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一百零七节 初动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一百零七节 初动

  此话一出,左云鹏也就知道姚放这是要刻意阻击陆为民了。

  这么些理由拿出来冠冕堂皇,但是实质上在用人原则上却是不会以此划线的,姚放专门提出来就显得有些明显了,看来这两人之间的敌意还颇浓。

  姚放这一招的确也很犀利,现在把陆为民死死的压在宜山和丰州,也就是变相要让陆为民继续在宜山和丰州呆上几年,相较于昆湖和宋州,尤其是昆湖,其发展潜力注定了如果陆为民到昆湖也就意味着有极大可能在几年后跨入副省级干部,而在宜山和丰州,干得好,也许下一步可以到昆湖,这相当与变相的压制了陆为民几年,姚放这么做不可谓不苦心孤诣。

  “嗯,你的看法很有大局观,省委这一次的意图的确涉及面比较大,如何实现最佳配置最优配置,最大限度的发挥我们优秀干部的作用,让人尽其才,这一点也是省委需要认为琢磨的,我知道了。”左云鹏把姚放的想法摸了一个大概,他也知道姚放不是省油的灯,多半也是通过一些渠道造了势,对自己来说,这都不重要,这个方案虽然是姚放来策划,但是握在自己手上,上了会,怎么来说,还是得由自己来临时斟酌了。

  见左云鹏显得很云淡风轻,姚放心里始终没有那么踏实,但对方又始终没有明确表明他自己的态度,只是左一个省委意图,右一个省委考虑,而这个时候专门把自己叫来询问一番,怎么都觉得有些说不出的味道,但他一时间又琢磨不出什么来。

  “左部,您的意见……?”姚放试探性的问道。

  “这还是要看道声书记和高晋省长以及杜书记的意见。我倾向于你的观点,但要结合整体实际情况来看。”对这种问题左云鹏也是毫不犹豫用起了太极推手,流畅得如行云流水。

  姚放心里也是微微一沉。他意识到恐怕左云鹏的模糊态度似乎有些变化了,不再像以前那样是相当明确赞同自己的意见。但问题出在哪里他却不知道,主动权掌握在对方手上,他也只能小心把内心心思藏匿起来,静观其变。

  ****************************************************************************************************************************

  整个昌江全省轮盘一旦动起来,就再也难以隐匿。

  伴随着组织部方案的摸底情况日益明朗,尤其是中组部考察组到昆湖考察茅道庵时,省委组织部这边的动作明显加快了。

  陆为民也接到了王舟山和安德健的电话,虽然语气中都不无调侃开玩笑的味道。但是还是让陆为民颇感压力。

  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和安德健、王舟山同台较技了,也是安德健和王舟山真正把他视为了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的对手。

  当然对于陆为民来说,他也清楚安德健和王舟山的意图,两个人内心大概真正的目标都只有昆湖。

  作为普明市委书记和西梁市委书记,哪怕是宋州对于他们的吸引力都不太大了,至于宜山更是不值一提。

  西梁和普明这两年增速都不慢,势头也不错,也得到了省里认可,之所以他们想去昆湖,无外乎也就是希望在昆湖过渡一两年以期获得更上一步的机会。昆湖前三任市委书记的去向已经说明了很多,而宋州还欠缺这番底蕴资历,对于他们来说。他们恰恰需要的就是这份底蕴和资历。

  无论是周少游、宋振邦还是茅道庵在昆湖呆的时间都不长,少则两年,多则三年,对于安德健和王舟山来说,都还等得起,他们年龄卡在那里,超过五年,也许他们就失去了再上一步的机会,或者说再上一步也许就只能是人大政协了。

  和吕嘉薇那边接触过之后。陆为民便再没有和对方联系,而吕嘉薇也再没有给陆为民一个电话。一切都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陆为民一度都有些后悔和对方接触,这基本上算是他第一次有后悔的感觉。但是仔细分析了一下,又觉得这样的接触并没有太大坏处,无论如何努力一把,总算是努力过了,至于说其他,自己既没有给对方任何承诺,而且他也相信吕嘉薇这种聪明人应该明白自己的底线,当然日后多多少少是会给自己带来一些麻烦的,这一点他也有心理准备。

  高晋那里,他去拜会过一次,但是更多的是以市长身份向省长汇报工作,重点还是大小淮溪梯级电站和丰处高速公路项目,前者不是问题,后者有了浙省董昭阳那边的推动,也使得昌江这边兴趣浓起来,但如此大一个跨省项目不是那么简单的。

  即便是有两边省级政府的支持,还有华润这个庞然大物的牵头,但是涉及到募集资金的方方面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但是浙省方面的民间资金已经表现出了空前的积极性,以至于陆为民都有些担心丰处高速从盈利率上能否达到这些民间投资者的胃口标准,专业评估公司对这方面应该是有着比较严格的程序规定。

  整个六月份就是在这种彷徨躁动的氛围中过去的。

  当然期间也还是有一些事情该发生还是发生了。

  丰州市委经过研究,免去了邓少海双峰县委书记职务,调市委农工部任部长,市委农工部长刘春生出任双峰县委书记,市委同时也免去了蒲燕双峰县委副书记职务,县人大也按程序接受了蒲燕辞去双峰县人民政府县长的辞呈,蒲燕调市质监局担任局长,而糜建良在只短暂担任了经开区一年主任之后,就出任双峰县委副书记、县人民政府代县长。

  这样一种有些诡异的双调模式让全市都为之震惊,虽然大家都知道市委对双峰的工作不太满意,但是双峰经济总量仍然在全市居于前列,而邓少海和蒲燕在没有明显过错的情况下,却被双双调整,虽然从去向上看表现不出明显的倾向性,无论是农工部还是质监局都很难说好或者坏来形容,但是偏离了官场主流却是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

  这对于邓少海来说是难以接受的,而同时对于蒲燕也是满腹怨愤,两个人在市里边也是势同水火,见面都是冷眼相对。

  ****************************************************************************************************************************

  庆祝建党82周年的文艺汇演尚未结束,张天豪就离开了会场。

  电话是一个隐匿用户来的。

  隐匿用户是谁只有他自己知道。

  电话内容很简单,省委里边关于此轮人事调整经过了几番博弈磨合和平衡,大致出来了。

  此轮人事调整盘中没有他张天豪,对此张天豪有些意外,但是也觉得能理解,因为这一轮人事调整中有陆为民。

  陆为民要走的话,丰州在短期内自己就不能走,再怎么也需要把一个比较熟悉的磨合期带过,哪怕是祁战歌这个对丰州已经非常熟悉角色,但是站在不同位置,就需要有不同的理解和判断,这也需要熟悉适应。

  陆为民去哪里张天豪不是很关心,隐匿用户来的电话也没多说,因为这还只是一个大致盘局,只说陆为民已经入围,但是落在何处,还未定,或者说隐匿用户自己也还没有获知。

  不过隐匿用户也很明确地告诉了他,省委主要领导对他的印象不错,下一步会有考虑。

  张天豪清楚隐匿用户的分量,对方不会因为想要安慰自己给自己来这么一张画饼,言出必有据。

  想清楚这个问题之后,张天豪反而心中泰然了,陆为民既然要走,基本上可以确定祁战歌要接任陆为民的位置,虽然隐匿用户没说,但是想都可以想得到,一年之内两个主要领导都要挪动,如果不摆一个情况熟悉镇得住脚的角色在这里,这肯定会影响到丰州的发展。

  回到会场,张天豪在进门通道上停了一下,看着前方坐在正中间兴高采烈看着文艺表演的陆为民,一种突如其来的陌生感和触动感弥漫在他心中。

  两年多时间,竟然就一晃而过,而自己这个时候甚至可以非常清晰的回忆起当时陆为民初来丰州时和自己的煮茶论英雄,而一转眼两年时间就过去了,自己提出的三年330亿的目标已经可期,二季度经济增速高达62.8%,大大高出一季度,而且看这个走势下半年也不会低于这个数。

  陆为民提的500亿还有些距离,但是搁在明年,也许这就不是梦想,如果这个家伙留下,那么这份荣耀就会被这个家伙独享,但这个家伙却要离开了。

  出差即将结束,回家之后努力弥补!求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