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六十七节 自有分说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六十七节 自有分说

  陆为民也斜睨了黄文旭一眼,这家伙文件刚到,怎么也开始变得狂言无忌起来了?这怎么有点儿下药不偿命的味道呢?

  看见章明泉和田卫东以及蔡云涛的目光都投射过来,黄文旭也不以为意,“别乱理解,我说了时移势易,一个大项目往往都以为着要天时地利人和各方面条件都齐备,明泉你和卫东在这里,想做事情,全县上下都很期盼这个项目,算是人和,而这个项目对于南潭下一步的产业发展具有很强的助推作用,也符合南潭日后交通发展定位,算是地利吧,唯独这天时有点儿不凑巧。但是市里的态度并非一成不变的,对丰武路项目的看法也有分歧,而且这也能随着时间推移而变化,如果你们南潭认定这个项目对你们全县产业发展无可替代,必须要上,那么当然不能被暂时的困难所吓到,准备工作做到前面有备无患,一旦天时又变,没准儿就是一个会议议程的事情罢了。”

  话说得如此明显,让章明泉和田卫东也都是又惊又喜,黄文旭是组织部长,哪怕他即将离任,也绝不可能在这种场合下打诳语,这分明是有所指,何况章明泉、田卫东以及蔡云涛也并非没听到过相关的传言。

  “文旭,别在那里误导大家。”陆为民夹了一筷子菜,瞪了黄文旭一眼,“市里态度是明确的,现在暂时不考虑南武路,至于说县里有想法可以理解,做前期准备工作也无可厚非,但是不要理解为市委内部意见有分歧就会出现变化,这不可能,起码短时间内部不可能。”

  章明泉笑了起来。“市长,黄部长没误导我们,我们也不会乱理解。是您太敏感了。”

  陆为民不愿意说这个话题,其他人当然不好深说。但是黄文旭牵扯起来的话题却在几个人心里发酵起来。

  章明泉是最敏感的,南武路被否,实际上就是张天豪、吴光宇和周培军几个人唱了反调,而曹刚和魏宜康也是顺带泼了冷水,陆为民、何学锋、黄文旭都支持。

  祁战歌虽然没有明确表态,不过章明泉却知道祁战歌其实是赞同这个项目上马的,但是张天豪反对,他作为市委副书记的立场就很关键。所以就只能保持缄默了,强勇也是一样,因为获得了陆为民的支持,强勇在政法系统的工作也顺手许多,所以他其实也是很想投桃报李支持的,但是张天豪反对,就让他也不得不保持了沉默。

  这一顿饭本来算是为黄文旭的小范围践行饭,结果却因为黄文旭的一席话,弄得很多人心里都像是撒了一些野草种子一般,诸般心思都在心底深处萌芽起来。

  张天豪要走不是什么新闻。从去年年底就有这种传言,但是那时候张天豪担任市(地)委书记时间也不长,才两年时间。陆为民也才来两年不到,所以大家也觉得这大概也就是说说而已,但是开年之后这种说法反而少了,这并不代表这种可能性就小了,大家都知道往往是吵得最厉害的时候反而不太可能,越是沉寂下来时,没准儿就真的狼来了。

  现在陆为民已经担任市长两年,而张天豪担任市委书记也是两年半,而且第一季度丰州经济数据全线上扬。让人赏心悦目。

  1—3月,全市工业增速高达32.8%、27.6%、44.9%。一季度全市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同比达到45.2%,全市gdp增速一季度更是高达41.7%。其中双庙和伏龙的经济增速分别高达219.5%和468.1%,虽然这是因为双庙和伏龙去年同期数据太过可怜的原因,但是直接翻几番的增速还是相当骇人听闻的,而且这个数据预计在第二季度还会有保持着差不多的增速,这才是让人最为兴奋的。

  丰州经济耀眼的数据也让省委省政府颇为关注,第一季度原本因为是春节期间,受各种因素影响较大,所以不太引人重视,但是丰州却在2月这个春节放假期间的月份里仍然保持了27.6%的增速,就不得不让人刮目相看了。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张天豪有望提拔重用的声音又有抬头,但是这一次却不是在丰州市里边,而是在省里边小范围流传。

  这一段时间黄文旭因为工作原因而跑省里时候比较多,难免就会遇到一些“消息灵通”人士和他谈起这个事情,黄文旭当然也只能听着,不过从各个渠道,尤其是一些比较可靠的渠道获得的消息是张天豪的确有望在近期获得提拔,但是这个近期是多久,提拔到什么位置,却是众说纷纭。

  按照黄文旭的估计,恐怕省委里边大概也只是有这么一个意向,还谈不到具体安排,所以黄文旭判断这个近期可能会是半年内,也就是说在十月份之前,所以黄文旭也才会在这种场合下说这种话。

  当然说这番话的目的除了因为是考虑到自己即将离开丰州,也是考虑到章明泉和田卫东受打击太大,本想好好做一番事业却被迎头一棍,而陆为民处于他那个角度还不太好说得太明,所以想给章明泉和田卫东打打气,当然,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张天豪在下半年如果真的如预测那样高升离开丰州,那么陆为民接任市委书记的可能性就非常大,基本上可以说是铁板钉钉。

  正因为如此,黄文旭才会给章明泉他们点亮,南武路或许上半年无法上马,但是下半年也一样有机会重新启动,而前期工作如果先行推开的话,那么正好可以赶上这个节拍,成了磨刀不误砍柴工。

  饭局终于散了,就这么几个人,蔡云涛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差距。

  几个人谈的都是实打实的工作,相较于自己在古庆在市委这期间的工作,蔡云涛发现自己原来的工作是那么清闲却又缺乏激情,而和章明泉、田卫东在一起,谈的都是南潭下一步的发展,南武路也好,竹木材专业交易市场也好,地板产业、楼体产业的结合度也好,木门产业的发展前景也好,每一个话题都有那么多值得探讨的内容,用地、用电、财税政策,劳动力培训,这些琐碎而具体的工作探讨也让蔡云涛意识到自己似乎真的有点儿掉队了。

  想当初章明泉也不过就是被投置闲散的洼崮区委副书记,现在十年过去了,那个洼崮区委副书记已经成长成为一县县委书记,正在殚精竭虑的为着一个一百三十万人口的大县发展谋划,而自己呢?

  自己这十年干了些什么?蔡云涛有些恍惚。

  ***************************************************************************************************************************

  汽车已经启动,但是陆为民和黄文旭的话题还在继续。

  “别以为你在省里多跑了两趟就觉得耳聪目明了,省里边那些家伙也一样有八卦的爱好,不比我们丰州这些人强多少,张天豪是要走,但日后会有什么变故谁能说得清?”陆为民不以为然。

  “市长,我要说您矫情呢,您肯定又接受不了。”黄文旭笑了起来,“我马上就到省委宣传部去报到了,省里边这些消息呢,你要说都是空穴来风,起码人家的穴也是在省里,没准儿哪个穴就会冒出点儿真货来呢。”

  “得了,别觉得自己要走了就可以信口妄言了。”陆为民心里也有些纷乱,他没想到黄文旭把情况了解得如此透彻,张天豪要担任财政厅长同时兼任省长助理?有这个可能么?不是说是要接任桂平市委书记么?

  “好好好,我妄言我妄言,不过市长,这一段时间可是关键时期,对你是,对张天豪也是,我估摸着您和他都得悠着点儿。”黄文旭笑了笑,“南武路这事儿我觉得你真没必要太上心,我觉得这未必是张天豪的真实意思,……”

  “哦?”陆为民微微一怔,“什么意思?”

  “您没见这段时间吴光宇和周培军这段时间蹦跶得起么?”黄文旭淡淡的道:“您是当局者迷,我是旁观者清,老吴这一年来被你给压得够呛,周培军对你更是一百个不自在,这好容易找到一个机会,还不得显示一下自己的存在,还是老曹和老魏聪明,只是很中规中矩的表明自己对这个项目的前景看法,不涉及其他,嘿嘿,这里边门道弯弯绕多着呢。”

  陆为民微微皱眉,思索了一下,“也罢,由他们去,我们家小苏和我说了一句话我觉得有道理,干自己的,任他们说,自有分说。”

  求月票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