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六十节 织网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六十节 织网

  夏力行点点头,心中也有些感喟和安慰。

  陆为民悟性极高,对人情世故也十分懂,也很上道,这么些年来的打磨已经让他从一个初入官场稚嫩角色成长成为一个饱经历练的老手了,能用这种方式博得杜崇山的青睐,这也意味着陆为民日后的路会走得更顺,机会也会更多。

  算一算陆为民也已经三十五岁了,这个年龄说年轻也年轻,说不年轻也不年轻,现在也就是一个坎儿,翻年他担任丰州市长也有两年了,如果张天豪真的今年年内要走,那么陆为民当然要为这个市委书记职位搏一搏。

  “嗯,那就好,杜崇山和你能投缘是好事,好好把握。”夏力行沉吟了一下,“初五我也会回昌江,届时我会和道声书记在一起吃顿饭,不如你先提前回昌江,看到时候你能不能过来一趟。”

  陆为民心中一颤,稳了稳心,才道:“夏省长,合适么?”

  陆为民一直不太习惯于称呼夏力行为姨父,长期养成的习惯已经让他习惯于称呼夏力行为夏书记,当然现在是夏省长,他觉得这种称呼比起姨父来更为亲切和亲近,而姨父这个称呼反而让人有些别扭,当初苏燕青一家人也有些不适应,但是陆为民坚持,久而久之,一家人也就习惯了。

  “唔,说不上什么合适不合适,吃顿饭而已,不过也可能还有其他人,看情况吧,来不了也没啥。”夏力行想了想,“你们省里如果真的要调整张天豪,这倒是一个机会,你担任市长两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顺位接班也说得过去。但是让你在这个位置上继续打磨两年也符合情理,所以有些时候需要去争一争机会。”

  陆为民没有吱声。这个问题不好回答。

  其实在这个问题上他也有些纠结,传出张天豪要走的消息时,他就在掂量,自己是否有机会接班,要说两年市长任期,自己的表现是无可非议的,但是丰州的成绩摆在这里,张天豪固然头功。自己的努力也是有目共睹的,就算是张天豪也无法否认,但是两年时间的确有些短,再加上自己在副厅级岗位上任期也不长,这么叠加起来就显得有点儿弱了。

  所以从内心来说,陆为民更希望张天豪能再在丰州呆上一年,最好能够拖到明年初,最不济也要今年下半年,也就是说让自己起码也要有有个两年半的任期,或者让自己以市委书记兼市长的身份拖到年底。这样一来也显得自然一些。

  当然这只是自己的一个理想化的期盼,究竟会怎么样,现在就要琢磨有点儿为时过早。恐怕张天豪连他自己都还不清楚他自己能不能走,什么时候走,更遑论自己这个准备接班者。

  但是夏力行这个时候提到了,他却不能不回答,因为夏力行初五回昌州很有可能是要和荣道声等人吃饭交换意见,这其中多半是要谈到自己,刚才夏力行所说的希望自己也能来露露面,大概也是这么考虑的,但这种机会未必合适。还要看当时的情况,所以夏力行也只能留两口话。

  “夏省长。这种事情要说我没想过也不可能,但是多少也得要有点儿机遇运气吧。张天豪会不会走现在还说不清楚,他真要走,我当然会去努一把力,争一争,但是我的弱点也很明显,很大程度要看省里怎么来看。”陆为民思考了一下,“如果张天豪能晚一点儿走,对我当然更有利,但是这不取决于我,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力求在今年让丰州的表现更耀眼一些。”

  苏伏波皱了皱眉,“力行,揠苗助长未必是好事,我觉得为民现在这样的速度已经很快了,在市长位置上多呆上一年半载未必是坏事。”

  “老苏,你这个说法不对。”白园瞪了自己丈夫一眼,语气不悦的道:“什么叫揠苗助长?为民在丰州市长的表现难道不够好么?他在宋州的表现力行不也说受到了昌江省委省政府相关领导的高度好评么?这说明他对现在的职务是胜任的,先前力行不也在说杜崇山对为民的有很大好感么?甚至还能就*的一些精神观念进行探讨,为民做得很出色嘛,如果有机会,怎么就非要拖一年半载呢?你难道不知道现在对年龄上卡得有多严?你若是年轻两岁,还不就能在那个部委一把手去干一届,还用得着这么早就到人大这边来喝清茶?”

  白园是干人事工作出身的,对年龄这个问题比谁都清楚而敏感,尤其是丈夫因为年龄刚刚过线错失了本来可以在某个部委干一届一把手的机会更让她颇为扼腕叹息,所以这会儿听到丈夫又有这种言论,立即就竖起眉毛反驳。

  苏伏波知道自己妻子的性子,白园和白圃两姊妹都属于那种性格比较直爽火爆的,只不过妻子白园要比妹妹白圃有心计得多,白圃就是一个马大哈性格,他也知道妻子对自己提前到人大这边来有些耿耿于怀,所以也懒得和妻子争论。

  “苏哥说得有一定道理,如果换个别的人,我也赞同,不过为民这小子倒是不能这么来看待,这小子学习成长能力太强,一年就有大变样,所以两年时间在市长位置上的磨砺,我看还是很有成效的。”

  夏力行也不太认同苏伏波的观点,陆为民的表现不仅仅是自己看好,他在昌江仍然还是有不少熟人的,像茅道庵、安德健、彭伟国等人那里,他可以很轻而易举的了解到陆为民的表现。

  从各方面获知的消息都是陆为民表现相当不俗,不仅仅是经济工作上的,更重要的是陆为民到丰州之后和张天豪之间的搭档配合上。

  张天豪的脾性夏力行一样很了解,毕竟是在自己手上成长起来的干部,张天豪或许可以在一般事务上给自己几分薄面,但是绝不会在原则性问题上丢失他自己的想法,陆为民也一样,可就这两个看起来极有可能是针尖对麦芒的角色,这两年里不但相安无事,而且还很有点儿携手共进的架势,而且他也了解到张天豪和陆为民在不少工作上的观点分歧还是相当明显的,但是这两人却能很好的做到求同存异,这很不简单。

  张天豪固然会隐忍,但是陆为民也一样学会了妥协退让,只有这样才能达到现在这份效果。

  就凭这一点,就足以证明陆为民成熟起来了。

  这种情况下,如果有机会,为什么不去争取?

  面对夏力行的夸奖,陆为民只能呵呵一笑,却不搭腔。

  “对了,明后天有什么安排?”夏力行知道陆为民来京肯定也还有其他活动。

  “要到花书记那里去拜访,另外我那个同学家里我也要去一趟。”陆为民没有遮掩什么。

  “唔,没想到花幼兰对你还这么看好。”夏力行对陆为民深受花幼兰青睐也很好奇。“是该去,你那个同学现在在中宣部办公厅?”

  花幼兰在省里边的时候眼光颇高,对谁都保持着几分距离,当时除了田海华花幼兰保持着足够尊重外,即便是时任省长的邵泾川和省委副书记的汪正熹都拿这个有些风骨的小个子女人没辙,很多时候这个女人说话行事太有主见,让主要领导都难以说服。

  “嗯,现在是办公厅下边一个处长,据说也是作为他们部里边的后备干部在培养。”陆为民笑笑,曹朗表现可比前世成熟太多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自己这个蝴蝶带来的影响。

  “唔,这些同学的关系要维系好,中宣部掌管喉舌,有时候一篇文章就有一剑封喉的力量,同样也有只手翻天的能量。”夏力行若有所指的道:“他家是京城的?”

  陆为民犹豫了一下,“嗯,他母亲家应该属于开国元勋那一类的,父亲家也是老红军出身,我去过他们家,他们家对我都挺热情的,他的一个姐夫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我还在宋州工作时,他姐夫曾经来昌江公干,帮过我一次大忙。”

  “哦?”夏力行眉毛微微一动,对于他这个层面来说,这些都不太重要了,但是开国元勋这个影响力无疑会对陆为民这个同学有很大助力,也就是说陆为民那个同学乃至他的姐夫应该具有很大的成长空间才对,“你那个同学还在中宣部办公厅?”

  “还在,我年前和他通过电话,问过他。”陆为民斟酌了一下言辞,似乎在掂量该说不该说,“可能他会在今年更上一步,也许会下去锻炼。”

  夏力行点点头,“为民,读书时代建立起来的感情是最纯洁的,不带任何功利,进入社会之后的种种关系都要复杂许多,我希望你们能好好保持这份感情和联系。”

  陆为民郑重其事的道:“夏省长,我明白,我和曹朗关系一直很密切而相互信任,大学时代如此,今后亦会如此。”

  距离三百票还有不少差距啊,求兄弟们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