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七十一节 任上最后一件事儿?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七十一节 任上最后一件事儿?

  “大小淮溪梯级电站开发项目目前已经进入关键的论证阶段,华润电力方面兴趣很大,但是有一个关键问题,就是认为这个梯级电站在投资和收益比上还是有些问题,虽然还没有明确的意见出来,但是一个比较明显的意思就是由于大淮山内交通基础设施投入太大,这使得梯级电站的基建投资成本成倍增加,这一点让他们很是纠结,……”梅琳代替冯可行把话抖落了出来。

  “基建成本?纠结?”陆为民皱起眉头,“以前怎么没听华润方面提起过?”

  “之前的接触还是比较粗浅的,现在进入深层次阶段了,人家是要把问题都提出来,大淮山区里边因为以前从未开发过,所以基本上道路都没有,也就是为这个工程的辅道建设成本都相当高,这也在情理之中。”梅琳解释道。

  “也就是说他们认为投资和收益比算下来不划算,要打退堂鼓?”陆为民有些迷惑不解。

  这个项目运作很久了,因为梅琳有水利部那边的关系,大小淮溪的开发最初是建设一个水库的名义进行初期勘察设计的,但是后来梅琳通过一些关系联系上了华润集团方面,邀请华润集团方面来考察,结果考察下来,觉得大小淮溪在大淮山中的水力资源相当丰富,完全可以通过梯级开发来建设,所以这才算是开始步入正轨。

  这个项目陆为民也就委托给了梅琳全权负责联系协调,这都协调了小半年时间了,各方面的勘查设计也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怎么都觉得进展相当顺利的时候了,却又冒出来这么个问题,难道说之前华润方面就没有这方面的评估?

  “也不是这个意思。华润集团家大业大,虽然投资规模可能会更大,但是对他们来说也不是问题。但是他们是考虑考虑这样算下来投资收益比有些不划算,所以他们……”梅琳略一停顿之后才有道:“他们有一个想法。也算是一个建议,问我们丰州市政府方面有没有考虑过沿着大小淮溪通过大淮山建设一条公路的想法,也就是建设丰处公路的想法?”

  “丰处公路?”陆为民脑子一时间没有转过弯来,但是想到大淮山走向以及山脉的另一端,马上就回过味来,“丰处公路?丰州到处州的公路?”

  “嗯,华润方面是这个意思,他们勘察评估过。认为这三级电站的建设涉及到相当大的土建工程,尤其是在工程辅道便道的建设上施工量很大,也就是说涉及到比较长的道路建设,他们邀请过一些专家评估,部分专家提出可以考虑把丰州到处州的公路建设结合起来,这样既可以把原有工程辅道和便道相当大一部分利用起来,同时也打通了丰州到处州的交通壁障,达到一举两得的效果。”梅琳详细介绍道。

  陆为民摸着下颌回过味来,敢情华润方面不是不愿意投资,而是希望把水电开发和道路建设结合起来。把开发大小淮溪的基建投资实现利益最大化,这也算是一件好事,淮山东南与浙省处州相邻。鸡犬之声相闻,但是却是老死不相往来,主要就是大淮山阻断,而处州也是浙省经济最落后地区,和之前的丰州在昌江的地位相仿,虽然从淮山县穿越大淮山脉可以直抵处州甚至通达浙南的温州,但是这条路却从未被考虑过。

  “梅琳,从淮山到处州要过绥昌,起码在一百二十公里以上。即便是按照二级公路建设,按照这个山区地质条件。造价起码也在十亿元以上,华润考虑过这个投资回报率没有?”陆为民皱起眉头。他总觉得这里边有些不靠谱。

  华润是国有大型企业,专业人士如过江之鲫,岂会看不出这里边的问题来?

  投资梯级电站不是问题,建设工程便道的确投资很大,如果电站建设完毕这些便道利用率不高,而且还需要保留一些道路,所以也说得过去,但是华润方面却有些异想天开的要把这条路向东延伸到绥昌甚至处州,这就有些夸张了,难道说华润不考虑投资回报率?

  当然从长远来说,这条道路肯定很有价值意义,毕竟昌江南下东出的通道并不顺畅,除了一条柯丰公路可以东出柯州外,也就只有黎阳那边东出余杭了,但是从目前来说,丰州和处州的经济都并不发达,要建设这样一条道路,而且是二级公路,其投资回报率显然不足以让人动心,现在各地都在掀起道路建设*,像华润这样的国有大型企业如果有意要进入道路建设运营领域,即便是现在各地有各种限制,但是也能够很轻松的找到投资渠道的,怎么可能会选择丰州到处州这样的路段?

  这显然说不过去,就算是有大小淮溪梯级电站这个项目牵扯其中,依然不具有说服力。

  见陆为民一脸无法置信的表情,梅琳也知道这事儿是瞒不过陆为民这种老江湖的,陆为民是搞经济出身的,虽然水电建设运营不是他的专长,但是他在宋州也接触过电力投资,对于道路建设运营更是内行,所谓在心里盘算一阵就能算得出这个项目的大概投资回报率,要想在面前蒙过去不容易。

  梅琳轻轻清了清嗓子,咳了两声,走了两步,而冯可行他们几人似乎有意放慢脚步,拉开距离,陆为民看这模样就知道有隐情,双手环抱在腰腹间,“又有什么勾当,说吧。”

  “别用那么难听的词儿好不好?起码对咱们丰州是大好事不是?”梅琳没好气翻了一下白眼,“没你想象那么阴暗复杂,一说你就明白,一位老领导,原籍是绥昌的,现在身体不太好了,是华润一位主要领导的老上司,希望为家乡的乡亲们做一些实事,绥昌县里领导也找到了那位老领导,处州经济和交通状况你也知道,和咱们丰州相似,经济落后,交通闭塞,正好华润电力要上马咱们大小淮溪项目,而大小淮溪所在大淮山正好处于绥昌和咱们淮山之间,所以么,就有了这么一出,那位老领导听说了洛丰高速正在建设,如果丰州到处州道路能够建设起来,那么日后对于丰州经处州到温州就算是打通了,他也算是为家乡做了一件实事,对家乡父老乡亲和父母官也算是有一个交代。,……”

  事实上当梅琳一提到一位领导时,陆为民就猜出了结果,而后梅琳的介绍也符合他的猜测。

  的确是如此,这种情况也很常见,老领导希望为自己落后贫困的老家做些实事,招商引资上项目不好评判,万一企业亏了垮了倒成了给家乡添负担,唯独修桥铺路是最实在的,既能让家乡父老乡亲记住自己的好,也能让地方父母官高兴,正好又遇上大小淮溪的开发,可以说是恰逢其会,所以么也就有了这么一场事儿。

  但正如梅琳所说,这对丰州来说是好事,而且是大好事儿,柯丰公路已经打通了昌江东出浙西的要道,而丰处公路又再度打破大淮山的壁障,使得昌江再添一条东南出浙西南的通道,无疑也提升了丰州作为昌东南地区交通咽喉的地位。

  “需要我们做什么?”陆为民略加思索之后径直问道。

  梅琳有些讶异的看了陆为民一眼,这一位反应实在太快了,自己只把情况介绍完,还没有来得及说其他,这家伙立马就知道还有后续话题。

  “嗯,我们的工作量和工作难度还不小,丰州到处州按照二级公路规划建设对开发大淮山区意义重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觉得甚至比大小淮溪梯级电站开发更具价值和意义,但是华润电力是有电力为主业,所以如果要兼顾道路建设必须要有符合情理的理由,这一点上华润方面希望地方上要做工作,比如丰州和处州都分别是昌江和浙省的贫困地区,在这一点上如果能够通过省一级政府向国家扶贫办和相关部委进行协调,这样也有有助于华润作为国有大型企业扶持地方经济发展这一战略的实施。”

  梅琳的话让陆为民笑了起来,“梅琳,你考虑得很周到嘛,看样子你是早就和华润方面接触过了?那处州那边也会按照这个流程走?”

  “嗯,华润方面已经和处州方面接洽过,处州方面态度非常积极,他们表示会尽全力支持这条道路建设,包括配套资金和地方上在土地上都会以最优惠的条件支持,现在就看我们这边了。”梅琳看着陆为民,“这需要和省里相关部门协调,恐怕还需要和省里主要领导汇报。”

  “责无旁贷。”陆为民没有含糊,“这种好事千载难逢,我先和天豪书记商量,然后去省里向方书记汇报,力争早日敲定。”

  梅琳若有深意的点点头,“陆市长,这事儿得抓紧,我怕你接下来太忙顾不过来啊。”

  陆为民陡然转头,看着梅琳,“瞎说什么?”

  梅琳笑笑,“陆市长,你觉得我是瞎说的人么?没准儿这是你在市长任上干的最后一件大事儿呢。”

  继续求几张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