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三十六节 委以重任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三十六节 委以重任

  市委办主任的分量可不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坐上这个位置的人才算是真正为市委书记服务的贴身总管,而市委秘书长则更像是整个市委机关的总管,可以说,非市委书记心腹不得担任此职。

  所以在惯例上,市委办主任兼任市委第一副秘书长,有些地方也称常务副秘书长,只不过编制中没有这个称谓,而更多的是人们心目中的一种认定。

  常岚的排位应该怎么来安排,也有些困扰张静宜,这个问题上问任何人似乎都有些不合适,没有明确规定,但如果要按照晋位正处级的时间来排序似乎又有些不合适,最终张静宜还是只能请示陆为民。

  陆为民的回答是根据工作需要来确定。

  这也是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排序根据工作需要,什么叫工作需要?兼任市委政研室主任的副秘书长和兼任市委督查办主任的副秘书长也有工作需要,但谁更需要在排位上的调整么?一般人听不懂里边的奥妙,但张静宜却听懂了。

  很快市委办就以通知形式下发了关于调整市委秘书长、副秘书长、办公室主任、副主任分工的通知,明确了秘书长和六位副秘书长、两位市委办副主任的工作分工,而常岚赫然位列张静宜之后,而在原来排序第一的市委副秘书长、市委督查室主任蒋子宁之前。

  这份通知也正式将常岚的地位定位于市委第一副秘书长。

  常岚来陆为民这里也是接受正式上任之前的谈话。

  对于这样一个结果。常岚是真的有些出乎意料。

  之前她知道自己可能会调整,比如有可能让自己担任市委副秘书长兼政研室主任,也有可能担任一名排名靠后的副秘书长。这些她都考虑过,但是唯独没有考虑到陆为民会一步把自己擢拔到市委办主任这个位置上。

  市委办主任这个职位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这个位置上呆上一段时间,如果要下去,当个县长区长都算是寻常的了,到哪个局行部委担任一把手也很正常,而且还肯定会是比较重要的局行部委。弄得好下去担任哪个区县的书记也不是不可能,杨达金从市委办主任到遂安担任县委书记就是一个最好的例证。

  当然常岚还没有狂妄到自己在市委办主任位置上过渡一下就要去谋个县委书记的想法。但是陆为民把这个位置交给她,也相当于是交给她了一副重担,她必须得要干好,干出成绩。还得要市委里边这个小圈子里的人都无话可说,她太清楚市委机关里边这个小圈子里的阴微了。

  这一轮人事调整只有两个人,一个是麓溪常务副区长,一个就是市委办主任,而且市委办主任是从秘书长张静宜手中“抢”下来的,足见这个位置的重要性。

  这也相当于陆为民的一个人事背书,而这两个人如果干得不怎么样,虽然不一定会有什么后果,但是肯定会让一些人对陆为民识人不明有看法。这也是陆为民不能接受的。同样常岚也无法接受。

  所以当常岚走进陆为民办公室时,心潮澎湃,走出陆为民办公室时。心情固然激动,但是却多了几分沉甸甸的压力。

  ***************************************************************************************************************************

  “坐,老陈。”陆为民见陈庆福进来,点点头。

  “常主任刚走?我看她面色沉重,陆书记,你这副担子交在她身上可不轻啊。”陈庆福看了一眼陆为民面部气色。言有所指的道。

  “怎么?老陈你不看好她?”陆为民随口问道。

  “那倒不是,常岚也算是经历了好几番沉浮波折的了。我记得三年前陆书记您离开宋州时,她本来是有希望当驻京办主任的,但是后来谢朝阳上了,前年她回来,就在市委政研室工作,不过我倒是觉得她的性格并不适合政研室,市委办应该更适合她。”陈庆福摇摇头,“当然,市委办主任这个位置关系重大,她还需要一个适应过程。”

  陆为民深深的看了陈庆福一眼,陈庆福已经有了一些变化,至少在气势上已经有了一些不同,比起以往的内敛低调,现在更多了几分自信和沉稳,看来位置的变化对于人来说的确改变甚大,哪怕现在还只是一个意见,尚未真正落实,也能对一个人的精神面貌产生如此大的影响。

  “每个人适应新的岗位,都需要一个过程,但是我希望这个过程是通过工作来不断的磨砺自己实现自我适应和提升,而不是被动的等待着打熬资历来获得。”陆为民点点头。

  陈庆福立即感觉到了陆为民话里有话。

  秦宝华和他谈了,而他也主动的找了陆为民汇报了工作。

  虽然陆为民没有把话挑明,但是陈庆福还是能感觉到陆为民的意思,安心踏实工作,不要过多的去考虑其他。

  常务副市长的运作程序比较复杂,尤其是市委书记新来,这还需要一个过程,虽然陆为民和秦宝华在这个人选上已经基本达成了一致意见,但是目前还没有正式在常委会上提出来。

  陈庆福也不清楚陆秦二人在考虑什么,不过他相信既然陆秦二人已经有了这个意图,就不会轻易改变,而他现在也不需要想太多,把安排给他的工作好好干成就行了。

  “陆书记,按照您的意见,秦市长和我也就华东软件园的问题再度和拓扑集团联系过了,但是如我们所料,没有什么效果,拓扑集团那边仍然没有回音,而且根据一些渠道反馈回来的消息,拓扑集团目前已经基本上处于崩盘的境地了,根本无力也不可能来解决华东软件园的问题,而且还有一些消息称拓扑集团的主要负责人已经销声匿迹,联系不上了,所以我觉得市里边应该考虑走另外一条路,放弃和拓扑集团联系,主动承担起和银行、建筑商沟通的责任,尽早来解决问题。”

  “那拓扑集团这边留守人员怎么说?”陆为民虽然早已经料到了这个结果,还是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还能怎么说?还是一样的拖,表示要和拓扑集团总部联系,但却无法给出具体时间,我觉得我们不能在这样无限期的拖下去,这样只会耽搁我们自己,受损最大还是我们宋州。”陈庆福语气也变得更为肯定,“明知道没有结果,我们就没有必要在拖延。”

  “银行那边你们是怎么考虑的?”陆为民也知道迟早要走这一步,但是如何与银行那边达成妥协,这却不是一个简单的事儿。

  “秦市长和我研究过,华东软件园的土地问题涉及到几种情况,一种是的确已经办过证,而且拓扑集团也是支付清楚了费用的,这一部分数量不大,第二类是办过证,但是拓扑集团尚未支付清楚款项,市里和拓扑集团有协议证明,必须要付情况所有款项之后,这些土地证才能正式生效,而且市里边也给银行发去了公函,因为这个问题上争议颇大,这个协议具不具备法律效力,这是其一,拓扑集团在质押土地时也给银行谈过这一批土地费用尚未结清,这一点银行也是清楚的,但是当时银行为了急于放出贷款,所以就接受了这些土地质押;第三类则是尚未办证的土地,但是以为内当初拓扑集团要求市政府出具证明便于他们质押,所以市国土局的确出具了一份公函证明这一块土地的土地证还在办理之中,最终银行接受了拓扑集团的质押。”

  陈庆福在这个问题上是下过一番工夫的,在秦宝华明确表示华东软件园问题要由他来负责之后,陈庆福也就把主要精力放在这上边了,这是困扰目前宋州局面的难题,解决掉这个问题也是势在必行。

  而能被陆为民和秦宝华看重让他来牵头处理这个问题,本身也就说明了很多。

  “既然涉及到这么复杂的情况,银行就这么草率,就这么大胆把款贷给他们了?”陆为民皱着眉头道。

  “陆书记,这里边也是有些原委的,前两年金融部门在放贷上是一直比较宽松的,而华东软件园又被报纸媒体吵得红得发紫,而拓扑集团又被视为是咱们全国软件行业带头人,全国知名的龙头企业,咱们市里边也是全力以赴的支持,这种情况下,土地质押更多的是一种形式,谁都没有想到过会走到这一步,那会儿银行是生怕拓扑不再他们那儿贷款,而这个土地质押也更多的是银行的一个程序要求,所以才会变成这样。现在出了状况了,银行这才开始检点自己,开始一步一步弥补程序上的问题,而我们市里边在这上边就有些迟缓了。”陈庆福提出自己的意见:“我们在这上班必须要马上跟上,如果真的无法达成妥协,那就只能通过法院审判来解决问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