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一百一十三节 花非花,雾非雾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一百一十三节 花非花,雾非雾

  陆为民获知消息的能力并不差,虽然他并没有太多心思用在这上边,但是自然有人会以最快速度把消息传递过来。

  中午一点四十五分,陆为民没有午休,电话响了,第一个消息传递了过来。

  消息是来自杜崇山的秘书。

  杜崇山当然不可能在常委会敲定之前给什么人打电话,但是和秘书之间有意无意的谈话总能流露出一些消息来,乖觉的秘书自然会把领导的一些意图传递过来。

  话语很简短也比较模糊,只说意见倾向于陆为民到宋州。

  谁的意见,没说,倾向于是不是就定了,自己理解。

  当然只能说倾向于,哪怕书记碰头会意见完全一致,在没有经过常委会过会之前,这都不能成其为真正的集体意见,书记碰头会的意见从组织原则上来说不具备真正的决定意义,哪怕它往往比常委会更具效力,但是组织原则决定了只有常委会表决结果才能真正称之为组织决定。

  省委常委十三人,参加书记碰头会的书记和副书记共计六人,加上组织部长已经达到七人,还有一个只是参加旁听记录而不发表意见的省委常委、秘书长,事实上已经达到了八人,剩余的常委只有五人,这事实上已经变相的代替了常委会的作用,这也是日后之所以要减副的原因。

  虽然只是短短几句话对方就挂了电话,陆为民心中却早已是波涛汹涌了。

  去宋州?!

  不是昆湖,也不是宜山,更不是留下来接任张天豪,而是去宋州。

  震惊、疑惑之余,得到自己要重返宋州的消息。他内心里却有一种失而复得的感觉。

  先前杜崇山有意无意就流露出来过希望自己到昆湖的意思,再加上茅道庵在昆湖设宴一事,一度也让陆为民也产生了自己真的有可能要到昆湖的感觉。虽然他也觉得去昆湖是一个极大的机遇和挑战,而昆湖的底子和条件以及昆湖本身在改革开放以来出干部的魅力也的确让人怦然心动。但是陆为民内心深处却对昆湖无感,毕竟走了这么多地方,要让陆为民再度去适应一个新的地方,尤其是以前从无交织的地方,这也是一个苦活儿,无论这个地方有多好。

  所以当电话里传递过来的信息是自己到宋州时,陆为民竟然有一种失而复得的轻松感,终于重返宋州了。

  陆为民一直认为自己在宋州工作的几年是最辛苦的几年。也是变动最大的几年,短短几年间,自己职位接连几变,从宣传部长到兼任政法委书记再到常务副市长,最后到副书记,期间尚权智给自己压了太多的担子,但是也给了自己更多的锻炼机会,正是在这些不同职位上的打磨才使得自己能够迅速成熟起来,也能够泰然的面对各种险恶。

  而那几年在宋州工作的种种经历,在那段时光里和宋州同事同僚们结下的种种渊源瓜葛也同样经常浮现在他脑海中。让他有时候都忍不住想要去关注宋州的情况,虽然他从未正式回过宋州一趟,但是却不影响他的心态。

  搁下电话的陆为民呆坐在办公室茫然了好一阵。接到电话时那一份狂喜、兴奋和憧憬激情慢慢褪去之后,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有些陌生的茫然,宋州还是自己走那个时候的宋州么?现在的自己回去又该怎样去面对以往那一切?

  “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不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白居易的这首诗突兀的从陆为民脑海中钻了出来,才来丰州两年多一点时间,自己就这么要离开丰州了?才离开宋州三年多一点儿时间,自己却又要重返宋州了?

  突如其来的这种剧变。哪怕是陆为民心理上已经有了一些准备,还是让他有一些短暂的难以适应。

  书记碰头会的意见基本上也就是常委会的结果。如果没有特别特殊的意外的话,就是如此了。

  自己去宋州。又该如何?短暂的茫然之后,陆为民努力想要让自己情绪兴奋起来,但是却做不到,或许是先前的等待透支了本身酝酿的激情,使得现在的自己变得过于冷静了。

  陆为民突然想起自己忘了问一问对方昆湖究竟是谁入主,也不知道安德健和王舟山亦或是别的什么人,比如恽廷国,谁能胜出?

  不过这也不重要了,最多几个小时以后,所有一切都会袒露在阳光下,现在自己需要做的是怎么来处理好丰州这边的后续工作。

  陆为民清楚如果自己离开丰州,祁战歌接任自己没有什么悬念,只要省里没有特别变故,应该是如此,而自己手里的一些重要工作,比如丰处高速公路项目,交给祁战歌陆为民也还是比较放心的,祁战歌值得信赖,而吕腾也同样当堪大用。

  陆为民觉得自己在丰州工作期间,最为满意的就是能够把吕腾用好用足了,站在公允的立场上,吕腾的能力比起宋大成来只强不弱。

  宋大成过于老成持重,做事踏实是宋大成的优点,但是在副市长这个角色上,光是踏实还不够,还的要有一些敢闯敢试的创新求变精神,在这一点上吕腾接受新鲜事物的能力要强于宋大成。

  除了吕腾,梅琳这个另类也让陆为民觉得大有收获,一个民主党派的干部风格却比一般的*干部还要泼辣凌厉,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异数。

  也许正是民主党派干部这层皮让她可以抛却一些东西,更能随心所欲干她自己想干的事情,从某种方面来说,陆为民甚至都有些羡慕她。

  在丰州两年多时间,陆为民没有太多遗憾,他自认为自己已经基本上做到了极致,张天豪精力放在了阜头和大垣上,而他则全力以赴要凭借撤地建市这个机会把丰州城市经济打造起来,现在说已经做到了还有些为时过早,但是基础已经打下了,双庙和伏龙的产业经济已经有了一个比较完整而明晰的导向了,而且按照目前的势头,丰州城市经济已经进入了蓬勃发展的势头。

  陆为民相信不出意外,两年内丰州经济绝对可以上一个大台阶,明年地区生产总值达到500亿不是梦想,后年甚至可以向600——700亿发起冲击。

  来丰州是正确的,收获满满,不仅仅是在事业上实现了自己的一些想法,同样也结识了一些值得一交和共事的同僚,像吕腾,梅琳,这些新认识的朋友或者说同僚,虽然不知道他们如何定位自己这个市长,但是于公而论,陆为民觉得这两人堪大任,尤其是吕腾,以前自己在丰州工作时和吕腾接触不多,甚至还有一些误解,但是真正接触之后,才能了解。

  也许以后再无共事之缘了。

  浮想联翩,陆为民有些走神,还好,午间这个时候显得异常安静。

  陆为民喜欢在办公室里休息,倒不是说喜欢办公室味道,而是丰州这边给他安排的宿舍让他不太满意。

  如果是在宋州,常委楼,也不知道还在不在,但据陆为民所知,常委楼是没有房改的,一直保留着,但是规矩也定下来了,凡是下来的书记、市长和常委、副市长们都会主动搬离,留给下一任,毕竟现在干部交流很频繁,再要给新来干部找房也不方便。

  联想到自己也许很快就要回到宋州,陆为民不由得感触万千,怎么想他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三年之后就要重返宋州。

  这一来一去,便已经是物是人非了。

  黄文旭走了,杨达金走了,雷志虎也走了,曲建东居然被抓了,这一切似乎已经预示着宋州已经不再是几年前那个宋州了,当然宋州也还有太多值得留恋回味的地方,重返宋州,一样会给自己带来无限酸甜苦麻辣。

  ***************************************************************************************************************************

  陆为民以为自己接到电话之后,各种电话就会接踵而来,但是出人意料的是,随后的一个多小时里,自己的电话却是格外安静,在没有一个电话进来。

  一直到上班之后,也只是有一些其他工作电话,这让他也颇感惊讶。

  不过到了四点五十分之后,在张天豪来了电话之后,从自己办公室到张天豪办公室这段步行路程期间,陆为民就接到了四个电话,当然内容都是用一样的,恭喜。

  张天豪在书记碰头会之前就知道陆为民要走,但是他一直以为陆为民可能会是去宜山担任市委书记,这是从他自己分析得出的结论。

  无论是昆湖还是宋州,在张天豪看来,以陆为民的资历来说,都显得有些稚嫩了一些,尤其是昆湖。

  而宋州现在市长秦宝华之前还排位在陆为民之前,这种搭配也未必合适,但他还是小瞧了这一次昌江省委的决心。

  常委会后第一时间他就知道了这个结果,他除了感慨之外,也没有太多的想法。

  第二更,我还要继续爆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