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二十三节 支持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二十三节 支持

  被郁波的话给气乐了,当然陆为民也知道郁波所说的并非毫无依据,但是这种观点却不能被接受,陆为民瞪了郁波一眼:“行了,别在那里自我表白了,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市里有市里的难处,你没当到这一角当然体会不到,等你走到这一步,我估计你也差不多。”

  郁波有些不服气,脸上浮起一抹潮红,“陆书记,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你是不在,我可以说一句,别看宋州这几年经济增速不慢,但是得看看我们的底子,本来宋州底子就不薄,而且你在那几年打下的基础在那里,发展能不快么?如果一直按照你当初的构想,宋州的局面不会像今天,华东软件园的例证不是摆在面前么?好高骛远,不切实际,如果没有这个华东软件园的瞎折腾,如果你还在,我可以负责任的说,昆湖要赶上我们,想都别想,我们也早就超过昌州了!”

  “哟呵,口气很大嘛,老郁,我觉得你好像不是这种人啊,今儿个是怎么了?吃了枪药还是多喝了几杯?”陆为民打趣道:“风物长宜放眼量,牢骚太盛防肠断,*早就教导过我们,你郁波就这点儿心胸?就只能盯着眼前这一点儿?”

  被陆为民噎得不好做声,郁波只能狠狠的吐了一口浊气,这都憋了两三年了,无处诉说,今儿个总算是发泄出来了。

  他不是那种小家子气的人,也只是在陆为民面前,而陆为民也是来当市委书记了,他才会这么好好发泄一番,就这么一会儿,聚得胸间都要轻松不少。气也顺了许多。

  见郁波不吱声了,陆为民这才正色道:“好了,老郁。你说的我原来知道一些,你这一番牢骚。我也大略听出来了一些,麓溪能在这种状况下走到今天这一步,说明麓溪区委区政府一班人是有战斗力和凝聚力的,我赞同你刚才有一句话,那就是区里的规划应当和市里的规划有机的结合起来,要学会利用市里的资源,求得市里的支持,同时区里的发展战略要为全市的发展定位提供支撑。这才是一个有机结合,互通共赢。”

  “陆书记,话这么说当然没错,但是市里……”郁波轻哼了一声。

  “我知道,宝华市长也是刚上任不久,你也知道市里边经历了这一年多来的折腾,大家心气都有些散乱,现在市委的首要任务就是要凝聚全市上下精气神,要把大家的心思都要聚拢到一条道上来,这需要一些时间。但是不会太长。”陆为民没有多解释,“你说的这几件事情,第一件。我说了一个星期之内,你们如果觉得你们区委意见更成熟,可以再和老朱汇报一下,也像秦市长汇报一下,第二件,我个人是持支持态度的,但是具体运作,区里要主动向市里相关部门和领导汇报请示,要求他们给予明确答复。这一点上不要走偏了。”

  郁波心里一动,陆为民的话乍一听没什么特别。但是第一第二两个问题,都已经有了微妙的变化。第一件事情区委拿意见再汇报,第二件事情要按照程序继续走,要求给明确答复,这已经有倾向性了。

  宋州的天要变了。

  “陆书记,我明白了,我会尽快按照您的意见……”

  ***************************************************************************************************************************

  饭要一口一口吃,事要一件一件做。

  陆为民知道虽然宋州不算是沉疴难起,但是不能不说各种做派在这三年理潜移默化,对宋州的影响是深远的。

  宋州在尚权智执政之前,经历了连续近十年的梅黄时代,留下了一大摊子烂事儿和懒散浮华的作风习气,可以说从尚权智、安德健、陈昌俊、陆为民这一拨干部都是在全力的重新塑造宋州筋骨,洗礼干部的作风,可以说尚权智到宋州一直到童云松接班,这几年里的改变不仅仅是宋州的社会经济事业面貌,更重要的是精神面貌,但是长期以来留下的各种残余习气并未完全消除掉,在童云松时代,由于主要领导的工作作风问题,又有点沉渣泛起的味道。

  要消除甚至清除各种不良习气的影响,也需要时间,但留给陆为民的时间却很紧。

  再紧也得一步一步来,欲速则不达。

  外来干部进入宋州,貌似对宋州形成了很大冲击和影响,但是陆为民清楚,如果你不从最基本的正处副处级干部乃至科级干部的作风改变,那么就难以真正做到彻底的变革。

  像市级班子虽然很多都来自外埠,如果说本身就是意志坚定作风顽强素质比较高的这一类干部,可能会对周边人形成正面影响,而如果本身就是那种作风模糊性格偏软的干部,也许就会被周围所影响,在这一点上陆为民感触尤甚,像尚权智和童云松的对比就相当明显。

  要锻造干部的良好素质,除了自我提升和组织培养外,更多的还是要通过具体工作来实现。

  麓溪的情况相对较好,这和黄文旭——郁波这一届班子打下的基础有相当大的关系,尤其是现在郁波仍然是区委书记的情况下,低调务实、执行力强,这是麓溪班子给陆为民的印象,这也是麓溪之所以能取得今天成绩的主要原因,所以陆为民能理解郁波今天发的牢骚。

  应该说宋州的干部如果仅仅是从点上来说,仍然有不少是优秀的,但是关键是由点及面这一项工作,如果没有一个系统性的组织体系跟进保障,那么就难以对全市作风起到推进性作用。

  像郁波、谭伟峰、李幼君、魏如超这些干部的能力都有,但是这只是点上,一个县委书记作风优良能力突出,的确能起到一些带动作用,但是如果要想发挥更大的作用,这就需要组织的支持,人以群分物以类聚,一个县委书记如果得不到市委的支持,那么他在人事上就会束手束脚,难以真正把全局带动起来,这一点陆为民也是干过县委书记的人,体会很深。

  让他感到幸运的是他当初担任阜头县委书记的时候,不仅仅是得到了地委书记孙震的认可,同样也得到了组织部长祁战歌的鼎力支持,即便是甘哲,他不也是费尽心思的把关系处理好,这才使得地委在用人上基本上是给予了他较大的自由度和支持力度,让他先行打造出了一个如臂指使的班子,正因为有这样一个齐心协力令行禁止的班子,也才能在那么短时间内把阜头打造出来,一跃成为丰州头把交椅。

  陆为民不清楚郁波和林钧、朱小平关系如何,但是仅从麓溪区委的意见没有获得市委组织部的认同,就能揣摩出一个大概来。

  当然不是说你麓溪区委的意见组织部门就一定要接受了,但是麓溪在社会经济事业发展上取得了可观成就的情况下,照理说麓溪区委的意见是应当给予一定重视和认可的,但是很显然麓溪区委的意见没有被打上眼,甚至从一开始就被否了。

  想到这里,陆为民心里也有些隐隐警惕,如果林钧和朱小平真的结成了联盟,那么下一步可能就会在很多工作中发生碰撞了。

  当然,有的人,如果你不把他视为敌人,那么他就不是你的敌人,而如果你把他视为了你的敌人,那么他就一定会变成你的敌人。

  所以有些事情必须要做到前面,要争取一切能争取的人,不到无法争取的时候,陆为民也不会走最不愿意走的那一步,当然真的需要走,陆为民也不会犹豫软手。

  ***************************************************************************************************************************

  香烟都快要烧到手指关节,陈庆福才从深思中惊醒过来。

  秦宝华传递过来的信息让陈庆福一时间不敢置信,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理解错误,或者说秦宝华表达有误。

  常务副市长?!这种好事轮得到自己?扳起指头算一算,陈庆福印象中似乎从来没有常务副市长从副市长中产生的先例,起码宋州没有。

  虽然说理论上副市长和常务副市长级别平等,也就是一个是市委常委,一个市委委员,但是就这个差别,大了去。

  秦宝华当然不会表达有误,自己也不会理解错误,哪怕这只是一个信息,也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了。

  没有谁可以在这种事情上无动于衷,更不可能保持冷静理智,保持冷静和理智也只是相对于什么而言。

  啥也不说了,就是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