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十一节 出题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十一节 出题

  回到市委大院时候已经是接近五点半了,陆为民知道从今天开始,他就将正式步入市委书记的工作和生活,承担起一个市委书记的责任,而作为一个市委书记,会面临多大的压力和困难,他也有心理准备。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既然站在了这个位置上,那么就只能如此。

  默默地思索着,陆为民独自从停车场走上小楼。

  吕文秀看见陆为民一个人从走廊上过来,略感吃惊。

  老板和秦市长走了,肯定是要谈工作,他这个秘书就正好回来先收拾打理。

  宋州市委和丰州市委风格不一样,倒是和省委风格有些类似,市委书记办公室在二楼最靠边,一个小会客室和办公室构成套间,另外对面则是一个小会议室以及一间办公室,实际上也就是自己作为秘书的办公室,这样对称的格局就形成了宋州权力中枢的核心点。

  回到办公室,陆为民只是简单打量了一下,吕文秀是知道自己喜好的,简洁明了,不过该有的东西都得有,这是童云松原来的办公室,很多人继任之后都有忌讳,要么换办公室,要么就要重新装修,不过陆为民没这个忌讳,更没有雅兴,所以简单把办公室里让吕文秀拾掇一下,把自己原来在丰州那边的东西带过来布置上,一切就ok了。

  在陆为民看来,这个办公室甚至和自己在丰州那边没啥太大区别。

  办公桌上很干净,除了陆为民的一个茶杯,什么东西都没有摆放,也没有一份文件和材料。

  本来办公桌上是有一台台式电脑的,但是吕文秀却让人取走了,陆为民自己有一台私人笔记本电脑。不过大部分时间都是搁在办公室里,现在暂时还没有拿出来。

  吕文秀给陆为民送上的是三本通讯录。

  一本很厚,是全市副处级干部通讯录。这个通讯录是市委办准备的,林林总总数百人。好几十页;另外一本是全市正处级干部的通讯录,要薄得多;另外还有一本是市委内部通讯录,主要是是市委内部部委通讯录。这三本都属于保密通讯录。

  陆为民简单的翻阅了一下就搁在了一边,这些都是备用的,吕文秀那里都自备了一套,而且重要电话吕文秀要么就是能记住,要么就是在手机里存得有,这种事情在丰州干了一回。现在到了宋州,吕文秀又得要再来一回。

  坐在沙发上略作思索,陆为民告诉吕文秀:“给张秘书长打个电话,请她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

  市委秘书长的办公室就在另一头,是和原来副书记秦宝华、林钧的办公室在一起,现在秦宝华到市政府那边去了之后,她的办公室就空了出来。

  张静宜其实是看到了陆为民独自一人从停车场上楼的。

  她知道陆为民和她会有一次谈话,但是她不知道这场谈话会是什么样,这种感觉很复杂,不是忐忑。也不是紧张,而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就像是一种迟早要来。却又不得不要面对的无奈。

  虽然陆为民很强势,但是张静宜判断陆为民短时间内还不可能换自己这个市委秘书长,各方面的条件都还不具备。

  和秦宝华一样,张静宜对陆为民到来的感觉也是复杂的,但谁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张静宜作为秘书长,和秦宝华不一样,首先所处的位置就绝不对等,如果说秦宝华还有和陆为民抗衡之力,那么作为秘书长的自己就完全是从属者的角色了。而且市委秘书长本身就是市委大管家,而市委书记则就是市委的主宰者。拿封建气息浓厚一点的话来说,那就是主人和管家的关系。

  她还没有想好怎么和陆为民相处。

  电话响起。是陆为民那个秘书来的电话,话语很客气,也很小心,张静宜当然不会去为难对方,很简短的回答之后,挂了电话。

  拿出化妆镜看了看,又整理了一下衣着,张静宜这才出门向走廊另一端走去。

  吕姓秘书早已经在办公室门后迎候,见到张静宜过来,赶紧迎上来,“秘书长,陆书记在里边等您。”

  张静宜点点头,没有说话,径直进了陆为民的办公室。

  走进办公室,看见陆为民背负双手站在窗前,张静宜本来想轻咳一声,但是觉得不妥,还是喊了一声:“陆书记!”

  陆为民似乎是从沉思中惊醒,转过身来,“张姐来了,坐。”

  张静宜沉静的笑了笑:“陆书记,您还是喊我秘书长或者就直接叫我名字好了,张姐这个词儿在私下喊一喊行,于公不合适。”

  陆为民看了一眼张静宜,似乎是在掂量,好一阵后才缓缓道:“那我还是喊你静宜秘书长吧。”

  张静宜很端庄的坐下,然后拿出了一个厚实的黑壳笔记本放在膝盖上,似乎要等待陆为民安排工作。

  “静宜秘书长,不至于吧?这么正式?”陆为民有些好笑,张静宜摆出了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架势,他也不想初来乍到就一副热络劲儿,他也做不出,但张静宜的这番动作也有些过了,“我只是想和你先聊聊,毕竟咱们日后还得要‘朝夕相处’,不是么?”

  被陆为民有些调侃味道的话逗得想笑,但是张静宜还是控制住了情绪,只是让自己的神情变得轻松一些,也顺手把笔记本收了起来,“陆书记,宋州情况恐怕你比我还熟悉,我怕我真的没多少有价值的东西提供给你。”

  陆为民若有深意的看了张静宜一眼,“静宜秘书长,外边的情况暂且不提,也不急在一时,你是市委秘书长,也是日后我们市委内部的管家,我今天请你来,也是想听听你对我们市委的看法,以及市委下一步的具体工作安排。”

  陆为民开出的话题很大,也很笼统宽泛,也就是一句话,想要听听张静宜对下一步的工作打算,这个工作打算,既包括张静宜对市委工作的建议,也包括她这个秘书长对她自己下一步工作的想法和安排。

  对陆为民的发问,张静宜也是有些准备的,但她不想这样回答,迟疑了一下,“陆书记,我这个秘书长工作性质主要是为市委中心工作服务,包括市委办,主要还是要看你的工作想法,才能有针对性的安排。”

  面对张静宜的太极推手,陆为民也不以为忤,只是淡淡的道:“静宜秘书长,市委内部这一摊子工作恐怕不简单只是围绕某个人的工作而转吧?市委办,市委政研室,这些部门难道都是在等工作来,从来不主动开展工作?”

  张静宜脸微微一僵,虽然陆为民语气很客气,但是言语间已经流露出一丝凌厉,显然是对自己刚才的回答不太满意。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张静宜虽然内心有些恼怒,但是她却无法发作,一来陆为民是市委书记,二来陆为民的话也并非没有道理,偌大一个市委,难道任何工作都要等待市委书记的思路方略出来才动,这有些说不过去。

  “陆书记,日常工作我们肯定也都是按照章程在走,原来的一些中心工作,比如市委办和市委政研室的,也都主要是原来童书记安排下来的,所以我说的主要是指中心工作。”张静宜尽量让自己语气委婉一些。

  陆为民看了张静宜一眼,他知道张静宜这会儿心里肯定有些恼怒,但是他却不在意。

  张静宜也是一个有些想法的人,否则她也不会从昌州到宋州来,市委秘书长这个位置她也不是不想干好,甚至也不是不想和自己配合好,但是也许是原来的那种关系尚存于她的惯性思维中,尚未调整过来,她是聪明人,响鼓不用重槌,自己只需要点一点,她就应该明白,当然,如果她还是不明白,或者明白了却装不明白,那自己就真的要认真考虑她这个秘书长还适合不适合继续当下去了。

  “日常工作我且不去说,那是你这个市委秘书长的事情,但是中心工作,嗯,既然你说以前是童书记的安排,那么我也安排一项,实际上我个人认为这都不该我来安排,而是该你这个市委秘书长安排,那就是市委办和市委政研室就我市当前形势进行一个分析,提出当前我市存在最迫切的问题和困难,以及对策。”陆为民看着张静宜静静的道。

  张静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是陆为民在给自己出题了。

  她不怕出题,但是却不喜欢以这种方式来给自己出题,市委办和市委政研室有的是人,能写会道,资料一大堆,综合起来,研究分析,要什么有什么,但是要写出一篇让陆为民觉得满意,不至于低看自己的东西来,还得要好好琢磨琢磨。

  第三更,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