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三十九节 运作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三十九节 运作

  听得陆为民在这里诉苦,方国纲忍俊不禁。

  都说这小子装龙像龙,装虎像虎,很有点儿走到哪里说哪里话的味道,看来不假,在丰州他可以独树一帜,就算是张天豪都把他压不下去,依然风头十足,这里边固然有张天豪的策略考虑,但若是陆为民没点儿本事,张天豪岂能容忍你一个小字辈在他面前发飙?

  现在回宋州可倒是好了,三个星期下来,从各方面的情况反馈回来,这小子都显得异常低调,大大出乎很多关注他的人的意料。

  当然也还是有出格之举,那就是在宋秋高速公路安全事故问题上说了一番狠话,但是这后边也不见动静了,不过以方国纲对陆为民的理解,这事儿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就算了,陆为民既然敢说这话,肯定也会有后续动作的,只是还得要看他把这把火往何处烧。

  现在这小子又在自己面前诉苦叫冤,显然是有所为而来,自己却不能上了这小子的当。

  方国纲对陆为民的印象是比较复杂的,原因也是多方面的,但是有一点他还是确定的,那就是这小子能做事,敢做事儿,会做事儿,而在今日,这一层级的干部,能做到这三点的,已经相当少见了。

  敢做事儿,说明有胆魄,但是光有胆魄不行,二愣子,愣头青,不讲策略,不讲方法,不审时度势,那只会弄出问题来;能做事儿。说明有能力,但这个世界上有能力的人多了去,能走到厅级干部位置上的人。哪个又没有能力?有能力只是基本条件,很多具体工作涉及到诸多利益瓜葛,你敢不敢迎难而上,敢不敢不触及一些深层次利害关系,敢不敢触动一些人甚至是领导的逆鳞,这才是考验。

  能做到这两条就殊为不易了,但是方国纲确认为一个优秀的领导干部。仅仅有这两条还不够,还要一条。会做事儿。

  会做事儿的含义很丰富,它和能做事儿的含义大不一样。

  能做事儿只是指你这个人的能力素质,而会做事儿的要求水准要比能做事儿太高了几个层次。

  会做事儿的隐藏含义包含了你首先要会审时度势,查明形势。某个时候某个环境下,是不是最适合做某件事情某项工作的最佳时机,这是第一;然后才是你如何来最大限度运用各方资源,动员各方力量,以最高效的方式做到成果最大化,同时要最大限度的化解可能带来的不利影响,简而言之,要善于造势,善于最小代价换取最大的成绩。

  当然现实工作中。要做到十全十美不可能,但是秉承这个主旨思想,并能够在工作中体现出来。这才是工作艺术和领导艺术,那种不计后果的蛮干硬干,或者因为前怕狼后怕虎而退缩,遇难而止,都不是一个优秀领导干部的表现。

  陆为民是少见的同时兼具这三方面特质的干部,这是方国纲的看法。

  对于这一类人。方国纲素来奉行的都是交好政策,像这一类人。如果再有一些人脉渊源,可以说他要上你是挡不住的,而陆为民恰恰就是其中之一。

  方国纲也没有必要去挡别人路,他的心胸还不至于那样狭窄,相反如果能够适时的予以助力一把,还会收获对方的友谊,友谊这个词儿到现在方国纲才认为陆为民算是用得起了。

  “行了,为民,你就别在我面前装神弄鬼了,宋州还是宋州,山也还是那座山,水也还是那道水,有变化,但是这也不是你当初在那里折腾起来的么?倍感亲切才对。”方国纲摇摇头,笑着道:“我知道宋州现在也有难处,但是我还是那句话,眼睛不要盯着一个地方,华东软件园的事情,就是一个博弈,你的观点我基本赞同,如果最终要走上法律程序,也算是一个范例,首开先河嘛,市一级政府和银行对簿公堂,未必是坏事,这也充分证明我们依法治国谁也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这个原则,当然如果能够在庭外和解,也是一个办法。”

  顿了一顿,方国纲才又道:“我想银行方面本意也不是要和宋州撕破脸,而且我也认同你的观点,对簿公堂也不是撕破脸的表现,只是表明了宋州市政府和银行方面在这个问题上的分歧,大家都需要用法律来维护自身的权益,同在*领导下,用这种方式来解决纷争,未尝不是一个对新路径新方法的探索。”

  “嗯,方书记,您能理解我们苦衷,能支持我们的想法,那就好了,我心里也踏实了一些。”陆为民吁了一口气,把身体微微向后仰了一点儿,显得放松了一些,“方书记,在您面前我说句大实话,我真宁肯留在丰州,如果天豪书记要走,我想我接班的可能性很大吧,好不容易把丰州侍弄得比较顺手了,真心不想走,给我三年时间,我就能让丰州再上一个大台阶。”

  “打住,别在那里感叹了,做好自己现在手上的事情。”方国纲一摆手,“你以为丰州现在势头逼人,就一直能保持这种势头,你也是在自欺欺人了,保持一年可以,想保持三年这样的高增速,可能么?我们都是搞经济工作出身的,对经济规律都了解,飞跃式发展只可能是较短时间内的特定表现,不可能常态化,宋州条件不差,也一样具备这种条件,我倒是希望你能在宋州也给省委省政府表演一番,还是那句话,关门开窗,东方不亮西方亮,宋州不缺条件,也不缺机会,关键在于如何来运用好。”

  陆为民等的就是这句话。

  “方书记,有个情况我也要向您先汇报一下,您也知道宋州现在的情况,童云松和孙承利二位同志离开宋州之后,我们市委市府班子残缺不齐,这对我们宋州下一步工作开展很不利,我和宝华市长商量过多次,希望在班子增补上得到省委的支持,所以我今天来也是要先向你汇报这样一个情况。”陆为民语气变得正式起来。

  方国纲瞅了陆为民一眼,似笑非笑,“为民,这好像不应该先向我汇报吧?云鹏部长和崇山书记那里,你没去找过?”

  “方书记,我是这么考虑的,以前宋州市委班子一直是在十到十二个常委中变动,但是还真没有真正完整过,我的想法是能不能就这一次机会,逐步把人选补齐,比如我们现在市里常务副市长人选空缺,而当下市政府那边工作量很大,尤其是牵扯到和银行、建筑商、拆迁这一块的工作,所以急需在这个人选问题上确定下来,所以宝华市长和我商量过了,希望一个熟悉我们宋州情况,工作经验丰富的干部来承担起这个重任,……”陆为民顿了一顿:“常务副市长今后有很多工作都需要对口向您汇报,所以我想先向您汇报一下。”

  方国纲大略知道一些情况,陆为民应该是和秦宝华已经形成了共识,也就是说在市里边那边已经基本上统一了意见,主要是担心在省里边有其他安排,所以才要来先争取自己的支持。

  不过他也认同陆为民的观点,宋州市委市政府在经历了较大变动之后,不宜再从外边调入干部,毕竟这一次调整主要还是因为童云松和孙承利在工作中的一些失误,并非是由于政治或者经济问题犯了错误,也不涉及其他,所以从宋州本地产生领导干部也说得过去,当然这只是情理上是如此,至于说省委会不会接受宋州市委的意见,那又另说。

  “你们市委已经有人选了?”方国纲沉吟着问道。

  常务副市长对口他这个常务副省长,也说得过去,而且陆为民主政宋州,势必要在宋州掀起一番风雨,对此方国纲倒是有很大的信心,陆为民从来就不是甘于寂寞的人,而且以宋州目前的基础,只怕荣道声和高晋把他放在宋州,也就是要让他扛起发展大旗,让宋州和昆湖成为今后昌江发展的腾飞双翼,陆为民初去,如果能够和秦宝华在常务副市长人选上达成一致意见,倒是应该支持。

  “嗯,宝华市长的意见是由副市长陈庆福来担任常务副市长,我赞同她的意见,陈庆福是老宋州,长期担任宋州主城区的主要领导,工作经验丰富,情况熟悉,威望也比较高,同时陈庆福工作作风朴实勤勉,也很善于团结同志,就目前宋州情况来看,他是一个比较适合的人选。”

  陆为民很简要的介绍了陈庆福的情况,也点出了这是秦宝华中意的人选。

  对陈庆福方国纲也不陌生,但是也谈不上熟悉,但他也知道能让秦宝华和陆为民支持对方从非市委常委一步到市政府常务副市长,肯定也还是有些门道的,而且陆为民专门来找自己汇报,肯定也就是希望自己在这个人选上支持宋州市委的意见。

  “嗯,为民,这个情况我知道了,不过,组织部那边你还需要去汇报沟通,其他的不用我多说,你自己知道该怎么办。”方国纲也很爽利,简短的就应承了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