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一百一十五节 “道别”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一百一十五节 “道别”

  “那当然需要一些策略和手段。”陆为民淡淡的道:“我原本有一些想法,还没考虑成熟,但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要离开,所以也只能先向天豪书记汇报了,看看可行性和效果最终能怎样了。”

  张天豪也知道陆为民能这么说,肯定是已经有了一些系统性的想法,这当然是好事,而本来陆为民的脑瓜子就相当好用,能让他这么正式说出来的,自然不会差。

  “资本是趋利的,民间资本更是如此,从目前来说丰处高速公路更像是政策路,但如何把政策路变成经营性道路,我觉得有些工作可以做一做,甚至可以实现一举两得。”陆为民一张口就让张天豪面容微变,他点了点头,示意陆为民继续。

  “我们丰州这两年经济增速起来了,我觉得这是一个亮点,也是一个看点。而丰处高速一旦修通,而根据我掌握的消息,未来一两年内浙省可能又有意要建设瓯处高速,这样就意味着将来可以从东瓯经处州直接抵达丰州,再加上现在我们省内的昌昆高速、昆洛高速已经建成,洛丰高速在建,这也就意味着从东瓯可以西向直入昌江腹地,这对于浙省资本进入我们昌江,昌江富裕劳动力进入浙省,带动双方经济融合都极为有利,也会进一步促进两地的经济贸易往来,浙省这些民间资本不会看不到。”

  陆为民有条不紊的梳理着自己的想法。

  “所以我觉得如果我们可以借助丰州近年来经济发展上的优异表现,在东瓯、明州等地搞一些招商引资的推介会,规模可以搞大一些,声势造响一些,既可以吸引外来企业投资,同时也是一种对我们整个丰州发展的变相宣传。宣传这条路。可以进一步为丰州吸引浙省的资本和项目投资过来,同样宣传丰州经济快速发展,也可以进一步提升东瓯民间资本对这条路的兴趣和信心。因为丰州经济快速发展势必对外贸易量增大,而作为丰处高速公路日后建成之后作为丰州乃至整个昌东地区入浙出海通道。当然在盈利性上会得到提升。把这个工作做好了,对丰州,对丰处高速,都大有裨益,而且这两者之间可以起到很好的相互促进作用。”

  陆为民的点子让张天豪也是眼睛一亮。

  这个办法好,通过招商引资项目推介会来介绍推出丰州新形象,吸引浙南地区的资金项目向丰州转移,而这样也势必加深丰州和浙南地区的经济联系。而这种联系又会转化为两地的货物运输和贸易往来的提升,这对于丰处高速公路来说也是利好,同样,丰处高速公路如果开建和建成,使得双方交通联系上的瓶颈被打破,也会进一步提振浙南资本对丰州乃至昌江内陆地区的吸引力,可谓一箭双雕。

  “为民,这个想法好,你该和战歌好好说一说,下一步他来接你的位置。这就该是他的重点工作了。”张天豪虽然高兴,但是也并未失态,也没有必要去贪天之功为己有。这本来也该是政府的事情。

  “嗯,到时候交接的时候,我会和战歌书记交待清楚的,这里边也还有一些小门道需要先做起来。”陆为民点点头。

  谈话的气氛很好,陆为民裤包里的电话已经振动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他不清楚是谁来的电话,但是这会儿他不想破坏现在的谈话氛围。

  一直到张天豪接到另外一个电话,两个人才算是正式“道别”。

  这种道别是一种心理上的道别,而非形式上的道别。

  从这一刻起。张天豪不会再将陆为民视为丰州市长,而会把陆为民视为候任的宋州市委书记。和他将会是一个平起平坐的同僚,而在此之前。无论是他,还是陆为民本人,都还把陆为民自己视为丰州市长,但这一刻后,陆为民就会在心理上从丰州市长过渡到宋州市委书记,完成这个角色转换了。

  ***************************************************************************************************************************

  出了张天豪办公室,走廊里显得很安静,陆为民脚步悠然但是却有平稳的走在走廊里,从这一端走到中间的楼梯处,然后缓步下楼。

  平时来市委的次数虽然不算多,他也不是很喜欢往这边跑,但是作为市委副书记、市长,他来这边也是必不可少的,每一次都是匆匆而过,从没有今天这种独特的感觉。

  市委这边的人,陆为民都不是很喜欢,除了吴光宇和周培军外,曹刚和魏宜康也算,也难怪自己不太喜欢这边,走在走廊里,这会儿已经快要下班了,一些干部已经开始在办公室里闲聊,有些人甚至探头探脑,看看领导有没有离开,自己是不是也可以偷跑。

  当然也有几个年龄接近到点的干部大摇大摆的提着水杯或者拿着自行车钥匙自顾自的往外走,哪怕是看到了陆为民,也只是大模大样的打个招呼,便扬长而去。

  这一幕幕情景如同照片一样不断的定格在陆为民脑海中,一直到他离开市委大院回到市政府那边,进入自己办公室,他知道自己这一次离开丰州,只怕就不会再回来了,不可能在以主人家的身份回来了。

  一直到回到自己办公室,陆为民这才把门掩上,看了看来电显示。

  七个电话,当然都是熟人。

  安德健、王舟山当然名列其中,陆为民也不清楚这两人现在的心情如何,但是他知道宋州对于这两人来说吸引力不大,他们两人想要争的是昆湖,但是却没有想到恽廷国横空出世,把包括自己在内的三人都挑于马下。

  也许他们打电话来也是要安慰一下自己?陆为民自我解嘲的笑笑,却不曾想自己却是真的不太喜欢去昆湖,更愿意去宋州,甚至宜山。

  还有电话的则是贺锦舟和徐晓春。

  作为前任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贺锦舟的消息肯定也相对灵通,徐晓春现在在昌西担任副州长,分管农业和农村工作,据说也颇得贺锦舟看重,估计他的消息也应该是从贺锦舟那里获知。

  剩下三个人,秦宝华,关恒,还有一个既有些意外,又有些在意料之中,吕嘉薇。

  想了半天,陆为民还是决定先回安德健和王舟山的电话。

  安德健和王舟山在电话里都没有多说什么实质性的内容,自然都是祝贺和勉励,也听不出两人有多少情绪变化,话又说回来,像他们这种城府的人,自然也不可能在电话中听出什么来。

  第三个电话陆为民打给了吕嘉薇。

  “陆书记,现在叫你陆书记不嫌逾越吧?”曼妙的声音很容易让人想起那个同样曼妙优雅的身影。

  “我要说逾越,你是不是会说我矫情?”陆为民淡淡的道。

  “哟,新人上床,媒人抛过墙?陆书记,虽然我人微力薄,但是起码也是用了心的,我相信我的努力你应该感受得到才对。”吕嘉薇有些调侃的口吻听得陆为民很不舒服,但是他却不得不承认,起码在左云鹏那里,吕嘉薇是发挥了作用的。

  虽然他不认为吕嘉薇能够左云鹏,左云鹏能左右这一次人事调整,但是对于改善和拉近自己与左云鹏的关系,而自己在这一轮人事调整中能够如此顺利的过关斩将,吕嘉薇发挥的作用是客观存在的。

  “谢谢了。”陆为民沉吟了一下,“吕小姐,我不清楚你的想法和意图,我也不是很想知道,但我知道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我自认为不值得让你这么青睐,你也说过你这个人交朋友,从来不会让朋友难做,我信这一点。”

  “陆书记,请别把人性想得那么龌龊肮脏好不好?”吕嘉薇在电话里轻笑,“我说过了,关系密切的,未必就是朋友,朋友也未必就一定要关系亲密,我还说了,朋友互相帮助是应该的,这种帮助未必就是交易,同时,请求帮助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同样,请求也不应该超越原则,你觉得我所说的这些对么?”

  陆为民暗呼厉害,这女人把人性把握得很好,可谓聪慧和美貌皆具,如果不是知晓她底细的人,很容易就被对方这种随时随地流淌出来的风情所俘获,话说得好听,甚至一次二次也的确如她所说那样不违背原则,但是久而久之,当你沉迷于这种微妙的朋友情感中时,只怕狰狞的套索也就为你准备好了。

  只可惜她遇上了自己这个有着前世记忆的妖孽,她的愿望就只能就此止步了,当然陆为民也不会刻意针对她,就像她所说的,不违背原则的事情,当然可以按照程序来。

  我还在努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