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七节 宋州问题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七节 宋州问题

  这是陆为民第一次在宋州干部满前袒露他自己为宋州的定位,而从这一刻起,“宋州定位”也在今后几年中一直成为宋州干部群众中使用频率最频繁的一个词。

  “对于我的回答,省委荣书记的评价是想法很好,期望很高,但是宋州能不能实现这个目标,我回答荣书记说,可能我们宋州的干部也还存在着这样那样的缺点和不足,可能我们宋州干部群众在社会经济事业发展中也还会遭遇很多问题和困难,也会有一些彷徨和动摇,但是我们宋州是国务院批准的大城市,大城市就要有大城市的风范,就要经得起挫折,受得起磨难,扛得起风浪,记得有一句话,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我们宋州在发展过程中必定会经历很多困难和挫折,但是这些困难和问题都压不倒我们宋州人,还有一句歌词,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我们宋州面临的问题和困难只是暂时的,只是我们前进过程中的一点儿小波澜,只要我们能够正视困难,凝聚一心,我相信任何问题和困难都可以迎刃而解!”

  陆为民声音逐渐提高,“我记得我六年前我才来宋州的时候,宋州的局面可要比现在差多了,经济总量排名全省第九,经济增速连续多年全省倒数第一,干部职工住房、奖金问题无法兑现,财政几近枯竭,国有企业大多资不抵债,企业工人成天上访市政府,他们提出的要求是要工作要吃饭,可能我们在座很多人都还应该有印象,当时我们市里也有很多干部觉得宋州沉沦了,没救了。会一蹶不振了,但是六年过去了,我们宋州现在如何?去年全省地区生产总值是全省第二。我们宋州拥有的高速公路里程数仅次于昌州,我们宋州的财政收入仅次于昌州。2000年,我们宋州获市政府得了联合国人居环境奖,这样辉煌的成绩难道还不足以说明问题么?”

  “现在我们的确遇上了一些问题和困难,但是比起六年前的宋州,我们的情况不知道好了多少倍,我们有的干部就觉得天要塌下来了,我要告诉大家,天塌不下来。就算是塌下来,也有我这个市委书记高个子顶着!”陆为民猛然提高声音,“淘尽黄沙始得金,现在的宋州正处于一个发展的新阶段,我想寄语大家,新的历史时机等待着我们,敢于创新拼搏锐意进取这是我们新时代的宋州精神,宋州魂魄,只有抓住现在的有利时机,开拓进取。我们才能不辜负我们自身所处的位置和人民群众对我们的期望,我希望从现在开始,我能够与在座的大家一起。齐心协力凝共识,一心一意谋发展,为开创宋州新时代而努力奋斗!”

  ***************************************************************************************************************************

  会议在热烈的掌声中结束了,随着散去的人流车流渐渐消失,陆为民和秦宝华两人也肩并肩的从休息室里走出。

  “为民书记,到我那里去坐坐?要不就去你的办公室,你的办公室也整理好了。”秦宝华走到停车场,放慢脚步,曼声道。

  “去你那里吧。我还对新办公室有些陌生,怕生。”陆为民笑着自我调侃了一句。“在新办公室里办公,估计适应都得要两天。脑袋瓜子就没那么灵了。”

  “还不够灵?就凭今天大会上你的临场脱稿演讲,估计都能赶得上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想》了。”秦宝华也开着玩笑。

  “宝华市长,你还别说,我还真有一个梦想,这个梦想很大,但是要实现却不容易。”陆为民半真半假的道:“不过如果我们俩人同心协力,这个梦想的实现就并非遥不可期。”

  “是么?为民书记,你的梦想肯定不小,能不能实现,肯定不会取决于我,而在于你自己了。”秦宝华很巧妙的避开了陆为民的试探。

  陆为民看了秦宝华一眼,“嗯,宝华市长,就我们两个人,书记过来,市长过去,我觉得也得劲儿,我想咱们能不能大方一点儿,你叫我为民,我也托大叫你一声宝华?”

  秦宝华愣了一愣,沉吟了一下才道:“如果只有咱们两人倒是没关系,但……”

  “行,只有我们两人时这样称呼,其他场合,另论。”陆为民一口接上。

  陆为民上了秦宝华的奥迪,童云松那辆奥迪也留了下来,还在重新打整,当然不需要什么装修,跟随陆为民一起重返宋州的史德生只是重新按照陆为民的喜好进行简单的调整。

  秦宝华的办公室简洁明丽,淡米色的格调给人的感觉不像是市长办公室,倒有些像是某个商界要人的办公室,不过想想这是女性市长,也可以理解。

  小会客室里,只有陆为民和秦宝华二人。

  无论是陆为民还是秦宝华都在琢磨着这个话题该以什么样的方式来开头。

  最终还是陆为民打破了僵局,“宝华,恐怕你也没想到我会来宋州吧?”

  “嗯,没想到,老童要走不是秘密,也就是一个时机问题,但谁来,没有一个定论,安德健、王舟山、恽廷国,这些说法都有,关于你的说法也有,但是更多的说是你会留在丰州,接张天豪的班,丰州今年以来的发展势头迅猛,经济增速一直高居全省榜首,按照现在这个态势发展下去,两到三年内,丰州就可以跻身全省第一阵营,这对你来说我觉得也应该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才对,所以大家都觉得你会留在丰州,何况你去丰州也才两年多一点时间。”秦宝华很坦然的道。

  “我也有些意外,甚至我一度以为我会去宜山,也以为自己甚至可以去昆湖,但没想到还是回了宋州。”陆为民显得很随意,“我自我分析过,回宋州利弊皆有,利是熟悉情况,和原来的同僚们关系也还处的不错,弊则是,原来在宋州干得还行,现在回来,也许就是晚节不保。”

  秦宝华笑了起来,“为民,至于么?什么就叫晚节不保?你连这点信心都没有?违心之言!”

  气氛渐渐变得轻松起来,陆为民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需要的就是这种氛围,如果连秦宝华都不能争取到,那么他重返宋州的构想就会遇到很大麻烦了。

  “我来宋州之前,省里主要领导都和我交过底,说得最多的还是宋州干部的心气,你也是外来干部,现在我们宋州市委市府班子成员里边,市委这一块外来干部居多,市府那边还是以宋州本地官员为主,我也在宋州干过这么几年,对宋州干部的风格脾性也算有些了解,省委领导的担心不是没有原因,我在刚才的会上也没有点明,宋州干部在干工作上缺乏一种锲而不舍坚忍不拔的韧性,遇到挫折容易产生畏难情绪,再说通俗一点,就是打顺风仗很擅长,打逆风仗就不在行了,或者用一个词来形容比较浮躁,沉下去扎扎实实干工作的这种精神欠缺一些,遇到困难和问题,不愿意沉下心来认真研究,找出解决问题克服困难的办法路子,这一点我在宋州几年也很有体会。”

  陆为民谈得很实在,对宋州干部的分析一针见血,秦宝华也禁不住点头,虽然宋州前几年经济发展很顺利,但这并不能代表宋州就真的是毫无弱点了,宋州的弱点就在于干部群众的心态,尤其是干部的心态。

  一个地方的发展,关键在于干部,宋州从九十年代初一直到九十年代末这接近十年里号称迷失十年,固然与国内经济大气候以及宋州自身特殊环境有关,但是最关键一个因素还是干部们的心态摆不正,失衡,面对新时期下的形势变化,始终无法面对接受宋州的落伍,再加上市委市府班子存在的各种问题,所以这十年里基本上就是每况愈下,一直到尚权智、安德健、陈昌俊、沈子烈、陆为民、童云松、魏行侠、秦宝兰这一大批外来干部的到来,宋州局面才得到改观,但是在区县一级,仍然有不少干部存在心态问题。

  浮躁脆弱,华而不实,缺乏锲而不舍敢啃硬骨头的精神,这种作风或多或少在宋州基层干部中广泛存在。

  这甚至也影响到了一些高层,像华东软件园问题就是一个表现,本身出了问题,但是宋州市委市政府先前是不愿意承认出了问题,到后来实在掩盖不下去了,却又不愿意去正视面对,迫不得己之下去面对了,几番交锋下来,觉得棘手难以处理,所要承担的风险责任巨大,当事人和主事者就畏缩退怯了,这是今天宋州局面的根源。

  第一更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