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九十节 疑问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九十节 疑问

  “我要提醒你,卢莹小姐,哦,错了那是十多年前的称谓,现在叫你卢莹大妈有点过了,只能勉强称你为卢莹女士了,你和骆康当然不是同学,仅仅是校友。”陆为民很正式的纠正对方,“据我所知,在大学里,仅仅是骆康知道你这个人,而你绝对不会知道骆康,因为当时的骆康太普通了,太平凡了,连我这样绝才惊艳的人物你都不屑一顾,怎么可能勾搭上骆康这样老实巴交三棍子打不出一个闷屁来的角色?”

  陆为民有些夸张而又诙谐的做派彻底颠覆了他旁边的吕腾、冯可行以及吕文秀这些人对他的观感,让他们瞠目结舌无法置信。

  他们虽然知道陆为民可能在和他的同学们在一起时会有不一样的表现,说实话,他们也很期待陆为民的表现以及他那些同学对他的看法,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一面开始陆为民就开始展现出一个“全新的、不同于以往任何时候”的陆为民。

  这语言依然犀利,这风格依然锋利,这态度依然爽利,“三利”的这一番表现用在一个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绝对称得上是风情万种的美女身上都有些过了,一个“大妈”的称谓估计能让任何女人爆发。

  果然,美女咬牙切齿的瞪视着陆为民:“陆为民,你想作死?”

  “卢莹,在庐州,我可能会怕,这是在杭城,我这边是四五个人,你一个孤身弱女子,敢和我斗?小心啊。”陆为民一脸坏笑。

  “哼,我和你之间的事情,只有我们两个人能了断,骆康都不能介入。何况你这些同事,你们说是不是?”卢莹嫣然一笑,美目如波。望着吕腾几个人笑道。

  “那是,那是。……”

  “绝对支持卢莹小姐,我们临阵倒戈可不可以?”

  “我们就作一个冷静的旁观者,坐看花开花落,……”

  吕腾和冯可行的回答也堪称精彩,都是官场上混的老油子,对付这些场面还不是小菜一碟,吕腾更是眉花眼笑,满脸猥琐的笑容。一副要推人下坑的表情,冯可行则是多了几分亢奋表情,看样子就是坐观市委常委投票定人事也没这么大兴趣。

  “骑士和美女的决斗,我们深表遗憾,但是本着少一事不如多一事的原则,我一直主张一切问题都可以用酒来解决,酒是人类进步的动力,历史发展的源泉,所以我只能由衷的为你们加油助威了,当然白酒红酒啤酒。无限量供应,欢迎大家来浙省!”

  一阵欢闹之后,陆为民也为骆康和卢莹介绍了自己这边几个人的身份。这才入席。

  陆为民坐了上位,骆康和卢莹分列他两边,虽然是私人小聚,但是多了吕腾、冯可行一行人,虽然是私人性质更浓,但还是多添了几分其他味道。

  骆康是知道陆为民这一趟来浙省的目的的,而卢莹大概也从骆康那里了解到了陆为民他们一行的意图,所以在商言商,在仕言仕。免不了就是牵扯到这些话题。

  “你们昌江这几年高速公路建设力度很大,既然是打通你们昌浙两省的咽喉要道。为什么不考虑一次到位,直接建设高速公路呢?”卢莹很优雅的剥落虾壳。纤指如雪,拈着雪白的虾肉在蘸碟里蘸了蘸,然后放入嘴里,咀嚼着。

  “不那么简单,大淮山区道路建设成本本来就偏高,华润方面的决心有多大还真不好说,我也希望如果直接建高速公路更好,但是资金问题怎么解决?大小淮溪梯级电站才是华润的核心,丰处公路只是顺带,当然如果浙省这边兴趣够大,浙省省委省政府决心够大,直接上高速公路也非不可能。”陆为民摇摇头,“要等到面见董省长之后汇报了情况,看看董省长的态度才知道。”

  “为民,我看你们完全可以把目标定高一些,你连这方面的想法都不敢提,怎么让人家董省长往这方面想?”卢莹不赞同陆为民的观点,“既然都已经来了,把目标定高一些又有什么不行?和华润方面沟通一下,就说希望把浙省拉进来,浙省的民间资本很雄厚,如果开放着一块,资金问题也很容易解决才对。”

  不能不说卢莹的建议很有吸引力,尤其是吕腾和冯可行都被卢莹这个意见说得有些意动,但陆为民考虑的是另外一方面。

  丰处公路的经济效益值得推敲,从总的方面来说,民资是愿意进入基础设施建设和运营领域,但是也得要分地段,得看投资收益率。

  你说像沪杭甬这样的高速公路,不用说人人都感兴趣,但真正收益高的项目,谁又愿意让给你,有银行贷款就足够了,而像丰处公路这样的项目,能不能吸引民资还是一个问题,所以陆为民的想法是首先要把浙省这边的态度先摸清楚,再来对丰处公路变成丰处高速这个设想进行市场调研,看看资本市场对这个项目的态度。

  当然对卢莹的好意陆为民还是很领情的,端起酒杯,“卢莹,昔日梦中女神,现在依然是风采依旧,我都在琢磨是不是你们庐州钟灵独秀啊,怎么女人的水色肤色都这么好,十三年一晃而过,岁月催人老,时间就是杀猪刀这些话怎么用在你身上就不起作用了呢?来,为女神的青春永驻,我敬你一杯,希望明年,乃至十年二十年后,我们的女神依然是女神,依然能让我们男生们垂涎三尺!”

  听到陆为民自称卢莹是昔日他的梦中女神,吕腾和冯可行脸上都是格外精彩,总算是看到了陆为民的另外一面,这一趟来得值得。

  饭局间陆为民才问起卢莹怎么和骆康“勾搭”上的。

  这个时候陆为民才知道卢莹已经从庐州市府办副主任升任庐州市招商局局长了,而骆康家族在庐州市经开区投资六千万元建设了一家高分子化工材料企业,主产新型塑料热稳定剂,主要用于pvc材料的添加剂,这个项目是庐州去年引进的项目,具有较高的科技含量,也是骆康家族在精细化工产业上的升级转型项目之一,由骆康的父亲亲自出马坐镇,而骆康现在则留守东瓯。

  作为家族长子,骆康虽然坐镇东瓯,但是仍然要关注家族在庐州的发展,而在庐州这个项目无疑聚集着骆康家族企业转型的希望,所以骆康去庐州的时间也比较多,很自然而然也与庐州招商局方面打交道比较多,当两个人都相互得知对方是岭南大学毕业的之后,免不了就要互问情况,所以很快就找到了共同熟悉的人和话题。

  骆康是知道陆为民大学时代给追求卢莹的,虽然是学生时代的狂放之举,但是对于当时几个最要好同学里边条件最差的陆为民却敢向杜玉琦和卢莹先后发动求爱攻势,不管最终结局如何“悲壮”,但起码这份勇气就值得赞许,无论是曹朗还是黄绍成亦或是骆康都自认没有那份胆魄勇气。

  所以当陆为民给骆康打电话说要来杭城时,骆康当时还在庐州,也就顺口和卢莹说了这事儿,原本也没有打算邀请卢莹,但是没想到卢莹却表现出了兴趣,骆康当然也就顺理成章把这个“惊喜”给陆为民带来了。

  这一顿饭吃得很带劲儿,吕腾和冯可行几乎没有看到陆为民这么主动的喝过酒,从白酒到红酒,几乎来者不拒,而且陆为民也充分展示了他的酒量,让吕腾和冯可行也是叹为观止。

  ****************************************************************************************************************************

  陆为民一直觉得卢莹这么热情大方,主动从庐州赶到杭城,就是为陪自己吃这顿饭,这让他有些不解。

  他知道尚权智已经在年初调任黔省省委副书记,四年多时间,尚权智从一个地级市委书记走到了一个省委副书记位置上,也算是创造了一个历史,与此同时沈子烈也在年初升任了庐州市委副书记,总算是在仕途上迈进了一步。

  沈子烈和自己关系是不错,但是作为卢莹现在已经是正处级干部了,而且据陆为民所知,卢莹并不属于沈子烈这一条线,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其实很平淡,就算是自己也没有这个能耐能在重大问题上帮卢莹,沈子烈坐在市委副书记位置上要考虑的首先是他自己的利益,不会因为自己和私交很好就听信自己的要求。

  但这种疑问在酒局上陆为民暂时还只能埋在心里,骆康没说,也许他根本就不知道庐州市里边的情况,卢莹没说,当然她不可能说,起码在没有合适的时机时,她是不会说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