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六十九节 论经济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六十九节 论经济

  对于陆为民的意见,秦宝华也得承认这是老成谋国之言,自己还是有些急躁了,照理说像陆为民作为市委书记,尤其是省委有意图的把他搁在这个位置上,意图是相当明确的,他应该更急迫才对,但现在他却很冷静稳健。

  这也说明他意识到了宋州现在的经济盘子不像四五年前那样处于触底反弹那种状态了,而是经历了几年的发展上升到了一定程度,已经具备了一定的规模,同时又到了一个瓶颈期的阶段了。

  要打破这个瓶颈,让宋州经济发展重新走入一个快速发展的通道,不那么简单,这么大一个盘子,涉及到全市十二个区县,六百多万人口,如何来从各个领域和角度来制定一个综合性的发展方略,的确需要考虑周全,而很显然陆为民已经在安排市委办、市委政研室在开始做这项工作了,现在更要把市府办、市人大、政协都拉进来,就是要形成一个上下共识,以便日后能够齐心协力共谋发展。

  当然这是一个比较理想的想法,这样大一个摊子,不可能人人都能意见一致,即便是自己,恐怕在不少问题上也会和陆为民有观点上的差异,不过陆为民的姿态也摆了出来,求同存异,共谋发展,这也是秦宝华很希望见到的。

  “为民,看来还是我太操切了,不过你也知道这大半年来,我是真的有些着急了。周边兄弟市州都在出台一个接一个方案纲领,也都提出了各自的发展规划,我们宋州经历了这一两年的风波。现在好不容易停止折腾了,我是真希望早一点拿出一个发展规划来,扎扎实实做一些工作。”

  秦宝华的话情真意切,让陆为民也有些感动。

  这年头能真心想要做些事情的干部不多了,很多人都是把心思放在了如何追求自己的政绩,如何用光鲜的政绩来作为指往上爬的资本,而这种人甚至都成为了官员中风评较好的代表。而相当一部分人热衷于勾兑所谓关系,联络所谓人脉。把这些官场厚黑学的种种手法奉为秘诀,作为谋求上进的捷径,这甚至成为了一种风尚。

  在陆为民看来,追求政绩无可厚非。甚至可以说用政绩作为自身晋升的台阶也说得过去,但是这个政绩却不能是那种只图表面光鲜,而罔顾一地社会发展需求或者民生需要的面子工程,像秦宝华这种真心实意想要为宋州做点儿事情的官员干部,陆为民是发自内心的尊重和信任的,哪怕她可能和自己在一些工作上观点有所不同,但是却不影响自己和她的关系。

  甚至他还希望能够有一些不同的声音来帮助自己,避免自己盲目自信造成走偏,尤其是陆为民清楚自己在有了前世记忆之后更容易在很多具体问题上就有先入为主的概念。而往往在实际工作中却会有种种意外。

  就像遂安提出的多晶硅产业一样,自己总是心存疑虑,害怕日后多晶硅产业遭遇骤冷出现断崖式的暴跌。影响到日后遂安的发展,但是反过来想,无论遂安发展不发展这个产业,多晶硅产业都会在国内迅速发展起来,因为国际国内形势决定了这个产业会在今后几年里成为一个蜂拥而入的暴力产业,正因为如此。遂安现在发展这个产业也在情理之中。

  而正因为自己的提点,遂安前任县委书记杨达金比前世中多晶硅产业真正进入爆发期还提前了一年多时间就开始提出了这个构想。现在遂安要推进这个产业也相当于是走到了国内多晶硅产业的前列,如果说走到了前列,而且还有自己的提醒,遂安都还不能在这场产业风暴中幸存下来,拿自己也真的就是枉自来这个世界上多走一遭了。

  也正因为想通了这个道理,陆为民也才对遂安发展多晶硅产业不在持反对态度,而是采取积极的引导和支持,支持遂安除了要在发展多晶硅产业上掌握核心技术,着力扶持多晶硅生产设备产业的发展,做到尽可能的完善多晶硅产业链,以求在日后的产业风暴中能够有更强的生存能力。

  “宝华,你的心情我能理解,其实我也有了一些构想,走了这么几个区县,不敢说大致有底,但是我觉得下一步我们宋州社会经济事业发展中还是颇有一些亮点和突破点的。”陆为民也知道自己需要给秦宝华打打气了。

  秦宝华毕竟是以前没有怎么搞过经济工作的,虽然她悟性很高,也肯学习,但是作为宋州市这样一个经济大市,又经历了前期的种种波折,秦宝华内心的底气并不像她表露出来的那样足,宋州怎么来发展,怎么才能重新实现前几年那样的高速增长,怎样才能实现赶超昌州和昆湖,甚至要实现比肩南京武汉的那种梦想,秦宝华内心是没有多少底的。

  宋州的产业结构摆在面前,秦宝华在陆为民来之前也是搞过一轮调研的,苏谯的钢铁产业和机械加工产业,遂安的电子产业,烈山的化工产业,麓溪的服装和麓城的纺织产业,似乎都属于传统的制造加工业,怎么感觉都像是已经走到了一个难以再有多大提升的规模和高度上,单单依靠招商引资似乎也再难以为继,这也让秦宝华很是苦闷。

  所以当省委决定陆为民重返宋州时,她内心也是有些说不出的感觉,既对这个昔日排位还在自己之后的同僚有一种莫名的嫉妒感,也还有一些期待,期待这个以擅长经济工作著称的家伙能够在宋州重新掀起一场风暴。

  现在听到陆为民语气流露出来的笃定和自信,秦宝华心中也是一宽,忍不住问道:“亮点和突破点?为民,能不能先透露一下啊。”

  “宝华,在你面前还能有什么秘密不成?何况这本来也不是什么需要保密的东西。”陆为民笑了起来,“嗯,可能你也知道,我到遂安调研,遂安提出了要大力发展硅产业,这个硅产业说起来也就是多晶硅产业,多晶硅主要用于电子材料和太阳能光伏产业,就目前来说,国内市场还不算大,但是在欧美,尤其是欧洲,因为环保要求日益提高,太阳能光伏产业发展很快,对于多晶硅的需求正在日益攀升,所以遂安很看好这个产业。”

  “这我知道,当时杨达金还在当县委书记时候好像就在搞市场调研,但我也听他说过说你对多晶硅产业有一些担心,当时他语焉不详,又因为市场调研尚未完成,我也就没有多问,那你觉得这个产业前景怎样?”秦宝华点点头。

  “我的判断是三到五年或者说五到八年内,多晶硅产业都会是一个高速增长的产业,但是整个市场受制于国际市场因素很大,很容易出现暴涨暴跌的情况,而且这个行业投入很巨大,所以一个地方如果真要有意培育这个产业,那么就必须要做好几个方面的工作,……”陆为民很耐心的把自己的看法对秦宝华和盘托出。

  “后期市场风险巨大,但是这可能是几年以后的事情,而期间这个产业会是非常具有成长性的,即便是在经历了可能出现的市场风险之后,这个市场仍然还是具有长远前景,我可以这样理解么?”秦宝华兴致极高。

  “差不多吧。”看秦宝华的表情,陆为民就知道秦宝华动心了,他在心里忍不住苦笑,没有谁能拒绝这样的诱惑,哪怕是商人,何况是并不需要承担太大直接责任的政府。

  “既然如此,那我认为这个产业应当支持,尤其是像遂安这种本身就有着较好的电子产业急促,太阳能光伏产业和电子材料需求这两大需求可以有效的化解市场风险,相信这一点投资商也应当看得到,政府要做的是服务好,帮助他们走健康发展的道路。”秦宝华很有力的一挥手,“我们政府也不可能包打天下,我们只需要做到我们政府能做的该做的就足够了。”

  不能说秦宝华的这个观点有问题,实际上陆为民也觉得自己才是想得太多,所以他也是吁了一口气,“嗯,所以我觉得遂安的这个多晶硅产业发展战略一旦付诸实施,可以在较短时间内让遂安的经济发展出现一个较大的提升,按照一个比较低的估算,搞一个1000吨到2000吨的多晶硅项目,年前多晶硅1000吨到2000吨,而目前国际市场的多晶硅价格在30美元每公斤左右浮动,预计随着欧美市场需求增加,这个价格还会有一个较大上浮的趋势,即便是按照30美元计算,一个年产1000吨多晶硅项目年产值哪怕是按照30美元不变价格计算,就可以达到3000万美元,而多晶硅项目的工业增加值率相当高,初步估算,这样一个项目起码可以为遂安实现gdp一个亿以上,这还不算这个项目从用电、购买设备、配套设施以及用工这些方面带来的关联效应。”

  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