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一百一十节 “困兽犹斗”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一百一十节 “困兽犹斗”

  “我不太认同高省长的意见。”杜崇山旗帜鲜明的表明了态度。

  书记碰头会上对峙的一幕似乎从一开始就阐明了各自的观点。

  小会议室里气氛并没有多么紧张,虽然杜崇山明确表示不认同高晋的意见,但是由于是小范围的碰头会形式,所以大家说话也相对较为随意轻松。

  “哦,老杜,你说说你的意见嘛,老高也说了这是他的个人观点,大家交流沟通,各抒己见嘛。”荣道声显得很平和,并不因为书记碰头会一开始就出现了分歧而感到不安,似乎对这种局面早有预料。

  “高省长的其他意见我都认同,我们昌江省今年发展速度其实不慢,和中西部内陆地区相比来说,我们前五个月的增速都处于中上游,但是我们不能只看到中西部地区,而要看到我们周围发展更快的邻居,尤其是北边的皖省和西边的湘省。”

  很显然杜崇山的忧患意识更来自于北边和西边的邻居。

  “皖省今年前五个月经济增速高出我们三个百分点,湘省高出我们二点八个百分点,而且进入二季度之后皖省经济增速还在提速,而和我们周边的闽浙苏沪沿海发达地区相比,我们的经济总量和人均gdp更是让人汗颜,所以省委提出的要着力打造黄金三角城市带,利用黄金三角城市带的发展来带动全省发展,让昌、昆、宋三市成为我们全省经济发动机,这个战略定位是极为准确的,昌昆宋三市人口占到我们全省的30%左右,gdp占到全省43%,今年前五个月的比例达到了44.5%,这充分说明了昌昆宋三市对我们省的重要性。而昌昆宋也是当之无愧的是我们全省的核心区域,发展的关键。”

  杜崇山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似乎是要平抑一下自己的情绪。又像是要酝酿一下下一步的说辞。

  “一个地方的发展关键在于一个班子,而班子强不强。关键看头羊!也就是市委书记的作用性。所以在选择这个头羊的问题上省委慎重是必须也是必要的。”杜崇山开始切入正题,“由于历史原因和客观条件,昌昆宋三市都曾有过辉煌和没落,尤其是昌州和宋州两市,昌州是我们省的核心,*十年代辉煌一时,但是进入九十年代中期之后,由于种种原因经济发展速度落了下来。现在海波书记来了,而中央对道庵同志的考察也已经结束,新的班子搭建起来,所以昌州的发展是可期的,但是仅仅是昌州并不足以支撑起整个昌江的发展,这个黄金三角要发展,要成为昌江发展的动力源泉,还缺两个重要的支点,或者说战略双翼。”

  “昆湖和宋州就是这两个支点,战略双翼。我甚至认为。就目前来说,昆湖和宋州的发展将决定今后未来几年我们昌江发展快慢,因为从这个战略三角来说。昌州更像是一个稳定器变压器,昆湖和宋州的发展将会直接传导给昌州,然后再由昌州传导给省内其他地市。”杜崇山很显然是对这一次书记碰头会是下足了功夫的,“从历史来看,昌州经济虽然也有起落盛衰,但是昌州因为经济体量和特殊位置摆在那里,其经济发展速度上下浮动并不是特别大,也就是说,发展得好。它也不会很快,情况差一些。也不会糟到哪里去,因为作为全省核心。决定了它就是这样一个状况。”

  “但昆湖和宋州不一样。昆湖是一个典型的县域经济发达,乡镇企业和私营经济活跃的城市,这种经济结构带来的就是市场反应灵敏,受到国内国际经济气候影响很大,八十年代末期开始昆湖就出现了快速发展好势头,整个九十年代也是昆湖发展黄金期,但是在几次经济出现波动时,昆湖经济也是受到影响最大的,比如像97、98、99三年里,受到东南亚金融危机影响和国内大气候变化,昆湖经济受到影响极大,经济增速也一下子就滑落下来,一直到2000年后才开始复苏,昆湖经济我个人认为也存在一个致命性的问题,那就是在工业上缺乏真正具有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潜力的支柱产业,在产业培育上做得很不够。”

  杜崇山顿了一顿,这才又道:“去年我就曾经和道庵同志交换过意见,他也认同我的观点,就是昆湖需要有意识的引导和培育支柱产业经济,形成一到两个具有竞争力的支柱产业,这样才能保证经济在遭遇风暴时能够更好的抗御风险,否则再遇上像98年金融危机这样国际国内大气候变化时,昆湖经济就会遇上大麻烦,但在这一点上。昆湖现在还做得很不够,所以我一直认为在昆湖市委书记人选问题上应当考虑一个不但要在经济工作上有所擅长的,而且还要更具针对性的,尤其是要切合昆湖下一步发展战略的人选。”

  昆湖的经济是最活跃最市场化的,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是昆湖也有明显的短板,那就是缺乏真正核心的主导产业。

  其县域经济相当发达,依托紧邻昌州这一优势,电线电缆、机械加工、食品、化工、电子、汽配都有一定规模,民间融资信贷尤其发达,房价也是仅次于昌州,远高出省内其他地市,甚至像一些县份县城内的房价都比诸如丰州、黎阳和洛门这些地级市所在城区还要高,号称昌江的“小香港”,但是却没有真正形成具有特别强的竞争力的优势产业。

  在这一点上昌江省委也有比较清醒的认识,只不过今天杜崇山把话题点得特别明而已。

  “那宋州呢?”荣道声不动声色的道。

  他知道杜崇山也是搞经济出身的,虽然在常务副省长职位上呆的时间不长,但是其对经济领域中的一些分析看法却相当深刻,在这一点上荣道声在于杜崇山共事期间也有很深的感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荣道声认为杜崇山甚至比高晋更适合担任省长一职,当然这种想法也只能存于他内心深处无法宣之于众。

  “宋州的情况和昌州有更多的相似之处,但是也有不同,那就是宋州的区域位置决定了它只能是昌江的副中心,但是同时它又能成为昌鄂皖结合部的区域中心,长江中游的交通枢纽。”杜崇山紧接着道:“宋州现在的情况是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结合得比较好,很具有发展潜力,但是目前宋州遇到一些特殊困难,但我个人认为这些困难并非无解,只要处理好这些困难,宋州是可以很快步入发展正规的。”

  对于宋州,杜崇山言简意赅,其含义在在座的几人里边,大家也是心知肚明,尤其是像方国纲心里更是暗自好笑,这老杜的倾向性也也太明显了一点吧,一味强调昆湖需要一个善于在产业培育上的市委书记,对宋州则是一言带过,可是对于一个市委书记的评判,难道就只是产业培育战略这一点上来作为决定因素,那未免也就有些有失偏颇了。

  虽然方国纲也认同陆为民的能力,认为陆为民到昆湖的确能够对昆湖经济下一步发展起到非常好的促进作用,但是他却并不认同陆为民就最适合在昆湖了。

  相较之下,宋州的问题显得更迫切,也绝不像杜崇山所说的那么简单。

  宋州面临的特殊困难不是无解,但是要解开也绝不容易,更不简单,尤其是这些困难因为时日迁延,已经形成了相当大的障碍,甚至也还带来了一系列的波及性的影响,这些都需要一个既在经济工作上有所擅长,同时也具有头脑灵活和协调沟通能力的角色来承担此重任,同时如果这个角色对于宋州的情况更为熟悉,无疑可以更大程度的减少适应时间,而此时时间对于宋州来说尤又是即为紧要的。

  在这一点上,方国纲和高晋以及荣道声等人经过几番磋商,实际上都已经有了一种不言而喻的默契,甚至连杜崇山自己恐怕也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只是他还是有些心有不甘,所以才会有这会儿的“困兽犹斗”。

  “老杜,宋州的情况也不像你说的那么简单吧?”高晋含笑回应着,很显然他也看穿了杜崇山的意图,心里很笃定的道:“而且宋州的地位重要新也想你刚才所说的很不一般,它不但是咱们昌江副中心,同时也是昌鄂皖三省结合部和长江中游的区域性中心城市,也具有很大的发展潜力,现在它遇到了一些问题和困难,当然这些问题和困难不是不能解决和克服的,但是越是早解决早克服,那么就越是能让宋州早一天走上正轨,这对于我们整个昌江全省大局来说也是不言而喻的,你说是不是?所以我觉得在宋州市委书记人选上更应该选择一个情况相对熟悉、头脑灵活、大局观强,而且敢于创新拼搏的人选,这一点上我想老杜你也应该没有异议才对,我们应当要着眼于我们昌江整个大局啊。”

  第二更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