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五十二节 举重若轻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五十二节 举重若轻

  “老李,说话要客观,要讲证据,不要听着风就是雨。”陆为民努力的压抑了一下自己有些烦躁的情绪,淡淡的道。

  作为市委书记,陆为民真心不希望把过多的精力放在反腐上,虽然他知道这项工作也是作为市委书记难以回避的。就目前国内高速发展的态势来看,可以说*问题已经成为各地一个难以摆脱的痼疾,如果不花心思不下决心来解决这个问题,那么其带来的危害性将会是致命的。

  哪个地方都存在着这一类现象,只不过是严重程度问题,像丰州,陆为民可以肯定情况肯定要比宋州好,因为作为市委书记的张天豪和市长的自己说得起硬话,而且相对强势,在这方面能够以身作则,那么下边纵然有些问题,也就不会太过于严重,而在宋州,陆为民就不敢说。

  也许童云松本人问题不大,但是他性格过于优柔寡断,那么在很多问题就难以果断表态出手,就容易被人利用。

  而孙承利,据他所知,虽然他在一支笔签字上做得很“成功”,但是并不代表他自己洁白无瑕了,而李翃似乎也是言有所指,陆为民不确定是不是就针对的是孙承利。

  “陆书记,我说话当然负责。”李翃来了气,瞪着眼睛道:“有些人仗着手中有点儿权,就百般使弄,市建委……”

  李翃打开了话匣子。就有些刹不住车了,这一口气就说了小半个小时,听得陆为民心里也有些发沉。

  当然李翃的话语中有证据的东西并不多。但是从他列举的一些现象来看,宋州这几年的在这方面的情况的确堪忧。

  宋州建筑市场上极不规范,各种潜规则盛行,而李翃自己都觉得自己像是被捆在一张网中,动惮不得,虽然他对宋州城市建设进度很不满意,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他又觉得这样对自己也是一件好事情,没有那么大建设量。也可以避免自己了解到更多让人揪心的东西。

  而且从李翃的话语中陆为民还感受到一个情况,那就是这种现象不仅仅是存在于宋州市区的,在宋州的其他区县也一样存在,李翃点了西塔和叶河。这让陆为民心里也是又惊又怒。

  西塔算是他离开宋州时最后打造的一个样板,也算是他“托孤”的地方,把自己的秘书顾子铭搁在了西塔,而李幼君和苗奇伟也是他很信任的干部,但是没想到李翃居然提到了西塔,而顾子铭虽然没有分管国土建设这一块,却是在分管招商引资和旅游开发这一块,难道是顾子铭也卷入了这里边去?陆为民不敢往下深想。

  而叶河同样让陆为民心里不踏实,谭伟峰才到苏谯不久。他还是陆为民日后的常委或者副市长人选之一,而黄桂堂、周向东这些官声素来不错,难道说在里边也有猫腻?

  李翃没有拿出太多具体的东西。但是陆为民却意识到这恐怕不是李翃的空穴来风或者无中生有的妄言,作为建委主任,他能接触到的东西肯定很多,仅仅是如此庞杂的现象已经很说明问题了,而很多人往往就是利用这种庞杂无序才从中中饱私囊,对这一点陆为民并不陌生。当初自己出来宋州,不也是这样么?

  徐忠志、杨永贵这些家伙不也就是在里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大肆捞钱么?贝海薇至今仍然未被抓获。也说明这些家伙在捞钱的同时,也早就有了如何逃脱应对之策了。

  对于贪腐,陆为民当然是深恶痛绝的,但是作为市委书记,他却不想在自己上任伊始就以一个“打虎英雄”的形象出现。

  上一次初到宋州情况不一样,宋州是烂得无可救药,沉疴需用猛药,必须要动大手术,用大动作来解决深藏其中的问题,而他当时也是以政法委书记身份出现,主要也是针对市一级领导干部,但现在自己是市委书记了,整治*现象不能为他这个市委书记增多少光,添多少彩,省委省政府也不会因为你在整治*问题上做出了多大成绩就认可你的能力。

  你是市委书记,不是纪委书记,省委省政府评判一地主官的能力,更多的还是要看你这个地方社会经济事业的发展,而不是你在整治*上有多么风光,这一点陆为民相信秦宝华也是如此着想的。

  但是作为市委书记,你又不能不正视这个问题,尤其是当这个问题已经危及到了下一步的工作时,你还得要用大智慧大决心来面对。

  李翃走了,留下满腹心事的陆为民。

  本来是想听一听在城市规划建设上的一些让人心情舒畅的东西,,没想到却收获了一肚子心事,这让陆为民也有些郁闷而烦躁。

  摊上事儿了。

  泽口的问题陆为民都还在琢磨呢,没想到李翃却又来给自己放了一个卫星,看来这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不是自己想怎么就能怎么的。

  虽然李翃没有给陆为民提供太多具体性的东西,但是陆为民相信纪委那边应该早就收到一些东西了,包泽涵这个家伙在自己面前到是装得挺像,恐怕也是要看自己态度,自己倒是需要好好和这个家伙交交底了。

  哪个地方免不了有这些破事儿,陆为民也清楚这一点,但是他却不愿意在自己一上任就要面对,这会分散自己和全市上下的精力,也会给很多人一种错觉,觉得自己来宋州就是来整治*的,这就是买椟还珠了。

  ***************************************************************************************************************************

  该怎么还得怎么,日子还一样得过。

  伟业建筑出局的消息震动了整个宋州交通建设这一块,虽然传出来的消息扑朔迷离,有说是陆为民痛下决心要推进宋秋高速公路,有说秦宝华强势发难,坚决要求整顿建筑市场,也有说江南高速通过省里给宋州市委市政府施加了巨大压力,迫使宋州市委市政府才痛下杀手,总而言之,风光一时骄狂霸道的伟业建筑从宋秋高速公路出局了。

  依据的理由也很简单而充分,违反合同规定。

  取而代之的也并非是宋州的哪家建筑公司,依然是来自外埠,据说是江南高速方面钦点的。

  众说纷纭,但是真相却不为人知,但有一点还是清楚的,伟业建筑能被赶走,谁还敢在这里边不听招呼,恣意乱来,那么它就是下一个伟业建筑。

  四个标段顿时局面一清,各家公司都收敛了许多,对于宋州方面的监督检查也变得配合起来,而建设进度也变得顺利起来。

  杀猴吓鸡战略起到了良好效果。

  “宝华,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具体原委,我们俩都心知肚明,就不用多说了。我要说的就一点,保质保量按照进度完成,我说的这个进度是现在我们确定的进度,而不是以前确定的。”陆为民自我解嘲的笑了笑,“要说我们也是窝囊,市委书记市长面对人家违规乱来,居然束手无策,还得要靠一些旁门左道和阴微心思来解决问题,你说这是不是一个悲哀?”

  秦宝华也脸色复杂,虽然陆为民给他透了底,但是她还是为陆为民的胆大和魄力感到震惊。

  起初她是以为陆为民才来,不懂这里边水的深浅,但是伟业建筑背后是什么人,她秦宝华是清楚的,连童云松、魏行侠当初都默不作声的,你陆为民初来乍到就敢太岁头上动土,的确伟业建筑是里边最糟糕的,但是最糟糕却能一直干下去,那也说明很多问题,但陆为民就要来拿伟业建筑开刀,哪怕是这里边有些周折,不像外界想象的那么简单,但是秦宝华还是得佩服陆为民。

  一是佩服陆为民的胆魄,二是佩服陆为民的头脑。

  光有胆魄是不够的,尤其是在市委书记这个位置上,而有头脑就说明对方能分清形势,知晓分寸,用这种方式来解决,己方面子有了,起到了震慑作用,达到了目的,对方里子有了,利益不会受到太大损害,而且也承诺一定要按照规矩来,不敢说皆大欢喜,但起码都维持了各方底线。

  “为民书记,我倒不觉得这是什么旁门左道阴微心思,身处我们所处的这个现实社会中,坚持原则是必须的,但是也要讲究灵活性,在不违背原则的情况下讲究策略达到目的,这正是一种政治艺术。”秦宝华平静的道。

  “哼,我希望这种政治艺术以后最好少一点。”陆为民摇摇头,“如果*执政,什么工作都要靠这种政治艺术的话,那我觉得就真的危险了。”

  啥也不说了,求月票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