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二十二节 牢骚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二十二节 牢骚

  “老郁,常务副区长人选问题,我才来,既然前边儿没有定论,也就是留给包括我在内的后边这拨人了,给我几天时间,市委会尽快给你们麓溪区一个结果。”陆为民也不拖泥带水,“所以这事儿你也就不需要再催了,我会叮嘱老朱。至于你说这个服鞋交易市场和宋州国际服装服饰博览会的构想,前者我需要看一看你们规划和构想,后者则更要有比较周密的调研,你们应该都有这方面的资料吧?”

  “都有,市委市政府都已经交得有,秦市长、孙市长那里都有。”郁波点点头,“我是实在有些等不起了,希望市里边能够早一点敲定,我知道您才来,也需要时间,不过我希望能快一点。”

  对郁波的爽快耿直,陆为民也很满意,“知道了,嗯,你们常务副区长的问题,市委争取一个星期之内给答复,而服鞋市场问题我估计会稍微长一点儿,但我个人意见是如果你们麓溪区委区政府真的认为这个项目值得上,那么可以大胆一些,先把前期工作做起来,而服博会的问题,这涉及到诸多方面,我估计如果真的要搞,那也需要市里来统一牵头来办,但我想一个月内,都应该有一个结论。”

  陆为民态度鲜明,郁波也是颇为感触,原来跑了几回,秦宝华那里还好说一些,态度比较明确,希望区里能先把外围情况收集起来,前期工作也能可以做一做,但是在童云松和孙承利那里,两人都没有太多心思在这上边,所以也是束之高阁,事实上秦宝华也没有多少精力来顾及这边儿。所以郁波也是徒呼奈何,现在陆为民一来,就如此干净利落的表了态。倒不是说陆为民就有多么强,但是起码在态度上让人心里舒坦。

  这是纯粹的公事儿。无关其他,无论是陆为民还是郁波都如此认为。

  “陆书记,如果都像您这样,那我们也就放心了,我们不怕市里反对或者有异议,就怕市里给拖着,这样我们耗不起。”郁波感慨道:“别看现在麓溪挺红火,但是和苏谯、遂安甚至烈山这些县里相比。都还是存在很多不安全感。”

  不安全感?听郁波这么讲,陆为民本来还想说什么,也都暂时闭口,饶有兴致的听郁波感慨。

  “苏谯有钢铁和机械产业已经成了规模优势,遂安的电子产业更是成为他们支柱产业,这些产业发展相对稳定,市场容量大,而烈山有资源,煤化工的优势也摆在那里,麓溪有什么?”

  郁波语气很冲。也很有点儿要在市委书记面前袒露心扉的意思。

  “没资源,区位优势要说与沙洲和宋城比,也略逊。我们只能因地制宜,见缝插针,寻找适合我们自己的产业路径!”

  “服鞋产业现在是我们麓溪的支柱产业,但是大家都知道这一类轻工业产业,相较于钢铁、机械,投资规模小,市场变化快,今天你可以红极一时,明天别人也可以效仿你一跃而起取代你。我们必须要有危机感!”

  “所以我们一方面要力图使得我们产业多样化,除了服鞋产业外。像文体户外用品产业,我们也一直在全力支持。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还要进一步细分化,就是在细分领域上培育龙头企业、明星企业、优势企业,争取做强。”

  “另一方面我们也需要营造支撑这些产业发展的市场氛围,那就是大力发展专业交易市场,小商品城只是第一步,服鞋市场是第二步,按照我们的想法,我们还会进一步坚持不懈的继续发展专业市场产业,进一步更加细化更加专业。”

  “区里的想法就是要利用目前宋州交通枢纽优势和区位优势来重塑区域商贸中心的这一定位,西宋高速、宋宜高速、宋秋高速,市里一环路建成,二环路也开始有了眉目,交通优势凸显,我们麓溪地处郊区,土地资源相对丰沛,依托服鞋和文体用品产业,正好可以大力发展商贸服务业,辐射昌北、鄂东南和皖南,而且还有长江这条黄金水道的连带,我们认为这个想法是切合实际的,也符合市里的发展定位方向。”

  郁波讲起了兴头,陆为民也很乐意听。

  黄文旭和郁波这对搭档能够在几年间把麓溪从一个默默无闻的新建郊区打造成为全市第一流的经济强区,并非浪得虚名。

  现在黄文旭都已经是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了,下一步就是朝着正厅级的步伐迈进,而郁波现在还在初级干部上徘徊。

  如果说没做出成绩也就罢了,但是成绩却又是摆在这里的,也难免郁波会有些情绪。

  杨达金高升外迁了,霍廷江上了副市长了,可自认为做得也不差的郁波却只能咬着牙苦干,而且麓溪区在陆为民一走之后,几年里一直不怎么受市里待见。

  苏谯在市里各种支持下,招商引资项目一个接一个落地,产业培育搞得红红火火,土地指标一路开绿灯,甚至连环保问题都可以睁只眼闭只眼,,遂安的优惠政策也是给了又给,对电子和相关产业的各种财政支持扶持数不胜数,连叶河、烈山这些县份都能挣到一些支持,唯独麓溪,从小商品城建设开始就受卡压。

  好不容易在陆为民的支持下算是把小商品城搞起来了,有了亮点,陆为民却又走了,后续的事儿也就怠慢下来了,似乎没有谁觉得麓溪能折腾出个什么名堂来。

  这也是郁波最为郁闷的,他也就搞不明白了,怎么麓溪就像是后娘养的,连各县都能捞到不少支持,怎么这麓溪就沾不到光呢?

  人享受不到好处,区里也是受夹磨,这份委屈郁波也是憋了很久了。

  陆为民没来宋州之前他不爱说,因为说了也没用,陆为民是丰州市长,不是宋州市长,反而会让人小瞧,所以在几次聚会上,郁波也是闭口不谈,只是偶尔在黄文旭这个老上司面前发发牢骚。

  黄文旭也赞同他的做法,少说多做,甚至不说,在陆为民面前说这些反而让陆为民难受,又帮不上忙,但现在不一样了,陆为民来当市委书记了,他郁波当然要反映,而且是光明正大理直气壮的反应。

  “我也不知道我们区里的很多构想本来是符合市里发展定位的,但是却总是得不到市里的正面回应,干部调整上基本上我们区里的意见是没有人听的,区里的经济发展规划构想,市里总是束之高阁,一搁就是一年半载,要不就是踢皮球,今天要市长办公会研究,明天要某位分管副市长再考察,后天还要市委常委会议一议,也不说行,也不说不行,就这么悠着,陆书记,你说我们下边怎么干?”

  郁波开始还有些收敛,后来越说越开,索性就来了一个大吐特吐,要把这几年里心里的憋屈吐露个够。

  “陆书记,在您面前,我也没什么好忌讳的,宋州这几年经济增速虽然很快,但我得说,和市里的决策和意见是没多大关系的,那就是各区县各干各的,能从市里边争取点儿就争取点儿,不能,那也一样干,苏谯也好,遂安也好,我们麓溪也好,还有叶河、西塔和烈山,市里基本上没有一个像样的规划,给我的感觉就是市里边的心思都在和经开区和华东软件园上去了,开始是觉得华东软件园能一下子拉来几百亿个投资,能创造出几百亿绿色无污染的gdp,财政收入能增加多少,后来则是觉得软件园成了一个烫手山芋,投入越来越多,架子越来越大,已经到了骑虎难下,没有台阶下的地步了,只能硬着头皮上,结果就是越陷越深,没有精力来管别的事儿了,……,不信,你把雷志虎、杨达金和李幼君、谭伟峰他们叫来问一问,问问他们这两年是不是按照自己的路子在走?市里究竟发挥了多大的统筹协调作用?”

  如果说先前陆为民还抱着比较轻松的心态来听郁波的意见,那么这会儿,陆为民就开始正视和分析郁波这番话里的含义了。

  这和他之前的担心基本一致,那就是宋州市委市政府在这几年里的驾驭和掌控局面的能力下降了,虽然宋州的经济发展增速并未降多少,但是这更像是自己走之前尚权智时代留下来的一种发展惯性势头,而现在这个势头随着童云松、孙承利的离开逐渐被暴露了出来。

  陆为民不清楚秦宝华对这个问题的认识有多深,而像林钧、朱小平这一类人又在这些局面的形成上起到了多大的作用。

  “老郁,你好像怨气很大啊,麓溪的发展难道说就没有市委领导的作用?”陆为民用比较缓和轻松的语气问道。

  “陆书记,如果要我说实话,我得说,市委市政府领导作用真心不大。”郁波平静的道:“这不是我信口雌黄,我是实事求是。”

  第一更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