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一百零五节 哑谜,影响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一百零五节 哑谜,影响

  朋友面前?陆为民心中微微一动,深看了对方一眼。

  这个女人在“朋友”这个词语上加重了语气,这让他倒是有些奇怪,这女人怎么就认定自己了?难道说沪上行那么一次见面,就能让他看出自己非池中物?那这女人未免也太妖孽了一点儿吧。

  诚然,自己这么年轻当到市长这一层面肯定会很引人瞩目,但是这个女人早已经在沪上混得风生水起,据他所知依然和沪上市里的高层瓜葛甚深,在沪上也涉及到了诸多重要项目,基建、地产乃至证券和国有资产出让等,用得着来昌江这块穷乡僻壤来啃骨头么?

  “和沪上相比,昌江是不是显得很贫瘠落后?”陆为民很随意的道。

  “嗯,相比沪上,昌江的确落后二十年,但是昌江地域博大,资源丰富,而且毗邻长三角地区,又有长江水道相通,论发展前景,昌江还是相当可观的。”吕嘉薇没有理睬陆为民的调侃,自顾自的道:“只有在发展最快的地方,商机才最多。”

  “所以吕小姐才来昌江?”陆为民无可无不可的道。

  “听陆市长话语里的意思似乎很不希望看见我出现在昌江似的,我就那么招人嫌?”吕嘉薇微微歪头,看着陆为民,“我一直觉得陆市长是个值得一交的朋友,却没有想到我的印象在陆市长心目中这么差啊。”

  陆为民为之一窒,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看见陆为民很难得脸上露出尴尬之色,吕嘉薇略略有些得意,瞟了一眼陆为民,“陆市长,我知道陆市长对我有成见。嗯,是偏见,但是起码我没有损害过陆市长的利益吧?我一直觉得交朋友不是凭表面现象。而是应该通过更多的接触交往来了解对方,外界的言语和观感不能说明什么。陆市长,你觉得呢?”

  这个女人嘴巴够厉害,句句话不离要害,说得陆为民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对于吕嘉薇,的确很多东西都是道听途说来的,但是并不是说这些道听途说的东西就是空穴来风了,甚至陆为民可以肯定这些内容起码也有五六成是真实的。当然可能会有些夸大虚构,或者以讹传讹,但是绝对有其出处。

  当然,这女人也说得没错,对方起码没有损害过自己,而现在要结交自己,也是某种意义上的交换,而自己不也是接受了这种“邀请”么?

  “看来倒是我有些狭隘了,吕小姐这番话很有点儿让我茅塞顿开的感觉啊,”陆为民梳理了一下思绪。缓缓的道:“昌江的确处于同一个大发展阶段,也的确孕育着各种商机,无论是实业投资。还是商贸往来,亦或是基础建设,都有很多机会,昌江省也欢迎外来各路客商来我们昌江投资经商兴业。”

  “陆市长,这种官面话我可听得多了,不新鲜,没意思。”吕嘉薇摇着头笑道:“我想怎么做生意不用你来教,我也有专门人士来协助我。”

  陆为民迎着对方的目光,心里却有些发沉。看样子这女人还真不是善茬儿,言语间流露出来的东西也是颇为自负。越是这样,越让陆为民觉得不安。和这个女人有瓜葛,还真不知是祸是福。

  陆为民没有说话。

  “陆市长,听说你们省里局面不太好,面临着人事大动啊。”见陆为民不吭声,吕嘉薇也不为己甚,她也知道陆为民不是善于之辈,这一次能同意见面,自然有其想法,而且她也通过在昌江这边的一些关系,了解到了一些情况,虽然陆为民什么都没有说,但是仅仅是同意见面也足以说明很多东西了。

  “嗯。”陆为民已经在考虑自己这一次和这个女人见面究竟合适不合适了,当初打这个电话似乎有些心急了,这个时候他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有些话题就不能随便搭话了。

  “陆市长年轻有为,也许能更上一层楼,能到更大的舞台上展示自己的才能,这应该是好事啊。”吕嘉薇注意到陆为民面部表情的变化,也才揣摩。

  “吕小姐,看来对我们昌江的情况十分了解啊,真没想到吕小姐来我们昌江时间没几天就这么熟悉昌江情况了,是个有心人啊。”陆为民笑了笑。

  吕嘉薇心中也是一凛,她有些吃不准怎么这个男人口风有些变化了,定了定神,这才道:“我好像和陆市长提起过,我在昌江有一些朋友,在外边打拼这么多年,我也许钱没有赚到几个,但是朋友却不少,尤其是在京里那段时间,交到不少朋友。”

  陆为民看了对方一眼,点点头:“是么?有朋友在这边,吕小姐才想来昌江发展?”

  “有这个原因吧,但我更希望结交更多的像陆市长这样的朋友。”吕嘉薇很直白的道。

  “吕小姐对朋友这个含义怎么理解?朋友相处之道该是怎么样呢?”陆为民沉吟了一阵之后突然问道。

  吕嘉薇略略一愣,思索了一下才道:“我的理解,朋友就是相互帮助相互支持,但更重要的要相互理解,要理解对方的难处,不要做让朋友为难的事情,当然在力所能及范围之内,也要尽量帮助朋友。”

  陆为民瞥了一眼对方,“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利益共生?”

  吕嘉薇脸色一僵,“不能完全这么说吧,我个人理解,只要是原则范围内的东西,都可以理解。”

  陆为民端起咖啡,抿了一口,“蓝山咖啡?也不知道是真是假,都说国内没有真的,我这口味还真难品出来有些东西啊,不是写在招牌上就是蓝山咖啡了,吕小姐,你说是不是?”

  “对,我也认同,很多东西都需要经过亲身尝试才体味得到,但你总要去试才知道,不是么?”吕嘉薇看着陆为民的眼睛道。

  “也是,是该试试。”陆为民有些懒散的道。

  ****************************************************************************************************************************

  左云鹏抚摸着下颌,仔细的浏览了一遍摸底情况报告,其实这份报告早已经看过几遍了,不过他还是下意识的要再看一遍,手中的签字笔,在几个名字下边画了几道杠,有些游移的目光从报告上抬起来。

  姚放的能力的确不错,工作做得很扎实细腻,罗列出来的人选优劣分析得很客观详实,甚至对这些干部的思路和风格都有些较为中肯的评价,当然,这些评判难免会夹杂一些个人看法,但是从左云鹏的角度来看,这已经做得很扎实了。

  看完之后,左云鹏望着窗外出了一会儿神,然后轻轻叹了一口气,再度在某个名字上画了一个圈,再拿起坐上的电话打了出去:“姚部长,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姚放接到左云鹏电话就知道恐怕要步入实质性的进程了。

  这一段时间围绕在他身边的人不少,电话更是几乎打爆。

  组织部要想保个密实在太难了,谁没有三朋四友同学亲戚,拐弯抹角也能找到各种关系寻上门来,谁都知道虽然大戏是那几个位置,但是红花也需要诸多绿叶来配,更何况绿叶也是一个相对说法,相对于几个地市的书记来说是绿叶,但换做其他角色,这些绿叶就是红花了。

  “左部!”

  “来坐,姚部长,我看了你们的最终意见稿,做的很详细,辛苦你们了。”左云鹏有些板结的脸难得的浮出一抹笑容。

  “嗨,都是份内事。”姚放没客气,“怎么,书记办公会要开会准备研究了?”

  “差不多吧,办公厅那边还没有通知,但是荣书记和我说过两次了,要抓紧时间。”左云鹏点点头,目光平静,“我看完了,有一个问题,你把陆为民搁在了昆湖和宋州的第二备选名单中,这是怎么考虑的?”

  姚放心里咯噔一响,他意识到左云鹏问这个问题肯定是事出有因,之前他和左云鹏也探讨过,虽然没有这么深入直接,但是自己的意见对方似乎并没有反对,怎么这一次却专门提及了这个问题来?是他也需要一个更合适的理由来向荣道声杜崇山他们解释,还是其他原因?

  “左部,想必您也看到了,我的意见是相对于昆湖和宋州这一类经济总量较大的地市,陆为民更适合像宜山、丰州这一类经济基础和总量相对较弱的地市,在这些地市中更能发挥出其能力和作用。”姚放也没有回避,径直回答道。

  “理由呢?”左云鹏眉峰挑了一挑,他想看看姚放怎么来解答这个问题,他也可以肯定,在书记办公会上,荣道声不好说,但是杜崇山是绝对会问及这个问题的。

  出差忙啊,累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