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八十七节 幸,命

第十六卷 横刀立马 第八十七节 幸,命

  妥思曼酒堡是位于昌江财大外边的枫林街酒吧一条街上不算很有名的一个酒吧,招牌并不明显,陆为民很花了一些时间找到酒吧时,已经是夜色阑珊了。

  整条街都笼罩在一层若有若无的光雾中,霓虹灯下,三三两两的男女出入,既有学生情侣,亦有大款土豪和他们的小蜜,偶尔传来了一两声放荡的娇笑和故作姿态的骄矜驳斥声,这让陆为民有一种似乎又穿越了时空回到了自己前世在隆化县当教育局长的时候,那时候自己不也是放荡人生,很是潇洒了一段时光么?也许从本质上自己就是一个花心浪荡子,哪怕是重活一世,一样改变不了这个特质。

  当甄婕清雅妩媚的面容出现在自己面前时,陆为民虽然有心理准备,但是还是发现自己的心脏就像是被什么狠狠击打了一下,骤然变得不听指挥似的狂跳起来。

  好在这么些年的打磨已经让陆为民城府深了许多,虽然不敢说是泰山压顶不变色,但是起码能够在表面上保持着自然了,当然内心的激情仍然通过灼热的目光透露出来,这让坐在卡座沙发里的甄婕也是一阵窃喜,又有一些心酸。

  卡座很幽静,这个酒吧生意也不算太好,灯光暗淡,悠扬懒散的萨克斯乐曲在空间中回荡,这也为情侣或者朋友们提供了一个十分适宜的私谈氛围,陆为民健步走过去。打量了一下四周,这才走到甄婕面前,把甄婕搂在怀中。深深的来了一个长吻。

  甄婕没想到陆为民怎么会一下子变得如此狂野,几乎毫无思想准备之下就被陆为民紧紧搂在怀中粗暴而火热的法式长吻几乎要把甄婕吻得一阵眩晕,不知身处何地。

  一阵咿咿唔唔的诱人声音过后,甄婕神志这才慢慢清醒过来,想到这里还是在酒吧里,不由得有些惊惶,挣扎着要挣脱陆为民的虎臂。

  她很清楚陆为民现在身份非同凡响。若是被人发现一个市委书记和一个不是妻子的女人在酒吧里拥抱热吻,只怕立马就要掀起漫天风雨。

  “为民。为民,你干什么?别这样,小心……”甄婕急得都快要掉泪了,对于陆为民这一番火热蜜吻她当然甘之若饴。但是若是因为这样影响到了陆为民的政治前途,那又是甄婕绝对不能接受的了。

  “小心什么?”陆为民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四周,其实一进来的时候他就注意观察了一下周围环境,生意不太好,或者说这家酒吧本身就是这种慵懒散漫的格调,所以既有一些死忠喜欢这种风格,但是却也难以大红大火,看得出来这酒吧老板也是一个妙人。

  “你说小心什么?”甄婕红着脸四下张望,看看四周的确无人。这才捂着胸放下心来,“这是什么场合,你也不看看?万一被人看到。你怎么办?”

  “凉拌。”陆为民很没正经的笑着道,没有坐在甄婕的对面,而是选择坐在了甄婕的身旁,这让甄婕又有些紧张。

  这种坐法,除了情侣,基本上没有谁会这样坐。虽然你这里很隐秘,一般说来没有什么人会来干扰。但是还是让甄婕有些不适应。

  她都有些后悔和陆为民约到这里来了,早知道还不如找个幽静比如电影院或者河边,但想想那里一样也不安全,要不就只有回家,可自己一回来就和他回家,这让甄婕心理上又有些不适应,尤其是御景南苑那边早已经不住了的情况下。

  “为民,不行,这样不好。”看着陆为民炽热的目光,甄婕有些不太适应的扭动了一下身体,红着面颊幽幽的道。

  “什么不好?”陆为民瞪着眼睛看着甄婕,目光里的柔情更是弥漫,几乎要把甄婕彻底淹没,“一走这么久,电话都不愿意给我多打一个,每次都要我给你打电话问你情况,你是怕你在日本消费太高么?”

  甄婕微微噘嘴,这个动作甄妮也有,两姊妹在这个表情上格外一致,但是甄妮的动作更像是小孩子撒娇,而甄婕则更像是情人之间的嗔怨,勾得他心火又是一阵乱窜,恨不能立即将她搂在怀中,轻怜蜜爱,就地正法。

  比陆为民眼中几乎要喷涌而出的情焰所吓倒,甄婕有些惊慌,赶紧看了看四周,红着脸小声道:“别在这里,你不想和我聊聊,那我们就回去……”

  这已经是甄婕能说得出的最露骨的情话了,勾得陆为民简直有点儿难以自抑,但是他也知道如果自己那样做了,恐怕也会让甄婕有些失望,所以他努力克制住自己内心的激情,摇摇头,微微笑道:“不,来日方长,我们今晚先小坐一会儿,好好聊一聊,我很想听听你在日本的生活。”

  “嗯,那你就好好坐下,别这样恶行恶色的模样。”甄婕舒了一口气,瞪了陆为民一眼,“你来杯什么?”

  “来杯黑方加冰吧。”陆为民随口道。

  “喝那么烈的酒干嘛?”甄婕蹙起眉头。

  “心情高兴,没事儿。”陆为民不以为然。

  很快侍者就把酒送了过来,气氛也慢慢平和下来。

  “在日本生活习惯么?”陆为民轻轻晃了晃酒杯,加了冰的黑方很爽口,小口抿着,很有感觉。

  “我发现我似乎很有适应天性呢。”说起自己的生活,甄婕也来了兴趣,“开始半年因为语言原因,所以还有些枯燥单调,但是日本可看的地方很多,京都,箱根,京都人文气息很浓,国内在这方面比日本逊色许多,箱根是我最喜欢去的地方,那里的温泉真的让人香醉忘忧,……”

  听得甄婕笑靥如花的介绍她在日本的生活学习,陆为民内心也是充满了甜蜜。

  他为甄婕的心境能够放松愉悦而感到高兴,而他最担心的也就是甄婕本身是因为逃避自己和甄妮的情事而到日本,如果心情郁郁寡欢,那么自己也会难受,现在看来,甄婕自我调节的能力还挺好,或者说对方已经彻底解脱了以往那种矛盾心态,这也让陆为民松了一口气。

  “我大学就学的是区域经济这一块,读研究生是微观经济学,一桥大学的商科很有名,交流学习的目的也就是取长补短,所以我选择的是国际企业战略研究这一块专业,住在国际交流会馆,后来我就搬了出去,日本社会治安很不错,基本上没有什么治安问题,至少我的感觉是这样,有时候都觉得也许就一直在日本呆下去也不错,异域生活固然有些寂寞,但是也能让人更清醒一些,……”

  甄婕轻轻抿着百利甜,两颊慢慢浮起一抹酡红,美眸也变得有些迷离飘忽,也不知道是回忆起日本这两年多的生活时光,还是因为酒精刺激,在幽暗的灯光下更显得娇艳妖娆。

  “阿婕,是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小妮。”陆为民叹了一口气,呷了一大口酒,低垂着眼睑沉声道。

  “为民,这不存在谁对得起谁的问题,你又没有骗我,要怪也只能怪自己,我知道你都是快要结婚的人了,还要飞蛾扑火一样。”甄婕拂弄了一下额际散落下来的发丝,目光落在酒杯里,“可感情这个东西本来就是世界上最奇妙的东西,谁也无法管得住,局外人都会说要理性,要克制,可个中滋味只有局中人方能体味,能理性能克制,还叫感情么?”

  陆为民无言以对。

  “为民,你也别纠结了,我回来时和小妮也通了电话,她在京里,我看她心情也还不错,估计也是和我一样,有些问题想通透了,其实真的想通透了也就这么一回事,人生一世草生一秋,我何必在乎别人太多想法,按照自己的生活活下去,也许本身就是一条路。”甄婕抬起眼眸,“为民,照理说像你这样的官员是不应该有这样的想法的,但是我倒是有些奇怪,你怎么就能这么……,嗯,这么大胆,好想你比我们还不在乎,你就不怕这会影响到你的仕途前程么?”

  陆为民吸了一口气,“阿婕,人生一辈子本来就要面临很多选择,也会面临很多风险,和你,和小妮,我已经很对不起你们了,你们如此对我,我还能有什么不可以舍弃的?就像有句话,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有你们,是我幸,丢官去职,那也就是我命,我看得开,想得通。”

  这一番话也让甄婕不由得为之动容,心中也掀起一阵波澜。

  如今社会下官员在外边有“红颜知己”的不少,其间变味的更多,甄婕清楚自己和陆为民之间这种情人关系是不为道德所容许的,尤其是陆为民还和自己妹妹甄妮之间还有那种斩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但她发现自己内心居然没有多少反感,甚至还有一些坦然,可能这和自己似乎充当了抢夺妹妹男人的这种角色有一定关系,但毕竟这属于一种黑暗中见不得光的关系。

  陆为民这种可以坦然用得之我幸失之我命这番话来解释的,甄婕觉得只怕罕有,试问有哪个当到地厅级官员敢于用这种论调来评论官职地位和情人之间的关系,也许平时嘴巴说得再好,但真正要做出选择的时候,只怕早就忙不迭的要斩断关系,深怕影响到自己了,而甄婕相信陆为民这番话是发自肺腑。

  昨晚有事儿,力争补上。(未完待续)