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七十二节 “培养对象”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七十二节 “培养对象”

  从淮山回来,陆为民就有些心神不宁。

  梅琳的话给他带来了一些困惑,虽然他竭力想要摆脱这种影响,但是却发现无法做到。

  身在此中人,就难免要受这些因素影响,陆为民不认为自己可以做到超脱一切,自己从本质上来说,还是一个俗人。

  面临仕途上的转折,谁能说自己做到心如止水?起码自己是做不到的。

  张天豪要走的消息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能从梅琳嘴里传出来,那就更不简单了。

  这女人虽然是民主党派人士,但是却是神通广大,像淮溪梯级开发,陆为民原来也通过一些关系联系了国电,国电集团在古庆峡门口电站项目上和丰州市方面是有交道的,但是国电最后经过考察却没有看上淮溪梯级开发,而梅琳却能在这种情况下把华润电力拉了进来,甭管人家走什么门道,这却是实实在在给丰州带来了投资和机遇,就凭这一点,你就得服气。

  这女人的能耐也还不仅仅表现在正经事儿上边,八卦消息的灵通程度一样让人侧目。

  魏行侠要离开宋州的消息陆为民也是首先从梅琳那里得知的,这让陆为民一度有些苦恼在贺锦舟离开了省委组织部之后,自己的消息一下子就变得闭塞起来了,这样大的事情,居然一无所知,当然也和自己没有太多心思去关心外埠人事调整有关系,而后又是梅琳的消息称魏行侠到宜山担任市委书记的事情可能要黄,果不其然,魏行侠的书记梦断,去了水利厅,梅琳消息灵通的本事再度得到映证。

  现在梅琳居然又说这项工作也许是自己在市长任上的最后一项事情。这很明显是在暗示张天豪很可能马上就要走任,自己就要接任市委书记了。

  省财政厅长姚崇元虽然才担任厅长不到两年,但是据说心脏一直不太好。他五年前就住过心脏搭桥手术,春节后又因为感冒住了一个月院。才出院不久,有消息说他已经给省委领导写了申请,希望到人大或者政协去工作,这个消息并未得到证实,但毫无疑问姚崇元身体的确欠佳,而张天豪可能就要接任省财政厅长了。

  一个财政厅长恐怕对心高气傲的张天豪兴趣不大,如果加上一个省长助理的头衔对张天豪来说那当然又不一样了,以省长助理头衔兼任省财政厅长。也就意味着如无意外,一年之后极有可能就能出任副省长,这个诱惑力不可谓不大。

  不过这也只是一种说法,传言昆湖市委书记茅道庵也有要走人的迹象,张天豪是否会到昆湖担任市委书记也是一个未知数,以昆湖去年的经济增速表现和今年第一季度的强劲势头,今年昆湖重回全省第二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这也让这种说法也一度甚嚣尘上。

  回到办公室好一阵后,陆为民都还有些恍惚,甚至忘了自己要和张天豪商量梅琳和自己说的这项工作。自我解嘲的笑了笑,还是沉不住气啊,就一个似是而非的消息。也能把自己搅得心烦意乱,神思不属,这还怎么干大事儿?

  他很想打电话找人说一说,问一问,但是却又不知道该和谁打电话,贺锦舟?贺锦舟现在已经是昌西州委书记了,忙得不可开交,只怕他也未必了解了;安德健?其他事情也许没问题,像这种事情。安德健又能知道多少?恐怕也都还是一些也许大概可能的消息。

  杜崇山?陆为民有些犹豫,杜崇山年后参加了那个研讨班。夏力行在那个研讨班结束之后也给自己打了一个电话说了说,说他和杜崇山以及高晋都交流过。谈得很不错,但是却没有再说其他,这个很不错究竟是个什么意思,陆为民也没有弄明白,但这个问题也不好再深问,陆为民不想让夏力行太小看自己。

  一句话,组织部这边现在还是有些生分了,没有一个能说得上话的朋友熟人,这种情况下就显得有些吃亏了。

  电话响了起来,陆为民看了看,是萧劲风的,这个时间给自己打电话,有些少见。

  “劲风,什么事儿?”

  “为民,在哪儿?”

  “还能在哪儿,办公室,刚回来。”陆为民随口道。

  “嗯,还记得沪上吕嘉薇么?”萧劲风沉吟了一下,才道。

  “吕嘉薇?嗯,有印象,怎么了?”陆为民心中一凛。

  “她昨天在一个酒会上遇到了我,说她可能最近几天要到昌江这边来,也问起你的情况。”萧劲风沉声道:“我感觉她对你很感兴趣。”

  “哦?我就那么招女人喜欢?”陆为民故作轻松,心里却有些发憷。

  “你别乱理解,我感觉她对你的兴趣不是男女之情,而是另外一种兴趣,你懂的,当然你要想和对方发展成为更亲密的关系,我估计对方也不会拒绝,甚至会欣然接受,但你觉得你搞得定这个女人么?”萧劲风在电话另一头哂笑了一声。

  “搞不搞得定,试试不就知道了?”陆为民一边随口调侃,一边也在思考着各种可能。

  “你要这么想,那就简单了。”电话另一头的萧劲风悠然道:“我还挺担心这是我替你招来的麻烦呢,那我就放心了。”

  “真的是麻烦恐怕就不是你能替我招得来的,该来的它就始终会来。”陆为民回应道:“说说吧,是个什么情况。”

  “我记得我和你说过,这女人很不简单,在沪上这边玩得风生水起,黑白两道都通神,别看手底下就是一个模特经纪公司,但是谁都知道她后边还有不少隐藏的东西,什么活儿都敢做都敢揽,嗯,怎么说呢,这女人有时候就想一个掮客,你猜不透她是在为自己还是在为别人,谜一样,加上她手腕通天,都不敢轻易得罪她。”萧劲风忍不住道:“我也一样。”

  “所以你觉得无法拒绝她?就替我招来了麻烦?”陆为民轻笑。

  “嗯,有点儿这个意思,她昨天和我聊了一会儿,说要到昌江这边来,我问她想做什么,她说要看,但是她对昌江很看好,”萧劲风在电话里顿了一顿,“我感觉得出来,她不是开玩笑,可能是真的要到昌江来。”

  “昌江这么大,她也不一定要来找我吧?既然她能通天通神,昌州龙蛇混杂,她要去落足也该在昌州才对,轮不到我们丰州这个旮旯。”陆为民掂量着道。

  “钱帛动人心,哪里钱不一样?只要有机会,赚哪里钱不一样?”萧劲风不以为然,“你自己掂量着吧。”

  “我知道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总不能因为这女人一句话就吓得六神无主不知所措吧?”陆为民笑了起来。

  搁下电话之后陆为民却真的笑不起来了。

  吕嘉薇这个女人不简单,她那个模特公司很大程度是一个幌子,或者说只是她公关的利器,沪上如鱼得水,她敢来昌州肯定也是早就有了铺垫或者说有下家了,这从当初她和自己对话里陆为民就能听出一二来,这女人也不完全是大言炎炎,自己还难以入她法眼,当然也不排除她是把自己盯上了,觉得自己是个“培养对象”。

  如果真把自己当成了“培养对象”,那还真有些麻烦了,但陆为民也有些好奇,如果真的把自己视为“培养对象”,这女人大概也要打算好好“培养”自己,可这女人打算那些什么“营养品”来培养自己呢?总不成贡献她几个公司的鲜货绿茶婊外围女,她不至于这般幼稚天真才对。

  ****************************************************************************************************************************

  “薇姐,你要去昌江那边多久?”女孩一张漂亮精致的脸庞无论放在哪里都能让人赏心悦目,虽然只是一件简单的白体恤,但是简单最见真意,起码是34d的胸脯在t恤下波涛汹涌,而合体的运动短裤下挺翘的臀部让人一看之下就忍不住想去拍一下,这种冲动连吕嘉薇这个女人都有。

  “说不清楚,沪上昌江两边跑吧。”吕嘉薇接过女孩递过来的爱马仕坤包,“小庞来没有?”

  “来了,一大早就来了,他怎么过去?”女孩随口问道。

  “他先开车去昌州,到时候让他到昌州龙台机场接我。”吕嘉薇看看时间,“你给他打电话,让他先走吧,到昌州得好几个小时呢。”

  “嗯。”女孩打了一个电话,然后才又道:“薇姐,咱们在沪上不是挺好,怎么会去昌江这乡下地方?您现在在沪上要什么有什么,昌州有什么?我真搞不懂,大家也都搞不明白。”

  第一更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