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三节 战或不战,我都等待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三节 战或不战,我都等待

  陆为民没想到自己回宋州也会引发这么复杂的情绪,但是沉下心来想一想,他觉得也可以理解。

  秦宝华也好,林钧和朱小平也好,他们都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风格他们或有所感,或有所闻,而现在自己以市委书记的身份重返宋州,对于他们来说,心里再不愿意,现实也迫使他们必须要面对自己,适应自己,而自己原来的风格,恐怕也让他们心里有些发憷吧。

  有些发憷可以理解,但相互适应却是一个必然。

  对于这些人的心态,陆为民也大略能琢磨出一二,但是整个宋州市委市政府现在有些散乱的心气还是让他心里禁不住一沉。

  什么都不可怕,怕就怕干部的心气散了,那要重新凝聚起来,就需要花大力气,而干部的心气从班子成员们的心态就能略窥一斑。

  秦宝华是一个回避不了的坎儿,相信秦宝华也是这么想的,这一关要过,而且要过好。

  他需要考虑一些策略,也需要调整一下自己的工作风格。

  事实上作为市委书记,他也不可能再像几年前当常务副市长和副书记那样意气飞扬了,秦宝华大概担心的就是自己当初的那种咄咄逼人的气势,但现在自己是市委书记了,还会那样么?当然不会,秦宝华在这个问题上显然有些多虑了。

  而且陆为民也分析过秦宝华的一些心思,他觉得自己可以解决好这个问题,秦宝华是个要强好面子的女强人性格,而且是想要在宋州做一番事业的人,只要这个心思占主流,陆为民就不怕和秦宝华处理不好这层关系。当然要让秦宝华意识到这一点,肯定也需要一段时间和几番磨合,但陆为民有这个信心。

  略微有些麻烦的是林钧和朱小平。

  从黄鑫林和曹振海那里陆为民都获得了同样的消息。林钧和朱小平走得很近,市委副书记和组织部长走得近是常态。但是市委书记和组织部长常态下应该走得更近,黄鑫林和曹振海所说的二人走得很近,绝对不是一般程度的很近,所以这不能不让陆为民深思。

  如果市委书记——市委分管党群副书记——组织部长这个三角关系很密切稳固,那么可以说市委书记在一个市里边那基本上就可以做到一言九鼎,树立绝对权威,人事问题牢牢掌控,就是架空市长也不是难事。

  但是现在这个三脚架却有些问题。自己和朱小平不对路。

  这种不对路,不是简单的意气嫌隙,而是在思想意识和工作风格上的不对路,而这种不对路意味着很难弥合和磨合,而且陆为民也不指望自己能够和朱小平能解决这个问题,因为朱小平同样是一个有些倔强的人。

  单单只是朱小平不是问题,组织部长虽然牛气,但是在市委书记面前,他还得得低头,但是现在林钧却加了进来。市委副书记,如果他和朱小平结成联盟,这问题就不好处理了。

  诚然。省委既然安排自己到宋州掌舵,当然会给予自己必要的支持,万不得已的时候,就是换掉市委副书记和组织部长也不是不可能,但这样的副作用很大,省委可能会认为自己驾驭能力偏弱,或者认为自己在处理班子团结问题上欠缺领导艺术,更为关键的是林钧和朱小平也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自己要拿下他们。同样需要花费一番手脚,没有一年半载。成不了事,可宋州还要在内耗中消耗一年半载么?

  这也是陆为民不愿意见到的。

  按照陆为民的想法。如果迫不得已要动人的话,他希望只动一个,这样可以把事态控制在可控范围之内,而这个人是朱小平最好,他希望争取林钧,但这要看情况,有些原则底线无法退让,哪怕需要付出代价。

  当然他不是那种想要挑起战争的人,他来宋州也不是想要寻找战争的,在此之前他会尽可能的展示柔和的一面,但这一切无效的时候,展示强势和手腕的时候,他也不会吝于一战。

  坐在候见室里,陆为民想得出神。

  他想到宋州做事,但是做事之前却要把人事理顺,起码在做事的时候不能有人拖后腿。

  但是如果一去就要想把人事理顺,也不可能,那太明显了,在别人尚未露出破绽之前,你要硬桥硬马的正面打,别人会说你吃相难看,领导会认为你权力*太强,这不妥。

  所以虽然明知道在人事没理顺之前要做事肯定会遇到很多困难和麻烦,但他还是得去做,只要在做事中才能找出对方的破绽,才能为自己提供出招的机会,当然,他更希望对方别给他这个机会,那样更好,他不是战争狂人。

  候见室门开了,走进来的秘书很沉稳,“陆书记,荣书记请您过去。”

  候见室是一种大家心照不宣的称呼,但是却万万不能上正式台面的,其实也就是省委书记办公室旁边的一个小办公室,但这个办公室却没有人具体办公,虽然也有一张办公桌,一部电话,一张椅子,但是斜对面却是两套组合沙发,世界地图和中国地图以及昌江省地图都悬挂在上边,看起来有些小会议室的风格,但更多的是为在等候荣书记召见时提供短暂逗留的来客们需要。

  “谢谢。”虽然知道这不过是一个例行公事了,但毕竟这是要觐见昌江最高首长,同时这也是一个自己要向直接上司汇报自己施政纲要的机会,这也许决定着省委书记对自己工作的看法。

  陆为民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来,跟着对方走了出去。

  ***************************************************************************************************************************

  连续接待了几拨客人,又审读了几份文件,荣道声感觉到有些疲倦,站起身来,舒展了一下身体,活动了一番,深深呼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头脑变得更清醒。

  虽然有点儿累,但是工作还没有完,下一项工作很重要,要见陆为民,他需要听一听陆为民对他这一次重返宋州的想法。

  对陆为民这个人,荣道声是怀着一种比较复杂的心态来看待的。

  三十五岁,出任宋州这个仅次于昌州的全省第二大市市委书记,荣道声要说没有一点顾虑,那是假话。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荣道声宁肯让陆为民到昆湖,在他看来,昆湖的经济体系更为灵活,如果真有什么问题,也更容易调整过来,而宋州,一旦落下去,再想要拯救起来,就没那么容易了,这也是为什么荣道声下定决心要把童云松拿下的主因,他无法容忍在这样拖下去了,哪怕实际上童云松并没有在宋州犯多少实质性的错误。

  能当好常务副市长,能当好市委副书记,能当好市长,但是未必就能当好市委书记,这不是荣道声一个人的观点,而是无数例证所证明的事实,当然能当好副职和市长,在市委书记任上干得更好的人也不少。

  这也说明陆为民之前一切的表现都做不得数,甚至可以归零。

  一切都只能现在开始,一点一滴,都要纳入眼中。

  但荣道声也要承认,陆为民先前在宋州,在丰州的表现是称得上优异的。

  宋州力挽狂澜,锐意求进,无论是已经走了尚权智,还是上午才谈了话的童云松,都对陆为民的能力赞不绝口,前两任市委书记都认同陆为民的能力,尤其是童云松堪称是败走麦城,仍然对陆为民接任自己表现出了强烈的认同感,就这一点,也让荣道声宽心不少。

  荣道声很想听一听陆为民自己的想法,听一听陆为民对宋州未来的定位,这关系到昌江省委下一步的规划,这很关键。

  在陆为民到宋州担任市委书记这个决定问题上,看似随着恽廷国入主昆湖而尘埃落定,但是如果不是因为陆为民和恽廷国在昆湖市委书记一职上对决,恐怕陆为民要这么轻易入主宋州,也不可能。

  荣道声当然清楚这是杜崇山的一种策略,事实上高晋也一样清楚,但杜崇山的观点也并非没有道理,陆为民善于培育产业,而昆湖恰恰就缺乏主导产业和优势产业。

  陆为民到昆湖可谓因材施教,但荣道声也认为,陆为民到宋州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宋州作为昌北地区和昌鄂皖结合部、长江中游的重要城市,理应有更高的定位,这是荣道声个人的一种期盼和想法。

  现在就要看陆为民的想法是不是也和自己的想法一样或者近似,对此荣道声也非常期待。

  “荣书记,陆书记来了。”门外秘书的声音唤醒了荣道声的沉思。

  第二更送到,我还在努力,有月票,我会更兴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