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八节 交心需要听其言观其行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八节 交心需要听其言观其行

  秦宝华不得不承认陆为民看待问题相当深刻犀利,很轻易的剖析出了宋州目前存在问题的根结,虽然从表面上看来是华东软件园和拓扑集团带来的烂摊子,但实际上却是宋州干部在处理问题解决问题上的能力不足,缺乏韧性和耐心,一些领导缺乏担当和责任感。

  “为民,你说得很精辟,事实上我也一直在琢磨,像华东软件园和经开区这边的一系列事情,是不是真的就无解了?我觉得也不是,但是几桩事情搅合在一块儿,要一一梳理出来,然后逐一解决处理,是需要花一些心思,而且在一些关键性问题上需要拍板,也要承担一些风险和责任,这大概才是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在这个问题上有些踟蹰的原因吧。”秦宝华没有讳言自己的犹豫和责任。

  “宝华,这个问题的责任不在你,实事求是的说,童书记和孙承利,甚至原来的老魏都要承担一些责任,因为最佳的解决时机实际上应该是在去年,拖到今年来,问题已经有些恶化了,很多债务越拖越多,银行利息,这些该不该政府承担,是个问题,但是损失却是摆在明面上的,只会越来越多,也会极大的增加谈判的难度,没有一点壮士断腕的决心,是不好下这个决心,而且做出这个决定,也是肯定要挨骂甚至被戳脊梁骨的。”陆为民很坦然的道:“但是我们能因为这个理由就不去面对,不去解决处理么?显然不行,所以不管以前是谁的责任,但是现在市委政府该负起的责任,市委市府就要扛起来!”

  陆为民语气很坚定,也让秦宝华再度见识到了陆为民豪气的一面。并不避讳,也明确表明了市委要负起这个责任来,这个责任也许就是几亿元的损失。这可是真的有可能会被老百姓骂一辈子败家子的,老百姓也许不管之前是谁牵线搭桥搞起来的。但是他们知道谁表态来解决这个问题的。

  “为民,华东软件园的事情你觉得应该怎么处置才好?”秦宝华试探性的问道。

  陆为民看了秦宝华一眼,微微一笑,“宝华,其实你内心早就有主意,只不过囿于各种因素而没有付诸实施罢了。”

  秦宝华一愣,也笑了起来,“是有一些想法。但是也还觉得没考虑周全,但是有一点却是明确了的,华东软件园无论付出多大代价,都要解决,否则这么拖下去,对我们宋州影响和损失更大。”

  “我赞同你的观点,具体方法策略上我们可以研究,但要明确这个原则。”陆为民赞同道:“我的想法是尽快,宝华,我也不是生人。也不需要像别的人下车伊始还要搞什么调研,耽搁时间,我的意思是你先把方案提出来。我们研究一下,然后确定谁来主要负责处理这件事情,现在孙承利走了,市里边常务副市长还没有合适人选,省里好像也没有就这个人选有说法,我的意见是,我们市里看能不能推出一个人选,抢先一步,不管成不成。起码表明我们的想法,你觉得呢?”

  陆为民的话让秦宝华颇为吃惊。她当然清楚孙承利离开之后,这常务副市长不明确就是省委有意为之。甚至这可能就是省委让陆为民到宋州送给陆为民的一个主动权,现在陆为民却如此坦诚大方的提出来,而且言外之意就是要和自己商量推荐谁来担任这个常务副市长的意思了,陆为民这未免也太大方了一些,大方得连秦宝华这样大气的人都有些意外。

  虽然说也许这就是一个姿态,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姿态也很不简单了。

  谁不想把这样的权力捏在自己手里,谁不想推荐自己最中意的人,而且这是常务副市长,虽说决定权在省里,但是一旦市里边确定了推荐人选报上去,如果省里也的确有意从市里产生,那么这个推荐极有可能就会获得通过。

  见秦宝华神色复杂,一时间没有吱声,陆为民也明白秦宝华内心的感触和疑惑,他微微把身体向前倾,双肘搁在双膝上,双手合十,沉声道:“宝华,我知道我来宋州肯定有很多人一时间都有些难以适应,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可能就是我之前在宋州工作期间的风格有些过于个性突出了,事实上在来宋州之前,荣书记很明确的告诉我,宝华市长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干部,他希望我们俩能够携起手来,不仅仅是把宋州带上正轨,而是要让宋州真正成为我们昌江的一面旗帜,我甚至感觉,荣书记的意思还有点儿是鼓励我们宋州取代昌州成为昌江新核心的味道,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理解错了,但是我知道,如果我们俩都不能坦诚相对,都不能肝胆相照,那么宋州要想发展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我以最诚挚的态度向你表明,我们可以携手做到最好!”

  应该说陆为民的态度非常诚恳了,秦宝华虽然性格大气豪爽,但是也还是一个女人,对于男人的坦率诚挚,她还是缺乏一些抵抗力,虽然知道这么早就要表明心迹有些不合适,但是她还是愿意相信陆为民,因为陆为民以前给他的印象虽然有些狂放,但是却从不妄言,很有点儿言必行行必果的气势,这一点也是秦宝华最欣赏的。

  “为民,我也不瞒你说,当得知你来宋州的时候,我心里也是有些忐忑的,换了任何一个人,我都不会有这种感觉。”秦宝华也索性敞开了来说:“不是我对你有什么看法意见,而是我觉得我们在宋州工作那段时间相处得很融洽,那份感觉真好,但是我也知道你的工作作风和为人行事的风格,我是真有些担心和你当搭档,如果处不好,那就真的朋友成仇人了,那就太让人遗憾了。”

  秦宝华话说得很好,但是陆为民却听出了其中的弦外之音,你的风格强势,但是我也不软,而且我也不可能因为你强势我就改变自己的风格,私谊归私谊,但工作归工作,所以才有些担心出现磕磕绊绊,闹得不愉快,把以前两人的情谊给毁了。

  “宝华,我理解你的担心,实际上在我来宋州的路上也就在反思自己,反思自己能不能做到把宋州市委融成一块充满生机活力的团队,我有些担心,但是更多的还是信心,我知道我自己也有一些缺点,在这一点上,我也希望得到你的帮助,你不仅仅是我的搭档,更是我的朋友、大姐,我希望你能够及时、坦率的给予我意见和提醒,哪怕我要坚持我的意见,我也会和你有一个民主开放的方式来协调解决我们之间的分歧。”

  陆为民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应该说已经相当难得了,一个新任市委书记,而且是以强势著称的,能以这样一个姿态来和自己协调关系,秦宝华觉得足以显示对方的诚意,起码在这个时候她应该有个姿态,哪怕是且行且看,也要明确表个态。

  “为民,你这样说,反而让我有些不好意思了,省委把你和我捏合在一起,认为我们俩搭档能够起到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我也有些诚惶诚恐了,在这里我也说一句,你知道我这个人的性格,好强不服输,有时候要犯脾气,所以我也得先说一句,如果我有时候犯倔了,你该批评就批评,该疏导就疏导。”

  秦宝华这最后一句话逗得陆为民乐了,“宝华,你这是有点儿耍无赖啊,我可都是诚心诚意的说事儿,你给我来该批评就批评,该疏导就疏导,这叫什么?”

  “谁让你是班长呢?”秦宝华浅笑吟吟,“当班长的连点儿海纳百川的胸襟都没有,怎么当?”

  “行了,宝华,那我们可就一言为定了。”陆为民半真半假的道:“咱们不是小孩子,还要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但我想我们可以相互听其言观其行,你说是不是?”

  陆为民这话也说到了秦宝华心坎儿上,一二把手交心,不是一两句话就能实现互信的,只能说现在已经有了一个很好的基础,大家也都把善意的姿态拿了出来,就看各自的表现了。

  “为民,你是市委书记,是班长,我是市委副书记、市长,是你的搭档,但主次我还是分得清楚的,规矩我懂。”秦宝华也是半真半假的道:“不过你刚才说的常务副市长人选问题上,我得问一句,你心目中是不是有合适人选了?”

  陆为民笑了起来,“宝华,我说了,我对宋州不陌生,但是并不代表我就很熟悉了,毕竟我才来,但是这个常务副市长人选得尽早定,免得被省里给改变了主意,而且这是你作为市长最重要的助手,所以也必须要选好,所以你也可以酝酿琢磨一下,请你相信,这是我的由衷之言。”

  第二更来了,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