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一百一十九节 人心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一百一十九节 人心

  送走黄鑫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了。

  从黄鑫林驾驶的车辆陆为民就能看出黄鑫林在市里边的境况。

  一辆略有些老旧的灰色帕萨特,1.8gls基本款,也是上海大众在中国推出的第一款帕萨特b5,车龄车况似乎都很一般,估计公里数也不低。

  宋州的财政条件不差,华东软件园带来的麻烦和宋州财政关联不大,凭借着工业经济的迅速崛起,也使得宋州财政税收呈现出高开高走的局面,而宋州素来有好面子的习惯,所以在车辆购置上从来都是走在了全省的前面。

  哪怕是屡屡被省里边点名批评,甚至处理,但是依然“痴心不改”,通过各种方式来换车,或者假托企业名义买车,总而言之座驾已经不单单是一种享受那么简单了,而是象征着身份地位,甚至也象征着宋州这座城市的品味,这话是陆为民还在宋州时,黄俊青给陆为民说的,陆为民为此印象很深。

  那个时候的宋州班子里边的座驾就明显高出丰州那边一两个档次,皇冠、公爵王、佳美、蓝鸟王、本田里程,乃至凌志,都不鲜见,当时的宋州还真有没落贵族之称,经济已经下滑到了全省第九,但是在绷面子和摆谱儿上却丝毫不落人后,这就是宋州人所谓的“大气”。

  等到现在宋州经济重新起飞起来,对于宋州人来说,那么在绷面子和摆谱儿上就不能掉份儿了,就像张天豪当初在丰州独享奥迪a6时,宋州早已经一次性就买了六辆奥迪a6,除了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一把手各配一辆外,当时的副书记秦宝华和林钧的座驾也都分别换成了奥迪a6。这在当时也是引起了很大的轰动,但是当时宋州经济蒸蒸日上,童云松和魏行侠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轰动一阵也就这么过去了,甚至连纪委也没有怎么纠缠这事儿。上行下效,宋州市里各局行部委也是你追我赶的换车,这甚至也让季婉茹的广州本田4s店受益匪浅。

  连萧樱现在都已经坐上了一辆八成新的雅阁,那是何靖在今年初新换了一辆别克君威之后淘汰下来的老车,说是老车,但是也只有两年车龄,跑了不到三万公里,给了在文体局党组排序第三的萧樱作为座驾。

  黄鑫林没带司机。是自己驾车来的,来陆为民这里,他也不可能带司机。

  陆为民送到门口,黄鑫林这才和陆为民道别,开车离开。

  这种老款的1.8gls的帕萨特现在已经逐渐在被带涡轮增压的1.8t或者2.0l的帕萨特所代替,而黄鑫林作为宋州市人民政府的副市长,还在开这样一辆半新旧的老款帕萨特,也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了。

  黄鑫林给陆为民带来的消息很丰富,按照陆为民的推断,也比较客观。没有掺杂太多的私人感情在里边,当然,基于黄鑫林个人思维角度的判断如果有偏差。那又另说。

  陆为民也相信黄鑫林不会在这种时候不识大体,他应该清楚自己要获得宋州内幕性的情况也不会只有他一条渠道才对。

  给苏燕青打通电话,通了十分钟电话,苏燕青已经知道了这个情况,消息来自于夏力行,估计应该是荣道声和夏力行通了气。

  之前沟通是一回事,之后通气又是另外一回事。

  苏燕青对陆为民这一次职务变动还是非常高兴的,在她看来陆为民回到宋州是天时地利人和兼备,正好可以大展身手。至于说宋州目前存在的问题,苏燕青自然是选择性的忽略。她相信自己丈夫的能耐,任何难题在陆为民手上都自然有解决之道。

  虽然夏力行没有给陆为民打电话。但是陆为民还是很主动的给夏力行去了电话,汇报了情况。

  夏力行在电话里没有多说什么,只说到宋州要尽快站稳脚跟,抓住牛鼻子,尽快打开局面,别让信任自己的领导失望。

  放下夏力行的电话,陆为民也有些心潮澎湃,夏力行的话语虽短,但是语气却重。

  不要辜负领导的期望,这也说明在自己到宋州这个问题上依然是存在相当大的争议的。

  虽然可能在常委会乃至书记碰头会上见不出风刀霜剑,但是陆为民相信在棋局下的博弈对抗不会少,喜欢自己欣赏自己的人固然不少,但是憎恶自己轻视自己的人一样不少,这都会体现在每一场较量中,只是这一次喜欢自己欣赏自己的人占了上风,但是如果自己不能以实际行动来证明他们的选择是正确的明智的,那么授人以柄,也就意味着下一次就不会有人再会给自己信任和机会。

  坐在沙发里,沉静了一下心境,陆为民看了看表,已经快十二点了,估计今晚应该可以安静了。

  正想着,电话又响了起来。

  陆为民看了看号码,有些讶异,居然是曹振海。

  曹振海?他也给自己打电话,而且是这个时候?陆为民有些不解。

  曹振海现在仍然是市委常委、宣传部长,他算是宋州市委市政府里边资历最老的班子成员了,随着毕华胜的离开,他就成了整个宋州市委市政府班子中硕果仅存的梅黄时代元老了。

  对于曹振海来说,似乎他也没有多大必要再来巴结自己,纵然是他想示好自己,以他现在的年龄和身份,以及自己和他原来相处的关系,似乎没有必要这个时候打来电话说什么才对,但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接过电话,曹振海的笑声依然那么亲和温厚,这让陆为民也是一暖,印象中自己到宋州最初接触而又熟悉的市委市府班子成员里就是老曹了,那个时候的沈子烈都还没有进入市级领导班子。

  简单的寒暄几句,曹振海也很含蓄的问道陆为民明天是否有时间,这个问题陆为民还真不好回到,虽然张天豪给了陆为民半天假,但是谁也不敢保证明天上午会不会有什么意外,比如省委的直接通知,所以陆为民只能给曹振海一个很含糊的回答,表示明天上午可能会有时间,但是具体什么时候还要临时才定。

  曹振海在电话里也表示出了理解,只说他明天也在昌州,想要抽时间来拜会,陆为民很爽快的答应下来。

  曹振海的电话刚刚放下,电话再度响起,这让陆为民真有些郁闷了,怎么都会选择到快十二点才来电话?难道说他们都认为之前自己会有很多应酬?

  仍然是一个让陆为民有些惊讶的电话,陈庆福。

  陈庆福仍然是副市长,但是比起黄鑫林这种边缘化的副市长,陈庆福的地位和境况无疑要滋润许多,分管的教育、广电、卫生、环保,这在宋州也算是一个比较受欢迎的副市长了。

  但是陈庆福这个副市长一当就是四五年,对于一个还希望在仕途上有所寸进的班子成员来说,这无疑是让人失望和难以忍受的。

  所以陆为民也同样能理解。

  对于任何这个时候希图联系上自己,无论是聊天套近乎,还是开门见山的想要坦诚心扉,亦或是含蓄的抛出橄榄枝,陆为民都能理解,也愿意接受,现在的他希望的是最快速度积聚力量,重新把宋州的精气神凝聚起来,重启宋州快速发展的进程,他没太多时间来消耗在内部的平衡和博弈上,所以他要最大限度的把力量掌控起来,而现在每一个人都是其中一份子。

  当然,在最后他会有所选择。

  ***************************************************************************************************************************

  季永强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九点过了,他喝了两杯酒,虽然酒量不大,但是两杯酒却还不至于醉了。

  但酒精的刺激还是让季永强内心有一种强烈的躁动感。

  晚饭是处里边聚餐,气氛也很不错,本来只是处里边一帮人在一起吃饭,没想到余检突然打电话来说要参加。

  余检并不分管公诉,但是余检是党组副书记、副检察长,他要来参加处里的聚餐,处里自然是求之不得,高处长也是十分高兴,还觉得是处里工作出色,余检才会来光临。

  晚饭吃的很高兴,余检在饭局上也表扬了公诉一处近期的表现,谈到了几个影响比较大的案子上庭的情况。

  晚饭后,余检要离开,自己送余检出去的时候,余检却问了一句自己这段时间和陆书记有没有联系过。

  一句话把季永强问得有些茫然,还一阵后他才反应过来余检说的陆书记是陆为民,季永强下意识的说自己已经有几年没见过对方了,没怎么联系,当时余检脸色就很不好看,没说什么就上车走了。

  到这个时候季永强也都还没弄明白,余检是怎么回事儿,怎么余检一下子就不高兴了。

  送到,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