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五十六节 没一个好东西!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五十六节 没一个好东西!

  像阜头和双峰这样几家欢乐几家愁的区县在丰州并不少,比如大垣和淮山。

  大垣2002年经济增速以全市第二的高位傲视群雄,甚至把表现不俗的经开区都踩在了脚下,当然这也是排除了双庙和伏龙这两个区的情况下,因为和这两个新建区的确,没有可比性,劳动也成为关恒走后丰州官场上另一颗熠熠生辉的新星,就算是温有方也要略逊。

  同样淮山的表现也是乏善可陈,冯可行似乎一直没有找到状态,当然这也不能说完全就是一个县委书记的责任,但是在领导心目中看来,县委书记肯定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也让冯可行心急如焚,但是却又不能沉下心来好好琢磨来年的打算。

  而像南潭、古庆这是喜中有忧,整个社会经济事业发展既有让人充满以往的一面,同样也有相当多棘手问题摆在面前,这都需要来年来逐一解决。

  这些情况也象征着整个丰州的局面,喜中有忧,但是总体来着还是喜大于忧。

  拿张天豪从省里开会回来的总结的话来说,丰州目前的局面就是希望大于困难,有喜有忧,喜中有忧,忧中有机,就看如何把握了。

  的确,张天豪这番话也是有些底气的,丰州今年的gdp增速高居全省第二,略低于曲阳,高于普明,相当难得,尤其是下半年全市经济增速明显加快更是让人欣慰,也就是说,进入2003年,丰州经济增速还可能会进一步提速,尤其是在双庙、伏龙、南潭、经开区等几个区县的经济势头应开始起来之后,增速会变得更猛。

  不过张天豪所说的有喜有忧。喜中有忧也并非妄言。

  今年全市财政赤字凸显,如果不是中央转移支付,整个财政基本上就处于破产状态。即便是有中央转移支付,因为大规模的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依然让作为市财政“小金库”的城投公司背上了巨大包袱,但是这却也是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没有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大规模推进,无论是双庙还是伏龙根本不可能有今日的气象,在这一点上张天豪虽然原来有些疑虑,但是现在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没有选择的选择项。

  在负债发展和坐等枯守之间,谁都会选择前者,负债发展起码是发展了。只有发展了你才能有还债的实力,而坐等枯守也就意味着停滞不前,或者发展缓慢,而在周邻地市都在日新月异的时候,不进则退,甚至发展慢了都是倒退,谁能够坐得住?

  不仅仅如此,淮山、双峰、丰城这几个区县的发展仍然存在诸多问题,这几个县目前都是起色不大,而且班子中也存在不团结现象。这种内耗更是成为一个地方发展的巨大障碍。

  像古庆的发展也一样不尽人意,作为老牌经济强县,现在古庆在丰州的地位却日益弱化。这也让丰州市委有些着急,不指望古庆能向阜头那样一鸣惊人,起码作为昔日丰州最有资格问鼎的老牌工业县,古庆也应当有所作为才对。

  韩业辰到古庆之后虽然动作颇多,但是要说真正起到多么大效果,也是不彰,这一点连韩业辰自己也承认,好在古庆底子仍然在,还能撑得起。

  不过面对其他兄弟县区咄咄逼人的架势。无论是老牌的古庆,还是沉沦的丰城。都已经感受到了身畔的这些新生势力凶猛崛起的巨大压力。

  尤其是伏龙和双庙,一个是势不可挡。一发而不可收拾,一个是蓄势待发,步步为营,伴随着这两个区县2002年全年度的gdp总量和财政收入数据出炉,交出来的答卷让这些老区县都是觉得难以置信。

  两个在未划分独立出来之前一穷二白的农业地区,竟然会在这一年里就来了一个惊天巨变,两个崭新的经济区正在霍然成型,俨然成为丰州新贵,这种历史性的突破给整个丰州经济体系带来的冲击是可想而知的。

  尤其是两个新区都是全力打造工业板块作为增长极,这本来是很多老区县一力想要做到以改变自身经济格局的,但是却没有想到先在两个新区身上实现了,一个以家电和汽配产业为主,一个以建材化工为龙头,两个工业新区已然有了和原来丰州市区精华所在的丰城区分庭抗礼的格局,甚至已经表现出来了弯道超越的趋势。

  ********************************************************************************************************************************************

  “分庭抗礼我们现在还不敢说,但是起码市区经济板块应该有属于我们双庙的地位吧?”闫天佑陪着陆为民一边查看着正在紧锣密鼓进行二期改造的市工业污水处理厂,一边乐呵呵的道。

  “老闫,说这点儿大话的勇气都没有?”陆为民斜睨了闫天佑一眼。

  “呵呵,陆市长,说大话没用,那得要用实打实的东西来证明啊,现在我们没别的想法,就是希望市城投集团翻年之后应该着重把建设重心放在我们河北这边来了才对了,伏龙那边道路框架不但已经成形,而且连相当大一片区域的辅道都已经建成,原来我还没有注意,前两天坐车走了一圈,才发现不知不觉间那边已经赶上甚至超越我们这边了。”

  闫天佑在陆为民面前也不客气,他知道陆为民之前的确要求市城投集团要有所倾斜,但他也能理解,毕竟自己这边因为沾了经开区的光,相当多的基础设施可以共用,也有一些基础,而伏龙那边纯粹就是荒地,所以也没有怎么说,但现在不行了,伏龙那边建设力度太大了,现在连经开区这边都有意见了,手心手背都是肉,得要公平。

  陆为民嗤之以鼻,这家伙说得好听,不知不觉?只怕是随时都盯着伏龙那边的进度吧。

  现在城投集团被他们两边给牢牢扭住,甚至于经开区现在也加入了进来,前两天糜建良也找到自己,提到了经开区向一环路以西扩张的区域道路基础设施建设要提上议事日程了,再搁下去就要影响到翻年之后下半年经开区的招商引资,这未雨绸缪之举,但是也足以说明糜建良的警惕性之高。

  “市里有统一规划,城投集团也会统筹考虑,市里有一个想法,看是不是可以提前考虑财政独立的情况,鉴于伏龙和双庙去年的表现优异,财政状况也超出了市里的预估,我和天豪书记商量了一下,有这方面的想法,不过天豪书记也说,要和你们两个区商量一下,毕竟原来是定的有章程,市里也不能随意推翻。”陆为民沉吟了一下,“市里在考虑,虽然你们和伏龙在工业新区这一块的发展上很突出,但是你们限于财政问题,缺乏更多的自主,表现在城市建设上就过于依靠市里,……”

  闫天佑一听就明白了,这是市里见两个区财政实现独立的可能性更大,要撵人了。

  看了陆为民一眼,闫天佑也知道这恐怕不是商量,而是最后通牒了,不过陆为民也说得没错,没有实现财政独立,那么做什么都只能服从市里的意志,区里想要有自己的想法就不行,现在被撵出来,但是也算是可以走一条自己的路,而且闫天佑也相信随着双庙翻年之后尤其是下半年情况还会进一步好转,独立出来的财政可能一时间还有些单薄,但是很快就能迎来一个丰收期,所以他对此并不反对。

  “陆市长,要有什么就明说,胳膊还能扭得过大腿?徐越怎么说?”

  闫天佑淡然的态度让陆为民有些好笑,当初徐越也是这样,一副处之泰然的模样,不过等到明白实情,只怕就要骂娘了。

  “老徐意见有些反对,不过经过我耐心的思想工作,他还是认可了。”陆为民笑嘻嘻的道。

  闫天佑顿时觉得不妙,双庙现在的财政状况要比差得多,照理说伏龙应该乐意接受才对,怎么徐越反而会反对?

  他有些狐疑的看了一眼面带狐狸般笑容的陆为民,试探性的道:“哦,陆市长,是不是……”

  “没错,鉴于伏龙和双庙表现上佳的财政监管状况,以及目前市里面临的巨大困难,老闫你也知道市里为了城市建设这一块投入有多么巨大,城投公司要说破产两次都不够了,基本上就是市财政在兜底,但是地主家也没有余粮,所以市里决定要调整当初和区里就相关的财政分成比例,……”

  陆为民这一句话出来顿时让闫天佑心里往下一沉,他说陆为民怎么这么好心,原来这是早就在这里等着了,看见两个区的税收状况眼红了,就来玩这一出,但是看到陆为民的神色,再想一想先前张天豪给他的电话,他就知道这是陆为民和张天豪做好的局,根本由不得你同意不同意。

  市里这帮人,太坏了!当陆为民施施然带着愉悦的心情上车离开时,闫天佑狠狠的吐了一口吐沫,没一个好东西!

  本月最后24小时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