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九十六节 棋局,大局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九十六节 棋局,大局

  荣道声的确有些烦恼。

  在与方国纲交流意见之前,他已经和左云鹏谈过了。

  按照他的想法,他是想先和左云鹏和杜崇山交换意见,听一听他们的看法意见,再来和方国纲、高晋沟通,至于叶庆江和彭海波,虽然这两位也是省委副书记,但是一个是主管纪检这条线,一个是以昌州市的工作为主,暂时可以搁在最后来沟通。

  当然在昌州市长人选问题上肯定也要征求彭海波的意见,不过彭海波才来没多久,恐怕在昌州市长人选问题上他也没有多少态度,而且这也不是昌江省委能拍板的事儿,最终要由中央来决定,省里只能有一个建议推荐权。

  没想到方国纲先来汇报宋州华东软件园的事情了,在听完方国纲的汇报之后,荣道声也索性就昌州、宋州、昆湖以及宜山等地的情况作了一个意见征求。

  按照常理,这个意见征求应该首先是由省委组织部来启动的,但是省委组织部启动这个意向时,应该都是有一定方向模样了,荣道声不愿意预设指向和框架,他想听一听几个班子成员里边最真实的意见想法,所以他让左云鹏暂时只是了解情况,做一个最基础的摸底,也不含任何针对性,也并未启动这一轮人事调整工作。

  方国纲的态度很激烈而强硬,他认为目前除了宋州和宜山的局面都很糟糕,是到了必须要调整的时候了。

  宋州陷入困境,童云松在判断力和魄力上都有所欠缺,难以承担起宋州下一步发展重任,必须要调整,同时宋州市委市政府班子也需要进行相应调整。一些思想观念陈旧、工作能力和业绩欠缺的班子成员应当果断予以调换,提拔一批有闯劲敢创新、实绩突出的干部上来。

  同时他也指出宜山情况更为糟糕,宜山市委书记谭学强就任市委书记两年。但表现平平,驾驭局面能力不足。在经济发展上缺乏思路,班子内耗严重,宜山这几年发展迟缓他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荣道声能够理解方国纲如此激烈态度的原因。

  昌江今年一季度经济增速比去年有所下滑,只达到了12.8%,其中昌州经济增速低于全省经济平均增速2个百分点,宋州低于全省平均经济增速近5个百分点,而宜山更是惊人的低于全省经济平均增速近6个百分点。

  同时像前两年经济增速较快的曲阳和洛门也有所放缓,曲阳经济增速只有百分之12.2%。洛门只有11.9%。均低于全省平均增速,倒是丰州和昌西州给了省里一份惊喜,丰州以41.7%增速高居榜首,而昌西州也以21.6%位居全省第三,略低于昆湖。

  这种有喜有忧的局面也让人颇为头疼。

  经济增速快的除了昆湖外,都是经济总量低的,像丰州和昌西州,而经济增速放慢的则都是经济总量大的,这种走势如果一直延续下去,那么也就意味着全省各市州的经济差距在拉近。这看似一件好事,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却不妙,这也就意味着全省经济增速可能会比去年放缓。在全国的排位也就会靠后了,这恰恰是上边要考核省里的。

  作为主管经济的副书记兼常务副省长,方国纲自然是首当其冲的承受着最大压力。

  昌州和宋州的经济增速下滑影响是最大的,对方国纲来说,昌州没办法,市委书记也好,市长也好,都不是省里能决定的,但是宋州不一样。省里是可以做得了宋州的主的,原本宋州经济增速都一度超越了昆湖。逼近了昌州,但是却在去年又萎了下去。今年更是不堪,用昙花一现来形容有些过分,但是的确让方国纲有些恼火。

  同时宜山的表现也让方国纲很恼怒,谭学强是田海华的秘书出身,照理说在田海华身边学也应该学了一些本身才对,但是宜山的表现证明了有些人真的是不太适合在领导岗位上工作,尤其是在地方上工作。

  在方国纲看来,如果谭学强搁在省委省政府那个部门里边也许还行,但是像下到地方上却担纲一方,却难以胜任了,当初谭学强担任宜山市长时,方国纲就觉得谭学强表现很一般,但是谭学强最终还是顺位升任了市委书记,他这个组织部长虽然提出了异议,但是却没有起到多少作用。

  事实已经证明了方国纲当初提出的异议的正确性,无论怎么说,宜山目前的局面都和谭学强的无能有很大关系,作为市委书记居然驾驭不了市里的局面,哪怕作为市长的张峰再是跋扈,再是在本地关系根深蒂固,但是你作为市委书记也在宜山呆了几年了,难道就没有一点掌控力?组织赋予你的权力到哪里去了?除了无能两个字,真的没法用其他理由来形容了。

  方国纲在荣道声面前很坦率,直言不讳的谈到了谭学强不太适合在地方上工作,省委应当考虑把他安排在更合适的岗位上去。

  荣道声也很随意的问了问方国纲对当前省里各市州状况的一些意见,方国纲在这上边就表现得很聪明,没有谈任何具体人和事,只是把数据拿了出来分析了一番,也谈了他对各地发展不平衡的一些观点,荣道声没有做任何评判,只是静听,一直到方国纲建议应当把加大交流力度,加快从经济发达地区向落后地区输送干部的这个想法时,荣道声才表示了对这个意见的认同。

  荣道声清楚方国纲的想法,但是作为省委书记,他需要比方国纲这个副书记、副省长考虑更多一些。

  按照方国纲的意见,基本上就是要以经济增速来论英雄了,谁经济搞不上去,谁就立马走人,这种想法是好的,但是也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确立经济发展好坏作为一地主官考核的第一要素这没有什么可值得争议的地方,当前本来就是大力发展经济以解决落后生产力和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生活需要为首要目标,所以经济发展先行这是主流,让善于搞经济工作、善于驾驭局面、敢于创新尝试、做出了业绩的干部到更重要岗位上去也没错,但是却需要一个统筹安排。

  像很多干部在位置上并没有犯什么错误,你不能随随便便就把他拿下来,就算是要调整,也需要考虑一个干部的心理适应,也要把这些干部的长处用起来,并不是搞经济不在行就一无是处了,这都需要组织部门来进行一个统一的调研,拿出合理的方案。

  像谭学强,荣道声也清楚对方在宜山干得不太好,但是要动他,却需要考虑多重因素,仅仅是因为宜山这两年发展迟缓就随便动一个市委书记,理由上还是欠缺了一些,要动,也得要有一个合理的去处安排,也还需要有一些沟通。

  像童云松,前期工作还是很不错,但是新形势下的宋州工作他却没有能跟上趟了,在荣道声看来,童云松在担任市长期间还算可以,但是在接任市委书记之后显然就有些吃力了,尤其是在宋州经济体量迅速膨胀起来之后,他在驾驭整个局面上还是欠缺一些火候,总的来说还是在能力上差了一些,才会导致现在宋州的困局。

  像童云松这一类干部,要调整,也需要有一个合理安排。

  方国纲没有提昆湖,但是昆湖人事变动也肯定会在其中。

  茅道庵的去处虽然尚未确定,但是毫无疑问他要离开,中组部已经传递过来消息,马上就要对茅道庵进行考察,这也是省委内部基本形成的一致意见。

  昆湖市委书记同样是一个个非常重要的角色,尤其是在昆湖今年保持着全省第二增速的情况下。

  以昆湖目前的经济体量,如果继续保持第一季度经济发展势头,那么昆湖甚至可能会破一个历史,那就是超越昌州成为全省经济第一强市,也就是所谓的老大,当然前提是昌州同样按照第一季度的经济增速来计算,而荣道声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

  他不认为彭海波能在下边几个月时间里就能力挽狂澜,而像昌州这样大的城市,也不是一两个项目就能把增速带动起来的。

  昆湖市长是刚上任不久的,接任市委书记不太合适,那么昆湖也需要选好一个更可靠的掌舵人。

  放眼望去,人选不少,但是能让人放心的却不多,昌江等不起,同样也折腾不起,一个人放上这个位置,就得要给予他必要的时间来观察,你总不能他刚上任一年就觉得不行,就要考虑调整,在荣道声看来,两年是一个基本考察期,但是两年对于一个地方的发展来说又是何等重要,耽搁了两年也许就耽搁了一个地方发展的机遇,所以在选择主官的问题上,荣道声不得不三思。

  出差中,系统发的,求票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