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七十九节 夹击,心知肚明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七十九节 夹击,心知肚明

  当岳剑把情况向自己姨夫事无巨细的和盘托出之后,周培军并没有像他所想的那样露出沉思或者惊讶的表情,而只是微微点点头,似乎对自己所说的这一切早已经有所了解一般,这让岳剑也很惊讶。

  周培军没有理睬岳剑的惊讶表情,而是自顾自的站直身体,踱步到了窗畔,目视窗外。

  四月的丰州正式草长莺飞的好时节,东西沣河和丰江在这里次第交汇,让处于冲积平原上的丰州城区气候也格外宜人,清爽的和风徐徐,沿着两河一江冉冉拂来,汇聚在江河交汇处,也让这里夏日更凉,冬日更暖。

  楼下的一片青绿映入眼帘总是让人赏心悦目,偶尔传来的鸟鸣,究竟是黄鹂鸟还是布谷,周培军也分不清楚。

  其实在得知省委组织部考察自己出了状况之后,那股子怒火也就只是一阵儿就过了,怒气头上,他对陆为民也是恨得咬牙切齿,再怎么有恩怨情仇,那也不能在这种事情上做文章啊,这是要结下生死大仇啊,但当怒气一过,他也就慢慢回过味来了。

  不可能是陆为民做的。

  哪怕是陆为民暗示或者说下边人不懂事儿都不可能。

  这种骨节眼儿上,怎么可能?

  你当章明泉、冯西辉、齐元俊、田卫东这些人是没脑子么?没脑子能坐到书记县长位置上?

  陆为民几乎就是他们的举主,这种堪称犯大忌天条的事儿没有陆为民点头,他们敢?

  而且就算是陆为民对自己一百个不满意,他也不会这么做,假如张天豪真的要走,他要接任市委书记。那么就更不可能在这种时候授人以柄,而且周培军了解过那些检举自己的一些东西,大部分都是似是而非道听途说的东西。能落实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什么公车私用啊。任人唯亲啊,可以说能拿得上台面的一件都没有,靠这个要把自己给打下来,基本上不可能。

  陆为民要做事儿就不可能用这样拙劣的手法。

  打不下自己,那也就意味着自己还是要担任市人大党组书记、副主任,而市委书记按照惯例要兼任市人大主任,他如果要当市委书记兼人大主任,难道真的打算要和自己针尖对麦芒干到底?他就不考虑一个不安稳的人大会给他主政一方带来多少麻烦?

  周培军不相信陆为民想不到这一点。同样他也不相信陆为民会小不忍乱大谋,年轻气盛罔顾大局这个词儿用不到一个三十五岁就可能接任市委书记的政治人物身上,起码用不到陆为民身上。

  不是陆为民干的,那也就是有人要狙击陆为民了。

  陆为民在市里边盟友很多,但是敌人也一样不少。

  曹刚和魏宜康都是和陆为民有心结的人,而且这种心结只怕也很难解开。

  吴光宇似乎这一段时间似乎立场态度也有些飘忽不定,你要说真是全为了工作吧,周培军又觉得对方不像是这种公而忘私的角色,这个家伙有时候会让人自动忽略,有时候又会让人觉得不可小觑。很奇怪的一种感觉。

  狙击陆为民的理由只能是利益。

  也就是说陆为民上位市委书记成功会给他们带来负面影响和实质利益损害,只有这种理由才能说得过去,才能让他们冒如此之大风险行此险举。

  陆为民如果担任市委书记。毫无疑问曹刚和魏宜康都会受到影响。

  受到最大影响的自然是作为市委秘书长魏宜康,没有哪个市委书记会用一个不顺手不对路的秘书长,易人是必然的,弄得好魏宜康也许能在宣传部长或者统战部长位置上坐一坐,弄不好以推进干部年轻化为由推你到人大政协这边来也正常。

  曹刚也一样不会好过,宣传部长这张冷板凳坐到老那也是开恩了,可曹刚年龄不算大,他愿意一直在这个位置上坐到老,就算是陆为民市委书记只干三年。三年一过他曹刚的年龄不在,又还有什么机会?

  吴光宇?周培军沉吟着。如果是吴光宇,他意图何在?嫁祸于人。搅浑水,还是别有所图?

  对吴光宇,周培军还真不好判断,这么干,吴光宇能有什么收益?

  用这种方式来败坏陆为民在省里的印象,阻遏陆为民上位,这倒是有可能,毕竟陆为民资历不算深,年龄上也是劣势,如果再给省里一个年轻气盛意气用事的印象,还真不好说省里会不会有其他安排。

  但阻止了陆为民上位,吴光宇能得到什么?

  换个市委书记来,陆为民继续干他的市长,他吴光宇能得到什么?

  扩大了他自己的影响力,还是其他?

  他就没想过如果陆为民担任市委书记,祁战歌就有可能接任市长,而他也可能接任祁战歌的分管党群副书记么?

  无论是谁在其中起主导作用,这都不是一个人能做到的,这里边还有一些下边的爪爪牙牙在里边使劲儿,否则这个事情不会一下子就演变成这样。

  周培军最为寒心的是这一点,检举信中有不少内情只能是从纪委内部出来的,像公车私用以及自己喜欢打牌甚至最爱在什么地方和什么人打牌这些内情,外人是根本不可能知晓,但是对方却把情况提供得相当详尽,毫无疑问这只能是纪委内部人员,而且应该是对自己相当熟悉且下了很大功夫来收集自己这些情况的角色。

  这不能不让他感到心惊胆战,万一对方还掌握有其他更具爆炸性的东西呢?他不敢再深想下去了,也许自己早一些到人大这边还真是明智之举,起码自己对很多人不再具备威胁性,不至于被别人视为挡路者和眼中钉了。

  这一连串问题都困扰着周培军,但有一点却是明确的,那就是这桩事儿和陆为民无关,而且准确的说陆为民才是最大的受害者,也是对方狙击的目标,而自己不过是被利用一把的附带受害者。

  周培军慢慢把思绪理顺,虽然之前他也有了这种怀疑,但是却还有些混沌,但陆为民的秘书通过岳剑来传递信息,无论是否是得到陆为民授意,那都不重要。

  “小剑,你给你那个同学打个电话,说你已经把情况告诉我了。”良久,周培军目光才从窗外收回,转过头来,缓缓道。

  ****************************************************************************************************************************

  吕文秀的“鲁莽”之举让陆为民很有些哭笑不得,虽然并不认同对方的这个举动,但是他还是对吕文秀能够在事后主动告诉自己以及他的这个举动表示了适度的理解,当然批评也是免不了的,至于这种批评怎么理解,要看他自己了。

  他现在真没太多心思放在这上边,并不是说对这事儿不重视,而是重视的方向不在市里边。

  和祁战歌、胡敬东那边的沟通很顺利,事实上这也不算是什么沟通,就是一个简单的交流,谈了谈,大家心知肚明,有些事情稍微琢磨一下,也能琢磨出个大概,所以这不算事儿,关键是省里边的看法。

  这种事情你很难去多解释,所以这就是个问题,需要什么渠道通过什么方式来达到目的,这才是陆为民需要考虑的。

  让省里相关领导知晓实情很重要,但只要市里边这边不继续发酵,影响也就不会继续扩大,所以吕文秀的行为也算是一个补丁。

  杜崇山那里问题不大,陆为民有渠道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关键是省委组织部那里。

  对左云鹏陆为民的确不太熟悉,也没有太多交道,而姚放那里要说“熟”当然“熟”,问题是这种“熟悉”却有些别样味道,会起到一个什么样的作用,陆为民心中没底。

  送走了华润电力一行人,陆为民总算是舒了一口气。

  丰处公路和华润电力关于大小淮溪梯级电站项目捆绑的想法已经报到了省委省政府那边,这引起了省里的高度重视。

  对于昌江这个中部内陆省份来说,能够吸引到华润电力这样的国有大型企业进入投资无疑是一大成功,尤其是华润电力甚至还主动提出了要把丰处公路纳入大小淮溪梯级电站项目一并建设这样的好事情。

  连外资和民资都可以进入昌江的公路建设运营领域,更何况像华润这样的国企,所以这根本不是问题,至于说需要丰州市和淮山县乃至昌江省的各方面政策扶持支持,那也一样没有任何问题,只要华润愿意投资,一切唯华润的意见马首是瞻。

  方国纲表现出来的热情让陆为民都觉得有些吃惊,以至于私下里他和张天豪都在探讨省里边如果过于热情,恐怕会使得丰州市日后和华润在相关条件的谈判上处于不利地位,当然他们并不清楚方国纲此时所承受的巨大压力。

  第四更,求月票支持。

  顺带推荐一本历史类小说《锦衣当权》,长风的,3210598.(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