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一百零九节 蓄力待发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一百零九节 蓄力待发

  蓝国华当然不是信口雌黄的人,他能在自己面前说这番话,绝对也是有所感觉得,陆为民能明白这一点,但是直觉这玩意儿真的不好说,你要说灵起来它就真的灵验无比,你要说不灵,那就真的半点儿谱都靠不上,一句话,就有点像是卜卦,说灵它就灵,说不灵它就不灵。

  陆为民也琢磨了一下,如果单从某一方面的条件来评判,这绝对不靠谱儿,但是如果把这几方面的说法综合起来,你再细细一琢磨,似乎还真有点儿像那么一回事儿。

  陆为民也知道这几天恐怕就是要见真章的时候了,他也知道蓝国华这么急切给自己通风报信的意图,那就是自己要抓住机会作最后一搏,入围,并不代表你就一定可以,入围昆湖那就是一等一的好事,也就意味着三五年后自己可以探手触摸到副省级干部的台阶,谁不想博这一把?

  但这种事情不是你想博你敢博就能博的,可以说这个骨节眼儿上也是最敏感的时候,有时候你用力过大,也许就会适得其反,过犹不及这话很多时候都适用。

  “国华,这事儿我知道了,谢谢你的好意,我明白怎么做。”陆为民略作思考,不再纠结,很果断的回答对方:“有些事情你知道就行了,其他不必多说。”

  挂了蓝国华电话,陆为民的心境却未能真正平静下来,借助从场外回到礼堂内这段路,他放慢脚步,一边整理着思绪。

  蓝国华的话并非空穴来风,事实上仔细琢磨一下,这种可能性不小。

  正如蓝国华所说一样,自己只是入围昆湖和宋州市委书记候选人罢了。也就是说省委主要领导意见倾向于要用在经济工作领域中表现得更有闯劲魄力亦有一定经验成绩的干部来扛起昆湖宋州的发展大旗,相比之下宜山和丰州似乎都还可以缓一缓。

  如果是这样,也许自己就不得不和王舟山、安德健直接肉搏了。这固然是他不希望看到的,但同样又是无法回避的。想到这里他也不由得苦笑,世事往往就是诡异,就是这么让人欲罢不能。

  看来自己还得和夏力行汇报一下,遇上这种事情,还真是有些让人难受,成与不成,都会伤及感情,至于说会向哪个方向发展。也只有听天由命了。

  ****************************************************************************************************************************

  借助舞台上变幻的舞美灯光,看见陆为民走进来,脸上还残存着深思的表情,张天豪心里也微微一动,没准儿这家伙还真是和自己猜测的一样,接到什么人的内线电话了。

  这几天本身也是最关键的时候,包括张天豪自己,在接到这个电话之前,他也不确定自己会不会就在这一轮人事调整中变动,但是在接到电话之后他心里反而踏实了。

  虽然自己短期内不动。但是匿名电话里也很肯定的为自己定了性,主要领导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肯定会有一个比较满意的安排。有了这个倾向,就算是自己再等上一年半载,那又如何呢?顺带还可以享受一下丰州今年经济高速发展带来的成就,更进一步加深自己在领导们心目中的印象。

  倒是陆为民,张天豪心里也是说不出感触,这家伙居然就要走了?他一时间都有些不敢置信。

  他一直以为这家伙是会接自己的班的,甚至在他看来,陆为民也是最合适的丰州市委书记人选,自己纵然离开。只要有陆为民在,丰州的经济格局就会一直延续着一个平稳快速的发展势头走下去。这也是大家喜闻乐见的,包括省委省政府。

  但结果总是这么出人意料。自己没走,他倒是要走了。

  电话里没说陆为民会去哪里,他也没问,但是扳起指头算一算,也就那么几个去处,昆湖、宋州、宜山,当然也不排除王舟山和安德健离开西梁和普明,陆为民去西梁和普明接任市委书记。

  总而言之,对于陆为民来说,跨出这一步,都是了不得的大进步。

  张天豪突然有些羡慕起这个家伙来了,这个家伙怎么就这么运气好,每每都能踩在节拍上,而且也总能在最适当的时候绽放自己的光芒呢?

  但无论如何,陆为民如果能够从丰州市长位置上走上某个市的市委书记岗位上,对于自己来说都是一种荣耀,起码陆为民是在以自己为班长的一班人团结奋进下才让丰州取得如此耀眼的成绩,也才能被省委相中,才把他调到更重要的岗位上去委以重任,这也说明了自己作为班长的能力。

  “为民,有事?”看见陆为民坐了下来,张天豪随口问道,目光仍然停留在舞台上。

  “嗯,也说不上什么事,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陆为民也随口回应了一句。

  “呵呵,天下本无事这句话是错误的,哪怕是希望回到小国寡民的古人,也一样清楚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生老病死,就不得不面对各种‘事’,你能避得了么?所以你得既要学会隐忍,也要学会绽放,浓淡得宜,你才能有所获。”张天豪悠悠的道。

  陆为民心中紧了一紧,这家伙嗅到了什么?

  “张书记说得好,浓淡得宜,这也是一个生存哲理,过犹不及,要把握事物的一个度。”陆为民稳稳的应答。

  张天豪瞥了一眼对方,笑了笑,却不再言语。

  两个人都恢复了面带笑容平视前方,似乎饶有兴致的舞台上的表演,但是各自内心的想法却已经不得而知了。

  得知了陆为民即将离去而自己还需要留下来坚守一段时间,张天豪的心态也就发生了一些变化,有些事情也就没有必要再锱铢必较,留下一寸余地,也便于日后留下几分香火,谁能说得清楚一年半载之后自己离开丰州之后,两个人还会不会在另外一个领域打交道?到时候也许就不是书记和市长之间的对话,而是另外一个角度的合作了。

  ****************************************************************************************************************************

  无论张天豪和陆为民内心这期间对时局变化是多么的敏感,也无论其他各地各人在这场人事变动中多么纠结和努力,一切都如同历史车轮一样始终要碾压过来,没有人能够阻止。

  6月7日,中组部结束了对昆湖市委书记茅道庵的考察期。

  结束了考察期也就意味着茅道庵步入副省级干部已经进入了实质上的走程序了,而非先前还处于可能出现意外的“风险期”,也就是说只等中组部明确中央意见,那么昌江省委就要下文让茅道庵担任昌州市委副书记并像昌州市人大常委会推荐其为昌州市人民政府的市长候选人了,这才真正只是一个程序问题了。

  杜崇山接到了中组部的通报之后思索了一阵,这才给荣道声打电话汇报了这一情况,电话另一头的荣道声沉默了一会儿,这才道:“崇山,我看也差不多了,组织部那边情况也整理得差不多了,各方酝酿也这么久了,我看就先开书记办公会,然后上常委会研究吧。”

  “嗯,我看时机也合适了,也不宜再拖了,今年时间过半了,再拖下去,对各地市的发展也有影响。”杜崇山赞同道:“那您看什么时候开办公会,常委会安排在什么时候?”

  “我让建华通知一下,书记办公会就安排在明天上午十点钟,下午两点半开常委会,如果大家都没有特别的事情,就最好不要缺席。”荣道声稳稳的道:“你给老左说一声,让组织部把各种材料准备好,嗯,对常委们的意见征求也要准备详实。”

  杜崇山感觉到荣道声在话语里似乎还有些游移,似乎到这个时候他还没有拿定主意一般,这让杜崇山也有些困惑不解,当然他也理解,站在一把手的位置上,他要考虑的问题更多,考虑问题的角度也要更周全,但先前他就已经和荣道声坦承了自己的一些想法意见,也获得了对方的认同,只是对方也有一些其他考虑,这却不是他能知晓的了。

  “好,我马上给老左打电话说一说。”杜崇山搁下电话,揉了揉面颊,为了这一拨人事变动,几乎各方都在蓄力,但是在表面上却是风轻云淡,看不出多少端倪来,与以往每每遇上这种时候都是喧嚣一片有些不一样,但这往往预示着在会上的博弈会更见艰辛。

  第一更,求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