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一百一十一节 定局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一百一十一节 定局

  高晋的话情通理顺一气呵成,饶是杜崇山心里有千般感慨,却也不得不承认高晋在这个问题上说得的确在理。

  昆湖重要,难道宋州就不重要?谁更适合昆湖,谁更适合宋州,大家心里也不是没有谱儿。

  干部甄选也需要有大局观,他作为省委分管党群的副书记本来是更应该有发言权的,现在却被高晋说得哑口无言,如果要无理强辩,那又不是他杜崇山的风格了。

  见杜崇山虽然沉默不语,大家是脸上气色倒也还正常,荣道声也知道在这一个问题上意见已经基本上趋于一致了,他把目光望向方国纲,“国纲,你说说你的意见。”

  “嗯,刚才高省长和杜书记也都分析了当下省里的情况,也就几个市的市委书记人选进行了探讨,组织部里边实际上也对这几个人选进行过比较严格的甄选,大家对他们的情况也都很清楚了,这其实就是一个如何把最合适的人选放在最适合他的位置上的问题,如何最大限度把其能力发挥到最大化,既让干部本人从中得到锻炼磨砺,同时也让一个班子能够有一个更好的头羊,带领一个班子率领一地百姓致富奔小康,我觉得今天我们的意图都应该都基本上达到了。”

  方国纲的话说得很原则,既没有否定杜崇山的意见,也迎合了高晋的意图。

  “抛开昌州不说,昆湖和宋州对于我们昌江来说都是三极之二,缺一不可,就目前来说昆湖局面要好一些,但是昆湖也有软肋,就是刚才杜书记说的。核心产业、支柱产业、优势产业缺乏,经济总量虽然不小,但是没有真正形成具有较强竞争力的产业。这一点在目前国际国内经济局面整体向好的情况下问题还看不出来,但是一旦经济形势不景气。可能就容易出问题。当然昆湖的优势也是很明显的,产业要素充裕,市场经济活跃,干部群众思想开放,资本市场比较发达,民间融资信贷尤其繁荣,这些要素如果运用得好,昆湖建立优势和支柱产业问题不大。而且产业经济也可以上一个新台阶。”

  对于方国纲的分析,荣道声很赞同。

  方国纲是本乡本土成长起来的干部,而且在各方面都很有一套,城建国土这一块工作很熟悉,工业这一块也有他自己的见解,而且最难得还搞过相当长一段时间的组织工作,可以说是一个难得的多面手,两个人虽然私交上没有特别密切,但是荣道声却是对方国纲很是倚重,这一点方国纲本人也意识到了。所以也很好的维系着两人这种比特别亲密要略逊但是要比普通工作关系密切许多的这种“中性”关系。

  “国纲分析得很透彻啊,昆湖的确优势劣势都比较明显,但就目前的情形来说。昆湖是很具有向上突破瓶颈,更上一层楼的潜力的,所以怎么来把当前的时机抓住,实现质的飞跃,这一点上无论是谁担任昆湖市委书记,老高和国纲你们都要好好把昆湖这边盯住,不能有懈怠轻忽。”荣道声点点头,“可以说,昌昆宋三市。环环相扣,每一环都脱节不得。只有三市同步起飞,我们省委确立的黄金三角才能真正起到昌江经济发动机作用。带动全省经济腾飞。”

  高晋、杜崇山、方国纲、彭海波、叶庆江、左云鹏以及谭建华等人都是点头赞同。

  “昆湖很重要,不能有半点疏忽,同样宋州也一样,国纲,你对宋州怎么看?”荣道声满意的又道。

  书记碰头会的主旨已经略略有些变味,从人事工作延伸到了经济工作,但是在座众人除了左云鹏和谭建华外,其他都是省委副书记,作为副书记,虽然在分工上各有侧重,但是也同样对全省社会经济事业发展有着义不容辞的责任,而这一轮人事布局本身也就是针对目前全省各地市经济发展存在的不平衡以及出现的问题而定,所以从人事延伸到经济也是情理之中,也没有人觉得出格。

  “宋州的情况刚才杜杜书记和高省长也谈到了,宋州的确遇到了问题和困难,问题比较复杂,而困难则是因为问题带来的,困难和问题交织在一起,要处理的确要花一些心思,但是我还是坚持认为在目前国际国内经济形势向好的情况下,问题和困难要解决都相对要容易一些,如果新任宋州市委书记对宋州情况熟悉,掌控力足够,这些问题和困难就不难解决和克服,宋州局面也可以的很快得到改善,当然,对宋州也好,对我们昌江也好,最需要的就是时间,2003年都过去半年了,我们省里各方面的工作都承受着来自周围兄弟省份快速发展带来的压力,所以还真有点儿时不我待的味道,争取早一天解决掉问题,就能早一天赢得发展的时机,这一点上也需要省委早一点拿定主意,作出决策。”

  方国纲的话可谓滴水不漏,无论是高晋还是杜崇山都找不到半点碴儿,一干人都只有点头的份儿。

  左云鹏坐在一旁,瞥了一眼不骄不矜低着头的方国纲,心中也是感喟不已,姜是老的辣,这个前任组织部长可谓老辣成精了,抑扬有度,举重若轻,一番话入耳,无论是谁听起来都是格外舒服,自己比起对方来还得要学着点儿,左云鹏虽然也颇为自傲,但是却也有自知之明,对于强于自己的人,他也很擅长学习对方的长处优点。

  “唔,老方的意见很中肯啊,省委的确是该有一个结论的时候了。”荣道声沉吟了一下,目光望向坐在另一侧的彭海波和叶庆江,“海波,庆江,你们俩也说一说你们的意见吧。”

  彭海波是个面容清癯黝黑的中年男子,但是斑白的两鬓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更苍老一些,他微微摇了摇头,“荣书记,昌州这边的情况我也还在熟悉中,中央既然已经确定了道庵同志到昌州工作,我也希望道庵同志能够尽快到位进入角色,刚才听了大家的一番话,我既感到有些兴奋,同时也倍感压力,虽然大家都说目前国际国内经济形势向好,但是我却感觉昌州的局面不容乐观,本来很想找一个机会和大家交换一下意见,但是今天这个会议的中心议题还是省里其他几个地市的人事调整,所以我看也就只有等下一次合适机会了,高省长、杜书记以及国纲书记在经济工作上都很有造诣,对省里经济工作也很有见地,我真心希望下来能找一些合适机会讨教一番啊,到时候高省长、杜书记和国纲书记可别‘藏拙’啊。”

  彭海波的一番话把在场人都逗得笑了起来,连素来严肃的叶庆江也不例外,起码彭海波要比莫计成通人情许多,这一届班子会议气氛总体来说要比上一届班子会议时的氛围要轻松活跃许多,大家谈话也更能放得开一些。

  “庆江,你呢。”荣道声笑着望向叶庆江。

  “嗯,荣书记,组织部在干部摸底时已经和省纪委这边有过接洽,前期工作也早已经在进行了,只不过之前只是例行的考察,大的问题应该没有什么,有也是一些细节问题,如果下午省委常委会议通过之后,组织部和纪委这边也还要进行一次正式谈话考察,我也准备和几位要担任新职的同志好好谈一谈,这也是新一届中纪委的要求,对每一个担任主要领导的同志,纪委书记要尽可能的单独谈话,主要是针对我们纪委从各方面收集上来的一些情况,有针对性的从勤政廉洁方面对他们进行一次谈话,也算是一次‘照镜子正衣冠’吧。”

  环顾了一眼四周,叶庆江语气中正平和,却掷地有声,虽然不想敲破锣,但是作为自己职责,他还是必须要履行到位。

  “嗯,庆江,这个做法很有必要,随着我们国内经济发展,反腐形势日益严峻,可能大家都看到了近期一些中纪委的通报,一些已经算是我们党内的高级干部堕落和潜逃,这在国内外引起了极大的反响,也给我们在座的敲响了警钟,一些省市的厅级处级干部不断出事,一出事就是一窝端,这在我们省里也不是没有先例,所以防微杜渐走到前面是绝对有必要的,嗯,如果这些人选中在纪委那边有挂号,或者说有存疑的,我的态度是,绝不能带病提拔,也不能存疑提拔,必须要有一个明确的说法,这一点上不能含糊。”

  荣道声语气转重,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德能勤绩廉,德和廉其实是连为一体的,这是我们党干部的根本,无法分开,缺失了这个,一切无从谈起,在这两点上过不了关的,嗯,尤其是经济上,不管他有多大能耐,有多大本事,我们也绝不能用。”

  求月票!求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