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六十六节 时移势易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六十六节 时移势易

  接到蔡云涛的电话,陆为民也有点儿意外。

  蔡云涛一度和他关系很密切,在双峰的时候,他初任常委,可以说县委常委里边能和他说得比较拢的也就蔡云涛了,这大概也和自己当时主动让出了宣传部长而到洼崮去有很大关系。

  后来自己担任县委副书记乃至县长,蔡云涛都一直和自己保持着很密切的往来,一直到自己到阜头,关系才有些淡下来,但是大家也都还有往来。不过自己到宋州之后,两个人的联系就中断了,一直到自己重返丰州,蔡云涛才又适时出现。

  这种情况也很正常,毕竟蔡云涛和自己的关系只是建立在一种较为普通的工作关系上,而且两个人在工作中交织不多,许多具体工作上没有什么合作共事的机会,所以比较纯粹,自己离开双峰了,关系淡下来,自己离开丰州,那么中断也正常,至于现在,蔡云涛主动向自己靠拢,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蔡云涛在双峰和古庆工作多年,但是仕途上的进步却是步履蹒跚,一晃就是十年过去了,蔡云涛从双峰县委常委到古庆县委副书记任上就延宕了*年,现在到市委担任副秘书长也很难说是一个让他满意的安排,这种情况下,蔡云涛有一些其他想法也就很正常了。

  对这种情形陆为民能理解也能接受,甚至还处之泰然,不是每个人都能在仕途上一帆风顺的,像蔡云涛这种情形其实是最常见的,有些人从副处到正处也就是三五年的事情,而有些人却十年难得寸进一步。

  对于蔡云涛陆为民还是颇有好感的,一方面是当初自己初到双峰时,蔡云涛的确也给了自己不少帮助和支持。另一方是蔡云涛这个人人品不错。

  虽然走了好几年,但是陆为民对原来在一起工作过的同事还是比较关注的,蔡云涛和自己之间的关系还没有达到自己和章明泉、关恒这一类的程度。但是他还是很容易了解到蔡云涛这几年的工作情况,总的来说蔡云涛走的不太顺利。在古庆,他虽然作为县委副书记,但是却并没有和吕腾乃至后来的韩业辰建立起多么密切的关系,所以更像是一个局外人,这也符合蔡云涛有些懒散的性格。

  吕腾和韩业辰都是责任心比较强的角色,对于像蔡云涛这种有些疏淡懒散的性子自然不满意,继续呆下去蔡云涛自己也未必舒心,所以陆为民觉得蔡云涛调到市委也算是一个不错的结果。尤其是在市委那边自己缺乏信得过的人时候,有蔡云涛这样一个相对低调但又有一定职务的副秘书长作为“内应”,

  “市长,黄部长电话。”吕文秀见陆为民在接手机,所以替他接了座机。

  “唔,文旭,文件下来了?”陆为民心中轻叹,黄文旭终于要走了,省委常委会那边已经研究过了,只等走程序。因为黄文旭调省委宣传部是个别微调,和其他人事调整没有交织,所以在交接上也就没有那么紧迫。省委常委会上个星期就已经研究过了,但是组织部那边文件迟迟没有下来,不过接替黄文旭的组织部长人选倒是已经明确了,昆湖市副市长胡敬东。

  对胡敬东,陆为民没有多少印象,但是在春节期间茅道庵就通过夏力行和自己通过电话,说也许昆湖会有干部交流到丰州,这让陆为民颇感诧异,据他所知张静宜会到昆湖。但是实际上张静宜最后却没有到昆湖,而是去了宋州。这也有些出乎陆为民的预料,所以当黄文旭要走而胡敬东要来时。陆为民才恍然大悟。

  “嗯,下来了,省委宣传部那边已经收到了,光耀部长和我通了电话,市委这边还没有收到,估计最迟下午下班之前就会收到。”黄文旭电话里声音很轻快,但是也有一份遗憾,“本想能和你多共事多学习一段时间,没想到……”

  “好了,天下无不散的筵席,何况你到省里边,我们联系也不会少,丰州还要依仗你呢。”陆为民很快抛开了不良情绪,笑着道。

  “市长,您要这么说就见外了,我到宣传部,您有什么吩咐,只管说。”黄文旭也有些不舍,虽然去处很好,但是毕竟是到省里,一个陌生的环境,对于他来说同样也是一个考验。

  “知道了,晚上一起吃个饭?”陆为民道。

  “行,就我们俩?”黄文旭接口道。

  “嗯,再叫上两人吧,不在城里,嗯,去南潭吧。”陆为民想了想。

  黄文旭在电话里笑了起来,“怎么,打算去安慰一下章明泉和田卫东?至于么?连这点挫折也受不起?章明泉和田卫东可都是跟着你出来的,东边不亮西边亮的道理也不懂?市里边不支持也只是说财政有限,并没有说不允许县里自己想办法,章明泉和田卫东跟着您学了那么久,难道就没学着点儿怎么另辟蹊径这一手?”

  “呵呵,也不完全是,嗯,对了,老蔡,蔡云涛也去。”陆为民随口道。

  黄文旭在电话另一头怔了怔,行啊,这位老领导也够厉害,自己这边还没有走,他都已经在市委里边开始布子了,难怪吃饭都要去南潭,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

  南潭陆为民已经有很久没有来吃饭了,所以来这一趟,也是颇怀感触。

  丰南路路况如常委会讨论时所说的那样,路况的确维护得不错,但是往南武路走,路况就一下子变差了。

  蔡云涛没有开车,而是搭了陆为民的车,而陆为民让史德生绕过南潭县城径直往南武路上开,蔡云涛就知道陆为民这是要看看南武路现状。

  南武路仍然是二级路的底子,但是这个二级路和丰南路的二级路差别就有些大了,坑坑洼洼的柏油路面随处可见凹陷下去的部位,许多地方这些坑洼都没有补上,或者就是用黄泥掺和着碎石勉强填补,越是往南,路面状况越差,到后来以史德生的技术,别克的地盘都被蹭了两下,史德生不敢再往前开了,陆为民似乎也失去了兴趣,让史德生把车往回开了。

  市委常委会上的较量当然瞒不过蔡云涛,作为市委副秘书长,这些消息他还是能准确掌握的。

  “南武路的确路况太差了,不过这条路如果要改扩建为标准二级路面所需要的资金不小。”蔡云涛忍不住插了一句。

  “云涛,你也觉得南武路不该修?嗯,不该现在修?”陆为民随口问道。

  “只要还是筹资渠道问题。”这个问题蔡云涛也考虑过,“要看市里今明两年的规划,但是从南潭自身角度来说,这条路可能对他们今后的发展至关重要。”

  陆为民不置可否,这话也是等于没说,无外乎突出了南潭自身问题。

  到吃饭的喜乐居看到黄文旭的座驾时,蔡云涛才知道目的,这让他有些窃喜。

  黄文旭和陆为民之间关系大家都知道,而黄文旭即将赴任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也不是秘密,上周省委常委会就已经过会了,今天陆黄二人这样出现,无疑证明黄文旭要走了。

  不错蔡云涛所料,等到章明泉和田卫东到时,都纷纷恭贺黄文旭,黄文旭也很大方的接受了大家的祝贺,蔡云涛就估摸着应该是今天下午黄文旭的任免文件才出来了,起码在他离开市委时,都尚未正式获悉这个消息。

  陆为民能让自己参加这样一个较为私密的小聚,似乎预示着什么,这让蔡云涛居然有一种说不出兴奋,觉察到这种感觉,蔡云涛忍不住内心暗骂自己没出息,想当初自己甚至比陆为民更先一步担任双峰县委常委,现在两人的差距竟然如此之大,甚至要让产生出以参加陆为民私人聚会为荣的得意感。

  蔡云涛在这方面是比较洒脱看得开的,不像有的人喜欢钻牛角尖,所以对此也只是有些感触艳羡,且并无太多负面情绪,他一直主张人要向前看,不能老是左顾右盼,知足常乐,否则人就得被气给憋死。

  “市委的研究决定也是原则性的,并没有就丰武路项目作出硬性要求,只是就市里这个层面来说,无法主导参与,怎么,老章和卫东你们就泄气了?”黄文旭现在心态和说话的角度比起上午常委会时放得更开。

  “嘿嘿,黄部,要说没点儿失望,肯定是假话,但是要说泄气也不至于,活人还能叫尿憋死?市里不来气,我们就得眼巴巴看着?。”章明泉一边扭着酒瓶盖子,一边笑着道。

  “嗯,这还有点儿气势,市里意见也不是一成不变的,现在不支持,并不代表今后不支持,时移势易,谁能说得清楚?你们这前期准备工作没三五个月能干下来?”黄文旭的话让在座众人除了陆为民都是一愣,这什么意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