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节 来或不来,我们都在这里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一节 来或不来,我们都在这里

  陆为民是在回中午返回丰州的路上接到省委组织部的电话的,内容很简单,通知他第二天到省委谈话,没说具体事宜,但对方却说了一句恭喜了,不言而喻。

  陆为民也很懂规矩,不多问,实际上大家都心照不宣,这个时候如果当事人都还不知道,那可就真的是笑话了。

  回丰州之后的工作还需要有很多要交接,虽然现在还没有到省委组织部那边正式去接受谈话,但是非正式的消息已经下来了,只差正式文件过来了,所以一些工作现在做交接准备也不算逾越了。

  准备工作可以做,但是正式交接却不行,所以陆为民也只是吩咐吕文秀帮自己先行把各种东西收拾整理,准备好交接手续。

  之前陆为民就问过吕文秀愿不愿意跟他去宋州,吕文秀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了。

  对吕文秀来说,现在显然不是离开的时候,跟着老板能学到的东西更多,日后的前途也更远大,这一点他还是看得清楚的。

  市里边大部分人都已经知道了这一消息,所以陆为民的办公室就变得门庭若市。

  无论怎么说,陆为民也在丰州担任了两年多时间市长,而这两年多给丰州带来的变化也是显而易见的,现在陆为民要走,无论是喜欢还是不喜欢陆为民的风格,大家都意识到一个时代似乎尚未真正开始,就又要结束了。

  当然像章明泉、冯西辉、齐元俊、田卫东这些人就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来凑热闹了,甚至连电话里也就是一两句话道了恭喜就挂了。

  陆为民也知道自己要想沉下心来想点儿事情是不现实的了,所以索性把祁战歌叫在一起到了张天豪那里,三个人开门见山的谈了当前丰州的工作,陆为民也很坦率的谈了自己的一些想法,以及当前丰州最迫切的工作。

  祁战歌虽然也只接到了省委的通知。但是都还没有正式下文,只不过陆为民这样直率,祁战歌自然也不好矫情。三个人在办公室里一谈就是半天,一直到晚间。三人索性就直接在市政府食堂的小包间里小酌了一番。

  在离开之际,陆为民自然也就放开了许多,平时能说不能说的,也就借着酒意倒了出来,张天豪和祁战歌也不以为意,这种临走之前的话反而最真实,哪怕是逆耳之言,也算是一个提醒。

  ***************************************************************************************************************************

  陆为民就任宋州市委书记的消息如滚雷一般在一天之内就传遍了整个宋州和丰州。

  无论是宋州还是丰州。都对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是吃惊和不可思议。

  丰州人一直以为张天豪可能会离开丰州,而陆为民可能接任市委书记,没想到现在张天豪没走,陆为民却走了。

  宋州人知道童云松会走,但是却没有想到童云松走得这么突然,从去年到今年,关于童云松要走的传言基本每两三个月就要来那么一回,但是一次都没有成真,就在大家都麻木了的时候,这个传言却猛然成真了。

  听见“槖槖槖”皮鞋声响在门口。秦宝华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其实不看她也知道是谁来了。

  “静宜来了,来坐。”

  “市长。那个消息是真的?”张静宜明丽的面颊上淡妆宜人,手中精致的坤包增添了几分亮色。

  “应该不假,省委已经决定由陆为民同志到我们宋州担任市委书记。”秦宝华淡淡的笑了笑,把手中的签字笔搁下,“是不是有些意外?”

  张静宜略作犹豫,“的确有些意外,我也一直以为他会在丰州发展,没想到却回宋州了,这也好啊。市长你和为民的关系也很熟悉啊。”

  “我再熟悉也没有你熟悉吧?”秦宝华摇摇头,“真没想到是为民回来。说实话有点儿不适应,估计你也会更不适应。所以我要提醒你一句。”

  张静宜一愣之后,随即笑了起来,“市长放心吧,我懂分寸。”

  “嗯,那就好,你也要先去准备一下,估计下午为民书记就要过来了,嗯,明天市里边恐怕要开一个联席会议,大家都要把各自的工作汇报一下,为民书记虽然是从宋州出去的,但是走了三年多时间,这几年宋州情况变化很大,他也需要一个熟悉了解和适应的过程,大家把工作介绍得详细一些,别出什么差错。”秦宝华点点头。

  张静宜不再说话,点点头,起身离开。

  看见张静宜离开,秦宝华微微扬起头,看着窗外炽热的阳光,发起愣来。

  说实话,也许最不愿意陆为民来的大概就是秦宝华了,因为她太了解陆为民的性格了,在一起共事那么久,虽然自己当时是分管党群的副书记,而对方只是常务副市长,后来才兼任市委副书记,但是这个人的个性太浓烈,尤其是在他自己分管的工作领域更是坚执,在秦宝华看来要说刚愎自用好像也不算过。

  当然陆为民在工作上也很分得清楚各自的位置,起码秦宝华是这么认为的,对自己也足够尊重,只不过那时候各自位置不一样,而现在陆为民以市委书记身份回来,这就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面子只是一方面,对秦宝华来说,她能接受,关键是陆为民在担任市委书记之后的作风,秦宝华担心自己有些难以接受。

  她清楚自己的性格,不是那种可以委曲求全的人,尤其是在觉得对方以市委书记的身份侵犯了自己作为市长权利的情况下,她不知道自己能否忍得住。

  个人私交感情不能凌驾于工作之上,也不能替代工作,这是秦宝华的原则,她相信陆为民也是这样的作风,所以她才会担心自己是否能和陆为民相处得下来。

  先前她也没有想到会是陆为民到宋州来。她清楚童云松的离开是不可不免的,而且据她所知之前如安德健、王舟山以及恽廷国的人都有可能到宋州,但是就是没有想到最后会是陆为民。

  她一直以为陆为民会接替张天豪,但这一次却出人意外,张天豪未动,而陆为民却来了宋州。

  得知这个消息,让她也是心思烦乱。

  陆为民熟悉宋州情况,在宋州也颇有威信,回宋州担任市委书记,如果从这一个方面来说,对宋州是有利的,但是陆为民他毕竟只是一个人,当初他离开宋州时其实也是因为与宋州这个群体产生了一些隔阂,这个隔阂的基点就是华东软件园,但是也还有其他一些原因。

  现在事实证明在华东软件园问题上陆为民的观点是正确的,但这就能说明陆为民的一切观点做法都是正确的么?秦宝华觉得不能这么看,当初陆为民和童云松、魏行侠乃至自己、孙承利和朱小平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意见上的分歧,除了华东软件园问题上外,也还有一些其他工作,正是这样一些因素,省里才考虑调走了陆为民,如果陆为民现在仍然以那样一种强势风格杀回宋州,秦宝华不知道情况会怎么样。

  昨天晚上,林钧就已经来拜访过自己,谈了很多,也交流了一些看法。

  她印象很深,林钧说了一句,陆为民来或不来,我们都在这里,这句话很耐人寻味。

  林钧背景不一般,据她所知林钧应该是在上两任的省委书记田海华时从省委办公厅开始崭露头角的,而且和朱小平走得很近乎,这一点秦宝华很清楚,这种趋势在自己担任市长,林钧接任分管党群副书记之后更为明显,她不知道林钧怎么会对陆为民也有一丝隐隐的敌意,甚至不惧在自己面前表露出来,这让她也有些警惕。

  也许是林钧看出了一些什么,或者说窥测到了自己内心的一些想法,秦宝华知道林钧也是一个心思慎密作风细腻的角色,但是没想到对方观察力也是如此细致入微,想到这里秦宝华也有些不舒服,被别人窥测出内心隐秘,没有人会喜欢。

  但林钧的话还是让秦宝华有些动容。

  林钧和朱小平抱团,已经是一个不可小觑的群体了,而很显然林钧希望自己也要和他步调一致,按照秦宝华的推测,林钧恐怕还不至于想要搞什么统一战线来对抗强势入宋的陆为民,而是希望大家能够相互协作,避免被陆为民的强势挤压得太难受。

  问题是用这种方式合适么?有用么?会不会适得其反?

  陆为民是市委书记,作为市委书记,先天优势摆在那里,而且现在是受命于危难,秦宝华从内心深处也不愿意和林钧他们搅在一起,但是如果陆为民依然如前几年那样肆无忌惮,她很担心对方会伤害到自己作为市长的权威,她秦宝华不是那种甘于当傀儡的人,如果真是那样,她秦宝华要么离开,要么就只能……

  十六卷展开,兄弟们赐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