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七十五节 鞭挞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七十五节 鞭挞

  江洲古镇的条件的确相当优越,而且旬阳楼举世闻名,现在也是宋州著名的旅游景点,但是如何把这个单一的景点与御碑林、波斯祆教遗址结合起来,再围绕着江洲古镇的打造好生运作起来,这就是陆为民给池枫出的题目。

  这个时候池枫才意识到当一个副市长和当省体育局的副局长之间的差别,省体育局里边翻来覆去就那点活儿,当过普明市体育局局长的她到省体育局担任副局长之后就觉得游刃有余,但是现在到宋州来当这个副市长,才发现之间的差别有多大,权力大,责任更大,任务更重,主要领导只是给你提一个头,指一指思路,剩下的工作就全靠你自己牵头来干。

  下边一大路分管部门,什么事情都得要找你,相当甩手掌柜也行,但是你得保证把工作推进起走,至少现在池枫还不敢放手。

  江洲古镇的打造池枫心里也还是有些底,因为陆为民给她谈了阜头四大古镇的打造,尤其是阜城古镇的运作模式,可以作为借鉴,现在阜头县的旅游产业收入已经位居全省头名,也引来很多人羡慕,拿陆为民的话来说,有旬阳楼的江洲古镇论名声远胜于阜城古镇,镇内建筑和文物也丝毫不亚于阜城,关键在于你如何来保护、发掘和开发打造,使之成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产业。

  池枫已经给陆为民汇报了。提出要在合适时间带文化局、旅游局和建委一帮人到阜头考察当地文化产业和旅游产业如何有机结合发展,也要了解城市建设如何和古城镇街道以及文物遗址保护开发如何做到和谐统一。

  陆为民也表现会专门给丰州和阜头方面打招呼,让他们好生传经送宝。让池枫他们能够学到真东西。

  ********************************************************************************************************************************************

  敲定了几桩事儿之后,陆为民就迅速启动他后半程调研之旅。

  事实上这种调研很多时候也就是一种心理上的慰藉,很多情况都已经通过县里区里的汇报大致了解了,下到下边调研也就是一个形式,县里区里不愿意给你看的,你就是费尽心机也未必能看到真实的一面,想给你看的。只怕你没看他们也能给你倒背如流,让你一清二楚。

  所以在调研前陆为民就专门让张静宜和常岚专门给各部门各区县的一二把手打招呼。说的就是要各部门各区县既可以把最值得骄傲的一面展现出来,也要把他们觉得最苦恼最棘手的问题摆出来,他这一次调研固然要看到成绩,同时更重要的是要看问题。而且明确告诉下边,现在他不会以他看到的论英雄,而会以这次之后的工作来定成败。

  陆为民甚至让常岚很明白的给区县放话,有困难有问题摆出来,如果连市里边都觉得的确棘手,一时间无法解决的,市里也不会强迫下边,但是如果只顾着讨好卖乖,把好的一面亮出来。却把问题遮着藏着,那么日后工作推进不了,出了状况。就真的不能怪市委手下无情了。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陆为民觉得自己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如果都还有人要投机取巧,那就真的是自寻苦吃了。

  十二个区县,陆为民把三个老大难摆在了最后,宋城、沙洲和经开区。

  可以说宋州主城区的情况和丰州的主城区有些类似。但是又不完全一样。

  都是经济发展找不到合理定位,找不到属于自己的发展路径。同时又被周围经济发展强劲的兄弟县份所压制,所以才陷入了困境。

  不过也有不一样的一面,丰州主城区本身基础无法和宋城、沙洲这些区相比,从无到有要灵活得多,也没有太多包袱,而宋城和沙洲则是老工业区,虽然经历了这几年的减员增效和国企改制,但是总的来说国有和集体经济仍然占有相当比例,而如何来实现老城区经济的振兴,也是一道相当复杂而考究的难题,即便是陆为民,现在心里也没有多少底。

  “唯斌,卢楠,你们区委区府的自我剖析我看了,应该说还是比较深刻透彻的,找准了自己的问题,沙洲这几年社会经济事业发展不愠不火,如果独立来看,好像也不算太差,但是如果你要和旁边的麓溪比,差距就出来了,沙洲区的干部对于麓溪发展如此之快始终有些不能理解,甚至还抱着一些嫉妒心态,但是却没有认真去找一找原因,差距就是如何慢慢拉开的?理由很多,但是关键是现在怎么开改变。”

  会议室里一片唰唰响声,都是笔尖在纸张上划动的声音。

  岳唯斌和卢楠都神色严肃,很认真的做着笔记。

  “我也听说了一些说法,说沙洲和宋城,还有经开区,都成了二娘生的了,宋州市委市政府把好的项目好的投资都分给了其他区县,就是对眼皮子下边的沙洲宋城不闻不问,我觉得这话不完全对,但是也说得有些道理。”陆为民自顾自的道:“我记得四五年前我在宋州当常务副市长的时候,也和沙洲宋城的主要领导干部交换过意见,沙洲和宋城作为宋州核心主城区,究竟该如何来给自己定位,从定位之后再来找出路,可能也有人会说这话有点儿虚,我也承认,但是你沙州区委区政府应该要有自己的思路啊。麓溪借助他们郊区优势和一环路的基础设施,发展起来了商贸流通业,同时像服装、制鞋和体育用品这一类产业也发展很快。那么沙洲呢?沙洲和麓溪地界犬牙交错,麓溪能有的,沙洲就不能有?麓溪能做到的,沙洲做不到?”

  陆为民的话有些尖刻,但是他觉得自己必须要尖刻一些。

  岳唯斌和卢楠据说关系还算是处得不错,照理说这种班子比较“团结”的地方,战斗力应该比较强才对。但是沙洲的情况却好像是个例外,岳唯斌性格比较保守。而卢楠性格稍微软了一些,过分注重维系班子团结,有些问题上不敢争,所以也就导致了沙洲这几年的变化不大。

  如果陆为民现在还是副书记或者常务副市长。他还是会采取把沙洲宋城这些地方抛在一边,着力打造苏谯、遂安、麓溪和西塔、烈山甚至梓城这些地方而不愿意碰沙洲宋城这样的老城区,无他,不是他陆为民畏难,而是因为沙洲宋城这些地方积弊太深,你要想扭转过来,耗时耗力,且效果未必就好。

  但他现在是市委书记,所以再难。效果再不好,他也得要去做,当然。在做之前,他需要好好把区委区府一帮人鞭挞个够,要让他脸红心痛人难过,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意识到,现在再要像以往那样得过且过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混日子不行了。

  “今天我看到了一些情况,说实话。和三四年变化不大,在这里我不想再多批评什么。因为我觉得沙洲区委区府在汇报材料中的剖析总结还是比较中肯的,认识到了自身存在的问题,这是一个好现象。”陆为民语气一转,“但是我要说,这还不够,认识到问题是好事,但是认识到了你却不去改正,那就是大问题了。沙洲下一步的工作该怎么来开展,我没看到,或者说你们泛泛而谈的东西我很不满意,所以这一次调研,我要说,沙洲区给我的印象是不合格的,沙州区委区政府一班人在这个问题上有责任!”

  陆为民这番话一出口,在场所有人除了岳唯斌和卢楠外,其他人都悚然色变,下意识的看了看端坐在陆为民对面的岳唯斌和卢楠一眼。

  “不要去看书记区长,他们有责任,那你们呢?”陆为民很敏锐的观察到了这一点,毫不客气的道:“一个班子是一个整体,书记区长有责任,那么成员呢?如果我是区委书记区长,我如果要承担责任,那么我首先就要分析,我的班子成员尽到了责任没有,如果没有,我给他分配了担子没有,没有分配,那就是你书记区长的责任,该挨!如果我分配了,他没有做到,或者他在混日子得过且过,那么你就该批评就批评,不行你就给市委打报告,该调整调整!你不想得罪人,那么市委就只有得罪你!你不能把一班人的智慧能力用起来,那就是你书记区长的无能!你不敢得罪人,就只能说明你没有当书记区长的胆魄!”

  有些恶毒的话从陆为民嘴里冒出来,连坐在一旁的陈庆福、朱小平和张静宜都忍不住微微色变,她们还是第一次听到陆为民用如此不客气的口吻来批评一个区县党委政府。

  “汇报材料常岚你带回去,但是我先就表态,我不满意,这一次调研结果就是没有结果!常岚你记住,两个星期之后,就今天我们这帮人重新来沙洲,重新听取你们的汇报,不要给我拿这些似是而非的泛泛而谈,我要实在的,问题你们已经找到了,下一步你们该怎么做,给我拿出干货来!市委办和市委政研室也要认真研究沙洲的情况,有针对性的拿出你们的东西来,到时候我们来看看市委办和市委政研室与沙州区委区政府的东西有什么异同!”陆为民起身,“今天就不在沙洲吃饭了,我也没有心情,相信唯斌和卢楠你们俩也没有心情,我希望下一次我来,大家能开开心心吃顿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