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十九节 一肩以扛之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十九节 一肩以扛之

  这些情况也是陆为民从黄鑫林那里了解到的,本来说等到日后好生过问一番,但是没想到这还没有来得及过问来,这边就出事儿了。

  陆为民的奥迪开到了市政府大院内,秦宝华已经早已经在那边候着了,二人改乘了一辆陆地巡洋舰,迅速启动,驶出了市政府,像叶河方向驶去。

  宋秋高速是江南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第三条高速公路,西宋高速、宋宜高速都已经竣工通车,唯独宋秋高速进展缓慢不说,而且整个工程各种问题频发,而且据说管理相当混乱,屡屡拖延工期,已经让江南高速方面意见很大。

  照理说像这样庞大的项目,都基本上是走的招投标程序,而且敢于来招标的基本上都是在资质上没有问题的公司,而且江南高速是昌江省特许东南亚华资进来组建的公司,在各方面自然有其底蕴,所以按理说不该出什么状况,即便是出了状况,一切按照合同办,你逾期也好,违规也好,那么就按照合同来处罚就行了,但是黄鑫林在给陆为民介绍中提到这事儿时,却没有具体提宋秋高速公路建设工程为什么会出这些状况。

  为什么江南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意见很大,但是却没有诉诸于法律行动,这当然有古怪,陆为民当然清楚这绝不是黄鑫林无意忽略了,而是这其中肯定有不少为人不知的猫腻。

  一走三年多时间,陆为民很清楚这三年里只怕宋州的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很多变化,这些变化绝不仅仅只是自己看到的外表光鲜的一面,一样有着阴暗龌龊的一面。

  在宋秋高速公路问题上黄鑫林没有点明,固然是因为那时候还是自己和他的第一次见面,有些内容还不宜马上掀开。也还有因为这里边肯定牵扯着不少不足为外人道的勾当。

  陆地巡洋舰迅速驶出市区,走黄宁——荻港快速通道,然后走国道723。经桂塘,进入叶河东南角的采石铺、花嵇镇一线。发生塌方事故的就是在采石铺——花嵇镇这一线。

  一上车,陆为民就问了秦宝华宋秋高速公路建设进度,秦宝华也很简单的介绍了宋秋高速公路的始末。

  这条路从拆迁时候就磕磕绊绊,但总算是拿了下来,到后期的建设阶段,多个标段从招投标到中标之后的建设管理,都显得相当混乱,去年3月也就发生了一起塌方。造成2人死亡,7人受伤;去年11月再度发生工地工棚垮塌事件,造成一人死亡,二人重伤,三人轻伤;今年1月,又发生了转包工程的包工头把钱赌博输光跑路的事件,造成大量民工拿不到工资,导致民工堵路罢工,严重影响了工程进度。

  “你是说宋秋高速几个标段出现了大量转包现象?项目业主,呃。江南高速那边没有意见?”陆为民很敏锐的捕捉到了秦宝华话语中的漏洞。

  秦宝华脸色微微一僵,好一阵后才缓缓回答道:“江南高速那边大概也是考虑到只要能够如期保质保量的完成工程,他们也就不计较了。但是很显然这种情况已经严重的影响到了工程进度,江南高速也找过我们宋州市政府,但是这个事情上我们却无能为力,因为江南高速的签约方是具有法律效力的,起码现在我们只能给他们建议,由他们通过法律程序来处理,但是他们好像有些顾忌。”

  秦宝华的话很坦率,虽然没有点明,但是也承认在宋秋高速公路建设上是存在诸多问题的。而且宋州市政府方面似乎也之情,却一直投鼠忌器一般。

  陆为民没有再问。什么原因,秦宝华既然知道却未处理。自然有原因,以前不说了,但是现在,陆为民估计秦宝华也是会有应对之策的。

  ***************************************************************************************************************************

  陆地巡洋舰很快就抵达了现场,而在之前卢灿坤已经先行到了现场。

  还只有半年时间就可以安全到点到人大那边去休养的卢灿坤满头大汗,显然也是为这事儿吓得不轻,大老板刚换人上任第一天,就出这么大事情,五个工人被埋,现在生死未卜,真要确定五个工人死亡,问题就大了,关键在于宋秋高速公路几个项目部都陆陆续续出了不少问题,如果认真追责起来,他这个分管交通和建设这一块的副市长是跑不掉的,当然还有分管安全监管的。

  陆为民和秦宝华刚来得及下车,黄鑫林那辆旧帕萨特也赶到了,从车上下来的黄鑫林同样脸色铁青。

  “救援队伍到没有?开展救援没有?”陆为民脸色很平静,一边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工地现场上走,一边问道。

  卢灿坤脸色有些尴尬,看了一眼秦宝华,讷讷道:“陆书记,救援队伍昨晚就到了,现在已经彻夜工作了十个小时。”

  陆为民脚步微微一滞,看了一眼秦宝华,秦宝华也是满脸惊讶,“老卢,怎么一回事儿?昨晚?你不是说今天早上……”

  卢灿坤满脸苦涩,吞了一口唾沫道:“今天早上才报上来,我得到消息马上就向你汇报了,谁知道到了现场才知道是昨晚的事儿,这帮王八蛋根本就不当一回事儿。”

  秦宝华脸色也变得异常难看,嘴唇蠕动了一下,然后狠狠的扭过头,陆为民轻轻吐出一口气,摇摇头,“好了,老卢,不说这些了,我们去现场看看吧。”

  黄鑫林也忙不迭的跟上来,几个人向现场敢去。

  现场上一片忙碌景象,来往的工人和救援队伍正在紧张的施工,略作了解,也就知晓了大概情况,一处山地施工,因为前两天下了雨,在施工过程中,出现了塌方,五名工人躲闪不及,被埋了,现在正组织队伍挖掘救援。

  陆为民和秦宝华简短的问了情况,总承包商和项目经理部的人都围在一边介绍着情况,陆为民和秦宝华都没有多说什么,卢灿坤和黄鑫林则亲自盯在现场上。

  看见那个家伙唾沫横飞介绍着公司如何高度重视,如何废寝忘食的救援,如何安排轮班工作,倒像是他们没有出什么事情,做出了多么大功绩一般,陆为民只是冷冷的听着,不置一词,这种事情自然有事后处置,用不着现在形诸于色。

  叶河县委书记黄桂堂和县长周向东也是满头大汗的围在一旁,恶狠狠的目光几乎要把那个还在那里不知死活的家伙给活剥生吞了,没见到陆书记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张经理,你们干得这么好?市政府应该给你们授牌表彰才对啊,我今天是来听英模事迹表彰会的报告么?”陆为民看着那个似乎也有些觉得不对劲儿的肥胖男子,冰渣子一样的话一下子狠狠砸在对方身上,“昨晚就埋了五个人,现在早上才报告,为什么迟报?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

  几句话就把肥胖男子打得脸色有些发白,脸上神情也是一连几变,原本还想解释一番,但是看陆为民灼灼逼人的目光,却又下意识的回避开来。

  陆为民也不理睬对方,转过头来对秦宝华道:“宝华市长,现在以救援为主,有老卢在,不过我建议市政府也应该就此事让安监部门介入调查,听说这几个标段也不是一次两次事情了,这里边有没有问题,恐怕要好好查一查。该谁的责任,也该要认真分一分,板子该打谁,打多重,都得要有个说法才对。”

  秦宝华内心也是一震。

  她相信来宋州之前,肯定也有人和他说起过宋秋高速公路的建设问题,而刚才在路上,她也很含蓄的透露出了宋秋高速公路建设项目上的一些状况,她不相信陆为民听不出其中的状况,在她看来,陆为民即便是要下手处理,也应当下来之后和自己商量研究,怎样最妥善的处理,没想到陆为民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发招了。

  当然这个招不是发给自己的,自己是市长,只是安排接下来的工作,他是市委书记这样公开发声,在场所有人都已经听到了,想必马上就会传递出去这份信息,也就是要说给所有牵扯到这件事情的人,也包括这个项目背后的人,这样就是把所有责任一肩以扛之了,变相的为自己减轻了压力。

  “好的,陆书记。”秦宝华点点头,面色阴冷,“老黄老周,这件事情在救援结束之后,由鑫林市长来牵头,市安监局来负责调查处理,你们叶河县全力协助,市委市政府每天要听一次调查进展报告。”

  第一更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