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一百零八节 直觉,言有所指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一百零八节 直觉,言有所指

  陆为民正出神的看着舞台上的《走进新时代》,先前《春天的故事》已经谢幕,现在却是《走进新时代》,这似乎是预兆着两个时代的交替,而《走进新时代》奏响也已经五年,又是一个时代的谢幕。

  裤包里的电话震动起来,陆为民没有理睬,但是电话依然不停。

  他拿出电话看了一眼,号码是一个陌生的固定电话,看座机号码陆为民就知道来自省里,而且是省委大院。

  “喂,哪位?”陆为民很礼貌的压低声音道。

  “民哥么?我国华,您现在方便接电话么?”

  陆为民立即反应过来,这是蓝国华。

  蓝国华给夏力行当秘书的时间并不长,只有夏力行在省委担任秘书长那段期间,而后夏力行到农业部工作,夏力行就没有带蓝国华到农业部。

  之所以蓝国华没有跟随夏力行进京,一来是因为夏力行也预判自己可能在农业部呆的时间不会太长,二来京官不比地方官,他到农业部担任副部长也不想给部里边留下一个不好印象,加之蓝国华本人也不是很愿意到京里工作,尤其是夏力行去向也还存在很多变数的情况下,所以夏力行也就提前将蓝国华安排到了省委办公厅督查室。

  经过几年打熬,现在蓝国华已经是省委办公厅督查室副主任,主要负责省级党群系统的目标管理工作。

  陆为民和蓝国华联系并不算多,但是这并不代表陆为民和蓝国华之间关系就差了。

  在夏力行离开昌江而把蓝国华留在省委办公厅时,陆为民就很知趣的和蓝国华“拉开”了距离。

  当自己跟随的“老板”走人时,作为秘书却没有跟随,而且这个秘书的翅膀尚未长硬,如果两个人来往过于密切。被人看在眼里,很容易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闲言碎语和负效应,对于羽翼丰满的陆为民来说也许影响不大。但是对于还要继续在省委大院里熬下去的蓝国华却不能不注意这方面的影响,所以陆为民和蓝国华都很小心的选择了在人前“拉开”了距离。逐渐“疏远”起来。

  但是在私下里,两个人电话联系却不少,一年里也还是要见上几次面,吃顿饭,聊一聊,但是陆为民到省委却从来不去蓝国华那里,二人也基本上没有在省委大院里碰过面。

  蓝国华在省委办公厅里表现得很低调务实,很快就淡化了他曾经给夏力行短暂担任秘书的色彩。并且在省委办公厅督查室里踏实工作,于2002年从省委办公厅督查室三处处长升任省委办公厅督查室副主任。

  每一次两人联系都是手机,但是这一次蓝国华却用办公室座机电话打来,这让陆为民很惊讶。

  “稍等一下,我在外边。”陆为民知道蓝国华这个时候打来电话肯定是有什么特殊事情,于是起身走出通道。

  还没有来得及接电话,就看见张天豪走了进来,陆为民和张天豪点点头,张天豪也是微微一笑,径直走进通道回到礼堂正中央座位上。

  其实从陆为民一出来接电话时。张天豪就有一种直觉,陆为民要出来接的这个电话,也许就和自己接的电话内容一直。当然这只是一种直觉。

  ****************************************************************************************************************************

  陆为民自然没有想到张天豪在和自己这一瞬间擦肩而过也会有这么多感悟,他只是疾步而出,走出礼堂,走到礼堂外的一处僻静处,这才接起电话:“国华,什么事儿?”

  “民哥,我刚听到一个消息,不一定绝对准确,但是我觉得可能性很大。说您有可能入围昆湖和市委书记人选了。”蓝国华语气里充满了激动,但是声音却压得很低。

  “哦?”陆为民略感吃惊。“什么时候听到的,谁说的?”

  电话另一端的蓝国华见陆为民不是很兴奋。略略有些失望,但还是道:“之前听说您有可能到宜山,但是现在据说已经否了这个意见,好像省委主要领导倾向于您到昆湖和宋州。”

  这一句话让陆为民心里动了一动,之前不太兴奋是因为这方面消息他早就听到过,但是蓝国华却直接排除了宜山,而直指昆湖和宋州,这里边透露出来的含义就不一样了。

  “国华,你这个消息从哪里来的?”陆为民顾不得多想,径直问道,他需要搞清楚这个消息的来源渠道。

  “今天我无意间听到有人在闲聊时候说了一句,意思大概就是荣书记的意思黄金三角地区的主要领导还是要用在经济工作上有所建树和良好业绩,有魄力闯劲的干部,不能拘泥于一般的惯性思维,更不能被一些固有的条条框框所束缚,尤其是现在全省发展面临着周边兄弟省市快速发展压力的情况下,省委要有所担当,有所突破,我感觉如果这真是荣书记的意思,这似乎言有所指呢。”蓝国华说完这番话,又有些兴奋。

  陆为民有些啼笑皆非,这家伙,难道听到省委里边两个人随便两句话就能揣摩出荣道声的想法?那也太儿戏了吧?

  “国华,谁这么闲聊两句,就让你这么来劲儿啊?”虽说陆为民知道蓝国华是一番好意,但是还是忍不住用有点儿打趣的口吻道:“该不是高省长和杜书记,要不就是方书记和左部长?”

  “不,民哥,是谭秘书长和常委办季主任。”蓝国华当然理解陆为民话语里的意思,有些得意的解释道:“中午我来得比较早,去了厕所出来,正巧遇上谭秘书长和常委办季主任上楼走到了前面,他们没有注意到我,所以就听见了他们聊着了几句。”

  谭建华和季国璋?!谭建华是从副省长转任过来,先前谭建华是分管文卫的副省长,在去年党代会上当选为省委常委,却一直没有明确分工,一直到楚耀澜接替左云鹏担任省委政法委书记,左云鹏出任组织部长之后,谭建华才接替楚耀澜出任省委秘书长。

  而季国璋则是省委办公厅副主任兼常委办主任,这个位置不用问也知道是省委书记的贴身人。

  若是单单论亲近程度,只怕谭建华和季国璋与荣道声之间的关系,只怕要比杜崇山和左云鹏更来得亲近,这一点陆为民很清楚,同样蓝国华更清楚,所以他才会这么迫不及待的要告诉自己。

  关键在于蓝国华传递过来这番话的意思究竟是指什么。

  经济工作上有所建树和良好业绩,难道就一定指自己么?这未免有失偏颇了。

  有魄力有闯劲?这又能说明什么?难道就只有自己有魄力有闯劲?自己在领导心目中就真的有魄力有闯劲?这好像也有些不太好说吧。

  至于说“不能拘泥于一般的惯性思维,更不能被一些固有的条条框框所束缚”,这好像就更虚无了,什么也不能说明,“省委要有所担当有所突破”,这更像是领导用的口头禅,说明不了什么。

  “国华,你是不是有些太敏感了?”陆为民开玩笑似的反问道。

  “民哥,哎,我一时间也说不出来,这会儿解释也解释不清,但是当时谭秘书长和季主任他们俩在聊的时候,我就有一种直觉,他们肯定就是言有所指的,嗯,我甚至就可以肯定,他们肯定是在说你,绝对没错,我的直觉不会错!”蓝国华有些急了,也变得有些口不择言,语气也变得激烈高亢不少。

  陆为民也有些感动,不管怎么样,蓝国华也是一心为自己好,随时随地在关心自己,就凭这一点,自己也得领情,“国华,现在这个时候省里边各种传言都很多,稍微有点儿风吹草动都会被解读出无数个版本故事来,我知道你是在为我着急,但是你也知道我刚来丰州两年多时间,就算是做出一些成绩来,那也不是我一个人能耐大,何况距离省里边和我自己心目中的要求都还有不少差距,你想的我也想过,但有些事情我们努力追求可以,但是却不能强求,别走火入魔欲罢不能,那就成了笑话了。”

  “嗨!民哥,我是那种说起风就是雨的人么?”蓝国华急得快要跳脚了,一时间又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怎么说呢?我也说不上来,但是我当时走在谭秘书长和季主任后边,落下那么远,他们也不知道我在后边,说话可能就很随意,我感觉得出来,他们聊的内容应该是有所指的,虽然没有点明是谁,但我盘算了一下这一次被炒得沸沸扬扬的人,真的就只有你符合,总而言之,你相信我,他们话里话外的意思我觉得就是指向你。”

  归家,努力码字,尽快多补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