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二十九节 各找各妈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二十九节 各找各妈

  宋州并非像自己最初所预料的那么简单轻松,不完全是华东软件园和经开区的问题,也不仅仅是干部思想精神和作风的问题,应该说这是梅黄时代十余年遗留下来的各种陈腐势力和风气在经历了前几年宋州发展的风光霁月之后的一个反弹。

  一个地方的好与坏都非一朝一夕之功,就像八十年代宋州辉煌一时,即便是在梅黄时代沉沦多年,仍然没有让宋州彻底垮下去,同样在经历了接近十年的梅黄时代沉沦之后,宋州也并没有因为尚权智接任之后几年的快速发展就完全重塑了自我,梅黄时代那十年渗入骨髓的陈规陋习仍然在宋州很多干部骨子里残存,但是表面的洗礼是很难达到刮骨疗毒的效果的。

  几天下来,陆为民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当初还是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一些,在他看来,即便是在市委市府班子里边,都存在不少问题,相比之下他当初最为担心的秦宝华和张静宜反而问题不大,曹振海虽然更圆滑了,但是看人看本质,曹振海底线还是有的,至于说沈君怀他可以放一百个心,唯独最为关键的两个人物,林钧和朱小平,他有些吃不透。

  如果一定要攀关系,林钧其实也是可以拉上一些关系的,这家伙给荣书记当过一段时间秘书,当然时间很短,也是临时顶个角儿,就那么一两个月时间,很快他就归位。但是有了这段香火情,他才能到宋州来当市委副书记,不过陆为民感受不到这层关系。起码到现在都是如此。

  从表面上来看,林钧温润谦和,待人优雅有度,和自己也做过几次时间不长的简短交谈,说话论事都很有条理,一切都没有任何不妥之处,但是陆为民却不太喜欢对方的这种做派。对方从骨子里流露出来的那种疏淡也让陆为民有些警惕。

  他不太理解林钧对自己的那种疏淡感觉,照理说二人并没有太多的利益冲突。自己来宋州更是荣道声亲自点将,从这个角度来说,对方应该给予自己主动支持才对,为什么这个家伙却总是保持着那种若即若离的疏淡呢?

  是因为朱小平的原因?这个理由很滑稽。难道说个人私谊可以凌驾于政治利益需求之上?那陆为民倒是真要佩服林钧一番了,这种重义之人现在可真不多了,可很显然林钧不会是这种人。

  陆为民很认真的分析过这其中的原因,但是还是没有能琢磨透,他只能很模糊的觉得,可能这和对方三年前来接自己的班有一定关系。

  林钧在接任自己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之后据说干得不是很顺手,主要还是因为对方缺乏这方面的基层工作经验,在一些区县里边反应也不是很好,尤其是有了自己这个前任的对比。就更容易让人诟病了,这大概让对方很受了一些刺激,麓溪和郁波之所以受打压。苏谯和遂安不受待见,估计都源于这个原因。

  外宽内忌,这是陆为民给林钧下的定语,这样一个人给自己当副手,的确非福,但是陆为民却不能接着。这不是他能改变的。

  林钧的问题不好解决,而林钧如果和朱小平结成了紧密的联盟。那么要对抗这个联盟陆为民就必须要牢牢的把秦宝华和张静宜抓在手中,同时要尽可能的在市委副书记位置上再推上一个人,这样可以最大限度的稳定住局面,避免在书记办公会上势单力薄,一旦秦宝华态度稍微有些变故,自己就得要面临坐蜡的境地。

  当然这只是最坏的打算,如果不是万不得已,陆为民也不愿意和林钧交恶,但是有些时候一旦印象形成,就真的很难扭转,尤其是像林钧这种性格较为忌刻的人。

  考虑事情都只能往坏处想,否则局面向不利的一面转化时,你再来手忙脚乱的谋划应对之策,那就晚了。

  陆为民从不做那种事情,他也不会容忍那种事情的发生。

  ***************************************************************************************************************************

  想得有些出神,一直到那丰腴娇美的身体悄悄坐在了床畔,陆为民才“呀”了一声从深思中惊醒过来。

  “看来我是真的老了。”女人有些幽怨的叹了一口气,“穿得这么少,居然没有能够吸引到你的目光,换了几年前,你早就扑上来了。”

  陆为民笑了笑,摇摇头,有些好笑的看了对方一眼,三十多岁的女人能够包容貌身段保持得这样,不能不说虞莱是在这上边下了苦功的。

  丰美圆润的身段,前凸后翘的胸臀,白皙光洁的肌肤,一头乌黑蓬松的秀发略微有些散乱的披散在肩头,上身穿着的红色肚兜显然是某些专门为女性定制工艺品性质的内衣店所制,丝绸缎面外加丝线精绣,下身则是一条细薄得可怜的半透明t裤,甚至连沟壑妙处的细微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我也想扑上来,但昨晚公粮交的太多,现在还得要喘口气不是?”陆为民打趣道。

  “交了多少?一夜七次郎都变成梅花三弄了,苦等你三个月才来,我看饭票都快要变月票了。”虞莱不无酸意的道:“你现在可倒是好了,回宋州了,婉茹那个浪蹄子现在可算是苦尽甘来了,心花怒放,前两天给我打电话,那乐呵劲儿从远隔两百里我都能感觉得到。”

  陆为民唯有苦笑,“莱子,我去宋州还没见过婉茹一面呢。现在我自己都忙得焦头烂额,哪有心思想其他的东西?”

  虞莱也不过是随意而发,和陆为民这么不明不白几年过来,她已经逐渐适应了这种生活,说实话她也很享受这种半独身的生活,无拘无束,也没有家庭压力,陆为民的偶尔到来总能给她带来一番惊喜,哪怕一月一次,这一次她就“吃个饱”。

  “你回宋州也是轻车熟路,何况宋州情况要比丰州强多了,难道说你当这个市委书记比在丰州当市长还难?”虞莱随口道:“宋州距离昌州也只有一百多公里,一个半小时就可以回来,从现在开始,你必须每两周回来一趟,否则我就要去找小白脸了。”

  虽然知道虞莱是开玩笑,但是想到自己这方面的诸般麻烦,陆为民还是有些头疼。

  甄婕也打算要回国了,在日本那边过的虽然不错,但是毕竟不是自己家园,所以甄婕在电话中也说打算八月底就要回来,至于说回来之后有什么打算,没说,估计也是继续留校任教。

  甄婕回来了,甄妮则是在京里,但是一直和陆为民联系不多,也不知道甄妮是怎么想的,这昌州还有岳霜婷,宋州冒出来一个季婉茹,陆为民还真有点儿觉得自己似乎分身乏术了。

  原来在丰州,将近三百公里,回来一趟的确麻烦,但现在到宋州了,这一百多一点公里,一个半小时回来一趟妥妥的,拿虞莱的话来说,你就是下午下班回来八点钟妥妥到家,恩爱一回,十点半往回赶也来得及回去睡觉,当然就是辛苦了一点儿。

  现在虞莱和季婉茹似乎也已经把事儿说破了,两个女人的心态都有些古怪,对于陆为民来说既是“幸福”的,也是“痛苦”的,痛并快乐着来形容最合适,好在两个女人都不是那种波大无脑的女人,都很通情达理,对陆为民来说这算是万幸。

  看见红肚兜下那颤颤巍巍的软肉摇曳生姿,陆为民再也坐不住,探手钻入,软玉温香,握个正着,一番恣意把玩,免不了就有点儿心动神摇,倒是虞莱稍微把持得住,“你今天上午不是还有事儿么?晚上有的是时间,你不想都不行。”

  陆为民再度看看表,时间也差不多了,郭跃斌现在是省纪委常委、监察厅副厅长,据说下一步很有可能到省纪委担任副书记。

  起初郭跃斌和叶庆江并不熟悉,但是这一年多来,郭跃斌和叶庆江也越走越近,渐渐又重新回到了视野中。

  包泽涵和郭跃斌交情不算深,但是郭跃斌把省监察厅厅长张华川喊上,而张华川则是包泽涵的老上司,这一层关系要能续上,的确能够为自己在市里边节省不少时间。

  包泽涵到宋州之后,保持着固有的低调,动作也不大,无论是童云松和秦宝华都更多的把他视为了一个举手常委,尤其是在涉及到非纪检事务上时,包泽涵自己也很知趣的少有插言。

  但是现在陆为民却不需要一个低调的纪委书记,他需要一个能够在纪委具体工作有着自己独特见解,同时又能发出声音的人,尤其是在自己需要的时候,这个纪委书记能够扛得起来。

  再三更,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