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一百二十节 人性

第十五卷 风雷动 第一百二十节 人性

  看见丈夫回来之后神情有些不大对劲儿,看对方脸色就知道是喝了几杯酒,丈夫酒量很差,两三杯的量就差不多了,围着白围裙的白珂替丈夫泡了一杯蜂蜜茶出来,递给对方。

  “怎么了,永强?不是你们处里聚餐么?看你好像不太高兴?”白珂有些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季永强对自己这个妻子是又爱又怕,爱的是她心灵嘴巧,人也长得漂亮,又是名牌大学毕业,业务能力也不差,家庭条件更好,无论是哪方面条件都很强,而自己虽然也自认为不弱,但是毕竟自己家庭条件一般,尤其是自己又是有过短暂婚史,所以结婚以后季永强也是百般宠爱对方,好在白珂也不是那种恃宠而骄的女孩子,这也让季永强更疼爱这个女孩子。

  “不对,要没什么,你怎么会有这种表情?你不是在电话里说余检也要参加你们处里的聚餐么?都说唐检要调到省高检去了,余检要接任检察长,他今天参加你们处里聚餐,你们高处长肯定很得意吧?”白珂虽然在麓溪检察院,但是对丈夫所在的市检察院情况还是很关心。

  季永强咬了咬嘴唇,摇摇头,不说话,白珂觉得有些不对劲儿,盯着对方道:“究竟怎么一回事儿,怎么这副表情?还要瞒我?”

  “吃完饭之后,我送余检上车,余检问了我一句话,我随口回答了,好像余检很不高兴,话都没说就走了。”见妻子盯着问,季永强也不敢在妻子面前撒谎,只能老老实实道。

  “余检问你什么了?怎么回答的?”白珂也有些着急,余长松是市检察院党组副书记、副检察长。也是接任唐啸检察长的最有力人选之一,得罪了余长松,永强还不得被传小鞋?

  “余检问我这段时间和陆为民联系过没有。我说很久没联系了,余检就不高兴的走了。”季永强也不知道余长松为什么生气。陆为民都离开宋州好几年了,听说先去援藏,后来去了丰州,余长松这个时候问起陆为民干什么?

  “陆为民?”白珂也有些诧异,“余检问陆市长?”

  “嗯。”季永强点点头,“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找陆为民有事儿。”

  白珂想了一想,摇摇头,“恐怕不是。我给姐打个电话问问,你姐不是和陆市长比较熟么?”

  “小珂,不用了吧,……”季永强连忙制止。

  “不用你打,我打。”白珂没好气的道,很快就拨通了季婉茹的电话。

  季婉茹在电话里没多说什么,只说还不清楚,让白珂等一等,她马上给她回电话。

  五分钟之后,季婉茹电话过来。白珂接了电话,季永强只听得白珂“啊”了一声之后,声音顿时提高了几度。“姐,你说陆市长要到宋州来当市委书记?真的?那太好了!好,好,我知道,姐你放心,我知道,永强不会乱说的,好,好……”

  没等妻子放下电话。季永强已经知道了真相,陆为民要回宋州来当市委书记了。难怪余检这么急切的问自己有没有和陆为民有联系,也才会听到自己的回答之后很不高兴。无论自己是真话还是假话,余检都不爱听。

  季永强心里也是一阵苦笑,余检这样的大人物也需要走这些门道?

  他一直很尊重余长松,余长松是搞业务出身,在麓溪检察院当检察长时就是检察系统内一等一的牛人,现在更是市检察院党组副书记、副检察长,季永强一直把沈君怀和余长松视为自己工作中的“偶像”,没想到“偶像”也是凡夫俗子。

  看见丈夫脸上的神情,白珂就明白丈夫内心的想法,她知道季婉茹和陆为民比较熟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季永强虽然业务能力不弱,但是在情商上却差了一些,如果没有陆为民这层关系,只怕季永强也没有这么容易就调到市检察院,而且还获得了提拔。

  不过白珂对这种事情并没有太多的抵触,季永强的业务能力摆在那里,情商虽然差一点,但是季永强为人实诚,而且经过几年磨砺,棱角也磨平了不少,一般的人情世故也已经明白了,只不过有时候脑瓜子里还有些某种情结罢了。

  余长松现在还只是党组副书记、副检察长,唐啸要走,他当然想要接任,而现在陆为民突然来宋州担任市委书记,有这层关系在,他能用当然想要用上,何况当年不也就是这层关系才有了季永强到市检察院么?

  “永强,你怎么了?”夫妻几年了,白珂也能理解丈夫的心思,“是不是有些不适应?”

  “不,一开始有点儿,后来也想通了,余检大概也就是想要找个机会见一见陆为民吧,谁不想在新来市委书记面前加深一下印象呢?何况像你说的,唐检要走,这检察长谁来当,得市委书记点头才行,余检当然想要去争一争,说实话,余检如果能接唐检,对咱们市检察院来说也是好事,起码余检这个人是内行,也还算正派,做事也公道,总比外边来些外行或者心术不端的人强吧。”

  季永强也想通了,淡淡的道。

  “嗯,我听说市里边可能有其他想法呢。”白珂消息也很灵通。

  “哼,市里边找不到合适位置安人了,就像把有些书记县长什么人给安排到检察院来,觉得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沈书记还在当政法委书记,还挡着在。”在市检察院里,关乎市检察院一把手人选问题,季永强虽然清高了一些,但是对这些消息还是很关注的。

  “沈书记和陆书记关系好像很好,陆书记若是来了,沈书记说话也要有底气得多。”白珂对这里边的门道要比丈夫更清楚,“对了,永强,以后你别陆为民过来陆为民过去的,你姐和陆书记熟悉,喊名字可能没啥,你在市检察院里工作,好歹也是中层干部了,陆为民马上就是新来的市委书记了,人前人后如果你喊顺了口,会让别人怎么想?也许陆书记根本听不见,但这是起码的礼仪和尊重,而且万一有好事者传到陆书记耳朵里去了呢?这不好。”

  季永强愣了一愣,看着妻子,妻子温和的目光里却很坚定,觉得嘴里有些干涩,点点头,“我知道了。”

  “永强,我是为你好,你到市院也不容易,咱们既然走了这条道,工作当然要干好,但是如果能够有一个更大的舞台供你驰骋,你为什么要拒绝呢?”白珂温言继续道:“格格不入并不代表你就高人一等,适应这个社会的一些约定俗成的规矩并不丢人,这反而能证明作为一个成熟男人融入这个社会的能力。”

  季永强再度愣怔了一下,好一阵后,才抱住妻子,重重点点头。

  ***************************************************************************************************************************

  季婉茹给陆为民打电话时,陆为民在电话里并没有遮掩什么,只说省里可能有这个意图,陆为民能这么说,季婉茹就知道这事儿多半是已经定了下来。

  电话里季婉茹没有多说,她感觉到陆为民那边应该还有人,她也知道陆为民的妻子不在昌江在京里,再一联想连自己都知道了陆为民可能要来宋州,估计今晚肯定会有不少人会去拜访陆为民,心中也就释然了。

  陆为民要来宋州了,而且是以这样一种姿态杀回宋州。

  季婉茹知道三年前陆为民离开宋州其实是以一种有些孤独的姿态离开的,几乎没有人认为陆为民的意见是正确的。

  当时如日中天的华东软件园项目现在却成了一个笑话,一个难堪,搁在经开区里边,连季婉茹都替宋州市委市政府觉得难受,就这么被拓扑集团给耍了,最终聊下的一大堆破烂事儿,却要宋州市委市政府来埋单。

  实际上这一年多来,宋州市里边暗地里也已经有不少人都在为华东软件园鼓噪着,陆为民在在市委常委会上对华东软件园的态度很快就被人所知晓,所以也就有不少人开始怀念回忆陆为民在的时候,当然陆为民只是副书记,谈不上什么陆为民时代。

  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陆为民终于回来了,而且是市委书记的傲然之姿君临。

  想到陆为民那雄姿英发的神态出现在宋州市委大院门口,群雄环绕的景象,季婉茹竟然又有些微醉的醺意。

  这个男人终于回来了,哪怕和自己只有一夕之欢,但是他毕竟是自己生命中的男人,让自己刻骨铭心毕生难忘的男人。

  对于强者的仰慕是女人的天性,季婉茹不讳言自己迷恋上这个男人也许很大程度就是因为这个男人的强大,但是强大背后的温柔才是源泉。

  第一更送到,求月票支持,我还要爆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