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六十四节 人心诡谲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六十四节 人心诡谲

  当二人的声音消失在楼梯口之后,蔡云涛才小心的从楼上下来,瞅了一眼下边,他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拿出电话来,正准备拨号,但是又觉得不妥,重新收回电话,走到了走廊另一端下楼。

  市委的院落显得很清静,尤其是停车场那一顺,春日的阳光晒在人身上暖洋洋的,蔡云涛走到花园一头,四处打量了一下,这才拿出电话来。

  “为民市长,是我,云涛啊,呵呵,您回市政府那边了?没啥事儿,嗯,就是看你忙不忙,晚上吃顿饭?哪儿能让你请客啊,你回丰州来,又不怎么来我们双峰,我现在回来了,不是就有时间了么?行啊,您看在哪儿?嗯,要不到城郊那边的文武山庄怎么样?好嘞,那我可定位置了,到时候我联系您。”

  蔡云涛搁下电话,舒了一口气,想了想什么,又摇摇头。

  他也是刚从古庆回市委的,在古庆担任了两年的县委副书记,却始终感觉到很难融入到古庆,原来的县委书记吕腾是个滴水不漏的人,不好打交道,而后韩业辰来,更是把自己搁在了一边,蔡云涛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总而言之不顺,好不容易这一次算是走了祁战歌的门道回来了,到市委担任副秘书长,这个职位说不上好,但是也说不上差,当初他也可以到市委宣传部,但是他没有去。

  在县里看不清市里边的门道,原来还一直以为张天豪和陆为民之间是相安无事,起码能和睦相处,要不这两年丰州的发展能这么快?没想到才回来没两天,他就逐渐感受到了风平浪静下边的暗流涌动。

  他姐夫是和张天豪是在昌西州共事过的,关系也还过得去。但姐夫提醒过一句,张天豪这个人很念旧,眼光也很高。也就是说要想进他那个圈子不容易,在昌西州。算来算去也就那么几个人入了他的眼,在丰州,就更难了。

  蔡云涛没想过要怎么着,市委副秘书长听起来很好听,但是市委副秘书长只有五个,他排位第四,联系纪委、政法这一块工作,周培军现在是混吃等死。强勇呢,现在正忙于在政法这一亩三分地上“深耕密植”,短时间内也没有多少心思在市委这边,所以他现在也乐得清闲。

  乐得清闲是好事儿,可是就这么一直清闲下去,就非蔡云涛所愿了。

  他不想混吃等死,人走到这一步,也得要有个奔头才对。

  ****************************************************************************************************************************

  “天豪书记,我觉得今天的常委会就开得很好,充分体现了民主与集中。也体现了市委常委会对重大事项的决策权。”周培军手指夹着烟,显得精神很好,“一度时期以来就有一种很不好的观点。说市委只管方向管人事管决策,行政事务、经济工作、社会事务都该市政府去管,我觉得这种说法很有问题,行政事务、经济工作和社会事务的确是政府管,但是重大事项呢?这些工作中的重大事项难道市委就不管了?这不仅是决策这么简单,而是应当从一开始市委就要介入,要搞清楚来龙去脉,不能等到事情都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市委再来介入。”

  张天豪眉峰间的一丝阴霾掠过,不过很显然面前这个家伙并没有意识到。

  也难怪。周培军是真的老了,察言观色听风辨色的能力都退化了。还一味沉醉于先前常委会给他带来的兴奋当中,他也不知道就这么个事儿就值得让对方如此兴奋。甚至都变得唠叨起来了,这让张天豪都有些觉得不可理解。

  看样子陆为民也是真的把周培军得罪得不轻,这么久过去了,周培军依然是不依不饶,甚至有点儿忘记了他自己的本职工作,总琢磨着和陆为民过意不去,如果只是如此,张天豪也就罢了,但是周培军有时候做得太过了,忘记了他自己的身份,这就是不能容忍的了。

  张天豪原来并不是很想在这个时候让周培军就到人大那边去,但是如果不抓住这个机会,那么周培军可能就得要拖到明年去了,而这期间周培军又会招来多少麻烦,还真不好说,就他今天如此兴奋的表现,张天豪觉得还是得把他安排到人大那边去,他在人大那边也许更能发挥他的“余热”,监督政府工作本来就是人大的职责,正好对口。

  “老周,常委会一直也是按照这个原则来的,并没有什么特殊例外。”张天豪接了一句话,“以前如此,现在如此,以后也会是如此,市委对任何人和哪个区县都没有什么偏心,主要还是要考虑市里的承受能力和需要,你说得对,轻重缓急是要有个辨别选择,重大事项上市委是要慎重考虑统一决策。”

  周培军见张天豪赞同他的意见,忍不住笑逐颜开,“天豪书记高瞻远瞩,丰州的确需要一个通盘考虑的规划,不能任着一些人的性子来,经济发展不可能一蹴而就,更不能只顾着某一城一地的得失而忽视了其他区县的利益,丰州市是全市人民的丰州市,不是哪一个人或者哪一个区县的丰州市,……”

  二人正说着间,门口响起脚步声,吴光宇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一看见周培军也在这里,吴光宇脸上也浮起笑容,“周书记也在?”

  “呵呵,老吴也来了?”周培军知道自己到人大去已成定局,所以话语也就没有那么多顾忌,口气也变得托大起来,“我正在和天豪书记探讨我们丰州市委在重大事项决策上是不是出台一个决策机制,以便于市委更好的驾驭当前复杂的局面,防止走偏,把有限的资金用在刀刃上。”

  吴光宇目光一凝,“哦,周书记这个意见好啊,我们丰州财力本来就不丰足,正需要精打细算,但是现在需要用钱的地方有很多,的确需要有一个机制来规范我们重大事项上的开支决策,天豪书记,周书记这个提议我看应当认真考虑研究。”

  张天豪心中暗自一笑,这个吴光宇,也是被陆为民压制得狠了,找到机会就想要从对方手里撬出一些东西来。

  不过这个提议倒是很有可操作性,而且这个提议立意也是光明正大,哪怕陆为民清楚这是针对他来,也只能服从赞同,市委对重大事项本身就应该从前到后具有判断和决策的权力,这毋庸置疑,只不过有些时候市委更多的是授权给了市政府,交由市政府来具体行政化了,现在把这个权力以制度形式收回来也无可厚非。

  张天豪无意要和陆为民在权力之争上较量出什么胜负来,在他看来,作为市长要和市委书记在这个问题上一争高低本身就是个伪命题,除非这个市委书记其蠢如猪,或者市长头脑不清醒,而自己和陆为民显然不属于其列。

  至于说一些具体事务上的争执张天豪倒是觉得很正常,他相信陆为民也能正确看待,丰武公路项目意见有分歧,大家达不成一致意见,那么就通过常委会集体民主来决定,这也符合原则。

  他倒不是觉得丰武公路不该上,但是目前财政状况的确不允许,而陆为民的提出资金解决方式又是他不能接受的。

  柯丰公路刚刚进入收费最旺时期,这样一只下金蛋的母鸡怎么能说就卖了?日后自己还不得被骂成败家子?没准儿日后就要成了自己这一届的一个“污点”,而且甚至有可能成为很多人眼中认为自己从中中饱私囊的一个例证了。

  他也不是怕被人攻讦,而是确实认为这条路的资产不能卖,丰州财政本身就孱弱,城投集团花钱如流水,市财政承担了很大的压力,这项资产每年的收益也能给城投集团一个补充输血,他也有意把柯丰公路的资产划入城投集团,但是却得知中央推进的机构改革要成立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而相应的地方上也要把这些国有资产都划入各地国资委管理,甚至也包括像城投集团这样的资产,所以才没有提这个事情。

  张天豪也知道陆为民对此事肯定有些意见和情绪,但是他却不能因为对方有意见有情绪就放弃自己的主张,作为市委书记,他有自己的底线。

  当然他也觉察到了市委内部一些人的姿态,甚至他也明白这些人心里打的小九九,像现在坐在自己面前这一位,以及刚进来这一位,不都是存着某种心思么?或者再说直白一点,这些人也都或多或少对陆为民有一些说不出的敌意和反感,周培军不说了,但是吴光宇也有这方面的情绪,倒是让他有些诧异,之前他一直有些不明白,但是后来在祁战歌提醒下,才算是若有所悟。

  距离500票还很远啊,求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