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四十九节 妥协,折中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四十九节 妥协,折中

  当然吕腾的这种担心有点儿夸张了,可能在张天豪离开丰州之后,丰州的局面会出现一些变化,不清楚谁会来接任市委书记,祁战歌可能性不大,那么这样一个有些不太融洽的班子群体能带领丰州市继续在正确的道路上快速前进么?

  连陆为民都不太看好。

  一个城市的发展是涉及到方方面面的,祁战歌维持局面没有问题,甚至也能很好的处理一些关系,但是高英诚、吴光宇和何学锋却无法让人期待。

  高英诚陆为民接触过这么久,知道他是组干这条线上出来的干部,对于行政和经济工作都不是很熟悉,在贵浦县的表现也只能说一般,但是在黎阳地委组织部工作还是为他打下了很厚实的人脉基础,所以也才能一步一步稳步升到现在的位置上。

  陆为民一直认为,一个不懂经济工作的组工干部也不会是一个好的组工干部,因为你不懂经济工作,你就无法在工作范围内用经济领域的视角分析认识这些干部在这方面表现的优劣。

  有些时候一个地区经济发展比较快,但是却并不是某个领导的功绩,也许是前任打下的底子好,铺设的路径准,也许是正好遇上了经济景气,同样一个地区经济遇到困难,也并不一定就是主政者在这方面无能,政策的调整和实施,措施的落实,这也许都要时间,所以这就需要作为分管组工的领导认真分析其中原委。

  所以陆为民对高英诚的印象很一般。

  至于吴光宇。陆为民对这个人的确没有太多好说的,虽然在一起共事两年,但是吴光宇给他的感觉就是半罐水响叮当。

  这个人在工作中始终就是那种沉不下去的状态。什么工作浅尝辄止,却又喜欢指手画脚,所以陆为民对这个人的存在感很弱,虽然对方经常要以副书记的姿态出现,但却没有真正在哪项工作上拿出过像样的意见,做出过有效的成绩。

  何学锋如果是给自己当常务副市长是合格的,他的性格决定了他更适合做一些日常性的工作。这和自己形成了互补,但是给祁战歌当副手。就有些问题了。

  祁战歌本身就是一个在工作中比较趋于保守的人,如果他这个常务副市长也是如此,那么丰州市政府驱动力和创造力就有些欠缺了。

  在陆为民看来,真正适合给祁战歌当常务副市长的人还是吕腾。吕腾无论是在创造性和执行力上都有他的特点,而且综合能力也很强,和祁战歌的稳健可以形成一个有效互补。

  而在目前来说,吕腾显然还没有直接接任常务副市长的资格和机会。

  在这种情况下,陆为民也能理解吕腾的焦躁不安,实际上吕腾酒局后喝高了的一些失态,也是这种焦虑的体现。

  陆为民也不看好今后丰州的发展,或许明年丰州的情况还能维持,但是再往后。就要看丰州市委书记是谁来了。

  ***************************************************************************************************************************

  有些事情是躲不掉的。

  当宋州市政府安监局对宋秋高速公路几个向目标段开始执行严格的调查和处罚程序时,各方面的压力就开始慢慢向陆为民挤了过来。

  在接到了几个电话以及两拨人登门拜访之后,陆为民清楚这事儿始终要有一个了结。

  江南高速方面给宋州市委市政府。也就是陆为民反馈过来的意见就是一切唯陆为民意见马首是瞻,只要是宋州市政府拿出来的意见,他们都无条件的支持。

  这相当于变相的把担子交给了陆为民。

  几个标段中多多少少都存在一些问题,但是毫无疑问b2标段的问题最多最严重,其情况也远超过其他标段。

  手机不断的蜂鸣着,陆为民迟迟未接。

  他知道迟早要面对。但就是不想接这个电话。

  良久,才叹了一口气。陆为民接起电话。

  “是不是知道什么事情,所以不想接我的电话?”吕嘉薇的声音听起来很愉悦,但是总会让人产生烦扰,如果这个女人真的是一个普通女人该多好,有时候陆为民这样想着。

  “也许吧。”陆为民也没想到自己嘴巴里很无意的冒出来这么一句话。

  电话另一头显然也被陆为民这个回答给弄得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愣了一下才道:“真的就这么让你为难?”

  “吕总,能让你都来打电话亲自过问的,不为难的事情,你会出面么?”陆为民有些好笑,“我们都是明白人,我记得你和我说过,朋友就不会让朋友为难,但好像有些时候不为难也不行,是不是?”

  略带揶揄的语气让电话那一头的吕嘉薇也觉得有点儿不好意思,不过这对她来说并不算什么,再尴尬的场面她都见识过了,只要能达到目的。

  “陆书记,那我真要说一声道歉了,这事儿的确有些问题,但是你也知道现在工程已经推进到这个地步,如果真的要全部推倒重来是不可能的,无论如何在工程工期和后期建设上都接受不了,我想知道宋州市委市政府的底线。”吕嘉薇语气变得正式了不少。

  “底线不是市政府已经给这些企业了么?”陆为民哂笑道。

  “如果那就是底线,陆书记,您觉得我还有必要找您么?”吕嘉薇的笑声也从电话里传了过来,“我知道您的难处,但是您也得理解我,伟业建筑公司各方面条件的确不太好,我已经和公司那边专门打过招呼,要他们……”

  “伟业建筑公司不能再干了。”陆为民打断对方的话头,语气很平静,但坚决。

  电话里一时没有出声。

  吕嘉薇在评判着陆为民的态度,手指轻轻在沙发扶手上敲击着,陆为民语气没太大变化,但是吕嘉薇却能感受得到对方语气里流露出来不容置疑的坚决,她有些头疼,难道第一件事情就要让双方合作戛然而止,就此决裂?

  “陆书记,真没一点儿回旋余地么?”良久,吕嘉薇幽幽的声音才从电话另一端传过来,“您应该知道,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儿。”

  “不算是什么人的事儿,也得要有一个底线,宋州市委市政府的底线就是伟业建筑必须滚蛋!”陆为民不为所动。

  吕嘉薇心中叹了一口气,如果对方一直要坚持这样,那么就真的没什么好谈的了,“陆书记,您是准备杀猴吓鸡?”

  “不,这不算杀猴,或者杀*?只是要求伟业建筑走人而已,这不仅仅是宋州市委市政府的态度,也是甲方,江南高速方面的态度。”陆为民淡淡的道。

  “江南高速?昌江土地上什么时候轮得到他们发号司令了?”吕嘉薇不屑一顾的道:“陆书记,找这个借口太没意思了吧。”

  陆为民有些反感,这女人太猖狂了,江南高速作为业主方,同时也是省里好不容易引入进来的海外华资,对昌江的高速公路建设发展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这个女人敢用这种的语气来评价,足见这帮人的嚣张程度。

  虽然内心有些火气,但是陆为民却清楚这个女人背后群体的强大力量,作为个人,也许他可以无视对手,但是作为市委书记,他却不能不考虑如果和这个女人背后的利益群体发生冲突,可能给日后宋州工作带来的巨大负面作用,所以他必须要隐忍。

  “吕总,我说了,我来宋州担任市委书记,就要对宋州负全责,省委省政府看着我,我不能三五几个月就玩不动,自己下课吧?”陆为民悠悠的道:“我也想多干几年不是?何况我不认为换一个伟业建筑就真的有什么大不了。”

  吕嘉薇似乎听出了对方话语中的一些不确定意思,她有些疑惑,定了定神,才问道:“陆书记,或许我有些理解有误了,伟业建筑是我们……”

  “吕总,伟业建筑走人是市委市政府研究决定的,这也是对整个宋秋高速公路建设项目的一个负责任的交待,但是伟业建筑走了,留下来的b2标段仍然要继续推进,江南高速方面也一样要重新选择一家建筑企业进场加快建设进度,保证保质保量的推进工程建设,我想选择一家更具实力,质量和安全更具保障的建筑企业吕总不是找不到吧?”陆为民沉声道。

  吕嘉薇恍然大悟,心里也是一动,这种方式倒不是不可以接受,撵走了伟业建筑,宋州市委市政府的权威颜面获得了尊重,也把其他几个标段的企业给威慑住了,但选择权依然会交给己方,只是麻烦了一些,但这避免了决裂,倒是一个折中之策。

  啥也不说,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