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三十节 茶性,增进了解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三十节 茶性,增进了解

  郭跃斌选择的小聚所在是在鸣翠楼。

  鸣翠楼并不是单纯的吃饭点,实际上是集喝茶和吃饭为一体的所在,而且吃饭简单,更像是简餐,几份传统的中式点心,就能对付,当然你要吃正餐,下边也有,主要是品茗,享受茶道。

  包泽涵很喜欢喝茶,而且对品茶颇有专精,这是郭跃斌介绍的,陆为民虽然也喜欢喝茶,但是对喝茶却并不太讲究,绿茶为主,红茶和花茶也可,但是在包泽涵这种喜好品茶的人眼中,花茶和红茶是根本上不得台面的,真正的茶人,唯有绿茶。

  鸣翠楼的位置绝佳,三重头的飞檐式布局,带有浓浓的江南传统风韵,而一字溜儿排开的临江茶座,委实让人心胸一畅,当然这里不是临长江,而是昌江的一处回湾。

  鸣翠楼得名于杜甫的绝句,而“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这首诗也被名家撰写的卷轴悬挂于鸣翠楼内。

  当然能和这首诗牵挂上名头也还得名于这一带江畔连绵不绝的柳林,在江畔的风中,柳丝飞舞,如果再有美女出没,很有点儿电影《青蛇》中的某个画面情景,当然这里是昌州,不是杭州。

  有郭跃斌在其中穿针引线,陆为民和包泽涵很快就进入了“熟悉”状态。

  当然这种“熟悉”状态只能说是比陆为民甫到宋州时的那种纯工作状态进了一层。要真正进入实质性的熟悉,甚至更近一层的密切状态,那还需要在下一步的工作中相互的磨合。

  一番接触之后。陆为民才意识到包泽涵这个家伙的低调内敛甚至有些内向只是表象,看看他和郭跃斌之间的谈笑风生,陆为民就揣摩着,这家伙还真有点儿外冷内热的感觉,不过他喜欢这种状态。

  外冷,意味着这种人结识朋友有比较高的门槛,也意味着不至于*。内热,也就意味着一旦真正进入了较为投契的状态。这个人是相对可靠的,而能让郭跃斌帮自己牵线搭桥的,陆为民相信起码是能过郭跃斌法眼的,在基本素质上是不会有问题的。这一点上,陆为民信得过郭跃斌。

  “茶性其实和人性有些相似,看喜欢喝什么茶,就能品出个一二来,像很多人喜欢喝红茶,都是出于保健目的,这其实已经不是品茶,而是相当于要达到服药的目的了,喝花茶的人。说明更喜欢某种浓郁的香气,这同样不符合真正的茶性,……”包泽涵抚着茶盏。慢悠悠的道:“真正的品茶人,就是要通过茶性的静心悠长,来实现自我精神的沉淀,这种沉淀可以让人性得到一种历练后的升华,这种感悟随着年龄增长会更深刻。”

  “老包,你这话是在暗示为民啊。他现在才三十五岁,你就要他清心寡欲。学会沉淀,故作深沉,那不是失去了锐意进取的闯劲儿,他还怎么带领你们宋州谋发展求进取啊?”郭跃斌笑着打趣:“你这话在咱们这个体系内,可能比较适用,毕竟干咱们这一行,要学会自省自悟,常在河边走,也不能湿足。”

  “你的意思别人就可以湿足了?”包泽涵瞥了一眼郭跃斌,似笑非笑的道:“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在暗示我作为纪委书记对市委书记的工作要‘理解’,甚至要睁只眼闭只眼?”

  “呵呵,这是你自己说的,你是市委常委,是在宋州市委领导下开展工作,你能监督市委书记么?”郭跃斌哂笑道:“换个人,恐怕还得屁颠屁颠去讨好市委书记,求得书记在工作上的支持呢。”

  “现实上是如此,但是从长远发展角度来看,纪委这条线是应该走垂直领导这条路,起码应该是上管一级,否则很难起到自我监督的作用。”当着陆为民,包泽涵也没有什么顾忌,“陆书记,我这是实话实说,当然,现在组织原则我还是懂的,我只是探讨一下今后的发展趋势。”

  “我赞同你的观点。”陆为民也点点头,并没有半点不悦,甚至还有点儿赞许,“不过我倒不是很看好纪委的监督作用,自我监督,这句话说易行难,尤其是像目前体制下,要真正实现监督,只能说监督下边可以,同级监督基本上是流于形式的。”

  包泽涵微微扬起眉毛,不看好纪委的监督作用?这是什么意思?

  见郭跃斌和包泽涵两人目光都汇聚在自己脸上,陆为民笑着解释道:“纪委和监察局两块牌子一套人马,看似就覆盖了整个体制内,但是实际上在工作中,涉嫌贪腐的多半是和外部勾连很多,而如果纪委和监察介入外部,尤其是企业,就会产生一些制度授权上的缺失,至少在目前来说,有缺失,实际上我个人认为是应该从法律制度和体制保障上强化检察机关的反贪腐职能,强化检察机关不受地方党委政府束缚影响的权利保障机制,使得他们可以更好在法律保证下发挥作用。”

  检察机关?郭跃斌倒是能理解,早在宋州工作期间,陆为民就有过这种言论,那时候陆为民还兼着政法委书记,他是纪委书记,这家伙的言论更像是一种和自己的“争权”行径,不过现在这家伙已经是市委书记了,还有这个观点,就有点不一样了。

  至于包泽涵,就更觉得惊讶了,他还从来没有听到过一级领导,尤其是像市委书记这一级的领导居然否定纪委的权责,而支持检察机关发挥更大作用,这似乎有些走偏了。

  见两人都有些面面相觑,陆为民进一步解释道:“从制度层面上来说,人大是最高权力机关,而检察机关属于人大下边相对独立的司法部门,可以独立的行使自己权力,而纪委监察部门更多的运用党纪和行政规章制度来开展工作,在先天上就不足,当然这是理论上的,我们国家还没有在制度层面上解决这其中的矛盾,同时长期以来形成的格局也使得执政党权力体系代替了很多具体的行政和司法权责,这反而会导致党在政治领导上的泛化,也就是说该抓的没抓住,不该抓的抓了一大把,这不仅仅在于党委这一块,同样在政府这一块也大量存在。”

  话题延伸开来,几个人的语言就更丰富起来了,郭跃斌在省监察厅这边干着,感悟也颇多。

  而包泽涵在宋州之所有低调内敛,也是因为没有真正找到一个能搭得上话的人,当然身份问题也是一个限制,而现在却有了郭跃斌这个熟人,一下子就把一些壁障打通了,而陆为民给他的感觉也有些和他最初的预判不太一样,既非那种得志猖狂,也非那种故作深沉,而就是那种比较爽直的普通人,这让人很是怀疑对方是如此成功的。

  三十五岁的市委书记,而且是宋州市委书记,包泽涵很清楚这个任命一出来在省里边激荡起的风雷,不少熟人都打来电话说你们宋州要来一个超级牛人了,这人一来举手投足就会搅起风浪来,他也抱着半信半疑的心思,但是陆为民来这几天,平淡得让人生疑,常委会上那番话更像是一种形式,虽然包泽涵知道那不可能是形式,但给外边人的感觉却是一种走形式。

  而今天的小聚谈话更证明了一点,那就是平凡中蕴峥嵘。

  敢于从体制层面来质疑纪检系统的权责,这不是随便哪个人都敢想的,而且还敢直言不讳的拿出来探讨,起码在包泽涵来看,要么这个人就是政治不成熟而又欲哗众取宠者,要么就是对体制制度有着深刻认识而又抱着改变信念的改革者。

  显然,陆为民不会是前者,当县委书记也许会是幸运者,能当市委书记,经历了如此多轮的颠簸起伏,政治不成熟是不可能的,而之前包泽涵获知的信息是陆为民是一个擅长经济工作的高手,但是今天的对话,却让包泽涵意识到搞经济高手这个说法实在太浅薄了,能担任市委书记,实非侥幸。

  总而言之,这一场小聚对话,气氛很不错,虽然在言谈观点中,免不了一些尖锐的观点对立,但是这对于三人来说,反而是一种难得的享受,郭跃斌的机敏广博,包泽涵的刚峻坦然,陆为民的深刻犀利,都给各自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一个好印象往往是下一步继续深入的伏笔,起码陆为民和包泽涵两人都认可了对方,下一步在工作中的配合也有了一个良好的基础。

  午饭三人就在鸣翠楼上解决,四菜一汤,可谓简极,但是却吃得格外舒畅,一直到下午四点,包泽涵还有另外的事情,而陆为民晚上也另有安排,三个人才算是道别。

  临走前,包泽涵也很坦率的表示希望陆为民能在工作上给予纪委更大的支持,而纪委也会积极配合市委的中心工作,做到言之有物,行之有效。

  悲催三票,有谁比我惨啊,月票稀少,求兄弟们支持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