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二节 在或不在,我都要来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二节 在或不在,我都要来

  陆为民前几年在宋州的表现太抢眼了,作为下边一般干部和普通老百姓,可能是一个劲儿的赞好,国人么,都喜欢强势一些的领导,魄力大,气场足,敢拍板,视野宽阔,思路清晰,背景深厚,做事雷厉风行,绝不拖泥带水,说一不二,令行禁止,这些看起来都是优点,但是换在他周围的搭档、同僚和直接下属们来说,感觉也许就没有这么美好了。

  作为当时的同僚秦宝华自然最能感受到这一点。

  和陆为民一起工作,你得随时跟着他的思路转,稍不注意就得跟丢了,自己那个时候还好,毕竟市委副书记,分管党群,和他的工作交织不算多,但平时谈话一样也觉得有些压力,而那时候的副市长们就有些吃不住了,据秦宝华所知,几个副市长和市政府的秘书长们,几乎没有和陆为民关系特别密切的,甚至大家都有点儿怕和陆为民在一起。

  在秦宝华看来,那个时候的陆为民就是宝剑出匣,锋芒三尺,周围人都能感觉到寒气,自然而然就要避而远之。

  就连童云松和魏行侠内心深处都有些怵陆为民,秦宝华不知道童云松和魏行侠他们自己感觉到没有。

  正因为有这个很深刻的印象,所以秦宝华内心也是纠结,这样一个强势人物呼啸而来,自己怎么和他相处?处不好怎么办?难道真的和林钧这帮人连成一线结成同盟?秦宝华觉得这是个最蠢的主意,除非陆为民真的不知收敛,妄自尊大,混成了孤家寡人,否则绝难成事。

  但陆为民会是那样的人么?显然不是。

  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

  张静宜来宋州之后显得很低调。

  都说女性干部和同性干部在一起不好处。但是张静宜却很好的和秦宝华处理好了关系,两个人甚至有些惺惺相惜的感觉,都是外地干部。张静宜本身就是宣传口出来的,口才气质都不俗。而秦宝华也一直为在宋州没有两个谈得来的同性干部而烦恼,张静宜的到来无疑让她有点儿欣喜。

  当然秦宝华也并非对张静宜的情况毫无了解,张静宜和恽廷国的绯闻秦宝华也早就有所耳闻,但是在接触了张静宜一段时间之后,却发现张静宜好像并没有和哪个男人有什么特别密切的联系,起码秦宝华的感觉是如此,即便是回昌州之后,两个人也经常相约一起出来逛街、喝咖啡。

  张静宜当然也对于秦宝华的走近不会拒绝。作为一个外来人,宋州又是一个比较排外的城市,需要一些时间才能融入,尤其是前夫沈子烈还曾经长期在宋州任职,所以张静宜当初是很不愿意来宋州的。

  但是组织安排,也由不得她,何况她也的确想要离开昌州,宋州这个选择虽然不尽人意,但是起码比昌州强。

  而秦宝华的性格显然是有些强势的,尤其是在担任市长之后。秦宝华就开始渐渐表现出她的个性,只是秦宝华和她一样显然也对下边的行政工作欠缺一些经验,尤其是在宋州面临困局的时候。秦宝华也还是有些手忙脚乱。

  有张静宜这样一个同性干部在一旁帮衬,秦宝华至少在心理上的压力也要小不少。

  所以也正是这几个月时间里,使得两个人关系才迅速走近起来。

  张静宜在无意间也曾经提及过陆为民,秦宝华也知道张静宜前夫沈子烈曾经是陆为民上司,而张静宜也应该和陆为民是素识,但秦宝华却不知道陆为民和沈子烈张静宜夫妻两人之间的关系是这样复杂。

  正因为如此复杂,所以秦宝华才意识到张静宜其实也不是很希望陆为民来宋州。

  个中原委,恐怕也只有张静宜自己才能品味得出来了,和秦宝华一样。张静宜也知道,陆为民来宋州。的确会给很多人的事业和生活带来巨大的冲击,乃至变化。不可预料的变数实在太多了,而身处高位者,没有几个喜欢这种存在太大变数的生活。

  回到自己办公室,张静宜抿了抿嘴,端起口杯呷了一小口咖啡。

  她分析过陆为民来宋州的利弊。

  利是毕竟陆为民和她还是有些交情,不看僧面看佛面,只要自己对陆为民没什么敌意,那么相信陆为民还是愿意和自己融洽相处的;但是弊也很明显,那就是陆为民知道自己一些情况,可能在感情就会对自己有些反感,男人的印象是很难改变的,尤其是在这些事情上,沈子烈是他的老领导,而现在沈子烈却又和自己恩断义绝,所以陆为民会怎么来看待自己,真的不好断言。

  但张静宜也知道自己无力改变这一切,连秦宝华都只有接受,遑论自己?

  不过她也隐约感觉到了市里局面的一些变化,像林钧、朱小平这些人,像曹振海、沈君怀、黄鑫林这些人,恐怕对陆为民来宋州的态度是截然两样的,同样在县市区里边的主要领导中,也一样有各种复杂的情感,尤其是在市区这一块。

  陆为民在宋州威信的确不低,但是在主城区这一块里边,却对陆为民颇有怨气。

  不少主城区的干部认为陆为民在宋州期间是有意无意的忽略了主城区的发展,而可以扶持郊区郊县的发展,像麓溪、苏谯、遂安都是在这个时期迅速发展起来的,进而迅速把宋城和沙洲这样的老城区远远的甩在了身后。

  同样经开区的干部也是对陆为民感觉复杂,他们认为华东软件园当时的上马固然是孙承利一手导演,但是这也和当初经开区一直找不到属于自己的产业定位有很大关系,如果当初市里边能够大力扶持经开区的产业培育和发展,经开区也不至于在华东软件园这一根绳子上吊死。

  这种观点有点偏激,但是如果你认认真真琢磨,也还是有一定道理。

  在任何一个地方的经开区都是被当做市里边的嫡长子来扶持培养,好项目大投资都基本上向经开区倾斜,唯独在宋州,在陆为民担任常务副市长和分管经济副书记时代,市里却没有为经开区拉来一个像样的项目,一笔拿得出手的投资,而苏谯、遂安和麓溪、烈山、麓城这些区县,却是一个个吃得钵满盆肥,华达钢铁、风云电子、烈山化工五十万吨甲醇项目,麓溪的小商品城、新麓山集团的自备电厂,叶河的火电发电厂,这一系列的项目奠定了这些去区县崛起的基础。

  两相对比之下,也不能不让经开区、宋城区、沙洲区的干部们心里有怨气。

  所以在张静宜看来,无论是市一级层面还是区县一级层面,陆为民来宋州欢喜的人固然多,但是反感的人也不少,陆为民到了宋州要重新把局面挽回来,干部群众的心气凝聚起来,还得要好好花一番心思,而如果这期间有人要在里边搅浑水,拖后腿,陆为民要面临的困难会更大。

  张静宜也很想看看陆为民来了之后,如何破这个局。

  ***************************************************************************************************************************

  从杜崇山办公室出来,陆为民知道还有最后一关,觐见荣道声,听取省委书记的叮嘱。

  一般说来,在昌江,市级主要领导上任前的谈话,市委书记是由省委分管党群副书记和组织部长谈,当然纪委书记的谈话也少不了,但是那比较有针对性,主要是廉洁方面的问题,所以可以不算,无论是主要领导还是班子成员,上任之前省纪委的谈话都少不了,但市委书记一般说来却是要由省纪委书记亲自谈话。

  如果行政主官,那么省长谈话也是一个必要程序,如果是市委书记,省委书记最后叮嘱也是惯例。

  但是一般说来,无论是市委书记还是市长,在完成必要程序之后,也会有一个约定俗成的模式,那就是市委书记会在省委书记谈话之后还要去拜访省长,市长在接受了省长约谈之后也会找机会去拜访省委书记,哪怕就是五分钟十分钟,那都非常重要。

  见省委书记不是想见就见的,同样见省委副书记和组织部长也不是想见就见的,虽然约了时间,但是领导很忙,你就得候着。

  这期间,宋州那边的一些情况信息也悄悄传递过来了。

  第一更,晚了点,继续努力码字,月票太少,兄弟们还有的,给两张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