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七十七节 二号大秘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七十七节 二号大秘

  吕文秀看了看表,还差十分钟到约定时间,对方还没有到。

  他已经有些时间没有和对方联系了,倒不是自己矫情拿捏,而是的确跟随在老板身边事情太多。

  老板是一个不太讲究的人,很多时候你都拿捏不准他对某件事情的看法,有些事情看起来相当重要,但是他却很洒脱的丢给副手或者府办主任去办甚至自己去办,而有些工作看似很简单他却要亲自过问,就算是交给你办,他也会随时盯着进度,正是这种不太好掌握的节奏让吕文秀什么时候都不敢轻忽。

  他知道自己担任陆为民秘书这个机会来之不易,所以当田卫东来担任府办主任时他一度也十分高兴,但是田卫东只在府办主任位置上呆了一年就离开了,虽然是高升南潭县长,但是对于吕文秀来说,这还是一个损失,这意味着自己又将孤独的在陆为民身边战斗,而没有一个能帮自己的,如果有田卫东在自己身边随时提醒和帮助自己,他相信自己可以更好的胜任这个工作。

  当然这并不是说老板对自己的工作不满意,但是吕文秀希望能做得更好。

  “哟,老同学,这么早就过来了?”一个宏亮的声音响起,吕文秀抬头一看,一个健硕的身影和另外一个娇俏玲珑的身影出现在茶艺坊门口,吕文秀笑着站起身来,挥了挥手,“岳剑,这里。”

  这家伙的确是一个当警察的料,魁伟的身材再加上方面阔嘴,很有点警察气势,当然也还是有些能耐,再加上有他姨夫的照拂,难怪这么快就爬到了双庙分局副局长的位置上。

  “艺伟。这位就是我的大学同学,吕文秀,现在可是市长大秘。等闲人不得一见啊。”魁伟男子笑嘻嘻的狠狠拍了吕文秀肩膀一下,然后才替自己身旁的女子介绍。

  吕文秀知道对方是离过婚的。前妻好像是丰城信用社的一个职工,据说当时也是丰城信用社的一枝花,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两人却离了婚,没想到这么快这家伙就另有新欢了。

  不过他对别人的私生活却没有多少兴趣。

  岳剑在大学里和他私人关系还算不错,因为都是来自淮山,所以一直都有联系,当然这家伙毕业后因为有他姨夫的关系直接就留在了丰州地区政法委,后来很快就调到了地区公安处。一直在刑侦支队干,一直干到支队下边二大队大队长,去年撤地建市这家伙获得机会到了双庙担任双庙分局副局长,终于算是走上了一级领导岗位了。

  “你是文秀哥?”有些迟疑的声音让吕文秀一下子愣住了,目光也落在了面前这个和岳剑手挽手的女孩子身上,吕文秀有些恍惚,这个面孔竟然是如此熟悉而陌生,让他一时间有些失神,“艺伟?”

  魁伟汉子也有些惊讶,他以为自己这个刚经人介绍认识不久的女朋友是遇上了老情人。但是看对方的表情却又不像,干公安这一行的,察言观色的能力非同一般。同时自控能力也很强,好歹他也是在刑侦战线上干过十来年的角儿了,所以也只是含笑站在一旁。

  “真是你文秀哥?”女孩子从迟疑变成了惊喜,“你从淮山调到市里了?”

  吕文秀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嗯,回来一年多了,有几年没见你了,没想到小姑娘一下子就长这么漂亮了。”

  “岳剑说你现在是给市长当秘书,给哪个市长当秘书?”女孩子显然对吕文秀有些好奇。“吕市长还是潘市长,还是何市长?真是看不出啊。三日不见当刮目相看啊。”

  丰州市五个副市长里边现在就有两个女性市长,吕文秀显然不可能是给梅琳和上官深雪当秘书。就只能是给吕腾、潘晓方或者何学锋当秘书了,对方显然没有考虑陆为民。

  吕文秀更尴尬,这小女孩七八年前还在读高中的时候就格外活泼灵性,嘴巴更是锋利无比,现在似乎有过之而无不及。

  岳剑看吕文秀有些局促的模样,也觉得有趣,照说这一位给陆为民当了一年多秘书了,什么场面没见过,没想到居然被自己这个新认识的女朋友给问得狼狈不堪,也不知道两人是什么关系,但是看得出来不是自己最初想象的那种初恋情人一类的,他笑着道:“艺伟,你不知道吧?你文秀哥现在是陆市长秘书,二号大秘。”

  “啊,文秀哥,你是在给陆市长当秘书?”女孩眼中闪过惊喜之色,连连啧嘴不已,“那太好了,文秀哥终于有了一飞冲天的时候,我早就知道你绝对不会在淮山那旮旯里地方呆一辈子的。”

  吕文秀无语,看见旁边岳剑好奇的表情,只能摊摊手,“艺伟我十年前就认识了,不过那时候她还是个小姑娘。”

  看见岳剑仍然含笑不语的表情,吕文秀顿了一下,才又道:“她姐我以前的女朋友,不过早就分手了很多年了。”

  “呵呵,原来如此。”岳剑有些遗憾的摇摇头,“真是没想到啊,我和艺伟也刚认识没几天,正巧她要到菲舍尔去逛一逛,我说我到红坎茶艺馆来和同学喝茶,她就跟着一道来了。”

  红坎茶艺馆和菲舍尔精品城都在北方大厦。

  北方大厦是北方机械厂97年建设的一幢十二层大厦,在当时算得上是丰州城里屈指可数的几座地标性建筑物了,大厦建成后,一楼成为百货商场,二楼成为家电城,三楼则是菲舍尔精品城,所谓精品城,其实也就是一些所谓的二线奢侈品牌诸如寇驰、登喜路、雅诗兰黛、金利来这一类能够在这里买到,算得上是丰州城的最顶级所在了。

  红坎茶艺馆位于四楼,正好面对东沣河,和旁边的德罗咖啡比邻而居,算是丰州城里比较知名的茶艺馆,茶艺馆和茶楼有些区别,茶楼更多的是为一些喜欢玩牌的客人提供场所,而茶艺馆则更多的是为一些喜欢品茶享受某种氛围的客人所青睐。

  北方大厦五楼以上就是北方国际饭店的客房,北方国际饭店作为本土三星级酒店,除了是北方机械厂和长风机器厂两大厂的接待酒店外,也经常承接丰州市委市政府的一些接待,比如像每年一度的人代会政协会,以及一些在丰州召开的全省性会议。

  “艺伟,你现在在哪里工作?”吕文秀示意二人入座,含笑问道,“现在还好吧?”

  “我现在在伏龙区政府工作,去年才从大垣调回来。”胡艺伟性格外向爽朗,没有半点忸怩拘谨,笑容更是阳光灿烂,“我大学毕业后就分到了大垣,在县农业局工作,去年撤地建市,双庙伏龙建区,各部门各单位也在抽调人,我有幸赶上了,就过来了。”

  “呵呵,伏龙区初建,条件只怕比大垣还差不少吧,你回来住哪里?能不能适应?”吕文秀关心的问道。

  “区里边没有住宿楼,听说下半年要修单身宿舍楼,我现在住我姐的房子。”胡艺伟说到自己姐姐时,目光也是一闪,很注意对方的表情变化。

  “哦?和你姐住一块儿?”吕文秀心中微微一颤,不过给陆为民当秘书这一年多,各种事情经历了多了,已经让他养成了波澜不惊的心态,哪怕是无法在心态上做不到泰山压顶不变色,起码要在表情上做到,这是陆为民给他的教诲。

  “我姐调到省里工作,你该知道吧?”胡艺伟小心翼翼的道,虽然对方的表情很平静,但是直觉告诉她,对方还是很在意关心自己姐姐的境况。

  “我还真不知道。”吕文秀苦笑道:“我只知道她原来在市工行工作,后来好像调走了。”

  昔日的种种如秋风中飞舞的落叶从吕文秀脑海中飞逝而过,勾起他无数凄美如梦幻般的回忆,但是逝去的就不会再回来,无论是给你留下再深刻的印象。

  “她2000年就调到省里去了。”胡艺伟看了一眼旁边的岳剑,“你们再没有联系?”

  “嗯,没怎么联系了。”吕文秀摇摇头,“昌州是省城,我也没什么机会去。”

  “哼,你给陆市长当秘书,居然说没什么机会去省城,纯粹就是托词。”胡艺伟撇撇嘴,“前段时间我姐和我说,她可能要重新下去。”

  “是么?那大概是要锻炼提拔吧?”吕文秀温和的笑了笑,“对了,岳剑不是说你要去逛菲舍尔么?那赶紧去吧。”

  知道两个男人肯定有他们的话题,胡艺伟虽然有些不舍,但是也很识趣,点点头,“那好,我先去逛逛,待会儿我再过来。”

  看见胡艺伟消失的纤巧身影,吕文秀目光里又是一阵迷惘,岳剑也是摇头,“老同学,你对艺伟她姐好像还余情未了?可好像艺伟她姐早就结婚多年了吧?”

  “没那回事儿。我和她姐之间是早就过去了的事情了。”吕文秀断然摇头。

  “嗯,你现在的身份,天涯何处无芳草?任取任予吧?”岳剑知道吕文秀到现在还没有结婚,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胡艺伟姐姐的原因。

  “呵呵,感情这东西,这么简单?不说这事儿了,咱们说正事儿。”吕文秀抬起目光,“你怕是知道我找你什么事儿吧?”

  岳剑迟疑了一下,“不确定,有点儿感觉,但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