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三十二节 心态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三十二节 心态

  虞莱的夸张动作让陆为民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丰腴饱满的臀部坐在他腿上,只有一条菲薄的睡裤,而胸前那对*却毫无遮掩的抵在了他脸上,馥郁的*扑鼻而来,让他也很有一点儿香醉忘忧的感觉。

  虞莱个头不小,一米七的个头,原来因为年轻的时候习练舞蹈搁下之后,身体迅速长胖,后来虞莱又咬紧牙关通过运动来把体重减下去,但是却无法再回到十多岁时候的那种苗条状态,但是目前这种丰腴的状态却是成熟男人最喜欢的,所以她现在也是一直坚持通过健身和舞蹈来保持自己的身材和体型。

  而她的体型最为诱人之处就是丰乳,肥臀,可以说绝对完美的比例使得虞莱有着白种人的身材,却又有着东方人的润泽肌肤,这一点上,也只有隋立媛可堪一比,但是即便是隋立媛单从身段的结实紧致上来说,也不及长期保持着较高强度锻炼力度的虞莱。

  虞莱不太爱过问陆为民的工作,今天能主动问及,肯定也是看到了他的心情不太好,这让陆为民也略有些感动。

  自己身畔的每个女人都有她们独特的一面让自己为之心动,这好像是为自己的滥情作解释,但是陆为民却觉得的确如此。

  作为一个有着前世经历的重生者来说,很多东西到这个层度已经很难用现实的标准来衡量了。陆为民知道要让外人接受这一点当然不可能,至少从表面上他仍然需要遵循现实法律和道德约定俗成的规则,但是从他本人的心态来说。已经完全可以抛弃这一切了。

  在这一点上,他显得越来越豁达坦然,在他看来,感情这个东西,对他这个人活两世的怪胎来说,更像是一种经历了,他喜欢这种经历细微中的点点滴滴感触。既然只是一种经历,他又何苦去在乎太多心灵上的束缚。只要不伤及别人,两厢情愿,便足矣。

  事实上他甚至有些了悟,只怕苏燕青也是知道自己外边还有别的“红颜知己“。像穆檀,陆为民就无法保证她不在某个时候会“不小心”的把有些情况透露给苏燕青,但是苏燕青有太大过激的动作,她知道自己对她的感情,至于其他,苏燕青也不会太苛求,在结婚之前自己的种种表现实际上也就是一种暗示,同样,苏燕青和自己在拖了十年才结婚。未尝也不是一种相互容忍的尝试。

  就像虞莱和季婉茹一样,虞莱知道了自己和季婉茹的事,而季婉茹同样也早就知道了自己虞莱的事情。但是她们却最终选择了容忍。

  人生的体味本来也就是一种容忍,只有学会忍受,你才会找到快乐,否则你就无法摆脱痛苦的煎熬。

  十全十美的事情从来就没有,残缺也是一种美,所以要学会容忍。学会忍受。

  似乎觉察到了身下男人身体的变化,虞莱红唇似火。美目如波,丰臀微微摇动,那份肉感挤压在陆为民腿上,再加上胸前只有紧身背心的两团饱满颤颤巍巍,陆为民觉得真有些把持不住自己了。

  但这个时候他确实不想这么早就要进入肉搏状态,长夜漫漫,还有的是时间,现在他更希望能够在一种更舒适的氛围下谈谈心。

  “莱子,一个地方的好坏不能只看表面现象,就像昌州一样,我们大家都觉得它是昌江的核心,没有昌州就不成其为昌江,它是咱们昌州唯一的大城市,但是只有真正了解的人才知道昌州现在是外强中干,如果按照它现在这样的状态下去,它被昆湖和宋州超越是迟早的事情。”

  陆为民似乎觉察到了虞莱的恶作剧,狠狠的在虞莱的肥臀上拍了一掌,这一掌力道不小,痛得虞莱呲牙咧嘴。

  “同样,宋州也是如此,宋州的发展也是起起落落,你看到的也是一种表象,看起来宋州似乎很繁荣,但是数据不会骗人,这一年多来,宋州经济增速下降很快,原因很多,但是如果放任这种情形下去,延迟效应迟早会传递过来,那么宋州的繁荣也许就是昙花一现。”

  “不过我觉得宋州的确和以往不一样。”虞莱还是没有认同陆为民的观点,“你知道公司下边现在也搞了一个模特表演公司,经过这两年的发展,算是咱们昌州比较知名的模特表演公司,现在我们很多活儿都来自宋州那边,宋州那边的服装产业发展非常快,服装企业越来越多,规模越来越大,对模特素质也是要求越来越高,原来我们去前年我们这边的模特过去,他们都觉得不错,但是现在却提各种要求,上个月,我们公司两个乌克兰籍的模特过去,他们居然认为水准太差,要知道去年我们随便过去两个外籍模特,他们都高兴得眉飞色舞,价格都要提一大截,可现在,居然还给我们说三道四起来了。”

  “哦?”陆为民有些惊讶,麓溪的服装产业发展很快他知道,而且服装产业所创造的gdp已经占到了麓溪gdp的一半以上,同时围绕服装的辅助产业,比如面料、饰品等产业加起来,更是要占到全区gdp的七成以上,甚至把本来相当红火的文体用品产业都压得比例越来越低,但事实上麓溪的文体用品产业增长速度也是相当惊人的,“那你们完全可以拒绝他们,或者在价格上提出更高要求嘛。”

  “生意不是你所说的那样做,能向我们提出这些要求的企业肯定都是有一定知名度和规模的,而且和我们也是长期合作关系,在价位上也能出得起,要知道这些客户不缺合作伙伴,如果对我们不满意,他们随时可以找到其他愿意合作的伙伴。”虞莱摇摇头,“一家也许没关系,如果多几家都这样,我们在宋州的市场就要萎缩了,所以我们必须要满足他们的需求,当然他们的价格也要对得起我们的水准。”

  陆为民知道虞莱这家文化公司能够这样快速发展扩张,一方面固然是有赖于虞莱的努力,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得到了华民集团的大力支持的。

  虽然华民集团对这样一家从皮包公司起家的企业并不太感兴趣,但是陆志华也知道陆为民专门从华民集团弄了一样丰田大霸王给这家公司,自然就有很深的渊源,所以在一些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还是给予了很大的支持,尤其是在虞莱的公司在扩张阶段,华民公司也为虞莱提供了一些资金上的扶持,比如贷款融资等方面。

  “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觉得宋州的确发展很快,起码人家对服务的水准要求在不断提高,同时他们支付的报酬也在提高,如果他们这些企业在发展和盈利上没有前进,怎么可能有这样的要求,而且这不是一家两家企业,是很多家和我们有业务往来的企业,这怎么说?”虞莱显然对陆为民的说辞不以为然。

  陆为民没想到虞莱居然会从这个角度来分析看待问题,这让他既感到惊讶,也有些欣喜。

  应该说虞莱的看法也没有错,单单从麓溪一个区的经济发展来说,的确是很耀眼的,服鞋及其相关产业、商贸流通业以及文体用品产业,已经成为麓溪的支柱产业,而且这三大支柱产业的关联度也很高,相互促进,共生共赢,进入了一个良性循环的发展模式,这两年基本上没有收到宋州大气候的影响。

  只不过麓溪的经济总量一直到今年才算是真正冒出头来,前几年都是被苏谯和遂安压在身下,今年苏谯经济放缓,而遂安也出现了一些问题,才会被麓溪赶超。

  “嗯,莱子,你们公司的业务主要是和服鞋产业相关,但是对于宋州这样一个大城市来说,仅仅是服鞋产业还不足以支撑起一个六百多万人口的城市发展需求,所以你只看到是一方面。”陆为民摇头,“宋州的情况太复杂,现在面临的问题也很多,我这个市委书记要想打开局面,比起当初担任副书记副市长时候就要承担更多的压力。”

  “但从我的感觉来看,宋州城市变化也很大,如你所说,一个地方总是在发展,发展也需要过程和时间,六百多万人口要吃要喝要生活,哪有那么容易就能一蹴而就,我觉得你在心态上还是有些问题。”虞莱双手勾住陆为民的颈项,看着陆为民的眼睛道:“你当副书记副市长有副书记副市长的责任,当市委书记也就有市委书记的责任,你不能当市委书记了,还要承担起副书记副市长的职责,那样你就太累了,而且在心态上放宽一些,有些事情,你看似繁杂棘手,觉得难度很大,但是也许你真正切入接手之后,也许就会在山重水复疑无路之后,发现柳暗花明又一村了呢。”

  虞莱的语气清淡悠然,虽然对陆为民来说,这种宽慰的话没有太大意义,但是他却很享受对方的这种感觉,把脸贴在对方饱满的胸脯中,手却慢慢滑入对方腰际睡裤中,细密的茸毛中层峦叠嶂,“嗯,也许我就的确该来发现一下这里的柳暗花明又一村呢。”

  嬉笑声中,一夜无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