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六节 全场皆惊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六节 全场皆惊

  从一开始,陆为民就在考虑这一次干部大会自己该怎么来讲话。

  栾华的风格他是早就领教过的,不会因为自己来宋州担任市委书记就改变,这也就意味着接下来的重头戏还是自己的讲话。

  对于在全市副处级以上干部讲话陆为民并不怵,这么些年来的风风雨雨早就把他的反应和口才锤炼成钢了,哪怕是半点准备没有,他也可以在任何一个会议上就任何话题滔滔不绝的说上半个小时,而且绝对切中主题。

  关键是今天的讲话要达到什么样的效果,这是陆为民需要考虑清楚的。

  宋州现在的局面不好不坏,不好的一面是指现在遇到了具体困难,而且要解开这些问题的死结也还需要时间和耐心,更需要处理问题的艺术;不坏的一面则是宋州的情形已经比三年前自己离开宋州时好了许多了,前两年宋州的经济增速都不算慢,一直到去年宋州经济增速才骤然慢下来,而前几年宋州的蓬勃发展已经为宋州产业经济打下了厚实的基础,同样在财政收入上宋州比起几年前也不可同日而语。

  用一句通俗一点的话来说,那就是风险和机遇并存。

  荣道声和杜崇山在和自己的谈话中都谈到了一点,也是他们最为关心的一个问题,那就是宋州干部群众的民心士气,也就是精气神,如何来重新凝聚和振奋起来,这是宋州站起来重新进入快速发展轨道的关键。

  折腾了一年多,宋州干部群众的心气已经有些散了,这一点陆为民虽然才来宋州,已经能隐约感受到了。

  换任何一个地方可能都这样,一将无能。累死三军,处理不下华东软件园的问题,连带着整个经开区都被拖了进去。而三天两头来市政府的老百姓也把宋州市政府弄得灰头土脸,主要领导束手无策。下边干部怎么干事儿?

  这样一拖再拖,干部们的勇气、激情都会被慢慢耗光,从愤怒到发牢骚到最后的麻木,那就真的完了,现在陆为民觉得可能宋州干部们的阶段就还是处于第二阶段,心气还没有完全散,但是已经有了一个不好的开端了,所以陆为民必要扭转过来。而今天的干部大会,就是一个最好的开始。

  所以当入座之后秦宝华宣布会议开始并宣布议程之后,第一个议程就是省委组织部干部三处处长宣布*昌江省委关于陆为民同志的任命。

  言简意赅,经*昌江省委研究决定,陆为民同志任*宋州市委员会委员、常委、书记。

  接下来就是栾华的讲话,同样言简意赅,只是简短的总结了陆为民的工作历程,以及在丰州工作期间表现,再谈了几句省委对宋州局面的看重和期待,以及省委对陆为民同志担任宋州市委书记信任和期望。然后就很爽利的结束了讲话,总共持续不到五分钟。

  栾华一讲完话,便直接起身。他知道后续时间就该是陆为民的表演时间了。

  陆为民也没有多客套,和秦宝华、林钧、朱小平四人一起起身礼送栾华出门等车,这才回到会场。

  “会议进行最后一个议程,下面我们请市委书记陆为民同志讲话,大家欢迎!”

  秦宝华的话音刚落,台上台下便是雷鸣一片的掌声,陆为民也有些感动,无论这些掌声中有多少真心,有多少假意。但毕竟这种场面还是让人激动的,起码这意味着自己从这一刻重新步入了宋州这个群体。

  陆为民举手示意。掌声慢慢平息下来。

  “同志们,坐在这个台上。我心潮起伏,我还是想起了方才秦市长的一句话,与有荣焉,我为我能够重新回到宋州,与大家并肩工作,与有荣焉!”陆为民站起身来,深深的一鞠躬。

  陆为民这一招让在场所有人都有些震惊,谁也没有想到陆为民竟然会有这样出人意料的举动,但是他们能够从陆为民微微发红的面孔和湛然发亮的眼瞳中看到陆为民炽热的激情和绽放的梦想,掌声再度在全场响起。

  这一次的掌声比刚才那一次礼节性的掌声更加响亮,更加绵长,一直到陆为民不得不双手举起压了一压,掌声才慢慢停息下来。

  “坐在这里,我也在想,我该说什么?有的人新官上任,勾画方略,展望未来,有的人下车伊始,埋头调研,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我也在想我该怎么做?如果选前者,我初来乍到,似乎有些夸夸其谈了,如果选后者,我好像有些矫情了,对宋州,实际上我并不陌生。三年,我离开宋州三年,但是这三年我却一直在关注着宋州,这块让我成长和成熟的沃土,这块给了我太多帮助和支持的热土,可以说,虽然离开了宋州三年,但是宋州从未真正从我心中离开。”

  陆为民的语气里充满了浓郁的感*彩,连坐在一旁的秦宝华都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的一番话太过于煽情,更像是一篇抒情诗,但是你也得承认这首诗很容易激发人的情绪。

  台下一片安静,所有人都看着陆为民,看着这个曾经在宋州创造出一片辉煌的人,那个时候他还是常务副市长,副书记,而现在,三年后,他以市委书记身份归来,他们想听听这位新任市委书记会给他们带来什么。

  “说实话,在省委作出决定之前,我听到过一些风声,但是我真没想到我会到宋州,我一度以为我会留在丰州,甚至到其他地市,但是却没想到真的回了宋州。来宋州的时候,省里领导和我谈了话,也介绍了宋州现在的一些情况,也让我对宋州目前局面有了一个大概了解。”陆为民开始步入正题,语气也变得铿锵起来,“宋州现在可能遇到了一些问题,这一年多来,我们宋州社会经济事业发展也遇到了一些困难,省里领导给我交待说,对于宋州遇到的问题,遇到的困难,他们都不是很担心,但是他们担心一点。”

  台上台下的人耳朵都竖了起来,不担心现在宋州遇到的问题和困难,那省里领导担心什么?

  “我也问了省里领导,那你们担心什么?”陆为民沉声道:“省里领导告诉我,他们最担心的是我们宋州干部群众的心气,或者说精气神,他们担心我们宋州干部群众在面临着这些问题和困难的时候,会不会颓丧,会不会懒散,会不会自暴自弃,会不会就此一蹶不振,因为他们看到了这个迹象。”

  场内一片肃静哑然,所有人都在咀嚼着陆为民这番话的含义。

  “曾经有一个已经退下去的领导和我谈到过宋州,他说宋州是我们昌江的第二城,仅次于昌州,但是我们宋州人的性格上却有些和其他地方不一样,他说我们宋州人豪迈大气,但是好讲排场面子,宋州人激情飞扬,但是遇到挫折就容易灰心丧气,宋州人视野开阔,但是却容易眼高手低,宋州人志存高远,但是却容易自我满足,我不知道持有这种观念的领导有多少,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更多的人有这种观感影响到了省里领导,所以省里领导在和我谈话时,专门谈到了这一点。”陆为民顿了一顿,“说实话,对于省里领导的这种担心,我是没有承认的,也不愿意承认,但是在这里,我却不得不承认,我也有些担心。”

  陆为民的这一连串对比,让台上台下宋州干部们都忍不住窃窃私语,有些愤慨莫名,有些点头称是,有些不屑一顾,有些默默咀嚼,有些则若有所思,毫无疑问,陆为民的这些话刺激到了他们的敏感点,这种对宋州人性格上的剖析,直截了当的说出来,让在座的宋州干部们有一种被彻底解剖的感觉,让人格外不自在,因为这些现象或者因素可能都或多或少存在于他们的身上。

  “省里领导不担心我们宋州的局面,但是却担心我们宋州干部的精气神,这归根到底还是说明我们宋州在省领导心目中不够分量,不够厚重,我们宋州干部不够成熟,不够大气,这是我的总结。”陆为民很泰然的道:“这其实也是对我的一个变相鞭策,因为我是宋州市委书记,也是宋州干部的一份子,我的表现好不好,就直接关系着我们宋州干部的风貌。”

  “今天在这里,我不谈我们的具体工作,因为省里领导已经明确说了,宋州的问题和困难宋州干部们可以解决和克服,我要谈的使我们宋州干部的精气神,我们宋州干部的魂!”陆为民语气陡然提高,“我们宋州是当之无愧的昌江第二城,我们宋州有信心也有决心成为昌江双核之一,而不是别的哪个城市可以取代的,在来之前,省委荣书记问我对宋州的定位是什么,我的回答是三个,昌江双核之一和昌江黄金三角区的一个支点,昌鄂皖结合区域的中心城市,长江中游经济区的节点城市暨华东地区的商贸中心和交通枢纽。”

  继续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