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六十三节 入局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六十三节 入局

  从舒展飞那里出来,陆为民就在回味着。

  舒展飞提到的舒雅和春晖,好像舒雅的老公叫杨春晖,在省财政厅工作,应该是一名副处长,但是具体在哪个处,陆为民记不清了。这个杨春晖好像原来在黎阳地区财政局工作,后来调到了省财政厅。

  舒展飞当然不会无缘无故的提到舒雅的丈夫,所以陆为民需要琢磨一下这里边是不是有什么。

  他想了想,决定给舒雅打个电话说一说,看看情况。

  给舒雅把电话打通,通报了和她父亲谈话的情况,舒雅也答应帮陆为民再敲敲边鼓,然后陆为民提到什么时候聚一聚,让舒雅把她丈夫也叫上,大家一起认识认识,舒雅显得很高兴,满口答应,而且还说杨春晖早就希望能和他见面认识一下她这个最神奇的同学。

  简单一个电话,陆为民就品出味来了,比起舒展飞,舒雅要稚嫩得多,也没有太多的遮掩,陆为民可以肯定,这个杨春晖多半是有什么意图或者想法的,这个意图和想法舒展飞也知道,舒雅也清楚。

  具体有什么想法意图,陆为民还不清楚,照说省财政厅的一名副处长和宋州是没有太大瓜葛的,就算是有什么工作上的牵扯,似乎也还用不着自己这个市委书记来出面解决,舒展飞也好,舒雅也好,都不至于这样不通事务才对。

  这也说明这里边的确有事情。而且是关系着杨春晖的事情。

  现在陆为民倒真是希望杨春晖能有点儿什么事情用得上自己,这样也有助于宋州方面和工行方面的交涉谈判,当然这点儿事情还得不能太违背原则。不过陆为民估计真要是违背原则的事情,舒展飞未必敢找自己,自己和他的交情还到不了那一步,哪怕是舒雅也不可能。

  ***************************************************************************************************************************

  秦宝华发现从陆为民来宋州之后,似乎宋州的运气就开始好转了,所有事情就开始变得顺利起来了。

  宋秋高速公路项目b2标段的处理,波澜不惊的过去了;陈庆福常务副市长的任命。顺理成章的下来了;华东软件园土地归属问题,也有了很大进展。和工行方面的谈判正在有条不紊的展开,虽然还有很多分歧,但是起码应进入了实质性的谈判阶段了,这意味着纵然差距再大。但是起码双方在目的上是一致的,那就是要谈一个结果出来,再不想以往那样僵持不下了。

  让秦宝华感到郁闷的是似乎也没见着陆为民有什么大动作,怎么这些事情就如抽丝剥茧一般,一条一条的梳理开来处理妥当了。

  宋秋高速公路项目对伟业建筑公司的处理起到了很大的震慑作用,无论是新来的公司还是原来的几家老承包单位,都不敢再有什么逾规之举,秦宝华也很想知道陆为民是怎么把伟业建筑背后的人摆平的,而陈庆福的任命似乎也印证了一点。那就是那些人对这个处理方式好像认可了。

  和工行的谈判也一样,原本毫无头绪的,现在突然有进展了。据说是陆为民找了工行省分行的行长长谈了一次。

  长谈一次就有这么好的结果,这么简单?秦宝华当然不信,不过不管怎样,她得佩服陆为民的能耐。

  陆为民至今没有搞调研,既没有下区县,也没有到市直部门。就是猫在市委里边,要不就是跑省里。这份做派和陆为民之前在宋州的表现完全不一样,以至于已经有不少人开始嘀咕,这陆书记怎么重返宋州之后风格大变了呢?

  但是陆为民就这么猫在市委里边,也能做成这么多事儿,你还不服不行。

  陈庆福给他汇报过,说陆为民对教育工作非常重视,提出了基础教育和职业教育要作为宋州日后两张品牌名片来打造,职业教育可以理解,但是基础教育也能引起陆为民如此重视,就让秦宝华有些好奇了。

  陈庆福也专门解释了陆为民的观点,这也让秦宝华颇为意外,要把基础教育打造成为一张城市名片,让基础教育成为城市招商引资和吸引外来人才来宋州落户创业发展和生活居住的一大亮点,这个观点还真有些与众不同。

  这是陆为民来宋州这么久之后正式表露出来的第一个观点,而在此之前,陆为民对于具体的工作思路和想法基本上是就事论事,还没有真正就未来工作规划提出他的构想,而教育工作上的这一观点也意味着这是陆为民开始真正对宋州的工作拿出他自己的意见了。

  ***************************************************************************************************************************

  就在秦宝华琢磨陆为民的意图时,陆为民也在考虑自己下一步的工作。

  和工行方面的谈判还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陆为民也和陈庆福交过底,这一次谈判是肯定要谈出结果的,但是这中间还会有无数次的交锋,甚至还会出现一些反复,但是基本格局是定下来了,双方都会有一些让步,就看怎么谈了。

  谈这个,肯定需要耐心和技巧,但也不可能无限度的拖延下去,两边也都拖不起,所以怎么拿捏好这其中的度,还要看陈庆福自己把握。

  只要和银行的谈判走上正轨,“宋州危机”就算是化解了大半了,剩下的一小半就是建筑商的付款问题和被征地农民的拆迁房建设和日后的生活保障问题。

  建筑商的付款问题不算是问题,陆为民甚至有信心只要自己出面发个话,这些建筑商没有谁会再来吆喝什么,哪怕是要他们现在继续垫资干下去,陆为民相信绝大部分建筑商也都会愿意继续做下去,他有这个信心,凭的就是当年自己在宋州留下的良好口碑和信誉。

  被征地农民的问题倒相对复杂一些,在这个问题上,全国各地的做法也都还处于一个摸索阶段,但陆为民却清楚随着程式化进程加快,房地产市场迅猛发展,征地拆迁带来的后续问题会越来越多,也就是说,谁走到前面,那就会更占优势,而谁拖到了后面,要承受的压力就会更大。

  怎么来解决好这些问题,陆为民也有一些想法,他希望能够在宋州进行一个探索,寻求到一个更适合宋州现实情况的路径。

  “陆书记,沙书记来了。”吕文秀小声提醒着陆为民。

  “哦,老沙来了,请他进来吧。”陆为民从沉思中惊醒过来,沙阳春是他约谈的第六个区县书记区长,也是他着重要谈的一个。

  宋城区这两年的情况也不尽人意,沙阳春作为区委书记压力也很大,作为宋州市的老主城区,宋城和沙洲两个老城区都在逐渐被边缘化了,这个边缘化主要还是指的是经济总量和经济增速的边缘化。

  从前几年被苏谯、遂安和麓溪、麓城超越滑落到了中游水准之后,宋城和沙洲就一直力图振作起来,但是现实却是无情的,伴随着叶河、烈山、西塔经济的快速增长,宋城和沙洲面临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如无意外,今年叶河和烈山在经济总量上都要超越宋城和沙洲,将宋城和沙洲彻底挤下神坛,让宋城沙洲沦为宋州的后进区县。

  陆为民当年在宋州工作期间,其实也就是变相的采取了一个放弃老城区的政策,对宋城和沙洲的发展采取了放任自流的态度,而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苏谯、遂安、麓城和麓溪、烈山这些县份上。现实也证明了陆为民的这个策略是正确的,苏谯和遂安的崛起,麓溪和麓城的厚积薄发,把宋州推上了一条复兴之路,但是随着宋州经济步入了稳定发展期,一些固有痼疾也就开始显现出来。

  宋城和沙洲以及经开区这三块原本被很多人都看好的区县,现在就成了宋州经济发展的心头隐痛,或者说一块伤疤,让你无法回避。

  陆为民也知道自己无法回避,和以前担任副书记副市长不一样,现在作为市委书记的他无从回避,宋城和沙洲的情况与经开区还不一样,宋城和沙洲原来都是有相当底气的,现在虽然落毛凤凰不如鸡,但是基础犹在,只要能够选准路径,有所突破,陆为民相信老城区是大有可为的。

  现在要把宋城和沙洲重新打造起来,这份难度就不小,所以他要和沙阳春好好聊一聊。

  三更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