更有底气,那么张天豪对他的忍耐度还有多少?

  这大概才是邓少海最关心的问题。

  “老九,别一天瞎操心,关心好你水利局的事儿才是正经。”巩昌华皱起眉头,杜笑眉从招商局调到水利局,在很多人看来算是走了一个好位置,但是杜笑眉却不太满意,但是回避原则却是需要的,巩昌华作为县委常委主抓经开区和招商引资工作,杜笑眉自然不能再担任招商局长,所以调整也是必然的。

  “放心,我们水利局在全市水利系统考核排名第二,拿了奖牌的,在县里考核一样名列前茅。”杜笑眉很坦然,“我只是担心我们县里的排名,担心我们县一直这样,那就麻烦了。”

  “轮不到你操心。”巩昌华虽然这么说,但是还是下意识的跟随着杜笑眉的话头走,“今年招商引资情况不乐观,县里的确要有些新举措,我向邓书记和蒲县长都汇报了,不过他们俩也还有不同意见。”

  新举措,新举措,这话也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了,但是两个主要领导之间的观点意见相左,直接导致了很多工作的开展难以为继。

  在巩昌华看来,其实两个人在一些根本性的问题上分歧并不大,更多的还是在一些具体措施上的意见分歧,对此巩昌华也觉得邓少海似乎有些揽权的嫌疑,本来蒲燕就是一个比较强势的角色,而且再加上是一个女性,很多方面就更敏感,自然龃龉不断。

  邓少海自认资历深厚,在双峰工作多年,人熟地熟情况熟,所以很多时候还喜欢过问具体事务,而蒲燕从阜头来,本身就带着一份优越感而来,尤其是觉得双峰在原来基础已经相当好甚至远胜于阜头的情况下,现在却被阜头远远的甩在了后边,这里边邓少海作为县委书记肯定是有责任的,所以在很多工作上更是希望自己来主导,而不希望受到邓少海的干扰和干涉,这样的冲突不时发生。

  如果在全县情况向好的情况下,这种矛盾还可以被压下来,但是一旦情况不佳,又受到来自上边的责难压力,这份矛盾就会激烈化了。

  这个问题其实县里边不少人都心知肚明,甚至连邓少海和蒲燕内心也隐约知晓,但是处在各自的角度上,却难以让步,都认为自己是正确的,按照自己的思路走能够做得更好,缺乏妥协的精神,结果难免就是僵持不下。

  照理说邓少海是县委书记,又在双峰工作多年,毫无疑问的是可以占据主导地位的,但是这两年双峰情况不佳,屡屡被市委批评,而且照理说以邓少海的资历,市委也应当考虑邓少海调整,但是市委却一直没有反应,这些举动也都极大的动摇了邓少海的威信。

  相反蒲燕从阜头来,而阜头这几年如日中天的发展势头也让双峰这边的干部充满了艳羡之情,而蒲燕表现出来的泼辣骁悍也让一些人对蒲燕是否能给双峰带来一些新变化充满了期待,所以此消彼长之下,双方战了个旗鼓相当也就是意料中的事了。

  但在巩昌华看来,恰恰是旗鼓相当是最麻烦的,僵局也就意味着什么事儿都干不成,相反,如果哪一方压倒另一方,反而能让一件事情一项工作迅速推进,这恰恰是巩昌华希望的。

  不过巩昌华已经意识到恐怕这种局面不会维系太长久了,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这样的僵局无论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尤其是在今年的数据出炉之后,无论是邓少海和蒲燕都受到了很大的震动,如果拿不出改变,恐怕就真的要“双双”被改变了,同样巩昌华也觉得这样的局面不能在这样下去,他也希望自己能为此发声。

  “哼,不同意见,不同意见难道就不能统一么?一个事儿拖上两三个月都无法定板,下边怎么开展工作?”杜笑眉没好气的道。

  “嗯,也不知道市里边是怎样,据我所知张书记和陆市长好像也是在很多问题上有不同看法吧,他们怎么能做到携手共进?”这个问题巩昌华也很感兴趣。

  张天豪和陆为民都是头角峥嵘桀骜不驯的角色,不可能在每项工作上都意见一致,而且从陆为民一到丰州之后,在很多工作上就提出了和张天豪不一样的观点,比如在经济发展战略上,陆为民提出的依托城市建设来大力发展城市经济与张天豪主张的着重打造县域经济增长点有明显差异,但是这一年来,双方似乎在这个问题上却做到了巧妙的和谐统一,这也是巩昌华很想了解是如何做到的。

  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